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二十三章 月家千金  
   
第二十三章 月家千金

第二十三章 月家千金



接下來的日子里,葉元就住在方圓商號背後的地產中,那是一個的院落,面積很,但也幽靜,而且還有天井,葉元自從進去之後就沒有再出來,目前他的實力還是太低,得加緊修煉才行.

厮阿明一來二去也混熟了,平時閑下來沒事,也跟他講了不少方圓商號在南巫族的軼事.

這個龐然大物目前在南巫也就只有新羅城一個分店,這還是付出無數代價得到的結果,而且南巫族還定下一條不容許築基五階以上的高手進入南巫,不然就將分店摧毀,還要留下所有方圓商號的人.

這條規矩雖然很霸道,但方圓商號最終還是妥協了,而巫族的人之後也沒有為難他們,還主動派人保護商號,事實上南巫族也迫切需要方圓商號,畢竟跟中州勢成水火,差點就撕破臉皮大打出手的他們,有些物資也是短缺,必須通過商號采購才能補充.

單田自從那次見面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他隨手將清心丹交給一個店鋪伙計,叮囑他擺到貨架上,順帶簡略明了一下丹藥的特性,之後就將這件事拋之腦後.

那位伙計將清心丹擺到不起眼的角落里,順帶著貼上一張字跡有點潦草的字條,注明丹藥名稱和特效之後,也將這件事忘得一干二淨.

這樣做也不能怪他們,南巫族的煉藥術很出名,有些丹藥連中州都制不出,在這里出售丹藥,無疑是魯班門前弄大斧,自找沒趣.

轉眼就是一個星期過去,方圓商號一如既往地忙碌,沒有人把丹藥的事掛在心里,就連葉元也漸漸將這件事忘卻.

清早,商鋪的伙計們將厚厚的門板打開,打著哈欠開始清掃貨物,准備迎客.

一個俏麗的身影晃晃悠悠地渡入店門,掃地的伙計只看到一雙猶如瑰寶一般的腳丫,直讓人有一種抓住其慢慢把玩的欲望.

"嗝~,方圓商號,好古怪的名字."清脆的聲音就像大珠珠落玉盤,又帶著一絲慵懶,撓得人心癢癢.

"月媚姐,歡迎光臨店."伙計趕緊招呼,但卻不敢抬頭看,上次出丑他可是被人笑了好久,至今還有同伴拿出來做笑料.

"嗯哪,幾個月沒來了,嗝~,看看有什麼好東西."那位叫做月媚的年輕女孩腳步有點踉蹌,慢慢走到櫃台前.

單田也出來了,一看到月媚,饒是他定力過人,也是不禁感覺一陣氣血翻滾,不著痕跡地深吸了一口氣,這才面帶微笑地迎上去,道:"月媚姐,早啊."

"早,單大叔."月媚那一雙讓星辰黯然失色的大眼睛,腰肢微微擺動,就如清風拂楊柳,再配上那弧度讓人心驚膽顫的上下圍,絕對是禍國殃民一般的存在.

她那雙玉臂上戴著很多金銀相間的玉環,右手手腕上還掛著一個晶瑩剔透的玉葫蘆,醉眼朦朧的月媚,嘴上帶著微笑,一雙虎牙亮晶晶的,此刻她的注意力全放在貨架上了.

"月媚姐,有兩斛玉漣湖產的玉珠,我特意為你留著呢."單田笑呵呵地道,面前這少女,身份尊貴,來頭非常大,甚至她進城的第一天,新羅城的城主就趕來叮囑單田,要他好生招待,不能有一絲怠慢.

別看月媚醉眼惺忪,事實上這妮子鬼靈精得很,要是哪個不長眼的家伙敢上前調戲,准會被揍得生活不能自理,這還是好的,如果是被她身後那幾個隱藏在黑暗中的高手逮到,下場就只有死.

"不用了,嗝,上次買的還沒用完呢,謝謝單大叔了."月媚笑著道,猶如一只喝醉了的貓.

她回著話,眼睛卻快速地在貨架上掃了一遍,心里很是失望,沒什麼新鮮的玩意.

"就只有這些了嗎?"

"還有一些首飾因為比較貴重,所以沒拿出來."單田連忙應道,月媚可是大主顧,出手闊綽之極,絲毫不講價,哪像那些學精了的南巫人難纏.

"不要,買了的話阿爺又人家敗家了."月媚正要把目光收回,角落里不起眼的白玉瓶引起了她的注意,字跡雖然潦草,但還是能看清的.

"清心丹?那個,我要那個."月媚眼睛一亮,蔥蔥玉指點著角落.

一旁的伙計手腳極其靈敏,趕緊上前將白玉瓶子取下來,恭恭敬敬地呈到月媚面前.

"要糟,葉元兄弟恐怕是要被打臉了."單田汗顏,這月媚煉藥的本事可是一等一的,當初來到新羅城就與那幫鼻孔朝天的煉藥師比試了一番,殺得他們丟盔卸甲,最後還奚落一番,從此,整個新羅城的煉藥師看到月媚過來都會繞道走.

"嗯!?~"月媚的瓊鼻皺了起來,她打開藥瓶聞了一下,發現這丹藥用的是一些很普通的靈藥,可以確定,這是一階的丹藥,但味道卻是有點古怪.

"單大叔,這藥我買了."月媚晃了晃白玉瓶子,既然方圓商號敢賣丹藥,作為一個南巫煉藥師的她,絕對不能坐視不理,不然南巫煉藥第一的名頭往哪擱?!月媚決定要好好修理一番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煉藥師.

"咳咳,那個只是試用品,不用錢的."單田的汗都流出來了.

"買貨賣貨,哪有試用一,既然擺出來,就是拿來賣的.多少錢?單大叔,我不會欠賬的."月媚那漂亮的柳葉秀眉一挑,無聊這麼久,終于有一件好玩的事,她可不會這麼簡單放過.

"呃,五個下品靈石即可."單田不能再阻攔了,只能出了一個極低的價格賣.

"給你十個."月媚將瓶塞塞進去,放進蠻腰背後的藥囊中,晃晃悠悠就走了出去.

在她出去的同時,一個身高超過一米八,臉上永遠帶著古井不波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掏出十個下品靈石放在桌上,連停頓都沒有,轉身就走.

"唉,誰買不好,被這妮子買去,頭疼啊."單田敲了敲額頭.

"要不要通知葉兄弟?"一旁的伙計問道.

"免了,他不是我們商號的人,三個月後就走,就這麼著吧,要是月媚姐找上門來,通知我."單田搖搖頭道.

此時的葉元還在苦修生死輪回訣,時不時還研讀那本藥典,絲毫不知道自己當初為了讓心里好受一點的靈藥已經被賣出去了.

……

卻月媚回到住處,將那瓶藥丟給一個年級有四十歲的中年人,道:"阿武,去試試這藥的效果."

"姐,雖然我有歸元五階的實力,但你總不能老拿我來當試藥的人啊,再這樣下去,那些白老鼠就要失業了."中年人苦巴巴地道.

"別廢話,你是練五毒功法的,心性多少有影響,試試這個,不定有好處呢."月媚輕哼一聲,不為所動.

"好吧好吧,謝謝姐關心."那位叫阿武的中年人苦笑道,將玉瓶收入懷中.

"我可記得的呢,你別以為我忘記了,明天我就要知道結果."月媚丟下這句話之後,就徑直走了出去,她要開始修煉了.

看著阿武那張苦逼臉,在場的幾個人不禁偷樂.

……

明月高掛枝頭,又是一天過去,新羅城東邊的一處大宅子里,阿武正皺著眉看著手心一粒丹藥.

"死就死吧,要是讓我上吐下瀉,老子明天就拆掉方圓商號的招牌!"阿武一咬牙,將藥丸放進嘴里,咕嚕一聲吞下.

吃掉丹藥之後,他立刻盤腿坐下,雙手舉起,掌心朝天,磅礴的靈力立刻竄起,身上頓時被一層淡灰色的氣霞籠罩,身後居然隱隱有一只巨大的蠍影.

阿武沉浸在修煉當中,但五毒功訣有一個不好的特性,那就是會逐漸迷失一個人的本心,修為越是高深,這樣的影響越是明顯,

逐漸地,進入冥想的阿武眼前開始有幻覺出現,尸山血海,耳邊也隱隱能聽到慘嚎.

他已經到達歸元五階的瓶頸,這幻象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但那逼真的景象還是讓阿武心緒受到影響,體內靈力的運轉也開始出現滯塞.

就在阿武心煩躁時,腹部突然有一股清涼的氣息竄起,直沖腦門,他一個激靈,所有幻覺幻聽頓時散去,內心甯靜一片,就連滯塞的靈力也開始松動,漸漸變得正常起來.

"這是?!"阿武心中一喜,同時感覺下丹田隱隱有飽滿欲裂,這是突破的跡象,他不敢停止運功,急忙全身心投入突破中,一時間,那護身的氣霞暴漲三尺,猶如一團灰色的火焰一般跳動.

屋內不斷傳出潮水翻滾的聲音,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

"阿武這是要突破了啊?"一個老者驚疑道.

"他困在第五階已經三年了,也該是時候了."

"不是阿武在修煉的時候有心魔出現嗎?"

"估計他看破了吧."

……

眾人還在談話,突然四扇竹門嘩啦一聲炸裂開來,阿武龍行虎步,神光內斂的他一臉振奮,"哈哈哈哈,終于是突破了."

"恭喜阿武兄弟."

"唉,你也是時候了,都三年過去了."

"走,去喝酒,慶祝慶祝."

他們談話的聲音稍微大了點,在主房的月媚正在修煉,突然被打擾,心中也是一陣惱怒,嘩一下站起來,拉開房門,道:"怎麼了怎麼了?"

"姐,阿武兄弟他突破了."一幫人看到月媚出來,當即閉上了嘴巴.

"哦?突破了?好事."月媚這才心定,原來是突破,怪不得一幫人這麼不淡定.

"不是你困在心魔那嗎?怎麼一下就突破了?下心得."月媚不禁好奇,這心魔可以是南巫族修煉界最大的困擾,多少天才飲恨在此,數都數不過來,多一點心得,往後修行也能輕松一些.

"這個啊,還多得姐帶回來的靈藥,那心魔剛出現,就被藥力鎮下去,我也得此契機順利突破."阿武笑呵呵地道.

"什麼?!!!!"月媚一雙杏眼瞪得溜圓.




上篇:第二十二章 初入南巫     下篇:第二十四章 惹火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