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七十四章 死路  
   
第七十四章 死路

第七十四章 死路



午夜的大雨傾盆而落,密林之中卻散發著濃重的血腥氣,就連大雨都不能掩蓋那股讓人心悸的氣味.

幾十個南巫修士,如今已經倒下了二十多人,剩下的十來個人也是或多或少帶著傷,唯有鷹鉤鼻還是全身毫發無損,但他那張蒼白的臉此時卻更加慘白.

葉元搖搖晃晃地站在十來個人包圍住的圓圈中心,腳下的尸體橫陳,他的雙腳還有背部有著無數道猙獰的傷痕,此時,葉元已經沒有多余的靈力去封住傷口,鮮血不斷從他的體內流失.

那雙眼睛,還是清澈明亮,不帶一丁點的驚慌.

雖然知道葉元已經到了極限,但場上十來個人全都不敢再踏前一步,剛才那慘烈的厮殺已經讓他們膽寒.

雨滴已經能掉落在葉元身上,這意味著他的靈力到了枯竭的邊緣,他只感覺腦袋暈沉得很,雙眼看到的東西開始模糊,疲憊,重傷,如今的葉元,就算是一個後天境的凡人都能打倒他.

但圍攻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動手,就連上前一步的勇氣都沒有,只因為葉元還站著,就這麼簡簡單單地站著,已經讓十來個人有一種無法戰勝的錯覺.

長著一只鷹鉤鼻的修士已經無,之前他讓人沖殺三次,但每一次,那個搖搖晃晃仿佛隨時都會倒下的葉元,總能在最後關頭爆發出恐怖的威勢,硬生生劈殺那些圍攻他的修士.

"他……"鷹鉤鼻喉嚨咕嚕一聲吞了口唾沫,明明知道現在是絕佳機會,但他卻沒有一絲一毫想上前誅殺對方的心思.

幾乎所有人都在內心中暗暗祈禱,快點倒下吧.

咔嚓,一道巨大的閃電墜落于密林之中,硬生生將一課幾個人合抱那麼粗的大樹劈著了,此時,雨已經快停下,火光漸漸照亮了這里.

圍攻的人們這才驚訝地發現,不知何時,葉元的臉色已經變成了青灰色,他雙眼緊閉,右手拿著一把搶奪來的長劍拄在地上,這才沒讓身軀倒下.

"他死了!他死了!"每個人都驚喜地叫道.

這時,一個穿著蓑衣頭戴斗笠的人影在密林道的另一頭出現了,他的腳步不緊不慢,但每一步跨出,都能瞬移一般走出十來米遠.

有眼尖的南巫修士看見了那形如鬼魅的黑影.

"老大,有人過來了!似乎是高手!"

鷹鉤鼻一聽,立刻道:"將葉元的腦袋和雙手砍了帶走,快!"

他的命令才剛下達,一道宛如皎月的白光閃過,十來顆頭顱沖天而起,無頭尸體噴灑出蓬蓬鮮血,搖搖晃晃地就栽倒在了地上.

場上只有鷹鉤鼻毫發無損,但他卻如見到厲鬼一般,怪叫一聲急忙抽身而退,想要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但那道白光再次出現,悄無聲息地鑽進鷹鉤鼻的後頸,從他的喉嚨處又穿了出來.

噗嗤!冒著熱氣的鮮血激射而出,鷹鉤鼻張大嘴巴,帶著難以置信的表,不敢地撲倒在泥濘的道上.

那道亮如明月的光點嗖一聲飛了回去,圍繞著那人的右臂轉了兩圈後,才慢慢融入他的手背.

雨停了,水滴在樹梢上不時滴落在地上,發出啪嗒一聲響,來人只跨出兩三步,就來到了似乎已經沒有呼吸的葉元面前.

"活著就喘口氣,別讓老夫白忙活一場."帶著斗笠的人啞著聲音道.

"你是誰?"葉元突然睜開了雙眼,本來毫無氣息的他全身爆發出驚人的氣勢,像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

那人發出了一聲呵的笑聲,伸手摘下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張俊雅的中年人臉,一對八字胡修得整整齊齊,長眉入鬢,面如冠玉,如果有人他是一位私塾的先生,也不會有人懷疑的.

但就是這個俊雅的中年人,殺掉那十幾個歸元境修士,也不過是兩息之間的事,可想而知,他的修為深不可測.

"要不是月媚那丫頭實在是纏人,老夫又欠你個,還真不想來這."中年人微微一笑,一句話就表明了身份,他正是月族的執掌者,月中天.

"快點療傷吧,別話了,老夫送你回中州,以後就別來南巫了,這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月中天著,也不管葉元的反應,伸手抓起他的衣領就向著遠處的高山縱去.

看似極遠的山脈,月中天帶著葉元轉瞬就到達,臨到山腳時,他隨手在半空中連點帶戮,等到所有動作結束時,這片區域的空氣突然抖動了一下,一道半透明的波紋隨著夜風蕩開.

月中天滿意地點了點頭,隨手將葉元放在地上,道:"給你三天時間恢複,時間一到我就去拖住新羅城那幫老不死,剩下的就看你的機緣了."

"多謝前輩相救."葉元點點頭,不再多,盤腿而坐,從芥子戒中拿出一些傷藥服下,開始療傷.

"謝老夫沒用,為了救你,我家那傻丫頭甯願在月牙嶺上禁足三載苦修."月中天歎了口氣,不再多,身形一縱,轉眼間就躍上了山巔,他虛空而立,望著新羅城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月媚……葉元心中也是一聲暗歎,最難消受美人恩.他也不再去想這件事,專心地給自己療傷.

將幾粒傷藥倒出來納入口中,葉元只感覺一股熱力從腹中升騰而起,他運轉著輪回靈力,引導著這些藥力散發到身體各處.

……

三天時間,不斷有修士去而又返,他們很拼命去搜索葉元的逃走路線,但現場被破壞得很徹底,誰也找不到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

同時葉元的強悍也讓他們深感震驚,總共五十三位歸元境修士就這麼被屠戮一空,這讓前來搜索的修士們更為心焦,他們稍微檢查了一下,就朝著自認為穩妥的方向追去.

沒有人願意落後,畢竟葉元已經連番惡戰這麼多天,一定損耗巨大,就算他再逆天,也扛不住這樣的車輪戰,現在如果能找到,那絕對是白撿的大便宜,所以,來往這里的修士們都行色匆匆,連多停留一會的功夫都沒有.

月中天冷冷地站在山巔之上注視著那些往來追逐的修士們,這里的空間已經被他強行修改,外面的人除非有他這樣的境界,否則是絕對進不來的.

葉元的身體已經恢複如初,身上大大的傷痕沒有留下一絲印記,月中天看了他一眼,手一招,下方的葉元就不由自主地飛了上去.

"看見沒有,那些在找你的修士."月中天抬了抬下巴,一旁的葉元才著地,就看到遠方荒野上,一群螞蟻大的人影正在搜尋著什麼.

"晚輩知道清心丹和武家煉器手劄的價值."葉元平靜地道.

"看來你的消息很蔽塞啊,那兩種東西也就武家和祭靈宗看得重而已,放到南巫地界也不算什麼事,至少白家比他們更擅長煉器."月中天斜著眼看他,"知道下邊那些人的身份嗎?"

"晚輩不知."葉元搖搖頭.

"他們是白家的中級執事,個個都有凝丹境的修為,看來你身上的玄天寶鑒讓他們很眼熱啊."月中天笑道.

葉元瞳孔一縮,他擁有玄天寶鑒的事誰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走漏風聲的,葉元想破頭也想不通.

"這是他們推測的事,再加上你現在的腦袋很值錢,所以白家本著有殺錯沒放過的心理就派出了這一批執事,能遇見你最好,沒遇見也沒有損失."月中天嗤笑道.

"不過……"他看了一眼正在抿著嘴不話的葉元,繼續問道:"你身上是不是真的有玄天寶鑒?"

"沒有."葉元很干脆地道,他是打死也不會松口的,就怕月中天會起歹心,畢竟這里沒有第三個人,外面又有月中天布下的禁制,如果他要殺人奪寶,葉元就算是九條命也不夠殺的.

"哦……"月中天應了一聲,"不過你的功法有些奇特,老夫看過你的戰斗,總覺得不像是中州路數."

"晚輩有奇遇而已."葉元答道.

"如果以後有可能,老夫還真想見識見識你那奇怪的功法."月中天頗有深意地看著他.

"呵呵,以後有機會的話,晚輩不會藏拙."葉元打了個馬虎眼,背心卻已經濕了一片.

月中天微微一笑,不再話.




上篇:第七十三章 困獸     下篇:第七十五章 圍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