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師姐無恥 48.宿命  
   
48.宿命

48.宿命



心湖猶豫了一下,然後開口.

"那個……"

秦無炎哼了一聲,等著她的下文.

"你吃飯了沒有?"心湖捂著肚子,一臉糾結.

"我好餓……對了,大師兄和三師弟呢?他們倆沒事吧?!"心湖咻地一下竄起身,四處張望,試圖尋找另外倆人的蹤影.

秦無炎斜瞟了她一眼,冷冷地丟出二字.

"死了."

"死了?!"

心湖一聽登時就急了,沖到秦無炎身前一把拽住他的兩邊胳膊.

"我不信!!"怎麼可能!!哪能死就死了……縱使心里一萬個不相信,心湖的眼眶登時卻了.

"不信就算了."秦無炎扯下她的手,拂,轉身就走.

"你去哪兒啊!!"

心湖看著他走,把她一個人丟在這里,師兄和師弟又生死未卜,更急得要跳腳.

秦無炎沒回頭,閑涼地話語卻隨風飄來.

"去看死人."

"你騙我的!他們沒死是不是?!!"心湖心里著急上火,邊追他邊咆哮.

秦無炎突然停下腳步,站定,使得後面追來的唐心湖來不及刹車,砰地撞在他背上.

啪地一下,心湖只覺得鼻梁骨都要撞斷了,手捂著鼻子,淚花直接飆出來.

"唐心湖,你又對別人動心了是不是?"

秦無炎站在那里,像尊雕塑一樣,一動不動,這句話問出口,語氣淡淡地,似乎只是隨口一問,但是,卻讓人無端覺得毛骨悚然.

被他避而不答又扯開話題的態度弄得心煩意亂,心湖氣急敗壞地一拳捶在他背上.

"你不要再鬧了好不好,他們到底死沒死?!"

"死了又如何,沒死又如何?"秦無炎不答反問,語氣異乎尋常地森冷淡漠.

大概是剛從鬼門關脫險,又或者是長期受到這人的壓迫,終于無法再忍受他的陰陽怪氣,心湖使出全身力氣又捶了他一拳.

這一拳砸上去,秦無炎的身形紋絲不動,卻讓心湖的手如打在厚銅板上,瞬間指骨都要碎裂的劇痛,眼淚更是嘩嘩地往下掉.

"是!我是喜歡上他了,怎麼樣?!要是他們死了,我也不活了!!"女俠一時間頭腦一炸,大聲咆哮出來.

這時,秦無炎忽地轉過身來,鳳眸直勾勾地盯著她,一不發.

被他黑漆漆的眼眸詭異地一直盯著,心湖越來越覺得全身發毛,恐懼感又爬了上來,重新占據了內心.

"很好."又是二個字,完秦無炎再次朝前走.只是這次,比剛才速度更快.

"等……等等."

心湖百般無奈,只好跟上他的腳步.

沒想到,卻是重新回到了之前的火蛛洞.

"他們就在里面,你想知道死沒死,進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完這句,秦無炎就站在一旁,目光落在遠處,似乎連再多看她一眼,多跟她一句話也不願意.

心湖顧不上考慮他什麼緒,也不想跟他爭執,直接朝洞內狂奔而去.

不……不……他們一定不能有事……

在奔跑的過程中,心湖滿腦子塞滿了跟白琱妝M陸谷書在一起的景,有時候的,長大以後的,還有下山後的,有親昵的,有鬧別扭的,有動的,總之,她腦子亂得像漿糊一樣,要是他們真的死了……

怎麼辦?她該怎麼辦?

心湖舔了舔已經干裂得發疼的嘴唇,這時她跑得全身是汗,越來越近時,腳步卻不自覺地慢了下來,心跳得好快,好快,耳朵聽不到其他聲音,都是那咚咚咚的節奏,一下下敲打在她的耳膜.

額頭上的汗珠流到眼睛里,蜇螯得她的眼睛生疼,眼睛卻始終睜著,不敢眨……想看,又不敢看……終于,她回到了原來他們昏過去的地方.

地上躺著的兩個人,赫然就是白琱妝M陸谷書.

他們躺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就好像……

心湖顫巍巍地蹲下身子,將手指伸到離她最近的陸谷書的鼻子下.

當敏感的指尖肌膚清楚地感覺到他微弱但是毋庸置疑的呼吸時,心湖一屁股栽坐在地上,就像繃緊的弦一下子斷了.

她又分別探了探兩人的脈搏.還好……他們,沒死.

但是,有一個更嚴峻的問題立即浮現出來,他們不能留在洞里,必須找人來救他們.

可是,憑她的力量,怎麼可能搬得動他們兩個.

心湖抱著膝蓋,將臉深深地埋入腿窩里,深層次的無力.都怪她!要不是她,他們就不會出事,現在,她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自責和愧疚讓心湖的眼淚掉得更凶,恨不得把身體里剩下的水分都流干了一般……

不行,她不能再耽誤時間,心湖又踉蹌地扶著岩壁爬起來,朝洞外跑.

當看到那人還站在洞外時,心湖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一口氣沖到他面前,卻一下子噗通摔跪下去,膝蓋擦破了也渾然無感.

"秦……秦無炎……"她抓著他的袍角,眼睛泛著水光,懇求地仰視著他.

"求……求你……救救他們……"

她索性抱著他的腿,上氣不接下氣地艱難道.

"求我?"秦無炎眼尾一挑,居高臨下斜睨著她,神似笑非笑,唇角輕蔑勾起.

"你憑什麼求我?"他扣住她的脖子,手指用力.

才過了一會兒,心湖的臉都憋了,手指死死攥著他的袍角,卻沒有半點掙紮.

看著她這副樣子,秦無炎眼睛眯起,豁然松開了手.

"咳咳……你……想……想怎樣……都可以……"心湖抓著胸口,努力壓制著咳嗽道.

"救他們!"

她滿眼盛著希冀看著他,這時候,他就是她的全副依靠,她相信他,一定有辦法.

"行."

秦無炎身子移動了下,心湖失去支撐撲倒在地.

"記得你過的話."

冷冷丟下這句,秦無炎朝洞內走去.

當聽到他答應她,並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洞里時,心湖兩眼一黑,徹底累昏了過去.

########################################

當心湖睜眼的時候,視線一移,就看到了趴在床邊的秦無炎.

這麼近距離端詳,他似乎瘦了不少,臉瘦削如薄刃,顯得很寡冷.

他的眉眼間帶著疲憊,即使睡夢中,薄唇也緊緊抿合著,表緊繃,很不開心的樣子.

心湖不由深歎了口氣,手指撫上他的臉,在他的細膩瓷白的臉上滑著.

秦無炎,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而她不知道的是,這個問題上,眼前這個男子比她困惑得多.

她心翼翼地拿起一件衣衫,想往他身上披去,卻不想,那雙閉著的眼睛豁然睜開,幽亮的眼眸對上她的,生生讓她抬起的手臂停在半空中.

下一瞬,她已經被他死死壓在身下.

唇被那薄涼的唇堵上,他的手指迅速挑開她的衣帶.

她剛想推擋阻止,他卻稍稍移開唇,視線定定地落在她的臉上.

"你了,怎樣都可以."他的語氣依然如昨的冷淡.

卻將她剛欲抬起的手臂定住,無力地垂落在身側.

閉上眼,感受他冰冷的唇落在她的唇上,他的手指伸入她的領口,在她光裸的肌膚上游移.

也許,這就是宿命.

(看來我最愛的果然還是教主……)




上篇:47.三人成繭     下篇:49.開開金手指 搗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