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兩百九十三章 純陰體  
   
第兩百九十三章 純陰體

第兩百九十三章 純陰體



"別話."法相一掃剛出來的嬉皮笑臉,滿臉嚴肅地飛到夏柳柔面前,一雙目光神威灼灼,死盯著後者不放.

可憐的女孩從沒見過如此詭異的一幕,她只能緊緊捂著嘴,避免發出尖叫,一雙大眼睛更是有淚花湧現.

"前輩,你別嚇到夏姐了."葉元眉頭皺起,走到夏柳柔身邊,道:"沒事的,這位老伯是好人,他不會害人的."

"臥槽,什麼老伯,灑家年輕得很!還有,這個女孩你是從哪找到的?純正的純陰之體啊,怎麼到現在還是一介凡軀?這要撂在任何一個門派,隨便過上幾十年都能靠她崛起,造孽造孽,真是造孽."法相吹胡子瞪眼睛,一副暴殄天物的樣子.

"什麼?什麼純陰之體?"葉元愕然,他沒想到法相如此看重夏柳柔.

"你見識少,還真沒錯,真是頭發長見識短."法相雙手抱胸,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前輩,身體發膚,授之于父母,不敢損毀,再,你頭發就很短咯?"葉元額頭青筋暴跳.

法相啞然,輕咳兩聲以掩飾尷尬,他目光一眯,夏柳柔立馬感覺全身惡寒,趕緊縮到葉元身後,跟受驚的兔一般.

"純陰之體,乃陰寒功訣最佳修煉體質,根基再好的人,苦練四五年也只等于她練一年半載,懂了吧?這樣的異稟天賦,簡直是羨煞灑家了,唉,同人真不同命啊."法相一副羨慕嫉妒恨的模樣.

"她一年半載的修煉,就等于別人苦練四五年……"葉元吞了吞口水,這樣的天賦,確實是讓人羨慕死.

"嗯,這不是假話,每一次純陰體亦或是對應的純陽體被發現,那些門派立刻會將其當做未來門派頂梁柱培養,而這樣的人物如果半路沒有夭折,進入羽化境簡直是板上釘釘的事,哪像我們每次晉升像是在鬼門關前跟黑白無常聊天那般凶險."法相斜著眼看他.

"……"葉元徹底無語.

"姑娘,伯伯是好人,跟我,你想去哪個門派?要不拜老夫為師,不別的,十年之後你絕對是一號響當當的人物."法相拍著胸口,看上去相當正經,不過在葉元眼里,他不過是屁股上缺了條大尾巴的狼而已,看見好東西就想據為己有,跟守財奴一般.

"奴家……哪都不去,只在公子身邊."夏柳柔也是有些害怕,悄悄地就捏住了葉元的衣角.

"你別嚇她,人家現在……嗨,我,法前輩,你的功法是什麼天魔功,不屬于陰柔的功訣吧?您趕緊看看您的肉殼,這才是大事."葉元苦笑不得,看法相那樣子,似乎是不收夏柳柔為徒誓不罷休一般,只能將話題轉換到那兩個還在昏迷的鬼谷弟子身上.

"艹……也是啊,老夫現在後悔了,要不以後獨立山門,起個什麼逆龍宗,有這女娃子,不定也能成為一方巨擎啊."法相懊惱異常,差點就捶胸頓足痛哭流涕了.不過葉元的話也是道理,他只能強自將心神轉移到那兩個鬼谷弟子身上,身形微微一蕩,尺把高的人嗖一聲就掠到了那兩人面前.

葉元悄悄走了兩步,將身子擋住法相那一邊,他知道,這樣的形相當詭異,如果被夏柳柔看到,指不定會驚慌失措.

"公子……那位老伯……他想做什麼?"但夏柳柔一直聽著兩人的對話,隱隱間也猜到了一點.

"那邊有兩個壞人,老伯過去收拾他們了."葉元搖了搖頭,跟她實,肯定會被夏柳柔誤會,還是不為妙.

"哦……"夏柳柔也沒追問,她不知道修煉界的東西,而且昏睡這麼久,夏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唯一清楚的一點就是,她相信葉元不會害她.

另外一邊,法相看了看地上躺著的兩人,其中一個看樣子是活不了多久了,不過好在他的資質沒有另外一個好,這才避免了他長籲短歎.

"葉子,過來,幫老夫一把."法相回頭招呼了一聲.

"你呆在這里,在下去去就來."葉元叮囑了一聲,身形一晃,瞬間就來到了那兩個鬼谷弟子面前.

夏柳柔嗯了一聲,乖乖地坐在石頭上輕輕地咬著干糧,但身子卻是因為害怕還在不斷顫抖.

"這個,把他的氣海破了."法相指了指地上還在昏睡的修士.

葉元點點頭,上前一腳輕輕踢在那修士的腹上,對方立時蘇醒,全身止不住地顫抖著,他還沒發出聲音,腦袋一歪,又是暈死過去,只見其身上有無數白色氣體蒸騰而出,好似整個人著了火一般.

法相滿意地看了一眼,葉元一直沒有破去他們的氣海,也是為了法相進入肉殼做准備,剛一破去氣海,身上的靈脈不至于萎縮,這對于以後重新築基是有相當好處的.

由是,那尺把高的人立時化作一道金光,瞬間鑽入地上還在不停抽搐的鬼谷弟子口中.

葉元眉頭微微一展,這麼久以來,法相因他自爆,葉元心里也是相當不好受,如今看到他能重新崛起,心里也是打心底開心.

至于另外一個人,葉元走上前將其拎了起來,右手抓住其頭顱輕輕一擰,只聽咔嚓一聲響,那人的腦袋就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彎.

"塵歸塵土歸土,下輩子別作孽了."葉元輕聲一歎,提著尸體縱身躍出,來到那個的臨時營地遠半里的地方,這才刨出一個土坑,將其掩埋.

按照原路返回,幾個縱躍就回來了,夏柳柔依舊坐在那里,只是身子團成一團,還微微地顫抖著.

"夏姐,讓你受驚了."葉元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她面前,目光盡是歉意,當初他第一次殺人,雖然理直氣壯,但回想起來也是忍不住後怕,在迷魂森林當中過了好一陣子才恢複,更不要眼前這個沒有離開過雁南城的女孩.

"……沒事,奴家,只是有些害怕."夏柳柔看到葉元回來,也是如釋重負,這樣的年紀也能分辨是非,雖然覺得葉元殺人不對,但這世上,有些人是非殺不可的,只是不知道具體事,她不好問,也不能管,畢竟眼前這人才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恩人,連他也質疑,那就對不起那份恩了.

"葉公子,奴家的弟弟……現在怎麼樣了?"夏柳柔低著頭輕聲問道.

"……他啊,現在依然呆在夏府當中,在下也沒空去管他."葉元違心道,他覺得夏柳柔沒必要為了一個禽獸不如的東西傷感,干脆就用假話糊弄.

"這樣……也好吧,奴家走了,希望他能改過自新."夏柳柔低垂著眼簾,有一股不出的落寞.

"你已經自由了,沒必要為他煩惱,好好過日子才是正道."葉元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可惜手伸到半空,覺得兩人關系沒那麼好,人家又是女孩子,好在對方沒發覺,這才免去一陣尷尬.

"奴家現在已經是孤身一人,一無所有,如果公子不嫌棄……"夏柳柔抬起頭,臉漲,聲音怯怯地道.

"咳,別這麼,路在腳下,就看你自己怎麼走了,放心,在下會好好安置你的."葉元輕咳一聲,剛想把手縮了回來,不過,一陣透骨的陰寒突然爬上他的身體.

"哈哈哈哈,沒想到搶老夫異寶的居然是一個乳臭味干的子,還敢在這荒山野嶺卿卿我我,也好,死了做對亡命鴛鴦,黃泉路上也不寂寞."一陣蒼老又陰狠的笑聲傳來.

"糟糕!"葉元心中一驚,立刻站起回過身來,卻見二十丈遠的地方已然多了一個身著青衫大袍的老者,那雙毒蛇一般的眼光正在他身上掃來掃去.




上篇:第兩百九十二章 遠走     下篇:第兩百九十四章 陰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