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二十九章 伊炙邪  
   
第二十九章 伊炙邪

第二十九章 伊炙邪



收藏什麼的請糊過來吧!不要在乎灑家這張英俊的臉.

================================================

"葉先生,感覺如何?"坐在主位上的月媚不經意地挑起了話頭,卻讓一旁的單田微微皺眉.

"不錯,想不到新羅城也有如此魄力舉行這麼盛大的拍賣會."葉元點點頭道.

"呵呵,不如干脆長住南巫好了,月家會奉你為上賓."月媚笑嘻嘻地道.

單田眉頭皺得更深了,居然當著他的面搶人,但現在的境遇確實容不得單田發話,他略帶憂色地看著葉元的背影,心里暗暗著急.

如果是一般人,是絕對不會拒絕如此美貌的女孩的邀請,而且這個女孩背後的月家在南巫跺跺腳,大地都會抖三抖的存在,能被奉為上賓,那意味著從此脫離了普通修煉者行列,直接變成一方霸主的重要人物.

"抱歉,在下思念家鄉二老,而且故土難離,只能辜負月姐的美意."葉元不卑不吭地道.

"呵呵,時日尚多,還望先生多思量."月媚輕笑道,她很看重葉元,能煉制清心丹的人物,身上肯定還有其他的驚天秘方,月媚非常希望能網羅到這樣的人才.

"也是,到時再."葉元不能太掃對方的面子,有台階當然順勢下.

一旁的方圓商號大掌櫃這才松了口氣,如果葉元垂涎對方美色,色欲一沖頭直接答應了,那方圓商號的半熟鴨子也算是飛了.

沒過多久,座位變得越來越稀少,大部分人已經來到,其中還包括葉元很熟悉的人——武先生.

"他還沒有死?!"葉元目光一沉,遠處那個的身影讓他心中生滿警惕,還好武先生的座位是看不到這邊包廂的,不然葉元就要考慮重新進入迷魂森林了.

一旁的月媚注意到了他的變化,問道:"怎麼了?葉先生?"

"沒."葉元目光低垂,不再看包廂外的人流.

正當這時,一個頭發別著一根彩色羽毛的男子遠遠地看見了月家的包廂,他跟身邊一位穿著一襲黑袍頭發須白的老人了幾句,就向著這邊走來.

"月媚姐,好久不見."男子身材偉岸,樣貌相當英俊,只是略微陰柔了一些.

月媚連正眼都欠奉,也不搭理他.

見到月媚這樣的反應,男子也沒生氣,但他看到一旁眼簾低垂的葉元時,目光中立刻閃過一絲狠厲,但眼下不是發作的時候,他只能按捺住胸中的怒氣,依舊帶著和熙的微笑,"鳳鳴山的桃花就要開了,錯過如此美景著實可惜,月媚姐,可有興趣和在下共賞美景."

"滾一邊去."月媚根本就不給他好臉色看.

男子臉色一滯,卻不敢發作,可平時養成的傲氣讓他實在是需要一個發泄的對象,看著默然不語的葉元,男子朗聲道:"不知這條中州狗有何德何能,可以進入月族的包廂?"

葉元抬起目光,卻見對方也在看他,眼神中還帶著絲絲冰冷,殺機畢現!

阿武一皺眉,他知道月媚懶得搭理那名男子,于是踏前一步道:"這位是月族貴客,伊公子,請你放尊重點!"

如果是月媚這話,男子還不敢怎麼樣,但話的是月族的下人,他再怎麼忍,也不能忍受一個下人對他的奚落,就算對方是歸元境的高手也罷!

"你一個下人,有什麼資格跟我這話?!"男子傲然道,他看向一直不不語的月媚,"月媚姐,您跟誰結交,在下確實管不著,但這是中州狗,您就不怕被人在背後些不大好聽的話嗎?"

月媚柳眉一豎,她也忍無可忍了!"伊炙邪!本姐要結交何人,就算對方是中州人又如何?你要是再亂嚼舌根,回去我就跟阿爺!就算有祭靈宗護著,到時也難保你!"

男子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身後的門派,如果門派都沒了,他這個只有築基四層的修士,隨時都會被仇家碾成碎渣.

男子抿著嘴,對著包廂拱拱手,"對不起,在下失禮了."完他立刻掉頭向著自己的包廂走去,臨走前還狠狠地盯了葉元一眼.

葉元一直很平靜,等那個男子走遠之後,他才悄聲道:"月媚姐,他是什麼人啊?"

"拜魂教教主養的雜碎,叫做伊炙邪."月媚冷哼一聲,她心很不好,對方眼饞她的家世,一直死纏爛打,但又把握得很好,從不越雷池一步,月媚好幾次設計想讓他吃個大虧,都沒能得手,本來暫避新羅城就是有意閃開這只煩人的蒼蠅,卻不想在拍賣會上撞見.

拜魂教,這個名字葉元不陌生,當初王飛是過這個行人神共憤之事的教派,他暗暗記住了伊炙邪的名字還有樣貌,一個計劃開始慢慢在心中形成.

見葉元默不作聲,月媚又補充道:"別看這門派的名字好聽,他們可是黑巫,做的事絕對是傷天害理,我就不明白阿爺為什麼還留著他們胡作非為!"

一旁的阿武也補充道:"就拿那個伊炙邪來吧,這家伙在南部的高句城曾經將一個看中的女修禁錮起來,百般折磨之後還廢掉她的修為,扔到窯子里供人玩樂,後來那位女修不堪受辱,用一根繩子了結了,但伊炙邪還不放過她,用煉魂術法拘其靈魂,那件事在高句城鬧得很凶,最後……"

"阿武,別了!"月媚顯然是聽過此事,她很不耐煩地打斷了阿武的話.

葉元眉頭皺起,他沒想到這個相貌英俊的男子心腸如此毒辣.

月媚看他的樣子也知道其心中所想,"其實,巫族人也不盡是這樣的敗類,白巫族很愛好和平,行事也是以理字開道."她不想給葉元落下一個壞印象,這個青年身上還有不少秘密可挖,月媚可不想因為一件事錯過這樣的人才.

"哦,沒事沒事."葉元微微一笑,心中卻翻江倒海,那位黑衣人可能也是拜魂教的人,如今他出現在新羅城,很有可能會發現到自己,而剛才那個伊炙邪,明顯是對他動了殺心.

結合種種,他未來的三個月可能會很不妙,但葉元不是怕事的人,對方既然想殺他,他也不會引頸就戮!

"呦,拍賣會就要開始了,我們還是看看今年有什麼好東西展出吧."一旁的單田插話道,南巫的事他向來不關心,最好打生打死,以免禍害中州.

此時,一位身著黑色大袍的老者已經站在中間圓台上,他的眉毛很長,幾乎都垂到嘴角了.

"歡迎各位來到一年一度的新羅城拍賣會……"老者的聲音不大,但在場的每個人都能清楚聽到,可想而知這位老人的修為.

這也是為了壓住一幫想虎口奪食的凶徒,有高手坐鎮,他們才不敢亂來.

忽然間,一道黑影緩緩覆住整座拍賣行,在場的人們紛紛抬頭望去,許多人都驚訝地叫出聲了.

只見一座無比巨大靈舟在上空緩緩移動,白色的船底上還有一排排窗口.

"是古家的遮空戰舟."有人喃喃自語.

古家,可以代表了白巫族一半的勢力,也是南巫三巨頭之一,底蘊深不可測.如此排場,一干准備大鬧拍賣會的狠人同時將制定的計劃抹掉.

坐在包廂內的葉元也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這艘靈舟,簡直可以用艦船來形容了,他不知道上面需要有多少浮石才能讓這艘龐然大物飛起來.

"喜歡嗎?如果你加入月家,阿爺送你兩艘都可以."月媚笑嘻嘻地對葉元道.

"我月媚姐,這靈舟可不是一般的靈舟啊,上面那個浮石是浮石之王,不是誰都能拿出來的."一旁的單田冷汗都下來了,遮空戰舟不是一般的靈舟,一艘造價起碼要上千枚中品靈石,月媚送,雖然可能是玩笑話,但這也代表了葉元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單田已經意識到,自己是錯估了葉元的分量,那清心丹很可能是能逆天的丹藥,作為一個商人,他已經處于被動,如果不能扳回來,方圓商號會損失無盡的潛在商機!

"單大叔,我送,就是能送."月媚得風輕云淡,但在場沒有一個人會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押後再,押後再."葉元趕緊推辭,他總算是明白了自己的處境,那清心丹絕對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不然月媚不會這麼極力拉攏他這個築基三層的修士.

月媚笑笑,不再語,她知道這事急不來.

正聊著,天上的遮空戰舟已經壓了下來,堪堪是離頂部還有十米左右的距離停下,此時會場內黑壓壓一片,每個人只能勉強看清身邊人的臉.

啪,一聲輕響,遮空戰舟底部的窗戶突然射出光彩奪目的光芒,全都聚集到圓台中央,圓台上立時變得通亮.

"接下來,將展出第一件展品!"蒼老的聲音響徹全場.

上空的遮空戰舟底部緩緩裂開一個正方形的洞口,一個滿頭白發的老人手中捧著一個猶如珊瑚一般,散發著淡淡霞的樹.

仿佛有莫名的力量,場上本來還有悉悉索索的聲音全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嘶嘶吸氣聲.

"上古靈藥!玉古樹!"包廂內的月媚立刻站起身,眼睛瞪得圓圓的,就算是她,也只在家族寶庫中見過一次這樣的寶物.

"各位,想必也不用我介紹了吧?這棵玉古樹是古家的高手從南部深淵帶回來的,標價,兩千枚上品靈石!"站在圓台中央的老人指著這棵古樹道.

葉元倒是無所謂,他身上就兩枚下品靈石,來拍賣會純粹是看熱鬧,而單田就坐不住了,他本身的使命就是搜羅這些天才地寶.當下站起身走到包廂前,雙眼死死地盯著那棵光彩奪目的樹.

"怪不得古家這麼大排場,開場就是玉古樹,看來今年有好戲看了."阿武摸著下巴笑道.

整座拍賣會現在就剩下粗重的呼吸聲,其余聲音已經徹底消失.




上篇:第二十八章 新羅城的拍賣會     下篇:第三十章 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