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四十章 斬殺!  
   
第四十章 斬殺!

第四十章 斬殺!



雙方的路線詭異的有了交集,葉元在浩浩蕩蕩的人流中慢慢移動,有點心不在焉的他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多了一道陰毒的眼神.

伊炙邪輕輕地扇著扇子,本來要去方圓商號采購清心丹的他,卻發現了一直耿耿于懷的人,看樣子,對方是想出城,伊炙邪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就吊在後面,不緊不慢地跟著.

很快,葉元就出了東城門,他的目的地是烏爾汗在山中建造的屋,想著暫時在那里住上一段時間靜觀其變.

跟在他身後的伊炙邪也出了城,在這里,他停下了腳步,等雙方的距離拉開差不多一里之後才跟上去.

殺個中州人嘛,還是築基四層的修士,不就跟踩死一只螞蟻那麼簡單嗎?伊炙邪心中冷笑,他要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況下干掉對方.

山風呼嘯,卷起無數枯草,紛紛揚揚灑向天空,葉元獨身一人在山間道行走,路上沒有遇到一個人,仿佛這天與地就剩下他一般.

實話,如此離開,心里著實不甘,沒有干掉那個對魂靈戰印圖謀不軌的對手,葉元就算是睡覺也不踏實,可惜眼下形勢所逼,實力又不夠,不能左右全局,只能先暫避,來日再做圖謀.

不知道那只狐狸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卷寶逃跑,心中會如何想,單大叔雖然市儈了點,但心腸不錯.葉元腦子里雜亂地想著事.

"走了這麼久,是不是該停下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在身後飄來.

葉元一回頭,發現伊炙邪搖著扇子一步步向他走來.

"有緣何處不相逢,伊公子,想不到你會跟來."葉元心中一沉,對方可是一直打著要他命的主意,此次跟來,恐怕也是想取他項上人頭.

"呵呵,中州狗,你的大好頭顱本公子看上了,可否願意借來把玩幾天!"伊炙邪獰笑道.

"伊公子笑了,頭顱怎能借就借呢."葉元嘴中應著,心中暗暗著急,這里是山間道,兩邊都是斜坡,周圍荒無人煙,對方是算准了這一點才選擇在這里下手,而且道不好走,伊炙邪明顯是想要用修為來壓他.

"既然你不肯,那本公子就自己來取了!"伊炙邪一收扇子,全身迸出淡黑色的氣霞,身形閃現之下,兩息之間就沖到了葉元面前,手中紙扇忽然一展,刹那間,那把紙扇就變成一丈寬長,向著葉元頭頂包卷而來.

"魂器?!"葉元心中劇震,沒想到一把常年在人面前晃蕩的東西居然是一把魂器,雖然伊炙邪不能發揮其全部威力,但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還好葉元早有准備,兩只拳頭燃起色的氣霞,猶如戰斧一般劈砸而下.

嘣!山間傳來一聲巨響,余音不斷在群山之中回蕩,驚起無數飛禽走獸.

白色的牆壁飛退,葉元兩腳就像耙子一般在地上犁出兩道長達五米的泥壟,雙臂酥軟,剛才那兩拳像是砸在精金鑄成的城牆一般,反震力甚至讓他千錘百煉的拳頭隱隱作痛.

而伊炙邪也是蹬蹬蹬退後四五步,心中震驚無比,這可是魂器,一般的築基境與他同階的人物都要退避三舍,對方居然以肉身相接,還絲毫無損全身而返.

他微微查看了一下扇子,發現紙上居然出現了一絲裂痕.

"你還是人嗎?!居然把本公子的紙扇都打壞了!"伊炙邪驚愕地叫道,對方著實是詭異.

葉元不答話,他知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既然開打,那就沒什麼好的,什麼事就等到對方倒下之後再吧.

"喝!"一聲爆喝,葉元的身體猶如幻影一般左右擺動,身形也跟著模糊起來,在伊炙邪眼中,他似乎看到了三個葉元!

雖然紙扇有點損耗,但伊炙邪也是不懼對方,他還有殺手锏!

"魂海滔滔!"雙手一翻,如墨的氣霞在胸前壓縮凝聚,呯一聲猶如漆黑的彗星一般沖向前方.

這一招當初瑪素比使出來可是能秒殺十幾位築基境高階的對手,伊炙邪似乎才學會不久,出招時稍微慢了一些,但也足夠了,黑漆漆的氣霞凝固體猶如炮彈一般向著葉元沖去.

"蓮封魂拳!"葉元心中低喝,屹然不懼這恐怖的殺招,右拳上裹著濃重的霞,整個人的精氣神已經拔到最高,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向前打出了蓄勢已久的一拳.

一聲炸響,猶如落地旱雷,震得伊炙邪雙耳嗡嗡作響,帶起的氣流也是逼得他倒退了一步,場上沙塵彌漫,視野被壓縮到了極限,根本就看不清五米內的東西.

"這子絕對死定了!"他冷笑著想道.

但塵霧之中一個身影卻飛快沖了出來,葉元身上衣服已經破破爛爛,他吃了不的虧,但是卻成功接近到了敵人.

"蓮腕!"響徹山谷的怒吼,天神下凡一般的葉元從天而降,帶著無所匹敵的氣勢,雙手合握,像要砸裂大地一般斬落.

"啊!!!"伊炙邪又驚又懼,手中的扇子向上空展開,那白色牆壁再次顯現,好似要吞納天地一般包裹而去.

臨危之下,葉元看到了白色牆壁上的一絲裂痕,他已無退路,當下照著那裂痕雙拳狠狠砸落.

又是一聲巨響,這一下震得他手臂酥麻無比,就像有無數的螞蟻正在手臂之中鑽來鑽去,但這時候絕對不能放棄,伊炙邪拼出最強的意志,咬牙死撐.

白色的牆壁在這時候出現了陣陣龜裂,但總算是撐住了,伊炙邪還沒來得及高興,葉元突然亮出一把長劍,借著剛才爆炸反彈的力道再次拔上天空.

臨到最高,他頭朝下,腳底突然出現一朵淡淡的蓮花虛影,這正是生死輪回訣上記載的一種身法——步步生蓮,可以在不能飛行的況下,在空中利用靈力轉變方向.

如今的葉元腳踩蓮花,全身像一只壓縮到極限的彈簧,手中的長劍的劍尖開始有淡色的氣芒顯現.

"撥云見日!!"青云劍訣最強殺招,無所畏懼的葉元血勇之極,如一頭蒼龍降世,長虹貫日一般直墜而下.

這一系列動作在一瞬間完成,那本已經有裂痕的白色牆壁嘩啦一聲破裂開來,碎片化成點點星芒在空中消散,中間還夾帶著金屬的閃光!

葉元披頭散發,全身像是被無數刀片割過一般,鮮血淋漓,但雙眼之中卻充滿了野獸的凶光,手中的長劍已經破碎,雙拳更是快要報廢,但還是聚起全身最強的力道,向著伊炙邪頭頂砸落.

驚慌之中,拜魂教的少主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招數,以期能抗住這一擊.

"黑魂煞!!"一道黑色的骷髏頭在瞬間成型,張著嘴巴帶著無聲的哀嚎向著上空的青年撲去.

葉元不管不顧,靈力急速收縮,右臂上的魂靈戰印微微亮起一陣光,那道恐怖的黑魂煞就像是泥牛入海,毫無征兆地被吸進了他的右手手掌之中.

"怎麼可能!"伊炙邪徹底地慌亂了,他對陣的次數本來就不多,再加上這詭異的變故,居然在這時候出現了短暫的失神.

呯!沉重如山岳一般拳頭砸在他額頭上,伊炙邪整個腦袋就像是被石頭砸中的西瓜一般破裂開來,白相間的液體濺散藍天!

可憐的拜魂教少主居然在第一次生死對決時被人一拳砸爆的頭顱,他還有很多招數沒有用出來,可惜,為時已晚,再後悔也沒用.

葉元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他剛才的策略就是賭一把,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帶動自己的戰力,將其發揮到最強境界,不然耗起來,死的肯定是他葉元!

一鼓作氣,二而衰,三而遏,葉元甚至連落地站穩的力氣都沒有,雙手帶了一下伊炙邪的無頭尸體,兩人撲棱棱地從山坡上滾落下去.

良久,葉元才停止了翻滾,他全身已經被汗水淋濕,剛才不計損耗,全力施為,築基四層的靈力可經不起這樣不回氣的折騰,差一點就脫力了.

他掙紮著坐起來,想想還是感覺一陣後怕,如果不是自己悍不畏死猛沖猛打,對上的又是從沒試過生死對決的伊炙邪,如果後者再鎮定一分,今天的勝負就很難得清了,但,殺掉伊炙邪,那位拜魂教教主肯定會震怒異常,如今南巫恐怕是無立錐之地,必須趕快離開才行.

葉元坐了一會才緩過來,轉頭看了一眼伊炙邪的尸體,發現那把紙扇還在,魂器,就算是損耗的魂器也是不可多得的寶物,葉元忍著鑽心的疼,顫抖著手將其撿了起來,卻發現這把紙扇已經完全報廢,料想在伊炙邪手中時已經破損,不然也不會讓他一個築基四層的修士輕易破開.

"還真是夠走運."葉元喃喃道,現在想想,那個伊炙邪還真是豬腦子,仗著自己修為比他高深一層,手中又有殘破魂器,就想來殺他,卻不想臨敵經驗如此之少,偷雞不成反倒把自己給搭進去.

雖然魂器已經破損,可制造的材料也是蠻珍稀的,應該能賣一些靈石,葉元將它收進芥子戒中,伊炙邪作為一教之主的繼承人,身上絕對不會少寶物,葉元當仁不讓開始搜身,但摸遍全身之後也沒發現一件像樣的玩意.

"艹,這麼窮酸,還來追殺我."他罵了一聲,眼神卻放在了伊炙邪的手上,一個的黑色戒指正戴在無名指上.

"芥子戒?!"葉元驚喜地大叫,他急忙將那戒指褐出來,可惜手上的傷實在太重,費了好大勁才擼下來給自己戴上.

做完這一切,必須趕快離開案發現場,葉元正欲走,但想想不對勁,南巫人可以招魂,如果伊炙邪的魂魄被召喚回去,那他就要面對無窮無盡的追殺.

右手一動,魂靈戰印再次顯現出淡色的光芒,虛空中一道淡灰的人影像是得到了某種召喚,刺溜一下就鑽進了他的掌心之中.

"葉元!你居然敢殺我!!"伊炙邪的靈魂一進入他的右臂就瘋狂地大吼著.

"廢話,你要殺我,就要做好被殺的覺悟."葉元輕蔑地笑道,魂靈戰印騰一下就燃起了能灼傷靈魂的煉火.

靈魂被灼燒的滋味非常恐怖,伊炙邪發出陣陣非人的慘叫,"我父親伊南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啊!!"

"他不會知道是誰做的."葉元冷哼一聲,不再管他,抬腳向著身上走去.




上篇:第三十九章 避禍     下篇:第四十一章 複雜的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