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十二章 周之晴(二)  
   
第二十二章 周之晴(二)

"我累了,給我找個地方休息."文昊懶得和這班傑再.

"喂.那誰?聽到沒有,咱老大累了."班傑立即招呼手下的人給文昊安排,族長的架子擺得相當到位.

文昊隨班傑等人嘻嘻哈哈的就來到了,這石龍的腹部中央位置,那里是一個大大的大廳,一個圓形的大桌子擺在正中央位置,如果沒有猜錯這里就是哪班傑等人開會的地方了.

"班傑,我問你……"文昊似是累了,尋了個座位,坐了下來,仔細的看著這大廳的布置,突然發問.

"你吧老大."班傑爽快的答應.

"你黑龍一族總共有多少人?"

"三百一十二人,班傑自豪的著"我黑龍一族可是咱龍族數量最多的一族了."班傑自豪的著,不過隨即又了這樣的話"雖然質量差了點."

文昊啞然"血統不重要,關鍵是要靠自己,你雖是黑龍,現在還不一樣到了武王的境界,所以自身才是關鍵啊!"文昊這樣好安慰著班傑.

聽到文昊的話,周圍的幾乎所有的黑龍都是眼前一亮,是啊!血統是差了一點,這個是不能改變的,但是自己能夠努力啊,就算不能達到大陸的巔峰,但至少也得讓自己問心無愧,不是嗎?

而在一旁為文昊斟茶的周之晴也是身軀一顫,她也被文昊的話所打動,自己自幼便無父無母,一切都是靠自己努力才能活到現在,雖然從到大總是被人欺負,但是自己還是努力的活了下來,因為文昊的話,周之晴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當然這是文昊和班傑他們不知道的.

"誒!對了老大,你干干嘛突然問我我們族的人數呢?"班傑不解的問道.

"濤子,你給他吧."文昊已經沒有了和班傑話的欲望.

"老大是你太破費了,"龍濤最懂文昊的想法.

"破費?"班傑還是不解.

"族長啊,你我們這個石龍你用了多久?用了多少人力?"龍濤反問道.

"呃……全族的人都來參與了,用了十年吧!"班傑道.

"這就是破費了."龍濤一拍大腿."老大還是你跟他吧."龍濤點到即止,後面的話他就不方便了,畢竟班傑是自己的族長.

"咳!咳!"文昊正襟危坐,"全族三百一十二人,就為了這一石龍花了十年的時間.這還不是破費嗎?"

"如果你讓他們把這十年的時間用到修煉上邊去的話,我想他們的修為必定會進步一大截."文昊嚴肅的著.

"其他不,就你這石龍,除了好看,還有什麼?要開會咱隨便弄個好一點的房屋就行,且也不會比這差,十年對于你們龍族不算什麼,但你卻讓全族的人給你干了十年的苦力?子,我告訴你,還好你的族人對你比較尊重,否則早就反了!"

班傑額頭上留著冷汗,雖然這族人造反是不大可能,但是他回頭一想,文昊的話也不無道理,這十年用來給族人修煉,會是怎樣?且現在想想這石龍的確是沒有多大用處,除了好看,其他啥的用不著.

心中懷著感激,班傑愧疚不已."謝謝老大.我會想族人們道歉的."班傑這樣著,的確!對于長壽的龍族來十年並不算什麼,但是十年用來修煉的話,還是能獲得一些成績的,所以班傑愧疚.

"呵呵!你能這樣想就好."文昊劍班傑悔悟,也是會心一笑,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將龍族的一些惡習改掉,傳中龍族的龍喜歡收集各種寶物,堆積在自己的住處,其實不然,這是因為他們喜歡炫富,喜歡顯擺自己.

"哦!族長,你看今晚的話咱是不是要喝點啊,老大和我走了很多路才來到這里呢?"龍濤早就開始想念他黑龍部落的酒水了.

"這個……"班傑沒有一口答應,卻是將詢問的眼神看向了文昊,畢竟現在文昊才是老大.

"呵呵!要喝就喝唄,看我干嘛?"文昊被班傑那火熱的眼神看的相當不自在,一口答應,其實他也想喝點酒,奔波勞累了這麼久,身心上的確是多少有了些許的疲憊.

夜晚!

"老大,我們這個島叫黑龍島,氣魄吧?"班傑坐在文昊的身旁醉醺醺的著,海風吹起,海浪在海中湧動.

"呵呵!"文昊看著班傑的醉樣,心頭不出的安甯.

"算了,我去和我的族人喝去,你只顧著自己喝,都不理我!"班傑起身搖搖晃晃的離開,其實他是看出了文昊此時有心事,所以不想在打擾他.

"文大人,我能坐在你的旁邊嗎?"那周之晴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文昊的面前.

"恩,坐吧!"文昊回頭同意,沒然舉起手中的酒,仰頭大喝起來.

"文大人你是心不好嗎?"周之晴這樣問著,她也看出了文昊此時的心很低沉.

"也沒有吧!以後就不要再叫我什麼大人,大人的了,換個稱呼吧!"放下手中的酒,文昊看著無盡的海面,平靜的海與他的心截然相反"或者你直接叫我老大也可以."

"我不要叫你老大."周之晴嘟著嘴著,血的眸子閃爍著血的光芒.

"恩?"文昊將臉湊到周之晴的面前,"那你要叫我什麼?"

"我……"周之晴將頭埋在胸口,笑臉瞬間便的通,猶如那熟透的果實一般,手不斷的扭捏玩弄著肩頭披下的長發.

"那你叫我昊哥吧!"文昊回頭繼續喝酒.

"真的?"周之晴興奮不已.

"恩,真的!"文昊答道,不過目光依舊沒有離開海面.

"哈哈,太好了!"周之晴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竟然就在原地跳起了舞來,就像一只蝴蝶一般.

"呃……!"文昊沒想到這周之晴竟然會這般興奮,竟然一時語結,看著那翩翩起舞的周之晴.文昊眼神中閃過一絲茫然.

這時他才注意到,這周之晴論相貌雖算不上什麼絕世美女,或許不如央燕,玉,及豐月,但是也是極其的美麗.尤其是他嬌俏的身軀,讓人一看就有一種忍不住想要保護的沖動.

但是她的眼睛卻是讓人不敢接近,血的眸子,似是殺戮的根源,若是久看,竟然會讓人迷失及瘋狂.

不過文昊靈魂強大,所以並沒有有何不妥,反而是對這周之晴的來曆有所好奇,一個沒有一絲修為的女孩,為何會有這樣奇特的眼睛?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奇遇?

正沉侵在歡樂中的周之晴突然發現了文昊注視自己的目光,停了下來,"昊…昊哥,你是不是對我的眼睛很好奇?"第一次叫昊哥,周之晴稍微有些害羞.

"呵呵!能嗎?"文昊溫暖一笑,他覺得自己和這周之晴還是有著一點相似之處的,那就是他也有著一雙與常人不一樣的眼睛,雖然沒有這周之晴的霸道,但也是相當的魅惑,曾給他帶來了不少麻煩.

"恩."周之晴輕聲應是,然後就在文昊的身旁輕輕的坐了下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這眼睛是怎麼回事,我也是在我懂事後,才發現自己的眼睛與別人的不一樣的."道這里,周之晴的神變的更加悲哀了.

"我從就沒有父母,我也不知道自是怎麼長大的."周之晴開始向文昊講述自己的回憶.文昊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他知道這是一段痛苦的回憶.

"我只知道自我記事起,我就流浪在人類帝國的各個城市之間,以乞討為生,每天都會很餓,每天晚上都會很冷.有時候我花了很打的代價,才找到的吃的也會被比我大的一些乞丐搶走,我不敢反抗,因為我反抗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殺死我."

"那時的我真的很絕望,我不知道為什麼別動孩就有父親母親,就偏偏我沒有,為什麼別人能吃好的穿好的,我卻沒有,所以那時候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夠吃上一頓飽飯,能在一個溫暖的地方踏踏實實的睡上一覺."

"或許是上天聽到我我的祈禱,所以我遇到了班傑族長,那天天下著雨,剛剛被人將我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給搶走了,所以我一個人沮喪的在街上流浪著,然後就班傑族長就出現了."

"他帶著我吃了一頓好吃的,還讓我在那溫暖的床上睡覺,後來還給我買了很多衣服.後來他見我實在沒有依靠,就帶我回到了龍族讓我跟隨者顧爺爺一起生活,偶爾幫大家做做飯,雖然要干活,但是我真的很幸福."

聽到這里,文昊已經完全的震驚,他沒想到這周之晴的身世竟然是這麼的淒慘"是不是很心酸?心酸就不要想了,好好把握現在吧!"

"恩!"周之晴輕輕點頭,然後就靠在文昊的身上慢慢睡著.不過並不是真的睡著,她只是想這樣靠著文昊一會兒,因為明天她就要悄悄離開,因為文昊了"自身是關鍵!"她不能一直躲在龍族,靠著班傑的庇佑,她也要變強.

周之晴的想法,文昊卻不清楚,他現在已經神游到了大源帝國,心頭不斷的浮現出玉,央燕,豐月,的身影,他開始有些責怪自己,身為人夫,竟然這般不負責任,走了這麼久,知道現在才開始思念.

而且走就走吧,還把暴熊那麼大的一個兵團交給她們打理,她們會累的啊?哎!文昊在心頭歎息,是啊,自己好像一直都很少想念她們,是不是家里出事了?不可能吧,家里現在可是有豐戰坐鎮呢.

好吧!等龍濤的事解決了就回去,然後再出來尋找父親.文昊在心里這樣告訴自己,可是當他想到文國的時候,心頭就再次一揪.

"父親,你在哪兒?昊兒一直都在找你啊,你還好嗎?"想到文國,文昊心里便痛苦不已.原本以為就是一次任務,卻沒想到自己任務歸家,父親與其親手創立的兵團便已不再,當自己拼命的將兵團重新建立起來,並打回楠魁城,擊敗野狼,卻發現父親依舊是沒有一絲消息.

"爹!"文昊在心中痛苦的呼喊,而那沒睡著的周之晴卻清晰的感受著文昊的因緒激動,而劇烈跳動的心……

上篇:第二十一章 周之晴     下篇:第二十三章 大族長澄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