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五十九章 聯盟選舉  
   
第五十九章 聯盟選舉

清晨,人山人海,大街上人頭攢動,相比較往日,那是熱鬧非凡,只看見人們猶如潮水一般湧向了城南,在哪里有一個大大的廣場,他是野狼臨時搭建的一個場地,作為選舉只用,就連街邊的那些孩,都是吵嚷著想著城南的方向進發.

"咦?"野狼翻開了這次參與選舉的名額記錄薄,一翻查看,露出了驚疑的表"果然不出政大人所料啊,這文昊還真是來了."只見那名單上郝然寫著【暴熊傭兵團,文昊】及格大字.

"野狼大人,這文昊?"一個貌似是主持大會的人討好的詢問著,野狼的意思,他的意思在明白不過,只要野狼點頭,他便會讓文昊參加不了這個大會.

"這個你不用管,我自有安排,你就按正常況主持大會便可."野狼擺了擺手,雖然殺文昊奪匕首很重要,但是這奪得盟主之位也很重要,他可以在奪得盟主之後再對文昊下手,那是自己手下的兵力千千萬,還愁收拾不了文昊?

參與選舉的人陸續到場,不一會兒,就將整個會場填滿,放眼望去,至少都有個上萬人吧!傭兵團至少有著上百個,沒個兵團都有著上百人,這些都是的,大的甚至都有上千人的.在看會場的外邊,也是圍滿了看熱鬧的人.

野狼傭兵團早早的就來到了會場,當然這也少不了楠魁城的第二大傭兵團銀月傭兵團,至于文昊,則是在會場主持的刻意的安排下,被安置在了會場的一個最不起眼的角落,對于這個安排,文昊也是嗤之以鼻,想要發怒,可是是忍了下來,因為真正的好戲還沒開始,他這一次的動作絕對是能夠轟動整個人類帝國的.

無聊的坐在椅子上,喝著自帶的酒水,文昊悠然自得,身邊是紫風,此時的紫風正在打著瞌睡.掃視著周圍的人群,文昊發現,除了銀月傭兵團,也就只有兩三個傭兵團的實力比較強之外,其余的兵團竟然是弱到爆,而那兩三個傭兵團看樣子竟然好像也是對野狼是相當的恭敬.

形式相當明了,野狼對于這盟主之位是勢在必得,"看來著短時間,野狼還真做了不少缺德事,不知道有多少傭兵團被他給滅了團呢."

輕輕的撫摸著紫風那柔順的體毛,文昊開始閉目養神,他才懶得與這些人廢話,等到那正戲開始的時候,上場就行了.

接下來的就是那主持的一些場面話了,什麼感謝觀眾啊,感謝政府啊,感謝參與者啊!的,聽到這些文昊都是差點笑噴,"虛偽啊,!"這是文昊的原話,唯一讓他感到意外的就是他沒想到竟然連太平大帝都專門派出了官員前來觀看此次大會,他是代表太平大帝來的,當然也有監管之意.

因為這樣一個強大的聯盟,也還是讓著個皇帝有著些許的不放心啊,竟管野狼平時沒有少進貢.

"咳咳!"一個白發的老頭主持站上台來,"各位,大源帝國帝國有史以來,從未出現過傭兵聯盟,有的只是傭兵工會,當然自己今天之後,我大源帝國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傭兵聯盟就會崛起,這一切都是野狼傭兵團,兵團長野狼團長的功勞."這選舉還沒開始就先拍起了馬屁.

"白癡!"文昊一陣咒罵,"等會兒還不知道這盟主是誰的呢,你表明立場未免太早了吧!"

聽到文昊的咒罵,這白發人也是火大,正欲發怒呵斥一翻,卻被野狼的眼神阻止."哼!看你能得意多久."

文昊依舊是悠然自得的喝著茶,只是偶爾插上兩句嘴,將那白發老者氣的直發抖,當然這也引來了眾多傭兵團的關注.

"這誰呀?這不明擺著和野狼作對嗎?我看等會兒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看那窮酸樣兒,還是傭兵團的團長,手下一個傭兵都沒有,都敢出來參加大會啊,真是找死.嘖嘖!"

"哎!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一時間眾紛紛,都在預測著文昊等會兒的下場.

只有那玉他們則是掩嘴偷笑,笑這些人狗眼看人低,笑這些人,不會思考,既然別人趕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公然與野狼作對,難道就沒有一點實力嗎?

天玄大陸,實力為尊,所以選舉也是相當的簡單,那就是以比武來決定誰是盟主,當那白發老頭宣布完畢,便立即有人宣布不參與,表示是來看熱鬧的,因為他們知道,就算他們參與者盟主之位也是野狼的,何必費那些力氣呢?

"這就沒意思了啊!"文昊連道可惜,沒然參加,自己一個人在上邊跳,多沒意思?但是沒意思貴沒意思,文昊還是舉起了左手表示參與,至少還是有一部分兵團是躍躍欲試,想要去觸摸這盟主的大位.

"我文家子,就你那點實力,也想來奪取著盟主之位?不怕我一不心把你給殺了?"當文昊舉起左手時,一直沉默的野狼終于開口了.

"呵呵!"文昊摸摸鼻子,淡淡一笑,舉止從容至極,"這個不勞,野狼團長費心,文昊自己分寸,只是野狼團長,該擔心擔心自己了."文昊下之意相當明白,你要殺我,我還想殺你呢.

"文昊?不回是驕陽城的那個文昊吧!那可是個大英雄啊!"其中一些人聽到溫愛自報家門,想起了驕陽城與獸人的大戰.

"哈哈!你認為可能嗎?人家文昊可是個大英雄,風度翩翩,使得一手好劍.你看他那里像了?分明就是一慫包!"

"我想慫包嗎?"聽到這里,文昊有些郁悶了,自己不過是將戰甲穿在了里邊,然後再在外邊穿上了一個寬大的袍子來遮掩而已.

"得,得,得,這還有得嗎?我這子等會兒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一些人開始預測起了文昊的將來.

眾人談論間,比武已經開始,會場中央位置一個大大的空地,就是參加選舉的人的鄙視場地,比武規定,是不許殺人,點到為止.

"沒看頭."文昊眯起了眼睛,等待著自己的上場.

"下一回合,暴熊文昊對銀月銀遂."白發老者宣布完畢後,臉上露出了奸詐的笑意,叫你剛剛囂張,我讓你倆自相殘殺.

文昊猛然睜開眼睛,走上了場地.上了場地之後竟然還拿出酒罐,喝著酒,完全不把這當一回事,他這一舉動,更加的讓那些人認為他是必死無疑,不是奪得盟主之位,就是這銀遂也會把他打得半死.

"我棄權."突然銀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銀遂團長,按照規矩,你現在已經被列入了參選名單,是不能棄權的,除非你是在比武過程中被打敗."白發老者大聲的著,在他話音剛落,看台上的人們也是突然起哄,紛紛叫嚷著讓銀遂上場.

"怎麼,我做什麼是還要你來指指點點嗎?"銀遂板起了臉孔.自己畢竟是楠魁城的第二傭兵團的團長,著老頭不過時傭兵工會的一個糟老頭而已,不入流的貨色.

唰!老頭的臉一下子變成了豬肝色,自己好歹也是野狼身邊的人,沒想到他這麼不給他留面子.

"好吧!沒事,既然銀遂團長棄權,那咱換一個人和文昊比就是."著野狼就給了那白發老者一個眼神.

"下一個,蒼龍兵團,歸海,對暴熊文昊."老者會意,立即快速的調整名單,將名單中最強的一個調給了文昊."哼!我看你還死不死."

然後就看見一個,中年人從看台上站起,身形一閃就來到了比武台上,只見他一身天藍的半甲,手中是一杆如血一般的火長槍,不搭調的顏色卻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啊?是歸海?他可是六星武師啊!這下這個子絕對完蛋,有好戲看了."看台上的眾人再次發出雜音.

"兄弟,有禮了."歸海倒是很禮貌的問了聲好,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文昊的不一般不想那些人老是被自己眼睛看到的假象所欺騙.

"呵呵!歸海團長有禮了."文昊禮貌的回禮."可以開始了麼?"

"當然可以"著歸海就長槍一揮,帶起道道火的槍影,擺出了一個起手式.

文昊也是裝模做樣的擺了個連自己都覺得別扭的起手式,沒辦法,以前打架從來都是干就干,哪里有什麼起手式啊!

"看好了."歸海長槍舞動,同時腳步也是巧妙的跟進,長槍就像是一條出海的血龍,翻滾著直奔文昊的胸口,帶起道道氣浪,壓迫的文昊都有些呼吸急促.

喝!一聲清喝,從腰間拔出一把玄鐵劍,抵擋而去.既然歸海出手,文昊也就不在停留,立即化為殘影在比武台上閃爍不定.

只見兩人打的難解難分,但是總體上看,文昊是處于下風狀態,一直都被歸海打壓著,這樣讓看台上的人覺得文昊絕對撐不過這一局,開局就一直被打壓著,進入下一句局根本不可能.

不過奇怪的是文昊總是能絕處逢生,在最關鍵的時刻,躲過歸海的致命攻擊,然後繼續的躲閃.

"這子是走狗屎運吧!竟然能三番五次的躲過歸海的攻擊."

"呵呵!走運又如何,老是靠運氣可是不行的.他還是要敗的,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一些人煞有架勢的分析著文昊現在的處境.

只有銀遂和玉那邊確實閑然自若的觀看著比賽,偶爾會出聲指出那歸海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好.這也讓旁人認為著銀遂老糊塗了,這銀遂在不行也比文昊好吧?你該指點文昊啊!

戰斗還在繼續,文昊依舊處于下風,看著台上文昊狼狽的樣子,野狼的笑意更濃,還想回來找我報仇,就你這點水平,我可以輕輕松松的殺你一百遍……

上篇:第五十八章 無題     下篇:第六十章 各種比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