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三十四章 動手!  
   
第三十四章 動手!

第三十四章 動手!



"住手!"一聲嬌喝,兩人之間的空地上突然多出一個人影.

那位石老猶如見到鬼一般,雙腳急忙跺到地面,犁出好幾米才止住身形.

來人正是月媚,一張國色天香的臉已經沉下來,她盯著伊炙邪,道:"伊炙邪,你是活膩了,居然敢對月家的貴客動手,你就不怕我阿爺把你千刀萬剮了嗎?"

石老尷尬地退了下來,對面的可是月家姐,如果傷了她一根毫毛,南巫族絕對沒有他立錐之地.

"月媚姐息怒,在下剛才在跟貴客切磋,石老也是一時技癢而已."伊炙邪笑眯眯地道.

"切磋?你讓一個實力在築基九層的人跟實力只有築基四層的葉先生切磋?"月媚臉色不善,她今天必須狠削一頓伊炙邪,不然這家伙可能會做出更膽大的事.

在月媚心目中,葉元已經相當于一座寶庫,任何敢動他的人,就是跟月家過不去!

"算了,月媚姐,我們是在切磋."葉元突然道.

"葉先生?!"月媚回過頭來,她有點驚詫.

"在下沒事,伊炙邪公子,改日,我再與你切,磋."葉元一字一頓地對著伊炙邪道,特別是切磋二字,咬得特別重.

"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伊炙邪將扇子收起,臉上還帶著和熙的微笑,他現在的修為在築基五層,只要能逼對方出手,伊炙邪有信心當場格殺葉元!

"有我在,你別想打歪主意."月媚正色道,她不會給對方任何的機會對葉元下手.

一旁的葉元眉頭皺起,看來今天這口氣要忍下,在沒有足夠的實力自保前,他不能在任何人面前施展生死輪回決,以免橫生枝節.

"算你走運."月媚的出現讓兩人注定是打不起來,伊炙邪一拉扇子,眼神中帶著輕蔑.

"我警告你,別再打葉先生主意,不然有你好看的!"月媚橫了他一眼.

"呵呵,葉先生,希望你以後也有這麼好運氣,月媚姐,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就不方便多打擾了,改天再叨擾."完,伊炙邪對月媚微微一躬身,帶著那位石老轉身離開了此地.

一場必殺之局在月媚的幫助下煙消云散,伊炙邪可能沒想到,他這一舉動,加速了葉元的計劃實施.

"你沒事吧?怎麼不聲不響就跑出來了?害人家好找."月媚關心地問道,如果不是來得及時,不定這個身懷絕技的家伙會橫死街頭.

"多謝月媚姐出手相助."葉元拱拱手,"在下一直沒有出過商號,實在是憋悶,所以才出來走走."

"以後你要出來,讓阿武陪著你吧,好有個照應."月媚點點頭,她也不喜歡老呆在一個地方,出來透透氣是必要的.

"不用麻煩月媚姐了,今後在下會呆在商號里,不會再隨便出來走動了,等商號的靈舟一來,在下就動身回中州."葉元擺擺手,他可不想身邊多一個時刻監視他的高手.

"你還是決定要回中州?"月媚那雙柳眉頓時皺起.

"故土難離,希望姐能理解."

"唉……"女孩幽幽地歎了口氣,臉上滿是失落,一旁的葉元看得也有點心疼,不過這不會影響到他的心態.

"來,你也還沒好好逛過新羅城,這樣吧,人家帶你好好逛一圈."月媚眼睛一亮,剛才的失落一掃而空,只要葉元還在南巫,她就還有機會.

"沒事,在下想自己到處走走."葉元擺擺手道,他今天出來是有事要做的,而不是真的在閑逛.

"不管你怎麼,人家跟定你了,不然那個爛人回來,你就危險了."月媚拒絕道.

葉元還在糾結月媚的死纏爛打,肩膀突然被人輕輕拍了一下,他轉頭一看,原來是失蹤好幾天的單大掌櫃.

"咳,不好意思,打攪兩位了."單田故作嚴肅地道,他站在葉元身後,右手很隱蔽地將一張卷起來的紙條塞進了葉元背在背後的手中.

"呦,單大叔,聽商號的生意火得不得了,看來你賺慘了."沒看到兩人貓膩的月媚打趣道.

單田臉色一苦,他這幾天失蹤,一半原因是因為葉元拜托他的事,一半是避開那幫鼻子朝天的門派要人,以免他們索要清心丹.

"月媚姐,你就別挖苦大叔了,現在大叔可是相當慘呢,有家歸不得."單田苦笑道.

"這都是你自找的,誰讓你拿清心丹去拍賣."月媚到現在還氣他.

"這是大叔的不是,大叔已經准備好一桌酒席,就當是賠罪吧."單田拱拱手道.

"那好吧,不過葉先生也必須過來,不然人家是不會去的."

葉元苦笑,這還能走得了嗎?有個歸元期的高手跟著,他去哪都甩不掉.

……

一頓吃喝,到了傍晚才散席,單田扶著搖搖晃晃的葉元回了方圓商號.

但一回到商號,葉元立刻就清醒過來,他快速地回到自己居住的院中,細細地看著一直藏在身上的紙條.

"飛目趕,修為:築基五階,黑血教執事,日前被拜魂教三名高手重創,但也差點殺掉對方一位同級高手,有人揚要取他人頭,飛目趕目前居住于新羅城南郊區的山村之中,身邊有一位築基五層的高手守護其養傷."紙條上的字很少,一會就讀完了,這是單田灑下大把靈石換來的結果,當然,這些靈石是葉元的分,他也不心疼.

葉元看完紙條,手掌中竄起一絲靈火,將其燒得飛灰,他快步走進自己的房間,重新出來的時候,模樣與衣裳已經大變.

他沒有選擇從大門出去,而是沿著單田告訴他的一條秘密後門離開,一路上沒有驚動任何人.

出了商號之後也沒停留,速度極快地向著城外走去,在新羅城的城門關閉以前,葉元成功潛出.

……

離新羅城的南邊十里,是一處與世無爭的村落,村落里有百來戶人家,平時靠著刀耕火種過活.

夜色正濃,村今天迎來了一位神秘的客人,沒有修煉過的村民根本就不能發現他的身影.

葉元形如鬼魅,身上衣裳又是黑色,完全融入了夜色,他悄無聲息地摸進了村莊之中,開始逐戶逐戶查看里面的人.

凡人和修士之間是有區別的,葉元從他們的身形上就能判斷出來,他一戶戶查過去,一戶都沒有放過.

最終,葉元在村落一角找到了疑似飛目趕的人.

他正坐在竹椅上吸著旱煙,點點火星忽亮忽滅.

葉元的五感很強,他透過旱煙味,隱隱問到了一絲血腥味.

可隱藏在暗處的那位高手不知在何處,葉元有點吃不准,他站在一座竹樓後面,月色根本就照射不到他,身影完美地跟黑暗溶為一體.

修士的感知都很敏銳,葉元不敢輕舉妄動,這次的行動風險很大,一個重傷的築基五階修士再加上一個全盛的同級伙伴,葉元只能避重就輕.

突然一陣哭聲傳出,吸旱煙的那人身後的門嘩啦一聲打開,一個衣裳不整的少女滿臉淚水,一瘸一拐極力想快點離開這里.

卻不想那位吸旱煙的人將手中的煙杆慢悠悠地往她身上一指,一道比黑夜還有濃重的黑芒一閃即沒,一下就沒入了少女的身體.

還在奔跑的少女仿佛中了定身法一般,像一截木頭緩緩倒下,但身體還沒有碰到地面就變成了灰燼.

夜風一起,地上的黑灰立刻被刮上天空,揚得到處都是.

"飛哥,不好意思,居然讓那妞逃了."一個人從門里走了出來.

"下次消停點,本來我還想再玩玩那妞,這次沒了,你再抓一個回來."那位叫飛哥的人磕了磕手中的煙杆,少女的死對于他來跟一個蚊子被拍死沒什麼區別.

"不大妥吧,你現在的修為都掉到築基四階了,再長老命我看護你……"

"沒事,這里很安全,再我們跟拜魂教從來都不會鬧出人命的,你快去快回就行了."

"那好!我也想再爽爽."

"艹,趕緊去."

兩人交談一陣之後,從屋里出來的人快速隱入黑暗中,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那位叫飛哥的人慢慢地裝了點旱煙,用火鐮打著,正吸了一口,一個冷漠的聲音在他前方響起,"飛目趕?"

嘩啦!旱煙杆里的煙絲立刻噴射而出,變成漫天的火星向著前方撲去.




上篇:第三十三章 謀定後動     下篇:第三十五章 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