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四十八章**的妙用(一)求收藏,鮮花  
   
第四十八章**的妙用(一)求收藏,鮮花

"滾開!"看見馬上就要發射的大炮,文昊怒目暴睜,幾乎快要流出血來,城內可是還有自己的暴熊的所有弟兄啊!

"啊……!"

砰!文昊左手化拳,快速猛烈的擊打著炮身,速度之快,瞬間就擊打出了上百拳,直接就看不到他的拳頭運行的軌跡,右手也是毫不停歇的揮動著巨大的匿蹤分身劍猛的敲打著炮身,可是這大炮的炮口也就只是稍稍的被打偏了一點點.

"給我啟開!"

快速的攻擊數次無效後,文昊丟掉了手中的巨劍,然後改為用肩撞,速度依舊是快到讓人眼花,眨眼肩頭就流出了鮮豔的血跡,可是那巨大無比,猶如大山一般的大炮依然是一動也不動.

"咿~呀~!"

這次炮身動了,文昊換肩撞為抱,他抱著大炮的尾座一身怒吼,全身青經暴露,在大炮發射的瞬間,將大炮猶如汽車甩尾漂移一般,將炮口的方向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直直的指向了後方的所有獸人軍隊.

轟!

大地震撼搖擺,還沒觸地,大地就開始為其威力所顫抖大炮發射,一個宛如半個房屋大的光球從炮口噴出,帶起長長的光尾,所過之處,帶起的氣浪,掀翻了所有的獸人,將大地也是要壓迫出了道道猶如龍蛇般蜿蜒的裂紋.

噗!文昊一口鮮血噴出,強大的後座力將其直接震飛,五髒俱損,但是他的臉上依舊是帶著笑容,他成功了.只是臉色慘白,眼神更是無神,昏昏欲睡,此時的文昊竟然被這一炮強大的後座力給震成重傷,已經沒了絲毫的戰斗力存在.

只見那光球猶如淨化的聖光,在飛行了一段距離後,就立即墜落地面,開始擦著地面滑行,這時的大地猶如豆腐一般,不斷的被這光球摧毀,在吞噬,過程吹枯拉朽,勢不可擋.

啊!獸人們來不及發出慘叫就被這光球的氣浪卷入其中,被吞噬,化為虛無.霎時間獸人軍隊就亂作一團,開始驚恐的想要逃離著光球的吞噬,一時間慘叫聲,踩踏聲,轟天震地,此起彼伏,獸人們開始丟盔棄甲.

城牆上的官兵看到這一幕也是徹底的震驚,沒想到獸人竟然還有如此強大威力的武器,而起起初自己等人還不知,若不是文昊在哪里拼死的抵抗,可能這會兒那光球吞噬轟殺的就是自己了.

那些個卜殷衛士和文昊帶來的眾多高手也是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戰斗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這是所有人意想不到的異變,都知道這炮威力大,只是沒想到他的威力不僅大,而且還遠遠的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在文昊被強大的後座力震飛的瞬間,他的分身也是突兀消散,然後那些個獸人武師也是立即被這恐怖的一幕驚呆.

"怎麼可能?"牛頭人幾近瘋狂,剛剛他也是被紫風的雷爆球給弄的吃了不少苦頭,原本以為就是一個簡單的雷暴求而已,卻沒想到在自己接觸的一瞬間,竟然釋放出強大的電流,將自己電的狼狽不已,現在文昊竟然強行的將炮口扭轉,將自己人給大片的轟殺,毀滅.

"人類子,我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牛頭獸人的眼中已經流出鮮血,端端的一瞬間,文昊便躲過自己和手下那十幾個獸人的阻礙,將大炮的炮口轉移,然後自己的士兵也是在這麼短短的一會兒邊損失了上萬人.

"不好,文將軍受重傷了,速去支援."這邊文昊帶來的眾多高手驚呼一聲便立即化為道道殘影向文昊的方向掠去.

"啊?團長?"城牆上的龍濤卻並沒有被那大炮所帶來的威勢所震驚,因為他看見文昊受傷了."暴熊的,跟我去救老大."著龍濤便招呼過來自己的月狼,率先駕騎著月狼,跳下城牆.在龍濤跳下的瞬間,那藍天相,黎隕陸,以泉,羅熅煌,紛紛駕著月狼跟了上去,他們的身後還有上百的士兵.

"龍濤,我也來."城牆上的尋歡也是招呼一聲,然後又是上百身著黑色戰甲的武城衛集結,緊跟著尋歡跳下城牆.

"所有人注意,各個大,炮弩手注意掩護他們.其他人給我頂住."央弄武不能離開城牆,只能命令手下拼死掩護,而她身後的央燕此時已是眼含淚花,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流淚,但是她知道若不是文昊,這次驕陽城便完了.

"殺啊!"跳下城牆的龍濤立即揮動雙拳開始全力戰斗起來,這也是他自從跟了文昊以後第一次真正的爆發出自己的實力,只見他雙拳有如神風一般,四處掃蕩,每一次揮動都會出現一個大大的獸拳虛影伴隨.

也就在這個時刻,城牆上的掩護准確的到達,龍濤他們走到哪里,那些個遠程攻擊的武器就射到哪里,為龍濤他們開路,幾乎龍濤他們只需解決一些漏網之魚,這也大大的提升了他們前進的速度.

遠處的文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後在昏迷的瞬間,他聽見龍濤的喊殺聲,努力的望向聲音那方,只見龍濤正奮力的揮拳,拳的虛影掃蕩著獸人,向著自己的方向努力的進發.收回沉重的眼神,紫風已經嗚咽著來到了自己的身旁.

"人類子,你必死無疑."這是牛頭獸人咬牙切齒的聲音,他已經來到了文昊的面前,此時他對文昊已經恨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嗚嗚!站在文昊面前,看著已經昏睡過去的文昊,紫風發出一聲低鳴,然後轉身對著牛頭人嘶吼起來,意思很明顯,它絕不讓牛頭人靠近文昊一步.

"畜牲!滾開."牛頭人此時的怒火已經是無法形容,大力一拳,紫風甚至來不及躲避便被打中,然後一聲哀鳴躺倒了下去,努力的掙紮的半響,卻是始終都站不起來,一拳,一拳就像紫風重傷.

"我看現在誰還能來就你."牛頭人順手拔起身旁獸人士兵落下的武器,大步流星走向文昊.

"我草,"以泉老遠就看見了牛頭人的舉動,立即從月狼背上跳下,然後便消失在了地面.嗤嗤!地下傳來了一陣泥土翻湧的聲音.這是以泉的一門絕學.

"死吧!"牛頭人來到文昊的面前舉起了手中的武器,瞄准文昊的腦袋刺了下去.

撲哧!就在他的武器即將到達文昊的腦袋的時候,他腳下的土地突然陷落,一個圓形的大坑出現在了,牛頭人反應不及,立刻掉了下去,然後就看見那大坑竟然慢慢的合攏.恢複原樣.

"哈哈!干得好,"龍濤歡呼不已,緊急的催動著胯下的月狼快速的來到了文昊的面前,然後以一個極其快速的動作,將文昊給撈了上來.身後的黎隕陸就沒那麼好了,紫風龐大的身軀讓他費了很大的勁兒,而且當他把紫風放上月狼,胯下的月狼立即傳來一聲哀嚎,腳步竟然有了一些踉蹌.

"哎!"黎隕陸歎息一聲,跳了下來,"去吧!把你們的王帶回去."

"上我這來,"尋歡一聲高吼,然後就來到了黎隕陸的面前,一把揪起黎隕陸丟上了自己的尨牛.

轟!就在這時,一聲從地底空爆傳來,伴隨著的還有一聲悶哼,然後就看見以泉破圖而出,口中鮮血四溢,人早已昏迷了過去.

"藍天相,接住以泉."龍濤高吼一聲然後就策動著月狼快速的向著城牆下奔去,因為那牛頭人在以泉從土中飛出的瞬間便也出現在地面,然後向著龍濤奔去.

"羅熅煌,快攔住這頭蠢牛!"此時的龍濤大急,他可不是著牛頭人的對手,若是被追上,不但自己被殺,文昊也是難逃被殺的命運.

"你敢罵我蠢牛?找死…"牛頭人怒不可,快馬加鞭,瞬間就追趕上了龍濤,此時月狼的速度在他面前竟然成了笑話.

"你本來就是蠢牛!"一向不愛話的羅熅煌開口就是經典,然後只見他大手一揮,就看見從他袍中沖出了數把火的飛刀,在空中以極快的速度繞著彎的飛向了牛頭人.

"哼!雕蟲技."牛頭人冷哼一聲手中武器揮動快速的格擋著這些飛刀.

"把團長給我."羅熅煌大聲吼道,然後就看見龍濤猛的的將文昊丟出,這簡直就是一場接力曬.

文昊剛剛落到羅熅煌的手中,牛人人就將飛刀完全的擋回,發現文昊已經不在龍濤的手中之後,又轉移目標,開始向著羅熅煌沖了過去,牛都有一個通病,那就是倔,他這是牛病犯了.

"蠢牛來殺我啊."龍濤高大的身軀在月狼的背上瘋狂的扭動,做出各種**且挑釁的動作,想要將牛頭人吸引到自己這邊來,可是牛頭人根本就不給他機會,在人群中幾個跳躍,就又來到了羅熅煌的背後.

"藍天相,看你的了."羅熅煌將文昊一下自己丟向了已經跑到城門口的藍天相.文昊剛剛在藍天相手中落實,胯下的月狼就又是一聲哀嚎,城門同時開出一道口,三個人的重量,還都是成年的壯碩男人,不過還好它已經來到了城牆下,藍天相大出一口氣,然後就駕著月狼閃進了門內.

"卑微的人類,你們竟然敢耍我?"牛頭人看見文昊竟然又被救進了城內,他竟然又噴出了一口鮮血,他心里那個氣啊!

"哈哈!耍你怎麼了?你來咬我啊?"看見文昊安全的龍濤嘲笑著招了招手,然後就見那羅熅煌,尋歡還有那起初被文昊帶出的所有的人馬都集結在了龍濤的背後.而在他們的背後,就是驕陽城的城門."掌心雷還有多少?"龍濤低聲的詢問.

"我們的還沒有用."這是尋歡的聲音.

"夠用."這是與文昊一同的出來的眾將士的聲音.

"好吧!全部丟出去."這是龍濤的決定.

就在龍濤的話剛剛落腳,就看見他身後的人群中一下子飛出了無數的掌心雷,呈傘狀飛了出去,其中大部分人都是從懷中一把一把的掏出往外丟.

轟轟轟!各種爆炸聲,各種慘叫聲,各種顏色的煙霧四處彌漫,這些煙霧中有一種粉色的煙霧,如果讓男人聞了或者是雄性動物聞了那麼就會……(你們懂的…我就不細了.)

霎時間,戰場就再次被龍濤等人給亂成了一團,牛頭人也在滾滾浩蕩的煙霧中,迷失了方向找不到龍濤等人的蹤跡,在煙霧中迷茫了一陣子之後,牛頭耳邊開始傳來一陣陣的慘嚎這是那些吸了有毒的煙霧後的獸人士兵的慘叫.

當然這其中還有只有晚上,在床上才能聽見的聲音……

(寫到這里我覺得好荒謬,竟然在戰場上施放**,獸人們竟然還在打攻城戰的時候搞基,不知道著算不算是對偉大及無謂的戰士的侮辱,如果是,那麼我道歉,求收藏,鮮花.)

上篇:第四十七章 激戰     下篇:第四十九章 文昊昏睡,休戰 求收藏,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