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七十五章 圍殺  
   
第七十五章 圍殺

第七十五章 圍殺



今天第三更,快累趴了==

===================================

山巔上的兩人默默看著下方來來往往的修士,越看葉元的心越往下沉,那些修士的修為他已經看不出來,這意味著前往新羅城的行程會更加危險.

"起來,方圓商號的靈舟到南巫還有兩個月時間,你該不會是想找個地方躲起來等上兩個月吧?"月中天問道.

"不,晚輩當初來南巫是被人脅迫,那條秘密通道晚輩也記住了,眼下形勢越來越嚴峻,晚輩想趁著那些強者還未集結完畢前沖過去,等進入通道,他們就追不上來了."葉元皺著眉頭道.

"原來如此,這一著倒是不錯,圍剿你的人都傳你會在新羅城附近潛伏兩個月,等靈舟到來才離開,看來,他們要失算了."月中天點點頭道."那事不宜遲,現在就行動吧,老夫會拖住那些你根本沒有勝算的笨蛋,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運氣了."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葉元對著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別客氣,老夫只是還人而已,而且你身死的消息傳揚出去,我家孫女可會傷心得很,以後修煉也會出現更多的心魔."月中天擺擺手,他望了望天空,"時間差不多了,如果你想早點離開,眼下倒是一個不錯的時機,老夫聽白家幾個老家伙已經出動,他們如果趕到,老夫自問可擋不住他們."

"嗯."葉元點點頭.

"別死了啊,老夫可是很看好你的."月中天突然笑道,"希望你不會讓老夫失望."

"晚輩不會讓前輩失望的."葉元拱拱手道.

著,月中天拔空而起,這里的禁制立刻被打開,在附近的幾隊修士也感應到了這陣靈力波動,但一股恐怖的威壓在空間彌漫,他們不敢貿然上前,生怕惹惱了那個恐怖的存在.

月中天飛行的速度很慢,這是照顧下方的葉元,不過有了他開道,周圍沒有一個修士敢靠近這里,一路暢通無阻,徑直朝著北邊行進.

但月中天刻意營造出來的氣勢也讓不少南巫修士生疑,他們有些人用靈術跟新羅城通訊,很快,就有幾個煉魂境的高手前來查看.

兩個時辰後,葉元與月中天跟新羅城只有十里左右的距離,而離迷魂森林,也就只有區區三十里地,只要再給葉元一個時辰,他就能進入森林,從此遠走高飛,但此時,已經那幾個前來查看的煉魂境高手也到了.

"敢問前方是哪位前輩."一位武家太上長老高聲問道.

"山野閑人,老夫正在搜索中州修士葉元,爾等速速退去!"月中天冷冷道,刻意放出的氣勢也掩蓋住了葉元的身形.

"如此……"那位太上長老心翼翼,對方的境界深不可測,所以話也是斟酌著來,生怕會結怨,"前輩,您這樣慢慢搜索,有點容易打草驚蛇,何不用神識搜索一番,既省時又省力."

"老夫願意!"月中天大袍一甩,一股狂風突然從天而降,下方的密林還有一些修士粹不及防,個個被吹成了滾地葫蘆,樹木被吹得連根拔起,一時間下方的山林驚叫連連,就連幾個煉魂境的強者也是連連後退.

"哈哈哈哈……這位朋友莫氣惱."遠方突然出現了一道流星,人未至聲先到,等話音剛落下,他已經來到了百丈開外的半空.

來人一頭黑發,面如冠玉,但一雙眼神卻凌厲無比,時不時會泛出一道道神芒.

身在密林之中快速潛行的葉元立刻感覺到了一種奇異又驚悚的感覺,那就像是一只毛毛蟲在皮膚上爬行而過,惹得他全身泛起一陣雞皮疙瘩.

感覺來得快,也去得快,剛才話的人突然咦了一聲,不由怒道:"朋友,你下面有只老鼠啊."

"武烈,你是什麼意思?!"月中天故意陰沉地問道,跟他遙空對視的是武家當代族長,武烈,鍛魄境十階高手.

"這位朋友,想必你是受了下面那人的好處,還請讓開,武家必有重謝."武烈臉色陰沉,剛才他用神識掃描了一下下方,居然發現了葉元的身影,如果不是前面的那個神秘高手在,他早就撲下去了.

"笑話,老夫下面根本就沒人,你別胡扯了,想讓老夫讓開,那更是癡人夢!"月中天嗤笑道,他現在睜著眼睛瞎話,就是給葉元爭取機會,就算開打,月中天也不會怕一個鍛魄境的修士,自己壓對方一個大境界,還不用怕身份被戮穿,怎麼可能會讓開呢.

"朋友,實不相瞞,白家長老正在趕來,你就算是想護住那個兔崽子,也護不了多久的,倒不如送我武家一個人,這樣對誰都好."武烈陰測測道.

"哼!你們武家好大口氣,老夫就不走,看你們能拿老夫怎麼樣!"月中天假裝氣惱,暗中卻留意著周圍的動靜.

下方的葉元速度飛快地在密林中奔行,此時,天上的月中天也放開了自身氣勢覆蓋范圍,方圓十里內,那些歸元境的修士們根本動彈不得,而一些凝丹初境的修士也是壓力巨大,只能勉強活動.

武烈眉頭皺了起來,雙手一動,一座淡金色的金屬戰車立刻在空中浮現,他跨步而上,手中拿著一把長長的戰戟,斜斜地指著月中天.

"哦?這是武家的蚩尤戰車吧?名字隨好,可惜是上品法器而已,想動手就盡管來吧,正好老夫最近手癢."月中天對武烈不屑一顧,放下家族的羈絆之後,他根本就不懼任何人.

就在這時,天邊又多了幾道身影,眨眼間就到了武烈身邊.

"別動手,莫傷了和氣,這位朋友,鄙人白珂,能不能賣白家一個面子,行個方便?"一位穿著一身銀袍的老者笑呵呵地問道.

"這條路我是占定了!"月中天哼了一聲,但心中卻升起了不祥的預感,來的人共有四個,最差的都是鍛魄境五階的高手,而另外兩個白家的長老,個個都是金身境,打起來還真不好.

"既然朋友不肯讓路,那我們只好得罪了."白珂笑容滿面,但身上卻流露出一股殺氣,這股殺氣硬生生是將月中天刻意布下的氣勢給壓了回去,周圍十里內的修士們立刻恢複行動,他們一看天上的形,也明白是怎麼回事,當下就拔身追去.

"鼠輩敢爾!"一聲怒吼如上天驚雷劈落,震得山崗搖搖晃晃,一些修為低一些的修士立刻面色蒼白,嘴角溢出鮮血,他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站在戰車之上的武烈已經等不及了,鍛魄境的靈力如海一般深厚,稍微一催動,整座戰車立刻浮起陣陣金光,站在上面的他看起來如神將再世.

"朋友,再問你一次,願意行個方便否?!"武烈手中的戰戟微微抬起,武家特有的功法,靈武合一術悄然運轉著.

"不放."月中天搖搖頭.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武烈第一個動手,古樸的戰戟上迸發出山岳一般的氣勢,右手一指,天空中立刻多出一條攪動風云的大龍,纏繞著那架金光燦燦的古戰車,向著月中天沖殺而去.

白珂與其余三人也不落後,紛紛施展自家絕學,一刹那間,日月無光,恐怖的威壓彌散在大地之上,樹木傾倒,飛沙走石,一些沒有離開這片區域的修士們無不膽戰心驚,玩了命似地逃跑.

"哈哈哈哈!好久沒有痛快戰過一場!且讓我陪你們玩玩!"虛空而立的月中天一身蓑衣盡被狂風吹散,露出一身勁裝,衣角獵獵作響,他雙手一起,天色頓時黯淡下來,地上的泥土像開水一般沸騰,仿佛大地之下有什麼凶獸正准備脫困而出.

唯獨正在狂奔的葉元這邊沒有影響,他前方的路一片平坦,自身也感受不到那壓迫天地的威勢,而周圍那些准備包抄他的修士們則被這突如其來的異象弄得人仰馬翻.




上篇:第七十四章 死路     下篇:第七十六章 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