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師姐無恥 10.一個比一個難纏  
   
10.一個比一個難纏

10.一個比一個難纏



"不過,得要把你綁起來才行,不然睡到半夜,不定你就一塊瓷片把我喉嚨割了."睿王雖唇角含笑,眉眼中卻並沒有絲毫玩笑的意味.

"呵呵,很有可能喔."心湖嫣然一笑,卻松了口氣.

這個人,真的非常不好對付,不過,難對付的話,相對來她的安全系數也大些.

睿王准備命人將昏迷中的花青抬走,卻被心湖阻攔.

"他是我的戰利品,能不能讓我來處理?"

"喔?"睿王利眉一挑,並未表示認同還是不認同.

"你放心,我不會放他走的.而且是你的地盤,你還怕我能有什麼不妥的?"心湖不惜用激將法,雖然略顯蹩腳,但是卻也有一定服力.

"好,人交給你處置."睿王也不再多什麼,甚至沒有再看躺在床上的花青一眼,就離開了.

等人走了以後,過了良久,心湖還特意走到門邊聽外面的動靜,確認沒有聽到一絲響動以後,才躡手躡腳走到床前,同時將厚厚的床幔放下.

她伸手推了推花青.

"起來吧,他已經走了."

話音剛落,就見原本還是爛泥一般癱軟的花青唰地一下睜開了眼,細長的眼,里面的眸若明珠一般水潤明亮.

"我大師兄在哪里?"心湖第一句話便直奔主題.

"呵呵,別急嘛,他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花青坐起身,賤賤的表依舊欠扁得很.

"很安全的地方?"

俗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難道……

"他現在就藏身在這王府里?"心湖暗暗吃驚.

"沒錯."花青給她一記誇贊的眼神.

"你之前派人給我捎的口信,讓我陪你演這一出戲,又是何用意?"心湖難掩心中的疑惑.

沒錯,原來花青一早就在睿王府中安插了他的人,並給她送了口信,不僅通知她大師兄並沒死,還讓她裝作傷心欲絕的模樣,對今夜造訪的花青下殺手.

而一切事的發展,花青似乎早就料到睿王會監視她屋內的一舉一動,所以倆人就順水推舟,一個昏迷一個報仇未遂,相互默契配合,自編自導了這一出狗血戲碼.

只是……

"嘖嘖,我沒想到你會用這種方式給他下毒,那一吻還真是香豔,光是聽著我都感覺得到其間的酥麻**."花青笑得格外意味深長.

"可以用這種方式給你下毒,為何不可以依樣畫葫蘆.況且,是他自己要親我的,可不是我主動.話,你讓我下的毒到底是什麼?"

被人直接破,心湖面子上掛不住,畢竟,她以色誘的方式達成目的,私下還好,當著這個家伙的面,還真是讓人不爽得很.

但是,除了這種方式,她實在想不出別的辦法接近那個老謀深算的睿王爺.

她當時以退為進,就是賭他極端強勢之下的弱點,不允許別人先行拒絕,自然會發動進攻.還好的是,她要下的毒,通過剛才的接觸,確認成功無誤.

"呵呵……終于被我逮到機會,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竟會被我算計吧."當被問及這個問題,花青一臉人得志樣,笑得格外滿面春風,卻並不直接回答心湖的問題.

"伸手."他對心湖.

嗄?心湖依攤開手掌.

就見花青把一枚淺褐色的藥丸放在她手里.

"他跟你中的是同一種毒,受到刺激時會流血,短期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只要我用另外的藥觸發毒性,饒是神醫在世,只怕也回天乏術."花青眼中閃爍著邪惡的光.

"這是解藥,你服了吧."

心湖看著手里的藥丸,心里有些疑惑.

"我以前威脅你你也不給,如今你卻如此輕易把解藥給我,該不會有詐吧?"她直接問出內心的懷疑.

聞,花青不由莞爾,細長的眉眼飄來萬種風.

"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對于同伴,要信任."

"對了,我的解藥呢?"想起這茬,他伸手朝心湖討要.

"你相信我給你下了劇毒,還一直忍到現在才要?"心湖不由大吃一驚.

"你不是也不急著找我要解藥麼,聽你話的意思,難道你下的不是劇毒?"花青倒是一愣.

"額……"心湖不好意思地扒了扒頭發.

"就是會導致腹痛的藥,毒性很,幾天就會自動排出體外,其實是我詐你的啦."她解釋道.

花青看了心湖好一陣子,唇輕啟,吐出一句.

"你很有趣."

"呵呵,謝謝誇獎,大家都這麼."心湖心安理得接受了他的'好評’.

兵不厭詐.

何況,她隨身哪會攜帶什麼劇毒藥物,那麼多瓶子,萬一自己吃錯了怎麼辦?真毒假毒,只要能達成目的,就是好毒.

#############################################

第二天一早,睿王便接到下屬匆忙來報,唐心湖和花青都不見了.

聽聞這個消息後,睿王面無表,握著的劍柄的指骨,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

"王爺,你……你……"那個稟告的下屬大驚失色.

"怎麼?"睿王回神,察覺身體的異樣,抬手一摸鼻下,發現一掌的鮮.

另一邊,睿王府一角.

"花青,你也太離譜了."心湖不由抱怨道.

此時的她,穿著丫鬟的衣服,臉上遮著面皮,搖身一變,成為府內一個下等仆人.而她話的對象,是一個厮.

在府內來去的其他人眼里,這場景再正常不過,所以大家也沒太在意,注意力都在擔憂睿王的身體,和逃走的那個姑娘身上.

但是,就算這樣,心湖也沒有這麼好的心理素質,在王府里淡定穿梭自如.反之,看著花青那一臉裝蒜裝得很爽的模樣,心里除了無奈就是歎氣.

怪不得睿王他睿王府來去自由,正常人是要被他氣死.

不過,既然他這麼有把握,就像他的,他們現在是站在一條船上,這里她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大師兄在哪兒,除了跟他走,還有什麼好的.

看心湖一臉欲又止,花青明白她的意思.

"現在我們這樣是最安全的,府里正亂著,我的易容術登峰造極,毫無破綻,只要你不跟人話,沒人會認出我們."花青沒臉沒皮地自吹自擂.

心湖點點頭.沒想到這厮除了會下毒以外,易容技術也是一等一.她現在這張臉,當時她自己看了都嚇一跳.

"瞧你這丫頭急的,我現在就帶你去見大師兄."

這麼多這句才是人話啊,一聽能見白琱坐F,心湖登時喜出望外.

"你不知道,為了護住你大師兄,我想出這個絕妙的方法,又把各方面安排妥當有多辛苦,最難的是,與他搭上線,讓他信任我.你們不二門的人呀,真是一個比一個難纏."花青撅著嘴,挖苦抱怨道.

"切,你還不是騙了睿王三千萬兩黃金.而且,你敢皇帝的那三千萬兩你不會去要?"心湖算是看出,這個所謂的安王爺不要臉的本質了.

被人戳穿算計詐騙,花青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笑得那叫一個花枝亂顫.心湖很想建議他干脆也扮作丫鬟,可比扮厮有服力多了.

不過,也幸好他貪得無厭,不然,大師兄的命,可能真的就沒了.

問清方向,心湖拽著笑得一臉千嬌百媚的花青,專挑人少的徑七拐八拐地走.

"你這種走法,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咱倆要趁亂私奔呢."被心湖拖著,花青暗諷道.

心湖權當沒聽見,兀自走著.

"站住,你們要去哪兒?!"突然,背後傳來一威武雄渾的呵斥.

心湖被嚇得腿肚子一抖,求救加怨念的眼神丟向花青,而絲毫不敢看聲音的來源.

花青眉眼一挑,唇一彎.

"我們倆,准備私奔呢."語氣那叫一個輕佻欠抽.

擦!心湖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個混蛋,不帶這麼玩的!

可等了半餉,卻沒聽到下文,心湖疑惑地扭轉頭,看向右後方,身材結實,長得濃眉大眼的一個侍衛.

但是,那雙燦若星辰的墨眸卻裹著一抹笑意,這種感覺,怎麼琢磨怎麼熟悉.

"大……"心湖及時吞下欲脫口而出的稱呼.

尼瑪,丫鬟,厮,侍衛,都全了.

這時候,心湖還算沉得住氣,她佯裝鎮定,飛了白琱坐@記眼神,裝作隨意打了個招呼,然後繼續朝前走.

剛走了兩步,身後扮作侍衛的白琱妨o再次出聲喝止.

"站住,大庭廣眾,拉拉扯扯像什麼樣子!"

噗……心湖一口血差點噴出,她無奈地轉過身,看向白琱.

他盯著心湖拉著花青的那只手,墨玉般的眸,溫度卻極低,冷得能把四周凍成冰塊.

無語歸無語,心湖也只好松開手,退後一步,悄然拉開與花青的距離.都什麼時候了,他還能吃這種飛醋.況且,她從來就沒把花青當成男人過啊……

好吧,既然這兩人一點都沒有擔心被發現被抓的自覺,她操心啥,大不了一起逃出去.

打定主意,心湖叉腰,雙腳三七開.

"吧,我們現在是繼續角色扮演玩潛伏呢,還是主動出擊把睿王爺給做了?"

(沒有最雷,只有更雷……天雷滾滾……)?




上篇:9.離失身還遙遠嗎?     下篇:11.不堪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