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兩百八十八章 風雨浮萍  
   
第兩百八十八章 風雨浮萍

第兩百八十八章 風雨浮萍



葉元已經開始療傷,而那邊的姐弟也勢如水火.

啪!清脆的響聲在院亭間傳開,夏柳柔捂著臉倒在地上,夏倫則是陰沉著雙眼看著自己的親生姐姐.

"都怪你!命賤!克死了爹娘,要不我今天也不用淪落到這樣的地步!"夏倫的話陰毒無比,面對葉元他還一臉和氣,但面對自己的姐姐,卻是凶狠暴戾.

"……"夏柳柔面朝大地,一不發,這麼多年來她已經受夠了自己的弟弟,如果不是為了夏家香火考慮,夏柳柔早就想投井一了殘生.

此時夏倫已經轉身走進了姐姐的閨房,一陣翻箱倒櫃,某些不甚結實的家具甚至被他摔壞,好不容易才從床底摸出了五兩碎銀,他掂了掂,這才滿意地將那塊碎銀塞進自己的子當中.

一出來,他就看見夏柳柔低垂著臉,慢慢站起身,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樣的表.

"現在家中已經沒什麼值錢的,如果你真為家里考慮,就好好想想怎麼把自己賣值錢一點,實在不行,就去萬花樓,把你的處子身賣了,想必也能值點錢吧."夏倫咧嘴一笑,眼睛貪婪地看著自己姐姐那迷人的身段."當然,咱們是親人,我也不想做得這麼絕,如果不想去萬花樓,你好好考慮考慮租房的那個子,怎麼在他身上榨多點銀兩出來."

罷,眉清目秀的夏倫子一甩,大踏步走出了幽靜的庭院.

良久,一直低垂著臉的夏柳柔緩緩抬起下巴,右頰一片腫,臉上卻一點淚跡都沒有,只是那雙美眸里透出一股絕望之色.

這個家早已在夏柳柔父母雙亡那一刻起就算不存在了,只是女孩心中一直還希冀著自己的弟弟能浪子回頭.

但不想沒有父母的管教,這兩家他愈發變本加厲,將僅有的那點田產變賣一空,換成揮霍的資本.

如今,更是盯上自己姐姐的清白身子,想將她賣以萬花樓,更打起了夏家最後一丁點家底——祖屋.

今天發生的一切,徹底讓夏柳柔心底最後一點希望也熄滅了.

她麻木地望著天空,腦海空蕩蕩一片.

路在何方?該何去何從?難道要認命被賣去萬花樓?從此過上賣笑賣身的生活?臨到人老珠黃,染上一身暗病再被老鴇掃地出門?

逃走?除了勉強糊口度日的顧大娘,她又有何處可以棲身?當家道中落時,以往那些經常來做客的親戚對她如避蛇蠍,從一起長大的貼身丫鬟更是卷掉剩余的一點銀子離家出走.

"我該怎麼辦?"夏柳柔望著碧藍的天空,心中的苦澀沒有人知道.

漸漸地,她的雙眼依稀看到了一張臉,那是一張蠟黃如病鬼的臉,就只有他,在危難來臨的時候,拉了命如野草的自己一把,逃脫了被人欺凌的命運.

"葉公子……"夏柳柔的目光中漸漸有了一點希望之光,她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想到葉元,或許是不甘心就此了卻殘生,又或許是想給自己一點希望.

心中所想,夏柳柔的身子鬼使神差地動了,她慢慢走出了自己的庭院,向著葉元的獨院走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猶如失了魂魄的夏柳柔來到了大門緊閉的獨院面前,她楞了好一會,就緩緩坐到了地上,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將螓首完全埋入了自己的臂彎當中.

沒有希望的女孩,如一只被人遺棄的貓一般,蜷縮在獨院的門前.

……

夜幕降臨,用二兩銀子在酒樓里吃了一頓豐盛晚飯的夏倫,偷偷摸摸走到了雁南城最為黑暗的地帶——城西串子巷,這里是整座城池黑市云集的地方,也是各種賭檔以及地下交易的最好場所.

買大買的聲音不絕于耳,空氣當中混雜著汗臭味,夏倫一進來,全身的血液就好似沸騰了一般,只是身上錢財不過三兩碎銀而已,對于要面子的他來,拿出來當賞錢都不夠.

不過暫時沒有辦法的夏倫也只好將臉皮擱到一邊,以解賭癮.

他用力地擠進了一處玩骰子的檔口,雙目微微泛,腦中已經開始幻想自己一晚上以搏大,最後賺個盆滿缽滿的場景.

但他沒有注意到,有一雙目光死死地看了他一眼,立刻就移到了一邊.

那是看場的一位壯漢,他轉身走了出去,跟一個一直在屋外靠牆等候的中年人了幾句,這才重新返回賭檔.

那位中年人本來還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當壯漢的話語傳進他的耳朵,這個人立馬變得龍精虎猛,大步流星地走到一匹馬面前跳上去,只聽架一聲喊,雄健的馬兒立刻撒開蹄子奔跑起來.

過了不久,他就來到了一個的獨院面前,跳下馬之後,暗黑當中立刻有人走出來,將馬兒牽住,那位中年人只是點點頭,也不做聲,快步走入獨院.

此時獨院內有一位老者和兩個年輕人正圍坐在石桌前品茗,看到中年人進來,他們也是立刻止住了話頭.

"陳……仙師,夏倫到了."中年人誠恐誠惶地躬身施了一禮,聲音有些顫抖地道.

"嗯,我知道了,按照計劃行事,千萬別走漏了風聲."那位老者點點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是,在下這就去准備."中年人弓著身向後倒退,直到一丈開外才直起身子轉頭離去.

等到中年人離去之後,石桌前兩個年輕人才互看一眼,其中一人道:"師尊,那座宅子真的有聚陰珠存在?"

"唔,為師去查看過,那里確實有陰氣散發,料想是那暴亡的兩位老人怨氣所生."老者微微頷首,目光虛凝,望著漫天星斗道:"那夏倫實在是泯滅人性,為了一己私利不惜毒殺自己雙親,想那老人也是含恨不願消散于天地,日積月累,整個宅子都有陰氣散發,只是凡人不知道而已."

"這件事關系甚大,千萬別走漏風聲,想那聚陰珠也是一味罕見的材料,所生長之地也難以預測,我們鬼谷的功訣有些奇特,如有這聚陰珠輔助修行,定然事半功倍,不過這玩意對于其他修士來也可提升神魂,所以你們千萬要記得,低調行事,別出差錯."老者滿意地笑道."這次本以為能宰掉那個姓葉的子,賺一筆豐厚的供奉,沒想到風家的人居然陰溝翻船,白白搭進去如此多好手,害得為師白跑一趟,幸好路過這雁南城,發現其陰氣頗足,這才駐留了一天,居然能撞到如此好的寶貝."

"是,師傅,徒兒謹記."兩個年輕人臉色肅然道.

"等辦完此事,我們就去獄血之握,聽殺神羅喉曾經用過的修羅刀快要出世了,你們四師叔已經過去查看況,我們也不能太拖遝,總之這次聚陰珠的事必須及早解決."老者又是叮囑了一番.

而此時,夏倫幾經猶豫,終于是將那塊碎銀扔到了他前方那個寫著的格子內,然後雙眼火熱地死死盯住骰盅,就等坐莊的大漢解開謎底了.

"大!"鍾罩揭開,檔口前不少人連連歎氣,而夏倫更是面無人色,他還沒過癮,本錢就打了水漂.

心癢難耐的夏倫著急上火,心想著如何去借錢,可惜串子巷的高利貸他由頭到尾都借了一遍,足足欠下了五百兩銀子.

再去借,那不是找死嗎?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

"夏少爺,想借銀子嗎?"

夏倫回頭一看,一張肥肉堆成的臉立刻落入他的眼簾,那五官都快湊到一起了,滑稽得很.

不過他卻不敢笑,因為這是串子巷的最有權勢之人——馬明.

"馬爺,在下……在下還是不借了."老半天,夏倫才憋出這麼一句.

"呵呵,怕什麼,你不過是第一把手氣差了點,有本錢的話很快就能贏回來."馬明那張肥臉笑得人畜無害,"不如這樣,你把你的祖宅當給我,一千兩銀子,五天內還清即可."

"此話當真?!"夏倫狂喜,他還琢磨自家祖宅有髒東西,賣個五百兩都要偷笑了,沒想到馬明居然出一千兩,這等好事,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鄙人從不假話."馬明笑眯眯地道,順勢在懷里掏出一張早就准備好的契約,"要不咱們畫押立證?"

"好!君子一,駟馬難追!"夏倫生怕馬明反悔,一把接過契約就急急忙忙去尋筆硯.




上篇:第兩百八十七章 夏家姐弟     下篇:第兩百八十九章 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