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三十五章 震動  
   
第三十五章 震動

第三十五章 震動



葉元微微一笑,這是不打自招了,生之力與死之氣極快地在胸口處會合,他全身立刻被一層霞罩住,那些火星一近身就遇到了一股無形的阻力,噼噼啪啪全彈開了.

"你是怎麼找到我的?!"飛目趕又驚又怒,對方切入的時機剛剛好,守護他的那人已經去了別的村子搜羅有姿色的女子,只需一炷香的時間就能走一個來回,對方卻在這時候出現,明顯是要他的命!

"伊少主可是花了不少錢在你身上啊."葉元一邊走一邊道.

"拜魂教?!殺了我,你們就不怕兩派開戰嗎?"飛目趕臉色猙獰道.

"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掉你,誰也不知道是我拜魂教所為,納命來!"話音剛落,葉元一跨步就來到了飛目趕面前,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右拳像要劈落星辰一般砸下.

勢如迅雷一般的拳頭劈來,飛目趕有傷在身,就算是全盛時期,也避不開這狂猛的一擊,更別現在有傷在身,修為更掉落一階,他只能努力堅持,等待救援的到來!

飛目趕只能硬拼了!低吼一聲,雙手握拳,澎湃的靈力猶如長河決堤一般洶湧而出,右臂硬著對方的拳頭架起,左手卻如毒蛇一般陰險地向著葉元的胸口襲去,誓要將對方洞穿!

啪啪!瞬間兩人就交手了一回合,葉元用左手架開了對方的毒蛇出洞,而飛目趕也架住了來勢洶洶的拳頭,原本以為能擋住這一擊,卻不想葉元的力量非常巨大,而且本身又是築基四層,這一擊硬生生將飛目趕的右臂壓了下去,狠狠地砸在他的肩膀上.

咔嚓!飛目趕的肩膀立時塌陷下去,吃痛之下,他心中震驚異常,對方的力量大得可怕,堪比人形凶獸!

不能硬拼!飛目趕慌了,想快速退開,但卻慢了一步.

葉元早已經算計到這一點,右手變爪抓住對方的肩膀,輪回靈力瞬間積聚在右手掌心.

蓮腕!

像落地旱雷一般的巨響打破了村的甯靜,聲音甚至傳出了老遠.

正在趕夜路的一個人心中震驚,他立刻掉頭向著村撲去.

這一邊,飛目趕死死咬住牙關,他的肩膀少了一大塊,如果不是靈力形成的氣霞護著,這條右手就要跟身體分家了!

葉元得理不饒人,左手及其快速地在其胸口處連砸十七拳,一拳比一拳重,恐怖的勁力讓飛目趕如遭雷噬,鮮血不斷從口中噴出,身體歪歪斜斜往後退走.

一招錯滿盤皆輸,飛目趕如果是全盛時期,他不可能這麼快落敗,可惜他對上的是擁有逆天功法的葉元,本身的力量就堪比凶獸,修為又是同階,再加上有備而來,有心算無心下,他不得不飲恨!

咔嚓一聲,葉元扭斷了對方的兩個肩膀,飛目趕的雙手像面條一般垂落,絲毫提不起勁.

他踏前一步,右手抓住對方的脖子,將他舉了起來.

"你……不是,拜魂教的,人."飛目趕大口咳著血,新傷舊傷疊在一起,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地流失.

"嗯,我承認."葉元冷漠地道,肩膀上的魂靈戰印突然發出一層淡淡的芒,他的掌心頓時出現一道莫名的吸力,仿佛天地萬物都能吸入其中!

"你……在,做什麼?!"飛目趕雖然知道自己必死無疑,脖子上傳來的恐怖感覺讓他驚慌失措.

"借你靈魂一用,放心,我不會用煉火折磨你的."葉元淡淡地道,靈力狂催之下,魂靈戰印的吸力變得更加巨大.

飛目趕的雙眼就像死魚一般向上翻,他的靈魂慢慢被扯了出來,一點一點鑽入葉元的掌心.

過了半晌,葉元將已經斷氣的飛目趕扔到地上,想了想之後,他從芥子戒中拿出一把利刃,將對方的頭顱斬了下來,汙血噴了一地.

正當葉元想將飛目趕的腦袋收走,突然他感覺到有人正快速接近這里,心中一驚,當下快速退了出去,速度極快地離開了這里.

在離開不久之後,葉元聽到身後野獸一般的怒吼.

"天殺的拜魂教!!你們居然連飛哥的靈魂都不放過!!我騰里爾不滅你們誓不為人!!"

像野狼一般的長嚎響徹荒野,村里的村民戰戰兢兢.

"似乎起效果了."暗夜中的葉元微微一笑,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

第二天,飛目趕的死訊還沒有傳到滿城皆知,伊炙邪又在方圓商號外強行將黑血教購買的清心丹搶走,那位石老甚至將巫山明打成重傷.

黑血教震動,飛目趕這麼多年來為門派立下不少汗馬功勞,而且本身戰力也為人稱道,教中幾位長老也看好他,但卻不想被人暗中殺死,而且還是活生生被抽走靈魂;而清心丹,黑血教的功法又偏向于靈邪,也是急需這種神奇的丹藥提升修為,往日他們被人捷足先登也就算了,這次公然明搶,再加上飛目趕的慘狀,黑血教全教上下都憤怒了.

"知道嗎?飛目趕死了!被人活生生抽掉了靈魂!"

"不是吧?難道是拜魂教干得?這倒是符合他們的作風."

"噓,別亂,心他們聽見."

"怕什麼,有膽做就要有膽認,他們拜魂教的名聲一向臭,大家都知道的."

"話拜魂教這樣做無異于宣戰呐."

"還真以為祭靈宗了不起,真是膽大包天."

"別了,隔牆有耳,且看看黑血教怎麼處理這件事."

……

飛目趕的死狀,而拜魂教以往的名聲也是劣跡斑斑,行事手法又相同,新羅城的修士們都認為這次暗殺行動是他們所為,按照黑血教一貫的行事作風,他們絕對會奮起反擊.

離新羅城有百里遠的一座飄渺仙山中,聳立著一座黑漆漆的大殿,這里就是拜魂教的總部,無魂山.

大殿內.

一個寒玉制成的魂器啪一聲摔在地上,無暇的器身上裂開一道口子,看得下邊跪著的人膽戰心驚,就連一旁的伊炙邪也是大氣都不敢出.

伊南臉色猙獰,門下的人居然敢做出這種可能引發兩派交戰的事,著實讓他震怒.

"查出來是誰了嗎?"伊南的聲音里帶著陰毒,他要將那個膽大妄為的門人碎尸萬段,好平息這件事.

"暫時……暫時還沒有."一位長老躬著身回道.

"繼續查,老夫倒要看看哪個兔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給我惹出這樣的大禍!"伊南一字一頓地道.

那位長老唯唯諾諾,趕緊退後,性乖戾的伊南一旦發怒,絕對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他可不想成為替罪羊,讓伊南大開殺戒.

"父親息怒."伊炙邪走上前,"這件事可能是別人所為也不定."

"平日里叫你們低調一點,現在黃泥巴掉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就算是別人所為,黑血教也能借著這個機會對我們大肆報複!"伊南看著下面一幫不爭氣的門人,氣不打一處,他勉強平息了一下怒氣,這才繼續道:"鶴翁,你去黑血教,別讓他們血沖頭了!"

那位叫鶴翁的老者苦笑一下,現在去黑血教無異于送羊入虎口,但他也不敢推辭,拱拱手就退了下去.

"炙兒,最近是非多,你就閉關修煉吧,別到處走動,知道嗎?"伊南想了想,又補充道.

"是,父親."伊炙邪也知道輕重急緩,微微鞠了一躬就退開.

"你們最近給我收斂點!查出那個兔崽子,老夫親自給他點天燈!"伊南的怒吼震得大殿嗡嗡作響,所有人戰戰兢兢,生怕惹到這個殺神.




上篇:第三十四章 動手!     下篇:第三十六章 沒有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