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七章 封龍原  
   
第七章 封龍原

半月後,文昊基本恢複,只是右手,已經完全廢掉.

"我要帶你去個地方."豐戰這樣著.

"什麼地方."對于豐戰,文昊依舊是沒什麼好氣.

"山谷的後邊,那里有能治愈你的右手的方法."豐戰指著窗外那山谷的的後邊著.

"為什麼要這樣做?"文昊問道.

"你是一個人類,卻能得到龍族的青睞,我覺得很奇怪!"豐戰沒有正面的回答溫愛的問題,反而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好吧!什麼時候出發?"文昊選擇了妥協,作為一個用劍的武修,右手用多重要,他自己知道,現在有了能治愈自己右手的方法,文昊也就暫且將恩怨放到了一邊.

"明天吧!我希望你能原諒我的過失,畢竟他們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受到傷害."豐戰走到門口,出了這句話,這話時,文昊明顯的感受到了他身體的劇烈顫抖.

"呃…"豐戰這樣子,反而弄的文昊不知如何是好,是啊,換做是自己,可能也會這樣做那捍衛自己的徒弟,或者是家人,是不是自己起初太過魯莽了?

反思中的文昊,在豐戰走後不久,就開始在床上盤腿而坐,運轉功法調息,並不時的的調動些許的武元力到右手去維持右手肌肉的活力,防止枯竭.話他這套功法也是他文家的家傳功法,文昊卻不知道名字,這摘星手,黑月劍式,疾風步,都是文國當初傳授給文昊的,著文家的祖傳絕學.

不過文昊卻是相當奇怪,自己一個的傭兵團,怎會有這麼多的祖傳絕學?那些比自己大的兵團都是東一個西一個的湊起來的,雜七雜八的,什麼都有,卻不像自己家這般系統化,系統化的功法與武技,這些都是只有大家族才有實力擁有的.

而且文昊明顯的感覺到自己這功法和文國給予自己的武技都是配套的,所以文昊的戰力也是相當的強悍,當文昊問到這一點的時候,文國總是一笑了之.

第二天,豐戰早早的就來到文昊的房間,卻發現文昊早已在那里等待這他的到來.

"帶上你的武器,我們是需要戰斗的."豐戰著.

這時文昊才發現,這豐戰竟然是全副武裝,這讓文昊也是歎了口氣,看來沒有那麼容易啊,也對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呢,文昊這樣想著就隨著豐戰出發了.

走到山谷後山的入口時,龍濤趕了過來,卻被豐戰以人多目標大的借口給打發了回去."老子,我老大回來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定然不會放過你."龍濤揮舞著巨大的拳頭威脅著豐戰.

"放心吧!我不會對文昊怎麼樣的."豐戰淡淡的著."走吧"

隨即兩人就踏進了進入後山的旅程.

"前邊就到了,在進去之前我希望你能記住一點,那里邊的一切都是違反常理的存在,所以你在那里看到的一切都不必驚訝,傷害你的,你大可以殺死他們."豐戰在路上囑咐著文昊.

豐戰的話激起了文昊的好奇心,違反常理的存在,是怎樣個違反法呢?

"不知不覺他們就翻過了後上的山脈,放眼望下去,那里竟然是是一片平原.就是那里了."豐戰指著山下著.

當文昊順著豐戰指的方向看去時,不由得表現出了極度的驚異,果然是違反常理的存在啊!

只看見那里一片平原大川,地域廣闊,就算是文昊他們站在山脈頂部竟然也沒有看到這平原的盡頭.

平原上的土地沒有一株植物,地面到處都是似是久旱而產生的裂紋一樣的巨大縫隙,蜿蜒前伸,看不到終點.天空烏云密布,將大地映襯的昏暗無比.

看看身後綠樹成蔭的山脈在和湛藍的天空,再看看前邊這廣闊無垠的平原,文昊心中感歎,果然是違反常理啊,一邊生氣勃勃,一邊卻是抑郁的死氣.沒想到這天玄大陸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存在.

"走吧!跟緊點,里邊和怪異的."豐戰撤下了背在背上的天藍長槍,開始一步一步的向著山下的平原走去,跟在他身後的文昊見狀也是拿出了巨大的匿蹤分身劍,左手持劍,緊跟身後.

文昊緊緊的跟隨這豐戰,在他的身後寸步不離,有這麼強大的一個保鏢,自己能省力肯定就省里,好奇的大量這前方的平原心中激蕩漾,會不會又像上次收獲匿蹤分身劍一樣,再次收獲一些意想不到的驚喜呢.

"到邊緣了,我想你也應該不用我提醒你吧,警惕點."走到邊緣時豐戰回頭看了一眼文昊.

"呵呵!放心吧."文昊竟然從豐戰的語中感受到了一絲淡淡的關懷,不過文昊心中也是更加好奇,這家伙態度怎麼轉變的這麼快,怎麼會突然對自己這麼好呢?不行自己得問清楚.

"誒!我豐老頭,你為什麼突然要對我這麼好?"文昊停下了腳步詢問道,他可不想欠人人,因為這是要還的啊!而且文昊和豐戰之間還是有過節的啊!

聽到文昊的話豐戰也是突兀的止住了腳步.

"怎麼?你懷疑我會害你?"豐戰的臉色明顯不怎麼好看.

"不是,只是不想欠你人而已."文昊懶懶的靠在身後的一顆樹上,巨大的匿蹤分身劍被他隨手扛在了肩上.

"可惜你已經欠了."聽到這里豐戰一聲歎息突然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豐月.

"什麼?你傷了我,又救了我,這僅僅只是兩清而已,我怎麼會欠你的?"文昊跳了起來.

"你真想知道我也可以現在告訴你,本來是打算讓豐月自己的."豐戰抬頭,半眯著眼睛看著前方的平原.

"這平原叫封龍原,是我戰王谷的禁地,除了我之外是誰的不可以進來的,而且就算是我也得是一年才能有今天這樣一次機會進入,當初你手臂被我廢了,昏睡過去,要想治愈你的手臂,我能想到的,也就只有這個地方."

"但是這里危險重重,我單身進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如果還要帶上一個昏迷的你,那就更不可能了,看你當時的狀況,至少需要一個多月,那時候等你醒來這封龍原早已封閉,所以,在沒有辦法的況下……"豐戰道這里停了下來.

"怎麼了?"文昊不以為然的問道.

"為了能讓你在封龍原封閉之前醒來,所以我就采用了一種從妖族帝國流傳到我們人類帝國的一種療傷方法……"

"什麼?你是…"文昊語結,他沒想到這豐戰竟然會這樣做,為了救自己,竟然連自己的女兒都搭上了.

這所謂的妖族療傷方法,就是利用男女之間的陰陽協調,相互調動體內的武元力,在兩者身體之間形成一個連通,生命本源的溝通,也就促進了傷勢的恢複,換句話和修真之間的那種雙修有著相似之處.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不要告訴我這是因為你自責."文昊才不相信,豐戰會因為良心的自責才會這樣做.

"進去吧,反正我是不會害你的,等出來了,你就知道了."著豐戰便不再與文昊話,大步流星的踏進了這封龍原.

此時的文昊也是完全的相信了豐戰不會加害自己,畢竟人家連女人都白送給自己了呢,只是對于這豐戰為什麼會心甘願的將女兒搭給自己,文昊依舊是不怎麼明白,但是從豐戰的語間,文昊感覺到這是和這封龍原是有著密切的關系的.

跟隨者豐戰,文昊單手提劍,緊隨其後.

一踏入這封龍原,文昊就明顯的感覺到了這封龍原里邊的壓抑感覺,讓人過透不過氣來,四周的是昏暗的氣息,猶如陰霾的天氣,暴雨即將降臨.

天空烏云密布,在那烏云之中,偶爾還會有著一些閃電掠過,掠過的瞬間,也會從那烏云中露出一點光線,不過卻是稍縱即逝.

"不要靠近那些地面上的裂縫."經過那些裂縫的時候,豐戰出警告著文昊,然後以及其輕巧的步伐,意圖繞過那些裂縫,似是你裂縫的深處隱藏著什麼可怕的東西.

聽見豐戰嚴厲的話語,文昊不敢怠慢,人家是半個武王級別的人物,在這里都這麼心謹慎,自己猜六星武師,那就更要心才是啊!

千萬條裂縫在陰暗昏沉的大地上蜿蜒,文昊和豐戰卻是一步一步的,凝神心前行,精神高度緊張,生怕驚擾了裂縫深處那可怕的存在,從而給自己帶來麻煩.

一道裂縫,兩道裂縫,三道裂縫,不知走了多久,此時回頭已經看不到身後的山脈,文昊他們已經深入了封龍原的深處,全神貫注的走了這麼久,就算是文昊靈魂力量強大,也是顯現出了些許的疲憊.

"嗚!"文昊懷中的龍睡醒了.

"糟了!"豐戰聽到龍的輕聲叫喚,突然驚叫"怎麼把這祖宗給搞忘了.不該帶她來啊,快阻止他出聲."

可惜晚了,睡醒的龍,鑽出文昊的胸口,一下子飛出了文昊的懷抱,開始在天上歡快的婉轉飛行,不是還發出聲聲龍吟,強大的龍息以及龍吟響徹整個封龍原.

這是並不是豐戰的失誤,誰也沒想到龍會在這個時候醒來,看著天上撒著歡的龍,文昊苦著臉看著豐戰,這也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龍在天上盡的飛舞,髙鳴,完全不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為文昊帶來了怎樣的麻煩.

"快下來龍."文昊一聲厲呵,斥責這龍.

"嗚嗚!"龍聽懂了文昊語中的責怪之意,委屈的嗚咽兩聲,便又不甘心的回到了文昊的懷中,露出腦袋,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文昊,惹人憐愛,讓人不忍再去責怪.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大地突然自開始震蕩,一陣奇怪的聲音自地底傳了出來,聽起來是哪麼的淒涼,悲慘,讓人毛骨悚然.

"來了,記住不要節約武元力,只有武元力在能對其勉強生效."豐戰再次將自己的經驗告訴文昊.

嗤嗤!成千上萬的裂縫中開始冒出滾滾的,烏黑的,帶著腐朽氣息的氣體,瞬間就將整個平原籠罩………

上篇:第六章 龍之威     下篇:第八章 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