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八十六章 難纏的大狐狸  
   
第八十六章 難纏的大狐狸

第八十六章 難纏的大狐狸



"你是方玉雅?"葉元看著遠方來來往往的修士問道.

"嗯,奴家正是."方玉雅慢慢走近,一種若有若無的清香慢慢溜進了葉元的鼻子,他心神不禁一蕩,趕緊退後兩步,道:"我的事想必單掌櫃已經跟你了,我也不想跟以往的事再有瓜葛."

"這就是憑煉丹之術就能在南巫地域叱咤的葉先生嗎?沒想到會怕奴家."方玉雅腳步不停,不斷靠近葉元.

"過往的事不必再談,在下只想好好呆在青云山."葉元深吸一口氣,頓時,心中那股翻騰的感覺被壓了下去,他平靜地看著方玉雅,一點都不在乎對方的靠近.

方玉雅微微一愣,她能看清葉元的眼神清澈明亮,自己身上可是有魅惑之效的薰心香,專門是對付那些心智不堅定的修士,沒想到對方居然能免疫,這讓她有點出乎意料.

"清心丹的配方我已經給了單掌櫃,以報當日的收留之恩,我知道我當初在南巫鬧出過很大的事,估計方圓商號也被牽連,但一份天下獨一無二的丹方,足夠補償一切損失,所以,我們兩清了,你賺你的靈石,我過我的清修,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如何?"葉元看著她,一字一頓地道,自從南巫回來之後,他就很不爽老被人盯著的感覺,所以這次對方圓商號的千金也是沒好口氣.

"其實……奴家這次來,只是想和葉師兄打聲招呼而已,托你的福,南巫分店的業績提高了百分之五十,來人."著,方玉雅輕輕拍了一下手掌,她身後不知何時就多了一個一身青衣的垂暮老者,手中還捧著一個盒子.

"千年血蓮一朵,不成敬意,希望先生能笑納."方玉雅笑道.

"免了,你們不就想看看我身上還有沒有其他丹方嗎?告訴你,沒有了,告辭."葉元揮揮手,轉身就走.

"葉先生,俗話,買賣不成誼在,況且我們又不是做買賣,奴家只是想和你交個普通朋友而已."方玉雅也不惱,輕飄飄的話卻葉元頭疼無比.

"在下高攀不起,就這麼著吧."葉元只恨不得早點離開,對方雖然沒什麼,實力也不過是築基八階左右,但他卻聞到了一股子讓他雞皮泛起的味道,那味道叫陰謀.

方玉雅的臉立時變得落寞起來,隱隱還能看見眼角有淚花在閃動,"葉先生天縱之姿,奴家才是高攀你呢,算了算了,落花有意流水無,當初在家中聽到單掌櫃起葉先生的事,奴家一直心馳神往,很想與葉先生交個朋友,想不到……唉."完,一雙玉手捂住臉,好似在哭泣.

一時間,遠處那些一直偷看這邊的年輕修士不由憤慨,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居然當眾被弄哭,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們紛紛擼起子,准備過來見義勇為,痛扁負心漢葉元,順帶看看能不能讓大美女方玉雅對自己刮目相看.

這招確實好使,葉元頭皮發麻,他沒想到方玉雅居然使出了卑鄙無恥的一哭二罵三上吊,眼看周圍群洶湧,不由得只能舉白旗投降.

"我方姐,不帶這樣捉弄人的,好吧好吧,在下跟你交個朋友,行了吧?我還有事,先告辭啊,有空再聊."再繼續讓方玉雅表演下去,他就要面對群毆的危險,好漢不吃眼前虧,葉元不得不先服個軟,完他腳步飛快,向著孫長清離去的方向走去.

"謝謝葉先生青眼."方玉雅翻臉如翻書,轉眼間就變成一只奸計得逞的狐狸,護著嘴輕笑,哪還有剛才泫然欲泣的模樣,這等神技,讓遠處那幫看熱鬧的人目瞪口呆.

葉元已經遠去,方玉雅也不追,就站在那里看著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姐……"青衣老人悄聲道.

"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主,看來當初單田的判斷是對的,這子,我就不信他能溜出我的手心!"方玉雅突然一笑,如薔薇綻放,"今天就到這吧,以後多接近,用溫水煮,青蛙才不會反抗."

只見那雙柳葉一般的細長媚眼里,仿佛有無盡的火焰在燃燒,方玉雅骨子里是一個占有欲極強的女人,更是一個喜歡靠自己手腕制服對方的女強人,她不怕葉元會反感她,也不怕對方不理睬她,只要有時間,方玉雅有信心能讓對方臣服.

"不動你,也不動你的門派,本姐自由辦法讓你乖乖地跟我走."方玉雅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她身邊的青衣老人就好似一把磨鈍的刀一般,慢悠悠地跟隨著離去.

這一邊,靈舟停泊場,一個火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下了船,只是腳步還是有點踉蹌,生怕弄疼臀部的傷勢.

"臭壞蛋!居然這麼用力!"練裳嗆著淚花,手想去摸了一下,又怕疼,一扭一扭地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一路上,許多同門女修看著她,臉色有點古怪,但沒有人敢出聲,生怕惹惱這個雪見峰年輕一輩實力排行第二,脾氣又暴躁的辣椒.

繞過人群聚集的廣場,練裳如做賊一般回到了一片宮殿似地的樓群中.

這里的每座樓都是獨立的住所,如果不夠,可以人工雕琢,但雪見峰有命令,每個弟子如果想建造自己的住所,必須用劍法,不然建一座就摧毀一座.

所以,每個弟子都會很用心地建造自己的住所,比如練裳當初建的,就是一座三層高的樓,還帶有雕欄的圍牆.

不過她卻沒有回自己的住所,而是去了隔壁的一座看起來有點巧,但卻有一種天然韻味的兩層樓.

"葉師妹,你在嗎?"練裳在門外喚道.

"在,練師姐嗎?進來吧."一道微微帶著清冷的聲音傳出,猶如一陣並不凜冽的寒風吹拂在夏天的人身上,只感覺一陣舒爽.

門外的練裳有點不安,但最終咬咬牙推開了門,走了進去.

門內,一個穿著一身輕紗的女子正拂著一汪秋水一般的長劍,如瀑一般的黑發簡簡單單地用一個玉環束著,單單從背影上看,就給人一種畫中玉人般的感覺.

"葉師妹……"練裳關好門,臉微,不知要不要將遇見葉元的事告訴她.

"怎麼了?"畫中玉人般的女子正是葉靈,這麼多年過去,她已經出落成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回眸一笑的那一刹那,讓一邊的練裳心跳不禁加快許多.

"人家……人家受傷了."練裳有點扭捏地道.

"傷到哪了?"葉靈如黛的眉毛微微挑起,雪見峰內除了幾位師傅還有那些長老,應該沒有人能傷到練裳才對,難道是采藥的時候傷到了?

她的雙眼靈動異常,好似一汪清泉,只透人的心底,似乎一切秘密在她面前都不能隱藏.

"那個……算了,別提這個,今天我遇見了一個自稱葉元的家伙."看著葉靈的眼睛,練裳最終是沒把那件羞人的事出來.

"哦……實力怎麼樣."葉靈微微一笑,眼神里帶著一絲傷感,重新低下了頭,兩年間,多少年輕修士自稱是葉元,跑來雪見峰想見她一面,初時葉靈還抱著一絲希望前去相認,到了後來,她也懈怠了,什麼人過來也不認,專心修煉,發誓以後一定要踏入南巫地界,幫葉元報仇,以褐去心底的哀傷.

"人家……輸了."練裳雖然有一千個不願意,但也不想欺騙葉靈,她心底可是對葉靈抱有愛慕之的.

如果葉元知道練裳為什麼如此仇視他,肯定會苦笑不得,但這個秘密只有練裳知道,從沒跟別人吐露過心聲,包括葉靈.

"可能是大門派的弟子,來,讓我看看你的傷勢."葉靈將自己的配劍收起,抬頭笑道.

"不用了,傷,我會自己處理的,那個……那個家伙確實是用青云劍訣,不過力氣打得出奇,居然用細雨綿綿攻破我的冰凍九州."練裳不好意思地道.

"能用細雨綿綿攻破冰凍九州?不管是誰,我倒是想見識見識."葉靈來了興趣,但心中早已經枯死的思念此時有了複活的感覺,因為青云一脈從來沒有弟子故意裝成葉元前來相認,不然,孫長清肯定會打折他們的雙腿,敢這麼做的,很有可能是葉元.

"算了吧,我估計你也可能不是他的對手."練裳嘟囔道,站了這麼久也累了,順勢就坐到葉靈面前,不想臀部剛一碰到凳子,她就發出一聲輕呼,一雙秀眉更是皺得緊,嘴還哎呦哎呦地直叫喚.

葉靈冰雪聰明,立刻判斷出練裳傷到哪了,她既好氣又好笑,師姐脾氣火爆,從來不把那些年輕俊傑放在眼里,誰知道今天居然吃了大虧,居然被人打了屁股.

"當年表哥……好像也喜歡……呀!"葉靈突然霍地一下站起,道:"他在哪里,我要見他!"

"葉靈師妹你……"練裳皺巴著臉,不知道葉靈為什麼突然就要見那個混蛋.

"練師姐,你是不是傷到臀部了."葉靈也突然不好意思起來,如玉一般的臉頰飛起了兩道霞,模樣霎是惹人憐愛.

練裳何時看過葉靈這個樣子,一時半會不由呆了,等回過神來,才著臉回道:"嗯……"

"當年……當年,靈兒也調皮,表哥他……他要是惱了,就打靈兒……那里."葉靈臉撲撲的,好似蘋果."傷你的人,很可能就是葉元表哥……快帶我去見他."

"什麼?!"練裳徹底震驚了.




上篇:第八十五章 方圓商號的大姐     下篇:第八十七章 青云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