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章 雇主央燕  
   
第二章 雇主央燕

天剛透出蒙蒙的亮光楠魁城內的人們就早早的起床,開始經營這一天的生計.

城門外,文昊早已等候的多時,面容英俊修長的他成了路過的人們的焦點,披肩長發束腦後,一身黑色半甲,加上腰間的佩劍,整個人顯得英氣勃發.尤其是他那雙眼眼,細長且深邃而迷人,美得很!

隨同他的還有10個傭兵,這些傭兵個個身材高大,龍精虎猛,都是武道高手,有的修為甚至能和文昊齊肩,這些人都是文昊從兵團挑選出的精英高手.

"少團長,雇主怎麼還不來啊!"話的這人就是那個和文昊修為齊肩的傭兵,叫塗強,

使得一手好刀法,可就算他的修為如此的高,卻仍然還是對文昊畢恭畢敬,這些僅僅是因為文昊對待下屬的那份真誠.

"呵呵!強啊!就你心急,約定的時間還沒到呢!"文昊帶著淡淡的笑容笑罵道.看著這溫暖的笑容,塗強心中翻騰,在這個世界這樣的上級,真的很難得啊!塗強覺得能跟著這樣的上級,死也值了.

話間從城門走出了兩個年輕女孩,一前一後,前面的女的穿著一件白色羅群,年齡不過二十一二,雖然並算不上絕色,不過那張秀氣清純的臉,卻是蘊含著淡淡的嫵媚,清純與嫵媚,矛盾的集合,讓得守城的士兵都是垂涎三尺.

後邊的女孩穿著一身青色的羅裙,稚氣未脫的臉蛋明了她的年齡,十七八歲,卻也是十分的美麗.

"姐,你看是他們嗎?"少女拉住前面的女孩,指著文昊他們這邊著.

"嗯!應該是了,走吧,過去看看!"姐著話,想文昊他們那處走去.

"你好!請問你們是暴熊傭兵團嗎?"姐極其禮貌的詢問,語氣從容淡然

"正是,在下文昊,請問姐是?"文昊也很禮貌的回著話,想要探明來人的身份.

"哦!是暴熊傭兵團就對了,我叫央燕,是你們這次任務的雇主!"央燕溫柔的話語,猶如天籟,嘴散發著誘人的光澤,可是眼神卻是冷淡的很.行中都和文昊保持著距離.

可是當她看到文昊的眼睛是心中不由得失神感歎,"好美的眼睛!"

"少團長,車備好了,請問可以走了嗎?"不知何時,塗強已經把車駕了過來.

"央姐,可以出發了嗎?"文昊詢問著央燕,他必須征求雇主的意見.

"嗯!啊?走吧!勞煩少團長了."央燕回過神鑽進車廂,落下了車簾.她為自己剛剛的失態感到很尷尬.

"哈………原來你是暴熊的少團長?"還沒上車的少女跳著大叫道!

文昊摸摸鼻子,回應一個淡淡的笑容,然後招呼著手下開始出發,顯得無比從容與沉穩.其實文昊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才會顯現出孩子氣的一面,現在?他是在害羞呢!

----------------------------------------------------(分割線)------------------------------------------------------

尨牛喘著粗氣拉著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車的兩邊跟著騎著尨牛的傭兵,車的最前面就是文昊了,他一手拉著缰繩,一手持劍,警戒的向四周張望著.

雖然任務很簡單,可是不怕萬一就怕一萬,他必須很負責的工作,因為一旦出了差錯,那麼他們暴熊傭兵團的名聲會有所損傷.

尨牛是天玄大陸民間最通用的交通工具,妖族帝國國,獸人帝國,以及文昊他們的人類帝國,民間都是用這這樣的交通工具.

在魔獸中,尨牛體力悠長,移動速度也快,雖然野性十足,但一旦訓化後確實相當的溫順聽話,最適合這樣的工作,百姓將它身後套上馬車就可以使用,傭兵給尨牛套上精鐵打造的護甲,尨牛就成了戰斗坐騎,甚至帝國軍隊的下層士兵,都是用尨牛做坐騎.

"姐你看,那少團長文昊好負責啊!"車廂內,響起了少女清脆的聲音.

"嗯!"順著娜手指著的方向看去,文昊,挺直的坐在穿著戰甲尨牛背上,劍已出鞘,眼睛四處的不停張望巡視."果然如傳聞中所,暴熊傭兵團很負責任."央燕吐氣若蘭,看著文昊的眼神開始變得更加沒了開始的那般冷淡.

遠處一片烏云飄來,放佛知道快要下雨似的,天空的鳥兒開始歸巢,一陣電閃雷鳴後,天空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雨點打在車廂的頂上,就像一首旋律清晰的歌,驅趕著這壓抑的氣氛.

挑開窗簾,看著雨中的文昊,央燕心里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很想了解他的渴望.

怎麼回事?為甚麼我想要去了解他呢,怎麼可能啊,明明才第一次見面,央燕心里很矛盾.

"文少團長,我家姐讓你到車廂里邊來避避雨."娜將頭伸向車廂外,向著前方的文昊喊著,清脆的聲音就想百靈鳥的歌聲那樣悅耳.

"呵呵!乘勞央姐費心,這點雨對我來不算什麼,還是保護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文昊摸摸鼻子,回頭答道.

"姐,那木頭他不願意進來,就讓他在外邊淋著吧!"娜撅著嘴向央燕抱怨著.

聽到娜的話,央燕扭頭看向了車窗外.

"呵呵!娜文少團長不願意進來就不勉強他了,他這樣也是為了我們的安全著想."央燕婉然一笑,回複著娜.

"哼!"娜卻不這樣想,自家姐是誰?追她的人一大堆呢,從來只有她決絕別人的,沒有別人拒絕她的,仿佛想起了什麼,娜猛的轉過身"姐,你該不會是對這個家伙有意思吧?"

央燕俏臉一,將目光從文昊身上移開,"別胡,我和他見面還不到一天,都還不了解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上他?"輕聲呵斥著娜看著姐這樣,娜也不在開口,回頭欣賞著沿途的風景.

路旁早已沒了逆食的動物的蹤影,天空的烏云越積越厚,雨也是越下越大,在車棚內只聽見雨點噼里啪啦的打在車棚上,猶如鼓手擊打的沉重的旋律,沒有盡頭.

這天雖然下著如此大的雨,可傭兵們仍然僅僅的護在車的四周,手中的武器也是從來沒有離過手.

尨牛穿著粗氣,用平緩的腳步向前移動著,背上的盔甲也是被摩擦的嗤嗤的響,配合著雨點打擊車棚的聲音,變成了一首交響的樂曲.

文昊卻沒心思去欣賞,他仍然是單手持劍,雙眼警戒的看著四周.

不知道走了多久,雨點終于停止了傾注,從哪厚厚的云層中透出一絲光亮,天空終于放晴.傭兵們也松了口氣,至少不會再穿濕透的衣服了.

文昊指揮者胯下的尨牛停下,揮揮手,塗強便立即會意,駕著尨牛來到文昊的身邊."少團長?"恭敬的行禮.

"去問問央姐,要不要歇息一下."

"是!"塗強轉騎回到車旁,"央姐,少團長問你是否需要歇息一下!"

"嗯!就歇息一下吧!趕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了."車廂內傳來央燕溫柔的聲音.

在一條河邊,車馬停了下來,開始整頓,搭好營帳,傭兵們拿出食材開始亨煮,而塗強測頂替了文昊警戒的位置.

站在河邊,河對岸的風景卻沒引起文昊觀賞的興趣,他現在心里擔心著它的父親,野狼傭兵團突然的動作,就是為了告訴其他傭兵團他們要做事了,警告其他傭兵團不要多管閑事.

雖然不知道野狼傭兵團的目標到底是誰,但是野狼就像一條瘋狗,看誰不順眼就會咬誰,難保他們不會對暴熊傭兵團下手啊!

"怎麼一個人看風景麼?"不知何時,央燕已經來到了文昊的身邊.

"呵呵!是啊!難得有這麼一會兒時間讓人清閑."

看著央燕,文昊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詫異,本就是單鳳眼的眼睛被這一絲警覺裝飾成了迷人而又溫暖的笑意.

他好歹也是八星武者,央燕卻能在自己不覺察的況下來到自己的身邊,足以明央燕這人不簡單.不要文昊是因為他太過擔心父親的安慰,而降低的自己的警覺,文昊從不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一絲警意從文昊的心中閃動而起,他甚至開始推測,野狼傭兵團就好似在針對他們暴熊,而這央燕,就是野狼派來分散己方實力的人,因為這一切太巧了.自己剛剛把央燕的護送任務接到,野狼就壟斷所有的任務,就像是野狼故意的一樣.

"不知央姐是在驕陽城做什麼的?"文昊決定探探央燕的底.

"呵呵!女子是驕陽城,富豪劉勇的義女,這次是到楠魁城來探親的."文燕應答自如,神色更是自然.

"姐,吃飯了!"遠處傳來娜清脆的呼喊聲.

"央燕告退了,"央燕聽到娜的呼喊,開始想營地走去.

看著央燕的背影,文昊眼神帶著迷茫,"是這樣嗎?難道她和野狼真的是一伙兒的?"

"可是為甚麼她剛剛的神色是你那麼的的自然?"

搖搖腦袋,不斷的猜疑讓文昊很頭痛,看著遠處的炊煙,文昊換上一張笑臉,心中想著或許是自己多慮了吧!向著同伴們走去,他也餓了!

河對岸的樹林中,幾個人注視這著文昊他們的這邊,這些人渾身都充滿了殺戮的氣息.

"要現在動手嗎?"一個粗壯聲音突兀的響起.

"不急,等他們在走上一段路了再,那時候他們會越來越疲憊,我們更容易得手."

回答他的是一個蒼老的聲音.

樹林陷入沉默,仿佛剛剛從來都沒有人過話一樣的甯靜…………………

上篇:第一章 傳家之寶     下篇:第三章 永痟邞L之獼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