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生死輪回訣 第五百一十五章 蠻族防線  
   
第五百一十五章 蠻族防線

第五百一十五章 蠻族防線



更新時間:2012-12-21

"葉子?!真的是你!"吳子明驚愕異常,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這個身背強弓的青年.

"嗯……"葉元點點頭,正想話,突然間,他側頭望向吳子明身後,卻見一隊身著戰鎧的修士正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這一隊人每人修為幾乎都有鍛魄境.

"蠻族細作!休走!"為首一位老者滿面怒色,並指成劍,指著葉元大吼一聲.

話音剛落,十二個鍛魄強者立刻將葉元和吳子明團團圍在中央.

"文師伯,這是晚輩的師弟."吳子明連連擺手道.

"他從蠻族的天塹防線過來,明明就是細作!"老者微微一驚,看著吳子明:"青云門聶青川可是一等一的人傑,怎麼教出你這樣的敗類,居然勾結蠻族細作,如今被逮個正著,還為細作狡辯!"

聞,吳子明臉上頓時出現了苦瓜色.

葉元眉頭一皺,緊接著他身上就有一股恐怖的靈壓猛地擴散開來,這讓圍住葉元的十二個鍛魄強者蹬蹬蹬後退三步才堪堪站住.

"晚輩要是細作,現在就可以大開殺戒了."他淡淡道.

"你……!"文姓老者又驚又怒,但卻不敢什麼,他發現面前這個青年人收斂自身靈壓還好,一驚放出,簡直如同一頭洪荒巨獸站在自己面前張開血盆大口,讓其連一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升起.

他如此,周圍人更是如此,每個人心中都升起一股絕望之心,面帶驚駭地瞪著葉元.

葉元的靈壓施放的極其顛妙,只針對這十二個來意不善的鍛魄強者,其余人等都沒有察覺到什麼變化,就連吳子明也感受不到葉元的靈壓.

不知真的他們只知道葉元一瞪眼睛,那位脾氣極其暴躁的文姓老者立刻不敢出聲.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爽朗的聲音突然在天空上炸響.

"哈哈哈哈,有朋不遠方來不亦乎,這位友,既然你已經是返虛強者,何必為難同道呢?"

話間,葉元面前突然憑空多出一個身穿白袍,仙風道骨的老者.

他剛一出現,就將葉元微微放出一點的靈壓給逼了回去.

"大長老!"所有人見到來人,齊刷刷地鞠了一躬.

不過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這位蠻族防線唯一的返虛強者,平時神龍見首不見尾,此時突然出現,居然稱那位疑似是蠻族細作的青年是返虛強者.

就連吳子明也是,他如今也是破入凝丹六階,而且經曆的風浪也極多,但得知葉元已經是返虛強者的他,硬是被震得當場呆住,雙眼直勾勾地盯著這位以前的師弟,腦子里空蕩蕩一片.

文姓老者更是汗然,他剛才指著人家鼻子大罵葉元是細作,光這點,人家抬手間就能將其滅殺.

一想到這個,文姓老者額頭不禁冒出一層密密麻麻的汗珠.

"見過前輩."葉元看了一眼面前的白袍老者,微微一躬身行了一個晚輩禮,話間就將靈壓重新壓住,再次化身成一個普普通通,沒有靈力波動的年輕人.

"哈哈,你我都是返虛修士,不必這麼多禮,鄙人姓司馬,單名風,你要是不介意,就喊我一聲老大哥即可."老者笑著擺擺手道.

……

一個偌大的客廳內,天花板,四面牆壁,連地板都是青銅鑄就,上面攥刻著一層疊一層的古拙符文.

葉元望著四周暗自點頭,如果不出所料,此處肯定是一處禁制重重的地方,拿來困敵卻是極其方便.

不過要真想留住他,就算加上那位白袍老者,也是癡人夢的事.

白袍老者居坐于主位之上,一邊的一個面目約四十來歲白胖的金身強者,正低聲跟他著什麼.

吳子明手足無措地坐在葉元身邊,這里是蠻族防線最重要之地,名為聚元室,里面藏著種種符陣,而且還是某處大陣的開啟之地,平時只用來開重要的會議,他一個凝丹境的修士,哪有資格進來這里?所以,戍守十余年,吳子明還是頭一次來到這個傳中的地方.

"呵呵,友確實是中州人,不過為何會在蠻族那邊回來?"半晌之後,白袍老者點點頭,那位金身強者這才退了出去.

剛才葉元就是被帶到這里來驗明血統,等到結果出來,白袍老者心中著實是松了一口氣.

不過他也不覺得這個是意料之外的事,畢竟光天化日之下,獨身闖過來的西蠻修士,打從蠻族防線豎起之日開始到現在,還沒有先例.

所以,葉元敢在這個時候一個人過來,或多或少已經證明他的身份確實是中州人.

"不知司馬前輩可知道十年前封魔谷之事?"葉元笑道.

"嗯,那件事卻是整個中州大亂的開端吶,哪能不知道呢."老者點點頭道.

"晚輩當初就在谷中,來不及走,多得一件異寶護身,但在時空亂流中不心去了西蠻之地,在那邊浪蕩了十年之久."葉元皺著眉頭道."但司馬前輩,你所中州大亂,是為何事?晚輩久居西蠻之地,倒是第一次聽到這件事."

"你居然在西蠻之地流落十年之久……那西蠻大亂的事……"司馬風愕然,緊接著就聯想起之前西蠻那邊傳來的一些消息.

"晚輩的掌門和大師兄都在蠻族防線,既然去了,所以就順帶著做做手腳,免得他們日後面對太多危險."葉元淡淡道,著順手在芥子戒中取出一把門板般大的巨型大斧,和一塊閃爍著銀芒的黝黑鐵牌.

這塊鐵牌造型極其古怪,全身呈圓形,但正面是一個怪異的符文,背面則是一個上古神獸犼的雕像,整個鐵牌一經拿出,頓時有一股沉重的威壓在整個青銅室居中彌散,一邊的吳子明更是被這股威壓壓得有點喘不過氣來.

另外一把大斧,剛一出現,就有一股極其濃重的血腥之氣,好似整個居室內都沉浸在血海汪洋當中,壓抑得讓人直想就此離開.

這把大斧手柄端部鑲綴著一塊黑色玄玉雕琢而成的骷髏頭,柄部呈金黃色,一條蛟龍蜿蜒其上,氣勢逼人,斧刃呈灰銀色,上面傷痕累累,一眼望去,給人一種沉重如山的錯覺.

"蠻王斧?!"司馬風在見到鐵牌時還不覺得什麼,但看到這把在千年前凶名赫赫的大斧時,臉色頓時變了.

"這就是蠻王斧?"葉元也是一愣,他順手將大斧放在地上,"當初晚輩設計攻殺一位大能,順手繳獲了這把堪稱聖器的大斧,也不知道是什麼."

"這可是蠻族之王的傳承信物啊!"司馬風再也不能保持從容,一閃身就到了那把大斧面前,手微微一抬,大斧立刻落入他的手中.

頓時,司馬風只感覺一股殺戮之意在胸中蔓延而開,整個人好似變得神力無窮,就算面前有一座大山屹立在他面前,也可以一斧劈成兩半!

這還是剛入手的武器,如果稍微用心祭煉一下,變得跟自己血肉相連,這把大斧起碼可以提升他兩到三成的戰力!

能達到如此恐怖效果的,確定是蠻王斧無疑,司馬風再次望向葉元的眼光變了,他胸中翻起無數驚濤駭浪.

這可是一個無名山門中走出來的普通修士,年紀看起來不過是三十余歲而已,但卻能用十年時間,讓整個蠻族變得群龍無首.

一邊的吳子明早就呆住了,他愣愣地看著葉元,甚至忘記了直壓心頭的那股恐怖威壓.

"葉……葉子,你真是那個將,蠻族之地攪成一鍋粥的人?"他大著舌頭問道.

"攪亂?算是吧,現在他們選不出蠻王,我扶持起來的勢力眼下雖然不是最大,但也是其中有力的競爭者,恐怕再過十年,他們才能初步穩定下來."葉元摸了摸鼻子.

"十年……友,你這是為中州立了大功啊,丟了蠻王斧的蠻族,他們可能要花上百余年的時間才能適應沒有傳承之物的蠻王,蠻族之地……此後動亂綿綿無絕期呢."好半晌,司馬風才從震驚中解脫出來.




上篇:第五百一十四章 十年     下篇:第五百一十六章 黎犼天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