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五十七章 銀月 銀遂  
   
第五十七章 銀月 銀遂

寂靜的道路上,行人稀少,鳥獸輕松的自在的覓食,忽然一道紫影從遠處飄來,就像一道紫光,照耀大地,閃電般的掠過那些正在覓食的鳥獸的身旁,鳥獸驚蟄.

"啊!……"一路自由暢快的駕駛著紫風在路上奔襲,文昊也是被著速度刺激的發出一聲清嘯,好久都沒有這樣的痛快的自由輕松的奔馳過了,記得上一次,還是三年前,自己和父親,還有其他的兄弟們在狩獵的時候才有過.

嗷嗚!似是感受到文昊愉悅的心,紫風也是不禁的大聲吼叫,表示這自己的歡快,爪下的速度不減,每一步都將草地的草皮翻起,帶起新鮮濕潤的泥土.

速度如風,快如閃電,前方一個垂直的峭壁,只見紫風後腿一蹬,然後輕松的就抓在了那峭壁上方,然後急速的幾步奔跑,這樣的速度,仿佛大地的重力對他根本沒有影響!再次一躍,就輕松的翻過了峭壁.

"漂亮!"文昊稱贊不已,實話,自從與獸人一戰,文昊明顯的感覺到紫風的實力成長了,雖然實力增長的不大,但畢竟還是漲了,現在文昊在考慮等滅了野狼之後,要不要找錦幫忙想想辦法幫紫風提高實力.

不知不覺,一人一狼來到了永痟邞L的一個大大湖泊前,看著這個大大的湖泊文昊不禁感歎"時過境遷啊!"當初的大坑竟然變成了湖泊了.想想當初,自己就是在這里和那陶君落認識的呢!想到陶君落時,文昊的腦海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憨憨的笑容,可是文昊根本就記不得他是誰,搖搖腦袋,將著人影甩去,抬頭看向天邊.

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靜靜的站在這湖前欣賞著落日的余輝,文昊決定就在這里過一夜紫風也是乖巧的躺在一旁,"一不發"的陪伴著文昊.

夜晚,涼風習習,火堆旁,文昊轉動著烤架上的烤肉,臉上依舊是帶著淡淡的笑容,他每次亨飪,臉上都是笑著的,那是不自覺的笑,就連文昊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紫風的口水已經流到了地上,那烤肉的香氣是在是太誘惑,若不是肉還沒熟透,當然更多的是文昊不許它吃沒熟的肉,紫風早就撲上去了,或許是考慮到紫風太餓,文昊加快的速度,然後不久,兩人就喝著酒吃著肉,看著月亮,幸福到了極點.

天明,日懶洋洋的升起,火堆早已熄滅,冒起繚繚輕煙,只是文昊和紫風早已不見了蹤影,有的只是幾只啃食著他們吃剩下的烤肉骨頭的魔獸.

看這些魔獸的神,似乎是這烤肉很好吃,一邊吭哧吭哧的嚼食,一邊發出享受的聲音,還這是此食只應天上有,人間哪有機會吃?

依然是在路上,文昊在紫風的背上,手上捧著匕首,仔細的端詳著.通體暗匕首上充滿鏽跡,到處是傷痕的匕身上刻滿了符文一樣的劍,模糊不清,被鏽跡遮蓋,咋一看這匕首就像是由無數的劍組合而成,著匕首倒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師兄會藏在其中?為什麼父親要那樣慎重的讓我保護他?

想起文國的身影,文昊再次陷入深深的回憶,還記得那年年少時,他隨父親漂流浪蕩,不知為何,到處都遭人追殺,父親總是將自己護在身後,為年幼的自己擋下一切,直到他們進了楠魁城,追殺才突然消失,父親也就在這里組建了傭兵團.

"父親,昊兒來救你了."想起文國,文昊一咬牙,將匕首收起"紫風,加快速度."紫風得令,腳下生風,健步如飛.幾乎是就像一陣風一般的飄起,好無蹤跡可以捕捉.

遙遠的路程,在紫風奇快的速度下轉眼就完成了一大半,這時文昊來到了蹤跡當初大戰獼象的地方,這里,自己當初殺死獼象是使用的大招所留下的痕跡依舊是清晰可見,文昊再次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從紫風的背上下來,蹲下身子,輕輕的撫摸著那大坑的邊緣,在看看那些被罡風所斬傷的樹木,樹木上留下深深的刀劍痕跡,這些都是自己當初的戰績.文昊嘴角再次彎成了一個漂亮的弧度,眼睛微眯,靜靜的回憶著那場戰斗.

他記得那時他是為了就某人才突然爆發出這樣強橫的一招,而自己的大滅神劍也是根據這一招演化而來,可是自己要救的那人是誰呢?文昊完全記不起來,也就在這個時刻,文昊的腦海再次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憨憨的笑容,壯碩的身材……

這下文昊沒有在回避,兩次,自己的腦海中兩次都浮現出了這個人的樣子,那麼他是誰呢?文昊依舊想不起來……

為了這場回憶,為了想起那個人是誰,文昊再次在這里停留了一夜,可是結果卻是讓他相當的失望,因為他根本就想不起那人是誰……

"好吧!等把野狼解決了在來解決這個問題."文昊搖搖腦袋,看著天邊已經漸漸升起的太陽,跨上了紫風那寬闊的狼背.

"走吧!"輕輕的拍了拍紫風的身軀,然後紫風再次化為一道紫色的閃電消失在了樹林里邊,就像他兩從沒在哪里出現過,留下的依然是一堆還冒著繚繚輕煙的火堆,還有那聞香而來的魔獸……

換上一身黑袍,將帽子拉到鼻子,深深的遮住面容,然後文昊就駕駛著紫風進了城,沒有引起任何人的關注.

楠魁城依舊是那般景色,文昊特意來到了前暴熊的總部,想要尋找一些回憶,可是他看見的是野狼的招牌,那招牌高高的掛著門上,是那樣的刺眼……

瞬間文昊就雙目赤,身軀急劇的顫抖,不過片刻之後他便平息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他還不想讓和野狼怎樣,他要在野狼最得意的時候將野狼滅團,這樣才能解除自己的心頭之恨,而野狼最得意的時候,就是那傭兵聯盟的盟主選舉大會.

"看什麼看?野狼是你隨便看的麼?"一個門衛囂張的呵斥著文昊,"心老子挖掉你的狗眼,滾!"沒有理會這人,因為對這樣的腳色動手,文昊很不屑.臉上帶著一抹殘忍的笑意,文昊帶著紫風轉身離去,臨走時他那深藏在寬大的袍下的白皙手指輕微的動了動.

"媽的個別B,就你這樣還想加入野狼,吃人夢."看見文昊離去,這個門衛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貌似這個門衛對自己是野狼的人感到很自豪,對這個身份他也是相當的得意,因為只要是想要進到里邊的人都要通過自己的允許,當然那些大人物除開.

悄悄的來到銀月傭兵團的後門,文昊帶著紫風翻牆而入,輕車熟路的就來到了銀遂的書房,透過那窗縫,文昊看見銀遂正在處理著兵團的公文,眉頭緊蹙,頭上的白發也是比之自己離開是多了許多.

看見那銀遂的白發,文昊竟然落下淚水,這銀遂和文國可謂是忘年之交,自己與玉更是青梅竹馬,銀遂待自己視如己出,好到極點,當初自己要離開楠魁城,重建軍團,銀遂沒有相送,也是因為不忍看見自己獨自去闖蕩,作為晚輩的自己怎麼不明白他的心意呢?

"銀伯伯!"文昊的聲音已經哽咽,沒辦法,英雄也有落淚時,就算你是那天下豪傑之首,受萬人敬仰,但是在自己的長輩面前,你還是永遠是個孩子,哪怕是你多想證明這一點,可是當你受了委屈後,你還是有著想在長輩的懷里大哭一場,尋求安慰的心思.

"誰?"突然,銀遂覺察到了窗外的動靜,抬起頭來警覺的看著文昊這方.

"是我,銀伯伯!"文昊帶著紫風繞過窗門,從書房的門口進入,臉上已是淚水滿面,在他看來,銀遂就是和文國一樣的人啊!

"昊兒……"看見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文昊,銀遂身體一顫,手中的筆也是啪嗒的一下掉到了地上.

"昊兒啊!你可想死你銀伯伯了啊!"銀遂大步跨出,急急的,踉蹌的走到文昊的面前,一把將文昊抱住,老淚縱橫.

"是銀伯伯的錯啊!當初沒有及時的救到你的父親."看見文昊,銀遂不自覺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兄弟文國,文昊走後,他也曾幾次三番的派人去野狼探查文國的消息,想要知道文國是否還活著,可是每次都是沒有結果的,著讓銀遂更加的難受,心中的愧疚之意也就越強烈,甚至有很多次都想去找那野狼拼命.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女兒玉,還有這個外出的侄兒,銀遂便沒了勇氣,著兩個孩子還需要自己啊!特別是文昊,如今文國不知死活,自己應該照顧他,至少在文昊會楠魁城之前,自己是不能沖動的.

"呵呵!伯伯,昊兒不怪你,要怪只怪野狼太沒人性,"文昊輕輕的拍著銀遂的後背."昊兒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滅殺野狼,救出父親的,現在昊兒已經有了實力去收拾野狼了."道這里文昊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沒辦法,他實在是太恨野狼了.

"昊兒,你是真的?"銀遂臉上露出驚喜,但是卻夾雜著一些不敢相信,這才兩年不到,文昊就能將實力提升到和野狼抗衡的地步?不談他的修為晉升有如何的困難,就是兵團的重建,這也需要很長的時間,自己是銀月傭兵團的團長,也是著銀月傭兵團的創始人,這創建兵團的種種困難,他是無比的了解.

"呵呵!是真的銀伯伯,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修為."著文昊就攤開了雙手,讓銀遂檢查自己的修為.

銀遂半信半疑的將手搭在了文昊的脈上,一絲微弱的武元力滲透而入.

轟!在文昊體內游走的,屬于文昊的武元力發現了銀遂的武元力,毫不留的轟殺而去,瞬間就將那銀遂的武元力給消滅乾淨,將銀遂也是震的身軀一晃.

"六星武師?"銀遂通過著文昊的武元力反抗,測出了文昊的修為,驚喜的叫著"天呐,昊兒,你是怎麼做到的?"

"呵呵!銀伯伯莫急,請聽昊兒慢慢給你將來."著文昊便拉著銀遂坐下然後就開是講起了自己離開楠魁城後的經曆,將到驚險處,銀遂也是跟著唏噓不已………

上篇:第五十六章 要回楠魁城了     下篇:第五十八章 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