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六十四章 武王鄭狂楚  
   
第六十四章 武王鄭狂楚

聽到鄒清的宣讀,楠荒立即開始動搖,大元帥,可不是自己能夠動搖的存在,可是剛剛自己的作為卻是讓自己已經身處進退兩難的境界.

"哈!哈!哈!"野狼放聲大笑,他現在徹底的輸了,身敗名裂,"沒想到啊!竟然輸在了你的手上.我野狼……不服"到最後野狼依舊是不服,哪怕是會場外圍著十萬的精兵,他依然是這樣的傲氣.

"不服?你不服又怎樣?我家老大,能有今天全是拜你所賜,你知足吧!"陶君落此時已經是怒氣沖天.文昊沉默不語

"哈哈哈哈!你還真以為,你能殺我?"野狼突然狂笑,然後面部開始變得猙獰無比."野狼的兄弟,給我上."

野狼的傭兵在聽到野狼的命令後,立即一擁而上,湧向文昊,不過卻不是野狼想的那樣,之間他們快速的來到文昊的背後,然後表現出了臣服的樣子,他們的確是上了.只是不是野狼要的那種上.

"你們?"野狼的心一揪.

"我們?團長,平時我們敬你是團長,不敢冒犯你,但是你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謀殺雇主?你讓我們這些傭兵顏面何存?"一個傭兵站了出來,義正辭的指責著野狼.

"我……"月狼徹底癲狂,就連自己手下都不願意跟著自己了.

"團長,莫急,你還有我們,"正當他將要爆發之時,野狼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轉身卻看見只軍團內部的十來個個高層卻是一個都沒有走,依舊是穩如鐵塔的站立在他的身後,竟然都是武師級別的高手.

"你們為什麼不走?"野狼平靜了下心中的怒火問道.

"沒有為什麼,因為你是我們的團長."話那人語氣平淡,卻是給予了野狼極大的鼓勵.

"好!不愧是我野狼的兄弟,今次,我兄弟幾人若能活著出去,他日東山再起時,我願與你們平分天下."這個時候,野狼還著那些不著邊際的話語.

"呵呵!多謝團長厚愛."幾人立即受寵若驚的回應.

"現在我們已經無路可退,這文家子也是擺明了要殺我,我們只有殺出以條血路,以求生還."野狼的聲音無比的激動.

"誓死跟隨!"十幾個人一口同聲.

"殺!"隨著一聲殺,野狼等人便如狼似虎的沖了上去,迎向他們的是龍濤等幾個暴熊的武師.這下好了,選舉大會變成了兵團的超級火拼,且還是十幾個武師的的大戰.

這樣的況,讓觀眾席上的人就凌亂了,想要避開這糾紛,可是走不掉,因為外邊還有十萬的精兵鎮守,想不走,可是看這火拼的架勢,隨時都可能殃及池魚,糾結的他們只能規矩的坐在那觀眾席上,將頭埋得低低的.生怕表錯然後被錯殺.

大戰瞬間將會場攪得亂不可,文昊繼續戰野狼,而龍濤幾人則是分別和那十幾名無武師戰作一團,至于紫風,則是不停的游走在戰團之間,不斷的噴吐著風刃為龍濤幾人掠陣.

"哼!文家子,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墊背."野狼堪堪躲過文昊那巨大的匿蹤分身劍,吃力的吐出了幾個字,此時他再也不文昊殺不死他了,因為自己的黑日拳帶來的副作用,還沒過去,而文昊在剛剛不知吃了什麼東西,瞬間便恢複了過來.

"你還沒那資格啊!"這是文昊的回答,著文昊便再次以閃電般的速度欺身而近,他誓要親手斬殺野狼,凌厲的劍勢瞬間將野狼的全身籠罩,讓野狼沒有絲毫躲避的可能.

面對文昊這一劍,野狼猶如全身都被束縛住的受傷的野獸,本就是力量遭受黑日拳的副作用,不能完全施展,現在又被文昊這一招完全封死所有生路,他知道自己的死期到了.于是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看著野狼的樣子文昊絲毫沒有憐憫之心,他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掉野狼,救出父親,為前暴熊的兄弟報仇.

可是事往往都不如人願,就在文昊的匿蹤分身劍即將抵達野狼的脖頸之處時,突然一道由武元力組成的實質劍指,襲來,猛的撞擊在了文昊的劍身之上.

鐺鐺!匿蹤分身劍發出金屬的脆鳴,然後竟然被生生打偏,從野狼的身旁斬了下去,深深的斬進那石板鋪設的地下.

見此況,野狼大喜,顧不得其他,翻身而起,眨眼間便混入了人群.見野狼逃脫,文昊並不罷休,正欲追去卻被一個高大的中年人給攔住了去路.

只見這人鷹眼劍眉,英氣勃發,手中玩弄著一只的鳥兒,這鳥兒毛色豔麗,眼神充滿靈動之氣,他就是當初文昊潛入野狼時,發現文昊的那個人.

"是你?"看見中年人的樣子,文昊便立即知道了他是誰,他就是當初自己只身潛入野狼總部時,發現他的那個中年人.

"野狼這蠢貨,讓他辦個事,竟然辦成這樣,真是看錯人了啊!"中年人頭也不抬,繼續玩弄著手中的鳥,"不過也好,我親自動手,免得你子再次逃脫."

"哼!你也是我的仇人.我不殺你便是恩惠,又怎會逃走?"文昊將手中的巨劍一甩,顯現出了無比的氣勢.傲氣沖天.

"呵呵!不愧是他的後人啊,果然和他是一個性格,不過你依然要死."鄭狂楚上下打量了文昊一番,好像並不是來打架的一樣,突然了這麼一句奇怪的話.

"看樣子你很了解我爹啊!"聽到鄭狂楚這麼,文昊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當初自己年幼時,隨文國四處流浪,曾被人無休止的追殺,從這人所做的一切,和剛剛的語氣判定,文昊開始斷定這人肯定就是當年追殺自己和父親的仇人.

"對,我很了解你'父親’."鄭狂楚緩緩的將鳥兒托起,然後就看見那鳥兒眼珠滴溜溜的一轉就飛向了天空.

在鳥兒展翅的那一刹,文昊恍惚間發現那鳥有點向典故中的鳳族之鳥.所謂鳳族,便是鳳凰了,不過他和神話傳中的並不一樣,他們是龍族的天敵,世世代代都在與龍族為敵,曾經龍族和鳳族爆發過無數次的大戰.至于為何這兩大神聖的種族會大戰,沒人清楚.

"准備好讓我來殺你了嗎?"看著鳥兒飛起,鄭狂楚臉上帶著笑意.

"我准備好殺你了."文昊依舊口不饒人.

"哼!牙尖嘴利."鄭狂楚不在打算和文昊廢話,直接袍一揮,然後就看見整個會場,以他為中心狂風四起,飛沙走石,在那狂風之中竟然還夾雜著實質的武元力,這就是真正武王的力量,舉手投足間便是風起云湧.

也就在這個時刻,文昊感覺後背一陣火辣辣的燙,不過他根本就不能轉身,因為鄭狂楚的力量太過強大,容不得他回頭,但是他依舊是用神念掃視了一番,卻發現那飛起的鳥竟然一直在空中盤旋,且還噴出無比高溫的火焰射向文昊.

溫度之高,還沒有靠近文昊,文昊就感覺到了炙熱的溫度,文昊立即陷入絕境,腹背受敵,正面是強大的武王,背後的那鳥或許還可能是鳳族之鳥,只是現在年幼.

火焰帶著高溫噴射向了文昊,途中所經之處,竟將四周的空氣都烘烤的變了形,就這樣的溫度,若是撞上文昊,文昊不死也得被烤掉一層皮.

"嗷嗚!"眼看那火焰就要靠近文昊的時候,突然紫風發現了這邊的異狀,一聲長嘯,脫離了那邊的戰斗,然後從口中噴吐出打量的風刃,撞擊向那火焰.

阻擋火焰的風刃剛剛噴出,緊接著又是一波風刃從口中噴出,飛向高空中的那不知名的鳥兒,第二波的風刃發出呼呼的破空聲,這還沒完,緊接著紫風竟然又從口中醞釀出了一個大大的雷暴球,射向那鳥兒,這是文昊教他的攻擊方式,不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

果然,在紫風的攻擊一出,天空中的鳥兒就亂了陣腳,竟然驚慌的拍打著翅膀不知所措.

"呵呵!鳳,你去玩吧,這里我來就是."這是中年人的聲音,只見他隨手一劍就將文昊給逼的連連後退,然後又是對天連揮兩劍.

只見兩道實質性的武元力劍體憑空出現,一道直逼那風刃而去,一道斬向那空中的雷暴球.于此同時,紫風的風刃也是終于抵達,和那要傷害文昊的火焰撞擊而上.

"轟!轟!轟!"三聲巨響,一聲來自紫風和那火焰,另外兩聲就是哪鄭狂楚的兩道尸體武元力劍體與風刃和雷暴球的撞擊.

和平常的爆炸沒什麼兩樣,氣浪翻湧,只是其中還夾雜這無數的破碎的風刃,如雨點般射向大地,頃刻!觀眾席上便亂作一團,因為這大部分的風刃是向著他們而去的.

紫風因為離著氣浪最近,所以瞬間便被氣浪掀飛,飛向會場邊緣.

"哼!一頭狼王而已,竟敢傷我鳳,真是囂張,等我殺了你的主人,便來收拾你."鄭狂楚語氣憤怒,看來他對那鳥兒是特別的上心.

"文昊,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鄭狂楚再次轉身看向文昊,他決定瞬間斬殺文昊,奪得匕首,好快快回去複命.可是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刹那,他發現文昊的身邊多出了一個衣著袍的英俊的年輕人.

觀其修為,竟然和自己不相上下,只是這少年的武元力有著些許的奇怪,可是奇怪在哪里,鄭狂楚也不出來,在看那少年的相貌,他竟然是相當的眼熟.

"你是誰?"

"關你屁事."錦鄙視的眼神無可抵擋.

"你……"鄭狂楚氣極,不過還是深深的吸了口氣,強壓住心中的怒火."這文昊是鄭某必殺之人,還請閣下不要多管閑事.事後鄭某必定承你人."

"哦……原來是這樣啊!"錦露出了原來是這樣的表,"不過,因為你是文昊必殺之人,所以你還是讓他殺了你吧!事後,我也會承你的人的."

"原來你和他是一伙的,那我就連你一塊兒殺."鄭狂楚終于明白自己被戲弄了,憤怒的一聲咆哮然後就爆射向了文昊和錦兩人………

上篇: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高潮     下篇:第六十五章 紅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