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四十八章 命懸一線  
   
第四十八章 命懸一線

第四十八章 命懸一線



聽到葉元這麼,所有人也注意到了鼎底的火苗,這青色的火焰絕對是煉器煉丹的祭品,相傳一些高品階的丹藥就需要這樣的天地精華來提煉才不會失去靈性.

可惜沒有一個人的器物能裝地火精華,想要帶走這輝寶,必須要有玄鐵級以上的材質才行.

正當大部分人為地火精華懊悔不已時,葉元已經向著左方走去,自從所有人登上宮殿之後,那鐵鏈聲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心中有點不安,所以想繞過銅鼎去看看.

突然一道清冷而又蒼老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想得到玄天寶鑒,就必須殺死在場任意三個人."

他心中一驚,只感覺那股壓迫力突然消失,後方已經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鐵穆罕捂著脖子,血流止不住地向外噴射,他雙眼驚恐又憤怒地盯著退到一邊的武獵國,想些什麼,但血液堵住了他的喉嚨,只能發出呵呵的聲音.

幾位護衛立刻結成陣勢,將月媚擋在身後,剛才武獵國動手那一刹那他們全看在眼里,雖然想提醒鐵穆罕,但已經來不及了.

葉元這時候才回過頭,看到了血腥的一幕,可讓他更為震驚的是,武獵國此時又動了,築基七階的實力整整比他高出兩階,兩者之間的距離又很短,武獵國幾乎是在眨眼間就到了葉元面前.

沉重如山的拳腳潑灑而來,葉元絲毫沒有驚慌,抬臂,沉腰,雙手在空中劃出一個圓弧,硬生生擋住對方的攻勢.

"我命令你們,殺掉那個姓武的!"月媚果斷下令,但身邊的護衛卻一動不動.

"姐,我們的職責是保護你,至于那個修士,不在我們職責范圍內."一個護衛沉聲道.

"你們!那我親自動手!"月媚氣得柳眉倒豎,雙手一晃,一把古樸的半月形彎刃立刻出現在她面前.

正在這時,打斗經驗極其豐富的武獵國已經擊中了倉促應戰的葉元,在硬挨對方猶如撞城車一般的拳頭之後,他一腳狠狠蹬在對方的腹上,葉元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葉子!!!"月媚又驚又怒,一劈手打出彎刃,但還是遲了.

武獵國這一腳很有分寸,葉元身後就是銅鼎,而且兩者間距很,他是用蹬而不是用踹,巨大的沖擊力讓葉元直接飛向銅鼎底部——地火精華的所在地!

如果掉進去,就算是凝丹境的修士也要被燒成灰燼,更何況是築基五階的葉元!

生死存亡之際,在半空中無從借力的葉元硬生生使出步步生蓮,一朵半透明的蓮花在他身後顯現,托住其身體,總算是止住了飛行的勢頭.

而武獵國早就算計到了這一點,月媚打出的彎刃他看都不看一眼,揉身撲上,半空中的葉元已經用掉了自己唯一能扭轉乾坤的救命招數,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武獵國沖來.

呯!兩人在空中各擊出一拳,同時轟中對方的身體,這一交手,武獵國飛退,葉元也飛退,但武獵國的後方是月媚打出的彎刃,而葉元,則是地火精華冒出的地洞!

月媚急得睜圓了杏眼,彎刃在空中不可琢磨的改變了一下方向,擦著武獵國的背部飛向葉元,希望能托住他.

但,就差那麼一點點,葉元伸出的手沒有抓住彎刃,他的身影直落進大坑,連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

"兩個!!!"武獵國在半空中一個翻身,穩穩落在地面.

"我要你死!!"月媚一張臉滿是憤怒,彎刃在空中旋轉一圈之後飛了回來,圍繞在她身側漂浮不定.

"你們都不行,如果要殺我,大家都會同歸于盡."武獵國轉過身來,從懷里拿出了一枚花紋繁雜的金屬蛋,輕輕地放在地面.

"這是……"月媚的臉色沉了下來,她知道,那枚金屬蛋的恐怖性.

"武家是煉器世家,這是鄙人老祖制成的禁器,如果你們敢妄動,它一炸,凝丹境以下的修士全會變成灰."武獵國有恃無恐,只是被葉元轟中的地方實在是疼痛異常,他盤坐在地,也不去管月媚,自個開始療傷.

這時,一只漆黑的手搭在銅鼎下方的大坑邊緣,葉元努力地探出頭,正准備爬出火坑,此時他不知道,自己臉上的偽裝早已經被地火精華燒落,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武獵國其實也還在留意地火精華這邊的況,他悚然發現對方居然還活著,等看清對方的臉,卻驚喜地發現原來是一直尋找的目標,當下沖了過去,一腳狠狠跺在那只手上.

葉元死死咬著牙,忍受著地火焚身的劇痛,拼命想爬上去,但是他的手被跺了一下之後,強烈的疼痛也不能讓他撒手,但武獵國緊隨其來的腳尖狠狠地踢中了他的額頭,這一腳非常陰險,葉元只感覺腦袋像被重錘砸了一下,又痛又暈,短暫的失神下,手居然沒有抓住邊緣,整個人直挺挺地又掉落下去.

"葉子!!"月媚銀牙碎咬,正想沖上去,卻被幾個護衛死死攔住,不讓她接近銅鼎.

"你們干什麼!放開我!"月媚怒急攻心,一把彎刃就要向著幾個護衛劈落.

卻不想對方也是有克制的辦法,護衛們同心合力,將靈力灌入一人身上,那人的實力瞬間就達到了玄虛古境的上限,仿佛是精密計算過一般,一手抓住彎刃,兩人開始了爭奪戰.

"姐三思!那個修士已經不可能活著了,如果你攻擊那個姓武的,萬金之軀很可能就要隕落于此!"

"我不管!葉子救過我!我不能坐視不理!讓開!我要殺了那個姓武的!"月媚怒極,可自身被壓制的靈力卻不能發揮出來,場上頓時僵持住了.

就在這時候,武獵國突然暴起,兩息之間就接近到了護衛們的身邊,手中烏光閃動.

哧!一顆頭顱潑灑著熱血沖天而起.

"你!"幾個護衛回過頭來怒目瞪視武獵國,後者卻輕飄飄地退了開去.

"對不起,我欠一個名額,現在夠了,你們繼續."完他攤了攤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哈哈哈哈,精彩精彩,你們讓我枯燥的生涯多了一點色彩,那個姓武的,當年你祖先可沒你那麼殺伐果斷啊."蒼老的聲音伴隨著鐵鏈聲響起.

"前輩,我已經完成你的要求."武獵國平靜地道.

"很好,老夫對你很滿意,現在過來."蒼老的聲音很是贊許他的表現.

一邊還在爭奪彎刃控制權的月媚狠狠地瞪了護衛們一眼,冷聲道:"如果能出去,我會稟告阿爺,你們一個個就等著下油鍋吧!"

護衛們不敢跟她對視,紛紛低下了頭.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哈哈哈……"武獵國恣意狂放的笑聲響徹整座精銅宮殿.他的話,也就只有正在火坑里苦苦掙紮的葉元能聽明白.




上篇:第四十七章 精銅宮殿     下篇:第四十九章 地火焚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