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十五章 踏上征途(二)  
   
第十五章 踏上征途(二)

"你是誰!"文昊放下了手中的劍,拿起手中的烤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他知道別人既然能夠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身邊,又能在自己拔劍之前制住自己,就算自己反抗,可能劍還沒拔出,就會被身旁的人殺死.

但他斷定這人不會殺自己,目前殺自己的人只有野狼的人,若他是野狼的人,可能早就對自己下殺手了,更本不會給自己拿劍的機會.

"哎喲!不錯喲!竟然這麼鎮定!"聲音再次響起,這時候文昊才聽清楚,這聲音是一個少年的聲音,這讓他想起了陶君落.

"你來找我就是為了這些廢話麼?"文昊絲毫不在意聲音的主人,仍然大口大口的吃著肉,"要吃嗎?"文昊將肉遞向了身旁,他是想借這個機會看清來人的摸樣!

"是挺香的………"文昊只聽見身旁一陣用力明抽動鼻子的聲音,然後就看見一個淡黑色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手中的肉,早已到了那身影的手中,文昊沒想到這人竟然真的結果了他手中的肉.

"呵呵!很奇怪嗎?"少年狼吞虎咽的吃著烤肉."我叫錦."沒有抬頭看文昊,依舊,三下五去二,烤肉已經被消滅掉了大半.

半眯著眼看著眼前的少年,文昊不語,等待少年接下來的自我介紹.

似乎肉很好吃,少年一直再沒話,直到手中的肉完全被他吃完之後,他滿意的打了個飽嗝"好久都沒吃東西了啊!"

看著文昊,"我就住在你懷里的匕首里,不要問我原因,我只會告訴你,以後我將成為你的伙伴,但是你別奢望我會給你多少幫助,我最多只會在你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才會出手救你,但是大部分你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你依然要靠自己解決,因為我不會讓你一直都靠我來保命."

少年一口氣將所有的話完,然後看著呆呆的文昊.

此時文昊相當矛盾,"是我的伙伴?在我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會出手救我,但大部分時間生命受到威脅還是要靠自己?"這不是廢話麼?

"呃…………對了!有酒嗎?"不理會文昊的迷茫,少年的眼睛盯上了文昊腰間的酒壺.

"哪…………就這一壺,給我……………"文昊將酒壺遞給了錦.

"…………留……點………!"此時錦已經將酒壺內的酒喝光了,文昊心中暗中歎息著出了遲來的兩個字,這可是君落給自己的好酒啊!

"嗯………酒不錯……"錦滿意的咂咂嘴."對了,我還可以指導你修煉,這個是儲物戒指,你收好,里邊有一門玄階靈魂武技,你自己練吧!不懂的可以問我,我累了,要回去睡覺了."

著少年咻的一下消失了.

"呃……………"文昊癡呆的看著地上的酒壺,酒壺上有著一枚黑色的戒指,看起來煞是古樸,充滿滄涼的氣息.

拿起戒指,心的將神念分出一絲,然後在將著一絲神念,一絲一絲的滲向戒指內.

"真膽…………"匕首內錦,撇著嘴,鄙視的著.

當文昊的神念完全進入到戒指內後,文昊的心便被驚喜完全的侵占,這真的是一枚儲物戒指,里邊偌大的空間的角落里,安靜的躺著一本書,書上已布滿灰塵.

文昊神念一轉,書變出現在了手掌上.

"呼!"吹掉上面的灰塵,在用衣拂去那陳年的汙垢,書本煥然一新,在書的眉首出現了一個大大的"魂"字,飄渺而又淡逸.

滴血!吸收了文昊的鮮血的書,立即化為一道符文流光鑽入文昊的身體,在體內一陣游走之後,最終停留在了文昊的大腦深處,緊緊的將文昊的靈魂包裹著,就像一床厚實的棉被溫養著他的靈魂.

仔細體會著那些符文的奧妙之處,文昊完全全身心的沉沁在了其中,不知歸返.不知不覺面前的火堆早已經熄滅,月亮回家太陽升起………

文昊還是這樣一動不懂的坐在那里,神念完全的收回體內,領悟著哪魂字的玄奧.整個人的氣質也是開始慢慢的變換………

"領悟了麼………"匕首內,錦自自語.

日月變換,就這樣,文昊就在這里坐了足足一個月,一動也不動,期間錦也會出來"逛逛",是逛也不盡然,沒出出來錦都會對文昊豎起鄙視的中指,因為他出來是為了替文昊趕走那些騷擾的的魔獸,這讓錦郁悶不已……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當年大名鼎鼎的………哎!好漢不提當年勇,看著入定的文昊,錦咻的一聲,消失在原地.

就這樣,周圍再次回複安靜,只剩下文昊安靜的坐在那里,落葉堆積,開始掩蓋文昊,一個半月後……

隨手打發掉騷擾的魔獸,郁悶的看著文昊,"兩個月了啊!你子還真能坐啊!""恩?"正准備回到匕首內的錦停了下來,佇足看向文昊那邊……

只見文昊的身體開始出現奇異的脈動.

"咚咚!咚咚!咚咚!……………"就行心髒的跳動,節奏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明顯,咚咚的脈動沒有盡頭,直到某一刻脈動突然停止了.

反觀文昊,依然靜靜的坐在那里,只是以前他坐在那里是個人,而現在,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塊石頭,准確的應該是那里根本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就像他從不曾在這世上來過.

突然,文昊周圍的空氣一陣輕微的震動,這震動到根本讓人感覺不到.身上的灰塵和落葉在這震動下突然脫離文昊的身體,猶如游離的精靈,卻沒有落地,而是圍繞著文昊漂浮著………………

慢慢的文昊睜開了眼睛,一道虛芒射出,洞穿一切………

"咦?記憶之眼?"錦咂著嘴驚歎著文昊的修煉速度.

"呵呵!錦……?你………""你好意思啊!自己修煉就算了,竟然地方都不選,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些魔獸打擾的走火入魔了."錦撇著嘴笑罵道,心里卻是高興的很.

"呵呵!對不起!讓你費心了."文昊傻笑著摸摸鼻子."對了,你和這匕首?"

聽到文昊的話.錦的臉一下子黑了下來."不該問的別問."咻!錦又消失了.

"呃………?至于嗎?"文昊尷尬的一笑,轉身收拾起身旁的行李,准備離開.目標依然是驕陽城.

魂訣!其實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記憶之眼,第二部分是鎖魂之眼.第三部分就是控魂之眼了.每一部分都分為初成,成,大成三個部分.這魂訣錦只給文昊了第一部分,因為他只有第一部分,另外的兩個部分在他當年大戰的時候弄丟了.

此時的文昊,雖然魂訣只是稍稍的初成,但是整個人在氣質方面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沒有絲毫的元力波動,就像一個沒有修煉過的普通然一般,但是………相比較普通人而,他給人的感覺就像無盡的深淵一般.

這就是魂訣的功效,記憶之眼,在修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能通過別人的眼睛看到別人這一生所經曆的一切,痛苦,歡樂,悲哀,!

文昊感受著魂訣給自己帶來的強大的感覺,踏著歡快的步伐,一路上不停找著那些魔獸實驗著,熟悉這自己的攻擊.

途中,文昊越練越興奮,每次都是練到靈魂疲憊超出靈魂負荷之後才會停下來歇息片刻,等待靈魂的回複.

當他走出永痟邞L,到達永痟邞L的邊緣是,魂訣的提升就不了,他已經將它練到了收發自如的巔峰境界,而在自己的儲物戒指內也是塞滿了各種魔獸的獸核,獸皮,各種取自魔獸身體內的材料.

看著被塞的滿滿的儲物戒指,原本還擔心沒錢創建兵團的文昊現在心中稍稍的放下了.至少有了些本錢了,不是嗎?

步行,劍依舊在腰間,黑色的半甲緊貼著身體,黑色長發懶散的披在肩頭,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遠處緩緩落下的日.文昊一陣歎息,要是有尨牛就好了啊!只怪自己太不心了,在練習魂訣的時候竟讓將自己的坐騎給誤殺了.

"好吧!只怪自己自作自受啊!"文昊無奈的找了個避風的地方,開始准備宿營.

半夜,月如彎弓,森林深處偶爾傳來陣陣獸吼,雙手支在頭下看著黑色的夜幕.

"錦?為什麼他會住在匕首里邊?這麼在野狼總部也是他在幫助我了?可是他為什麼要幫助我呢?好奇怪啊?有什麼企圖麼?可是我這樣的人他能看上我什麼?和野狼他們一樣看上了我的匕首?不可能,他就住在我的匕首里,看他在匕首里來去自如,如果他想要著匕首,哪著匕首早就好似他的了."

苦命的思索,答案仍然是無解,拍拍臉蛋.文昊心里想著管他呢!以後防著他點便是.

反正現在自己更本就沒能力去搞清這些事,若是把這錦惹怒了,搞不好還會一怒之下殺了自己.

看著遠處,哪天邊的驕陽城.

文昊嘴角帶著一抹笑意,斗志在眼中燃燒著.

"驕陽城麼?我……來了………………"

上篇:第十四章 踏上征途(一)     下篇:第十六章 再入驕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