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四十九章 文昊昏睡,休戰 求收藏,鮮花  
   
第四十九章 文昊昏睡,休戰 求收藏,鮮花

吼!牛頭人憤怒的長嘯,揮動雙掌,帶起強勁的勁風,將掌心雷爆炸所產生的煙霧漸漸吹散,然後浮現在他眼前的竟是那不堪入目的一幕.

只見那無數的獸人早已脫的精光光的,無數沉重的喘息傳遍整個戰場,**裸的畫面

看起來格外的壯觀.

"哈哈哈哈!"城牆上,龍濤放聲大笑,這是他的傑作,而他身後的尋歡,藍天相幾人也是笑彎了腰,只有央燕實在不好意思,躲到了城牆的另一邊去看文昊去了.

龍濤著不笑還行,一笑就不得了啦,那牛頭人在聽到龍濤的笑聲之後,抓起地上士兵們丟下的武器就向城牆上丟去,但是換來的卻是一陣暴雨般的箭矢.讓著牛頭人叫苦不迭,心中越發越苦悶.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牛頭人已經茫然失措,不知道如何處理,他從軍數十載,馳騁沙場,戰無不勝,卻從來沒有遇到過像文昊這樣的敵人,更沒見過誰會再戰場上投放CHUN藥,雖然不知道怎麼辦,但是牛頭人知道,自己的部落這次丟臉丟大了.

"都給我停下,"一個猶如暴雷般的聲音突然響起,傳遍整個戰場,震耳欲聾,猶如滾滾春雷,瞬間將戰場籠罩.

當頭棒喝,獸人士兵們立即驚醒,當他們驚醒後竟然發現自己竟然在……羞愧與憤恨同時占據心扉,抬頭看向那聲音發出的地方哪里一個身材高挑瘦弱的獸人,站在遠處的元帥指揮台前,他就是大元帥勾袙,七星武師修為.

只見他站立的身姿,英挺筆直,如果看背影,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一個獸人,但是看正面就會發現,他有著一雙半尖半圓的耳朵,雖然是獸人,但是他的臉確實相當的俊美,沒有其他獸人那樣的獸毛,與猙獰.

不怒自威,何況他現在已經怒了,看著自己手下這樣的丟臉,他也就坐不住了.移動視線,看向那牛頭人,"收兵."冷冷的一句話確實讓牛頭人冷汗直流,讓他想起了勾袙的恐怖之處.

接下來的日子,獸人一直都駐紮在驕陽城外,不主動攻城,卻也不撤退,這次雖然很丟臉,還損失了一部分人,但是獸人依然沒有放棄的意思.安靜的營地外除了三三兩兩的的士兵在巡邏外,一切都顯得那麼的安靜.

驕陽城內,文昊臉色蒼白的躺在錦的面前,現在的文昊傷勢非常嚴重,武元力枯竭,後來在油盡燈枯之極,又再次爆發,將那吹天炮給轉移方向,可謂是身體已經被壓榨到了極限.而錦卻是緊蹙著眉頭,看著文昊.自從文昊被救會之後,錦就將他帶回了暴熊的的團部,並拒絕了所有人的探望.

"哎!師弟你真是拼命啊,也怪師兄我沒用啊!如果師兄我當時有足夠的力量,就可以幫到你了."錦相當自責的歎息著,想起主人當時的囑托,眼淚竟然再次留下,自己這個師弟……

自責的錦,在仔細的探查了一番文昊的傷勢之後,便從文昊的懷中掏出了那把匕首,然後當空祭煉起來,並不時的向著那匕首內打進一些藥物.匕首還能煉藥?稀奇!

不知道過了多久,錦終于長長的籲了口氣,然後從匕首的內部飛出了一顆黑色的藥丸,散發出淡淡的藥香,再看錦的身體,竟然比起開始,虛化了許多.

"師弟,師兄就只能幫你到這里了,這藥是師兄目前僅能煉出的最好的療傷的藥,所以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錦又是一聲歎息,將藥丸塞入文昊口里,借助武元力將藥丸推送到文昊的腹中,然後錦便轉身離開,走向屋外,出門時還不忘擦掉眼淚.

"錦大哥,團長他現在怎麼樣了?"龍濤看見錦出來,立即著急的詢問道.

"呵呵!你放心吧,師弟他沒多大問題,只是需要安靜的調養一些時間,你不要去打擾他."錦笑呵呵的著,顯得非常的輕松,他現在還不能讓大家知道文昊的況.否則暴熊會亂.

"哦,沒事就好."龍濤一聽到文昊沒事整個人就輕松了起來,撓撓頭,"那他什麼時候能調養好啊?嘿嘿!"龍濤嘿嘿的傻笑著搓著手掌.

"這個就看他的恢複能力了,你慢慢等吧!"這次錦的是實話,這確實要看文昊的恢複能力,且還要看文昊的生命力是否強悍.

轉眼三天過去,獸人依舊沒有動靜,文昊也是沒有一絲的動靜,期間央弄武等人都來看過文昊,但是都被錦一一禮貌的拒絕,這讓所有人的心都是焦急不已.第四天獸人那邊終于有了動靜,但是只是一個人.

他就是那個牛頭人,在收兵後,他被勾袙狠狠的懲罰了一頓,具體怎麼懲罰的就不提了,反正著牛頭人對勾袙是發自內心的懼怕,雖然勾袙沒有他年齡的一半大.

牛頭人駕駛著尨牛在城牆下停了下來,然後向城牆內扔出一封信函之後就轉身離去,期間沒有任何的語.

信函肯定會被送到城主央弄武的手中了,當央弄武打開著信函的時候倒吸一口涼氣,獸人的信函中明明白白的明,他們的援軍將會在十五日後到達,屆時他們將會對驕陽城發起總攻,而他們的援軍竟然是獸神衛.

獸神衛是獸人帝國最為恐怖,也是戰力最為強橫的一個軍團,整個軍團成員的挑選也是嚴格到了極點,就像那武師煉蠱一樣,先是讓成千上百的獸人自相殘殺,一直到之剩下最後一個,然後又讓其他地方挑選出來的精英與其對決,就這樣淘汰與晉升,無比殘酷,當然著選出來的人也是相當的強大.

"燕兒,這鄒將軍大概什麼時候到達?"央弄武詢問著央燕,此時他們最大的希望就是那帝都派來的增援部隊了.

"回父親,鄒將軍的部隊將在十三天後到達."央燕站起身來躬身回答道,整個人看起來英姿煞爽.

"好!有了鄒將軍的援軍我想我們也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屆時便可以放心一戰."聽到央燕的話,央弄武立即拍手叫好,隨即看向一直沉默不語的錦,"這個錦先生,請問文將軍現在是什麼況了?"

"呵呵!還行吧,並無大礙,所以請城主放心便是."錦再次撒謊,如果隱瞞文昊的傷勢有罪,那麼他願意承擔這份罪.

漫長的等待,等待獸人的決戰之期到來,等待帝都的援軍到來,也等待著文昊的醒來,這讓所有人都覺得時間是那麼的漫長,但是就算漫長也要等,這些就像是你每天都要上廁所,根本就躲不過.

話昏迷的文昊,一直都處于深度昏迷的狀態,他記得自己在阻止了吹天炮的發射之後就昏迷了過去,然後一直就這樣不能醒來.

他的意識在黑暗中飄啊飄啊!不知道飄了多久,直到某個時刻,他感覺到了身體內部的空虛,他聽見錦"師弟,師兄就只能幫你到這里了,這藥是師兄目前僅能煉出的最好的療傷的藥,所以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遙遠,就像是遠在天邊,卻又像是就在耳邊一樣,他甚至聽到了錦眼淚滴落的聲音.

那滴眼淚就像是滴入平靜的湖面的一滴水,將湖面瞬間激起漣漪,然後在這漣漪之中,文昊在次沉沉的睡去,與此同時身體的內部多出了一顆藥丸,在藥丸出現的瞬間,文昊的身體就像久未見水的海綿,瘋狂的吸收著藥丸的藥效,對著體內的傷勢進行著龜速般的緩慢的恢複.

這些文昊都不曾覺察,他只是感覺自己就像是在無盡的深淵一般,看不到盡頭,不停的飄蕩,"我怎麼才能出去呢"文昊的意識端坐在黑暗的虛空中雙手托著下巴沉思著,這些日子他看到的一直都是黑暗,無盡的黑暗.

苦思無果,文昊一下子躺了下去,打算再次長長的睡上一覺,也就在他躺下的那一瞬間吧,他看見了自己的頭頂上方,漂浮著三個混圓並散發著淡淡的光暈的圓形球體.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文昊飄到了這三個圓形光球的面前,只見著三個光球渾圓無比,散發著淡淡的柔和的光芒,一閃一閃.

"咦!"文昊竟然在其中的一個光球之中發現了自己,但是那也只是一張臉而已,至于身體則是完全的沒有,"這里邊怎麼會有我的樣子?"文昊奇怪不已,伸出雙手想要去觸摸,卻被著光球一陣柔和的力量彈開.

"唔!還不要我碰啊."文昊聲的嘀咕著看向另一個光球,之見那個光球中也有著一張臉,只是那臉卻沒有自己看到的第一個光球里邊的臉清晰,那臉上的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些什麼.

"你什麼?"文昊將手伸到自己的耳朵上想要聽清這嘴在著什麼,當他將耳朵湊近那光球的時候.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傳來出來.

"大哥,你放心吧!就算……拼了命也不會讓你死的,我一定會救你的………"

"大哥,你看啊!我已經甩掉……了,你醒醒啊!我帶你去療傷………"

在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文昊身體一震,這……這聲音好熟悉?可是他窮極腦汁就是想不起來著聲音的主人是誰,"那麼到底是誰呢?"文昊雙手托住下巴!再次陷入了沉思…………

上篇:第四十八章**的妙用(一)求收藏,鮮花     下篇:第五十章 大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