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六十五章 紅錦  
   
第六十五章 紅錦

(依然要花要收藏!嘿嘿!寫的不怎麼樣,多少給點,表示鼓勵,謝謝,謝謝!)

"找死!"這是錦的聲音,只見他瘦肉的身軀突然閃動,然後消失在原地.

爆射的鄭狂楚間錦消失,立即心生警惕,停下前沖的腳步,警戒的看向四周,畢竟錦的實力和自己差不多,所以必須慎重,他不能在這個只屬于弱者的大陸丟臉,畢竟自己是來自哪里.

半響,仍不見錦攻擊,"難道逃了?不可能."鄭狂楚否定的搖搖腦袋,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受到自頭頂,突然一股大力襲來,竟然有些將自己壓的透不過氣.

感受著這股大力,鄭狂楚不由得心中大驚,這是什麼力量,為何這般強勢?自己可是一星武王,竟然對這大力有些把持不住,難道這衣少年的修為竟然會比自己更強勢?

思慮間,錦的攻擊已經來到了頭頂,這時他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個大大的色手掌,著色並不是血色的,而是那種能給人一種美的感覺的,讓人心中欣然.而那錦竟然就凌駕與那手掌之上,面色凜然,頭下腳上,五指撒開,就像搏兔的雄鷹.

"咿~呀~!"之間鄭狂楚大吼一聲,然後就看見他那粗壯的腰肢突然挺直,丹田處也是突然一陣肉眼都能看見的鼓脹.

"武王拳."

"砰!砰!砰!"鄭狂楚雙拳揮動,然後就看見自他雙拳之中迸射出如琲e沙數般的實體武元力大拳,帶著無匹的拳意,對著錦的手掌蜂擁而至.

轟!轟!轟!就像是洪鍾大呂一般的的聲音,一聲接一聲,傳遍整個楠魁城.會場的大地震蕩不息,開始被這聲波震的出現了龍蛇蜿蜒般的無數裂紋.

"天呐!……"觀眾席上的人終于忍不住,開始向外逃竄,這聲波就像是無的殺手,刺激著他們的聽覺神經,這些人,修為好點的還能勉強跑動,修為中等的,也是口吐白沫栽倒在地,而那些修為差的人就更慘了,直接七孔流血,不醒人事.

聲波猶如瘟疫一般的蔓延,那幾個起初留下的誓要跟隨野狼的武師,現在被野狼再度拋棄,此時已被龍濤等人打的遍體鱗傷,本來正打算與龍濤等人拼命,突如其來的聲音和震蕩直接將讓他們那本就重傷的身體震飛.

而龍濤他們幾人也是根本就顧不得再去追殺,趕緊捂著耳朵,向著會場的邊緣奔去,他們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心髒猶如要爆炸了一樣的感覺.

只有文昊一人,孤立于那比武台的正中央,閉目而立,完全無視這等強勢的攻擊,這並不是文昊的修為有多強,而是在聲波爆發的霎那間,錦就驅動文昊懷中的匕首將形成了一個無形的護罩,替文昊擋去了大部分攻擊.

但是盡管是這樣,文昊依舊是有些支持不住,于是閉上了五官,收回神念,一心一意的防守起來.本來他就離著聲波爆發的中心最近,在聲波爆發的刹那,他根本就沒辦法離開,只能借著匕首避難,但是在外人看來,文昊就牛叉了,這麼強的攻擊,他竟然還能氣定神閑的站在那里一動都不動.

這就是武王的力量,武王爆發,武師完全沒有生還的可能,所以在文昊對上了鄭狂楚之後,錦便直接出現與其對上,甚至不怕精氣耗盡,再次陷入沉睡.

轟!當那組後一道拳影對上錦的手掌之後,發出一聲悶沉,卻又震動心弦的聲音後,便化為純粹的武元力光點消散于空氣之中,回歸大自然,可是錦的手掌的光芒也就是暗淡了些許,卻並沒有消散.

"長空劍!"鄭狂楚額頭開始滲出汗珠,他從來都沒見過這樣強勢的攻擊.不得已便召出了與自己的武魂相連的真命秘武.

就看見那鄭狂楚那丹田之處,一陣武元力的光華閃動,然後呈現出了一把正氣浩然的長劍,自他那丹田之處飛了出來,雄渾純正的武元力波動不息.

"什麼?"看見你長空之劍,錦臉上微變.

這真命秘武是所有武修達到武王境界有所擁有的一項天賦武技,它是通過自己本身對武元力的天賦屬性進行修煉,選擇與自己屬性相同的武器,然後通過自己的長期溫養,祭練,武器就會化進身體,在丹田之處再次進行溫養.

時日沒有固定的時間,但是時間越長,這武器與靈魂之間的契合度就越大,且這武器還能不通過身體直接進行吸收武元力,所以其爆發出的武元力也是天地間最為純正的.

錦本身就沒恢複實力,一個半靈魂體,其修為也就僅僅只是比這鄭狂楚強上一點,所以他一出招就是大招,想要將鄭狂楚強力一擊必殺,只是沒想到這鄭狂楚竟然在一星武王的時候就有了自己的真命秘武,這是錦沒想到的.

咔咔!就像修真者的飛劍一般,那長空劍在鄭狂楚意念的控制下,飛向高空,然後斬向了錦的巨大手掌.

"收."錦自知自己的攻擊再也不可能擋不住這一劍,為了節約武元力他在空中一個翻騰,然後竟然要收回這個手掌.

可是劍的速度卻是無可比擬,瞬間就斬在的色的手掌之上.

噗嗤!就看見長空劍猶如裁布的剪刀,在手掌上劃下,發出噗噗的聲音,手掌瞬間被撕裂開來,然後整體崩潰,那原來的地方露出了那西下夕陽余暉.而在那手掌散去的瞬間,錦的身體竟然變得暗淡了一些.

破開手掌後的長空劍並不罷休,在空中略微旋轉少時,便又再次沖向了錦,空中的錦被凌厲的劍勢鎖定已經無處可逃,一邊盡力的控制著身體平衡下落,揮動雙拳擊打著長空劍的劍身,每次擊打,哪劍都發出一陣低鳴,

而那鄭狂楚也是跟隨錦的每一次擊打臉色一點點的變白,那是自己的真命秘武,與自己的武魂相連秘武受到強力的攻擊,便也是等同于自己的靈魂在受攻擊,而且他這秘武也就只是真正的剛剛成形而已,那里經得起錦這般猛擊?

這邊的錦也不好受,雖然自己的攻勢甚猛,但是這鄭狂楚也是戰斗經驗之豐富,知道不能放松,哪怕是靈魂重傷也不能,因為自己一放松,那麼就可能被對方殺死,所以錦也是死命的轟擊,沒轟擊一次他的身體就會變的暗淡一點.

瞬間,錦便落到地上,腳踏實地,"兮哈!"錦大吼一聲,拳力一拳震開長劍.

"救贖匕首!"就看見錦手掌一招,那匕首就從文昊的懷中飛出,落到他的手中,此時那聲波已經過去,只是這武王的戰斗,文昊根本就插不上手,只能在旁邊干著急.

匕首在手,錦臉上再次燃起火焰.竟然主動的攻向了那鄭狂楚的真命秘武——長空劍!

"什麼?救贖匕首!"鄭狂楚的臉上終于顯現出了驚恐的神色,不!是恐懼,猶如見到死神一般的恐懼."長空劍!快回來."

可是晚了,錦的身體化為一道的光線,向著那長空劍疾馳而去.而那長空劍也是被錦的氣息鎖定,根本不能動彈.

"救贖匕首?"看著錦手中的救贖匕首,鄭狂楚眼神開始呆滯,這就是自己一心想要搶奪的匕首啊!現在自己卻是被他殺死.

"哼!"突然鄭狂楚的臉上顯現出了猙獰的神色,"你不要我活,我也不讓你活."

"長空劍!給我爆."

于此同時,文昊已經明白了這鄭狂楚的用意,快速閃掠,來到了鄭狂楚的身後,巨大的匿蹤分身劍對准那鄭狂楚的後背心刺去,他要組織鄭狂楚引爆長空劍.

也就在這個時候,空中的錦也聽到了鄭狂楚的吼叫,然後他就感受到了那長空劍的異樣傳來.

只看見那長空劍的光華開始變得強烈無比,然後就是長空劍的劍身開始膨脹,一股強大的風壓從那長空劍之中傾瀉而出,猶如久未排放的水渠,洪水般的武元力開始四處肆掠!

感受著長空劍的的暴動,錦臉上顯現出了悲哀的神色,現在的他就算是逃,也是躲不開這強橫的力量.于是極力的扭轉頭顱,"師弟,帶著匕首快快離開."

然後,就看見錦將手中的匕首拋向了文昊,匕首在空中大著轉,瞬間就落到了文昊的面前,而這時文昊的劍也是剛剛刺入鄭狂楚的身體.所以鄭狂楚已經沒有了機會去搶奪匕首.

"師兄?"文昊申請悲切.

"快走!"錦一聲暴喝,然後袍揮動,一陣輕柔卻又強力的風吹起,直接文昊給刮向了會場之外,而此時的會場內外的人,早就撤的一干二淨,留下錦孤身一人,身著通的衣物,猶如一片楓葉,在夕陽的余暉下,處于空中搖曳.看起來淒美無比.

"轟!"巨響震動天地,數百道龍蛇蜿蜒般的裂紋自會場蔓延而出,瞬間傳遍整個楠魁城,而那些距離會場的房屋,也是在巨響之中瞬間坍塌,巨響過後,就是風暴,席卷整個楠魁城……

"師兄……"被錦送出老遠的文昊,終于在靠近城外的一個土坡上落下,聽到城內的巨響,幾乎雙眼流血,悲痛的呼喊,胸口撕裂般的疼痛.本就重傷的身軀,終于崩潰,文昊一大口鮮血自口中湧出.匿蹤分身劍也是無力的掉到地上.

"啊……"文昊想要大聲的痛呼,可是已經沒有力氣,嘴一張一合,卻又一個字都不出來,他的緒開始崩潰.

"團長……"遠處傳來龍濤等人的呼喊.

當他們來到這里時,卻看見文昊無力的癱軟的躺在地上,眼睛卻是死死的望著那遠處的會場.

和文昊相處哪麼久,龍濤等人怎會不明白文昊此時的想法?看著他重傷的的樣子,心中都是猶如刀割一般,想要帶文昊回去調養,但是文昊雖然不能動,但是絕對不會同意,反而影響恢複,而且錦與所有人都是同兄弟,于是龍濤便一個熊抱,將文昊輕柔的抱起,然後放在紫風的背上,開始向著會場走去.

路上,紫風的腳步輕柔到了極點,生怕自己的一個不慎就會讓文昊感受到顛簸,然後觸及體內的傷痛.

背上的文昊滴下幾滴眼淚,落在紫風那柔順的毛發之上,紫風似是若有所覺,不過它沒有回頭,依舊是輕輕的向著那會場行去.有坐騎如此,夫複何求?

終于,紫風帶著文昊來到了會場,身後是龍濤和藍天相和進萬的暴熊傭兵,他們都沉默著.因為他們看見整個會場已經不複存在.已經不能用夷為平地那形容,這里簡直就是一個大天坑.

在那坑的中央,躺著一個色的身影,在所有人眼里是那麼的熟悉,那就是咱團長的師兄啊!哪個愛搶大家酒和的錦大哥啊!

只是現在的錦,已經不再動彈,且身著袍的身軀,幾乎接近透明………

上篇:第六十四章 武王鄭狂楚     下篇:第六十六章 匕首來曆,龍濤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