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十章 一星武師  
   
第二十章 一星武師

傭兵工會密室內.

"你隴江就是文昊?"昌東一臉的不敢相信."文昊不是被火老殺死了嗎?"

"那是火老和夫樂嫣的法!當初野狼為了尋找匕首去了暴熊的墓地,發現多了很多的墳墓,而暴熊總部的尸體卻是全部不不見了."牟先生依舊躺在床上.

"而殺死文昊的整個過程只有火老與夫樂嫣在場,所以通過對他們的審查,發現其實他們也不確定文昊到底死沒有,只能是文昊失蹤了而已,他們是為了貪功怕受責罰才會謊報是文昊死了."

"那麼…?"昌東臉色瞬間變得陰厲.

"為了將功補過所以火老他們兩人也會在這兩天就過來,在他們過來之前我們不要打草驚蛇,只需暗暗的將行動計劃妥善就行."牟先生不急不緩的著.

"為何不直接殺掉他呢?"昌東不解,因為上次文昊從他手中逃脫讓他在牟先生面前抬不起頭,現在聽文昊沒死,他便迫不及待了.

"不可.文昊現在已經是武師級別了,再加上那神秘黑甲士的相助,如果太莽撞,我們可能會很麻煩,為了不讓火老他們的錯誤再次出現,我們必須謹慎!"牟先生從是床上坐了起來,昌東會意的將其報到了一精鋼所制的輪椅上.

這個輪椅做工精細,外形卻是古怪至極!是古怪,我想用外形猙獰來形容會更加貼切,因為上面裝滿了武器,甚至連當初昌東用來攻擊文昊時用的加持了天力陣的型弓弩都有.

"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周全的計劃,否則再讓文昊逃脫,或許我們還有火老,都得死!"道這里牟先生身體一陣不自覺的寒顫,這是因為恐懼.

仿佛著寒顫會傳染一般,昌東在聽到"都得死"這三個字是也是一陣寒顫,心中一陣惡寒,不在敢去想什麼要著直接殺掉文昊.

"你對這個計劃怎麼看?要怎麼才算周全?"牟先生駕駛著輪椅開始在屋內活動.

"這個嘛……我覺得既然不能再出意外,那就必須將所有的可能發生的意外況給排除在外."看似東昌的話是廢話,可卻是一針見血.

欣賞的看了一眼東昌"嗯!不錯,其實這個計劃我已經有了初步的的設計……"

兩人湊到一起如此這般這般……陰謀在醞釀!

就在兩人在商量著如何對付文昊的時候,楠魁城這邊火老與夫樂嫣已經開始出發向著驕陽城趕來,因為他倆貪功,謊報事實的事,他們可是沒少受責罰,如果不是因為兩人是武師級別,可能當場就被格殺了.

"火老,驕陽城那邊傳來消息文昊已經晉升到武師級別了,你可知道?"路上夫樂嫣淡淡的詢問著.

"嗯!我也聽了,不過也沒關系,我們兩人都是武師,再加上他才剛剛晉升武師,連一星都不到,他就是鞏固修為都至少要個一年的時間,所以殺他仍然是輕而易舉."火老很有把握的著.

"哼!想不到這家伙竟然沒死,反而還突破了,真是命夠硬的,不過這一次我一定要殺了他,方解我心頭之恨."想著這幾天自己所受到的責罰,夫樂嫣的語間就充滿了怨恨.

"別光想著解恨了,還是多想想怎樣才能殺他吧!不然可能死的就是我們了."火老沒好氣的提醒著夫樂嫣,他的心里也是充滿了恨意,可是這恨卻被理智所包裹著.

或許是因為自己接任務接的太勤快了的緣故,所以當沖子告訴自己沒有他能做的任務的時候,文昊啞然.

"呵呵!也好,就讓兄弟們去做吧!我也好久沒有安心的修煉過了,這幾天就呆在兵團里安心的修煉修煉,順便指點一下兄弟們的修煉."工會會議大堂內,文昊聽著沖子的彙報.

"是啊!團長,為了兵團你已經很操心了,是應該休息休息了."沖子總是一話臉就.

"呵呵!對了成叔叔,兵團現在的招募況怎麼樣了?"回過頭給身旁的成余天斟了杯酒.

大家一邊吃著飯,喝著酒,一邊開著會,偶爾朝還會講兩個笑話,整個會議輕松無比,其樂融融.

"這個問題,我剛剛好統計了統計了一下."余天清了清嗓子"兵團內部成員,也就是值得信任和中用的人現在不包括我們在內總共三十六人,他們都是奔著團長的名頭,仰慕團長而來的,外部成員已經有了八十八人,這些人都是奔著團內豐厚的待遇才來的."

"呵呵!有一百多人了啊,挺快的啊,你們一定很辛苦吧?"這是好消息,至少兵團在不斷的快速的壯大,當然這是和成語天他們的功勞分不開的.

"我們也是兵團的一員,這是我們的本職工作,不辛苦."大家異口同聲,因為他們知道真正辛苦的是文昊,自己只是在家里忙活著,而文昊則是東奔西跑的冒著生命危險的做著各種任務,努力的為兵團提供者一切開銷.

"有勞大家了,此時兵團剛剛建成,大家很累是必須的,但是我想等兵團完全發展起來了,就不比這樣勞累了."

"呵呵!所以我們要更加的努力啊!"話的是碧煙.

"對!要更加的努力."大家再次一口同聲.

看著這一幫人,文昊心中欣慰無比,突然他想起楠魁城曾經的暴熊自己也有這麼一些兄弟,可是他們是誰呢?

沒有任務做,文昊便清閑了下來.閑暇是他會去看看錦那邊的墨晶礦的況,偶爾也會給錦捎去一些材料.

然後就是修煉,其實文昊的境界在這麼多次的任務中早就已經達到了一星武師的地步,可是他現在的丹田卻是異常的寬廣,武元力遲遲不能達到突破所需的積蓄.

"師弟,我發現了幾塊塊純度比較高的礦石……"錦眨巴這眼睛.

"……"知道錦喜歡賣關子,可是文昊有不喜歡這種要不的樣子,所以沉默,他知道錦接下來會完全部的.

"靠,這可是我辛辛苦苦得來的勞動成果,你就不能假裝驚訝一下,配合我一下麼?"對于文昊的冷淡態度錦幾乎頻臨暴走邊緣.

"好吧!我怎麼攤上你這麼個師弟啊!"錦無奈,只有妥協."你不是晉階的武元力不夠嗎?我已經吧這個的純度再次提升了一下,達到人能吸收的標准,然後讓你吸收突破."

"真的?"文昊一下子來了精神,他知道,一個傭兵團,就自己這麼一個武師,況且還是剛剛晉升還不到一星的武師是不夠的,自己必須努力的提升實力,這樣才能保障兵團的安全,一個想法也隨之在其心中謀生.

"當然,不過你必須拿出一壇我從沒喝過的好酒來我才給你."報複,錦這是**裸的報複.

"好!"文昊爽快的答應了一聲好,然後刷的一下從戒指里拿出了一個通體血的酒壇出來.這是文昊在執行任務時掠來的,當時他本不想拿著酒的,可是想到錦這酒鬼,在看這酒,也是好酒,就放進了戒指,想要在需要時的引誘一下錦,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

"這是什麼酒?"

"你喝了便知道……"文昊話還沒完,錦就一把奪過了酒壇,掀開塞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

還自己是酒仙,你這也叫品酒?文昊鄙視的想著.

拿過墨晶石,感受著晶石的厚重,和其中蘊含的強大能量,走到房間後邊通道的盡頭,盤腿坐下.

文昊開始吸收起晶石內的浩瀚能量,因為文昊的神念的侵入和吸收,晶石開始散發出淺淺的光白芒,將文昊團團包裹,從通道的另一頭看去,文昊就像是一個聖人一般充滿神秘與聖潔的氣息.

猶如饑渴的海綿,文昊的丹田一遇見墨鏡內的能量,就開始瘋狂的吸收起來,大量的能量猶如洶湧的洪水,滔滔不絕的湧向丹田,然後在丹田內一陣旋轉便融入丹田內緣由的武元力之中,成為它們的一部分.

然後就溫和的慢慢的安靜盤踞下來,仿佛只等文昊的一聲令下,他們便能沖破枷鎖,擊穿蒼穹.

感受著丹田內越來越充足的武元力,文昊雖喜,卻仍然是不急不緩的吸收著,他只到修煉一道,講究的是心境,急不得,急生心障,反而不妙.

兩天後,手中的兩塊墨晶石內變成了慘白的白色,能量已經被文昊吸收一空.然後就是調整了.閉目運功,細長浩蕩的武元力行走在文昊的各大經脈之中,時刻准備著為文昊的突破而爆發.

仔細的尋找著那一道禁錮的枷鎖,神念猶如穿梭在無數時空的一抹光線,武元力如影隨形的跟隨者神念四處游走,就像忠實的奴仆.

時間,空間對于此時的文昊而,已經沒有了概念,文昊的周圍已經鋪上了一層薄薄灰塵,錦也早已離開了他的工作室,因為他怕打擾到文昊.

已經是液態的武元力嘩嘩流淌著,前邊就是引導的神念,一個就像是威猛的將軍,一個就像戰意濃重的軍隊.在經過哪些經脈時也微微的洗刷著哪些經脈.

就在某一霎那,文昊看見了那道禁錮自己的枷鎖.

睜開眼,一道精芒射出"此時不破更待何時?"神念抓住時機,引導著武元力沖向拿到枷鎖."給我破."猛然狂吼.

"轟!"體內傳來一陣巨響,然後就是猛烈的震蕩,強壓住體內的翻騰,竭力的控制著被自己引導到狂化的武元力.

咔!咔!

一陣破碎的聲音傳來.就像雛鳥啄破蛋殼的聲音,突破了.一星武師!

啵!再也控制不體內翻湧的能量,武元力順著身體毛孔傾瀉而出,轟的撞擊在通道壁上,大地一陣范圍的震蕩……

上篇:第十九章 暴熊總部下的財富     下篇:第二十一章 拯救之器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