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十二七章 聖龍甲  
   
第十二七章 聖龍甲

難道就真的是因為自己會嘯天劍?又或者是因為自己帶回了聖龍?為何這龍族祖先會在子孫的傳承記憶中留下這樣的信息,讓他們帶回會嘯天劍的人?

想到這里文昊的心中突然一個冷顫,這龍族先輩是否過于變態?竟能看穿未來,預測到自己的現在?又或者這只是一個巧合?那這離風又為何會願意為自己犧牲一條手臂,就因為他和錦相識?

而最為奇怪的就是鄭狂楚了,此時文昊已經猜出,這野狼的一切作為都是受鄭狂楚指使,一切都是為了嘯天劍(救贖匕首),可他們又為何要這匕首?記得當初文國告訴自己,匕首在人在.

這一切讓文昊都覺得真相似乎就在眼前,可是又像是遠在天邊,就放佛是在你想要觸摸的瞬間,他便又立即飛走天際,讓你迷茫無助.

思慮間,那被文昊強行壓制下去的酒力再次回返,沖頭而至,讓文昊覺得昏昏沉沉,眼皮仿似千斤般重,不消片刻,他便放棄抵抗,躺倒在了桌上,沉沉睡去.

翌日,龍族一片忙碌景象,除了文昊以外,所有人都在忙東忙西,文昊知道這是在為第二天的典禮做准備,就連龍濤和堯龍都是被拉去做起了苦力.

真個青龍島只有文昊一個人閑著,漫步在偌大的青龍島,文昊無所事事,被無聊煎熬著的他,根本就不知道該干什麼.

"是文少爺嗎?"突然一個女孩的聲音從文昊的身後傳來,聽起來是那的羞澀,就像是青澀果實.

"是我,你好!"文昊轉身,一個翩翩少女站立于自己的面前,只見她精致的臉蛋猶如是經過精雕細琢一般的美麗,長長的睫毛,透的臉蛋猶如數值上的蘋果,一直到了脖子.

"你好,能做朋友嗎?"女孩的臉更了.

"呵呵,好啊!"

聽到文昊的話,少女通的臉蛋顯現出了興奮的意思.

"能帶我去參觀一下你們龍島嗎?"或許是因為文昊太過無聊于是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恩."少女輕輕應下.便帶著文昊四處參觀起來.

青龍島,位于,黃龍島,龍島,藍龍島,黑龍島之間,整個島嶼就像一個圓形的盾牌.

青龍門聚居在島的北邊,在南邊是茂密的森林,據這少女,這茂密的森林是龍族的禁地,除了大族長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進入.

從空中俯睅下來,這島就像一枚巨型的蛋一般,龍族聚居地就是這蛋的破殼之處,而那蔥郁的森林便是蛋的中心部位.

"又是禁地?"文昊摸摸鼻子,還記得當初那戰王谷的封龍原,也是一塊禁地,就是不知道在這塊禁地里邊是否也是有著和那死神和白色巨蟲一樣的恐怖存在.

"天色不早了,少爺你該回去了."看看漸落的日頭,少女出了分別的話語.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文昊這時才記起自己還不知道少女的名字.

"我叫明月."少女聽到文昊的話,臉蛋再次便的通,其實她和文昊在一起的這一整天,臉都是通的.

"明月?"望著少女漸漸消失的背影,文昊臉上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奇怪的女孩啊.

因為文昊根本就沒從這女孩的身上感受到一絲龍族的氣息,換而之這少女並非龍族,但也絕非人類,因為文昊從其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從沒遇到過的氣息,也是等同于龍族這等神聖種族的氣息,可是文昊卻不知道是什麼.

與少女分別,看看暮色漸至的天空,在看看遠處不停忙碌的人群,文昊無奈的歎息,又是一個人呢了啊!

"有人陪話真好!"文昊這樣著,便走向了自己的臨時住所,他決定回去後一個人喝喝酒,然後睡睡覺……

可是當他走到那忙碌的人群中的時候,他改變了主意.

"一個人喝酒多沒意思."于是文昊在人群中尋找了一會兒之後,便將那龍濤給揪了出來.

"有事嗎老大?"龍濤抹抹額頭的汗水.

"走,陪我喝酒去."著文昊就不由分的拉起龍濤走向了自己的臨時住所.

"呃…"龍濤求之不得,立即一甩手嗎,便跟著文昊離去.

夜!皓月當空.

"濤子,現在回歸龍族感覺怎樣?"文昊把玩者手中的酒杯.

"呵呵,托老大的福啊,現在心里安生多了."龍濤撓撓腦袋,嘿嘿一笑.

"好吧,告訴我,為什麼你們的記憶中會有這個東西?"摸出懷中的嘯天劍(救贖匕首)晃了晃.

"呃……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出生以來,長輩們就這樣告訴我的,然後成年後記憶中就會出現這些東西,這些都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我真不知道."龍濤露出了無辜的表,

"哎!"文昊歎息,不禁撫摸著手中的匕首,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親.

"對不起!老大."看見文昊的樣子龍濤心里開始難受起來.

"呵呵,沒關系的,我想在鄭狂楚他們沒找到匕首前,是不會對我父親做什麼的,否則他們是得不到匕首的."道鄭狂楚,文昊平平日里和善的目光竟然露出了陣陣凶光.

"對了,你可以去問問大族長的,他是族長,他肯定知道的多一點."龍濤一拍大腿,似是突然才想起了這一茬.

"好吧!"著文昊就站了起來.

"你要到哪里去?不喝酒了嗎?"龍濤不解的問道.

"去找大族長."文昊著就走出了屋子,他非常的想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至少要知道為何龍族才傳承記憶中會有這嘯天劍.

想到這里,文昊突然想起了,當初在封龍原遇到的離風,他曾幫助自己講嘯天劍里邊的劍訣給全部打開,不過貌似自己都沒去修煉過,哎!等龍族的事完了,就好好練練吧,因為文昊知道在以後的道路上他所遇到的敵人將會越來越強.

快步來到廣場,人們還在加工加點的准備這明日的典禮,這讓文昊有著些許的歉意,這些都是為了他啊,但是他又插不上手.

天空的巨龍來來往往的飛舞,運輸這典禮上所需要的東西.文昊甚至還聽到自大海的深處傳來的龍族怒吼的聲音,那是龍們為了准備典禮所需的食物,在獵殺海獸.

不用多費事,文昊就找到了那澄滈的存在,只見他正站在一處高地,不斷的指揮這族人忙東忙西,雖然沒有身體力行,卻也是看見他鼻尖上的汗珠.

"呃……這龍族也流汗水?"文昊有些不懂了,他沒想到這樣種族也會流汗?簡直是前所未聞啊.

收起心中的好奇,將自己想要問的問題在心中稍稍的整理了一番,文昊就大步走向了澄滈.

"族長."溫愛來到澄滈的身旁.

哦,是昊啊,這麼晚還睡嗎?"澄滈回頭著,卻也不忘自己身為監工的職責"誒!那個牌匾有點斜,左邊一點.多了,多了…對對對…"

"我想知道你們的記憶中為什麼會有嘯天劍."文昊忐忑了很久終于吐出了心中的疑問.

"呵呵!想知道就先提升自己的實力吧,你只要知道我們是真心的幫你就行."澄滈呵呵一笑,將話題帶了過去."對了,明天的話,還有其他客人要來,你要准備准備,等會兒我會安排人給你送點東西過來."

聽澄滈的話,先是不想這事,即便是自己再想知道,文昊也不便在再多問什麼.

就這樣靜靜的站在澄滈的身旁,這時文昊才發現澄滈出了個頭稍稍的矮了一點外,其實也是相當的帥氣,英挺的鼻梁,以及嘴上和腮旁的濃密的胡茬子,讓人感覺特有男人味.

因為沒有事做,文昊只得再次回到自己的臨時住處,這是龍濤早已經將就喝的一干二淨,他本人也是爛醉如泥.

"哎!"看見龍濤的醉樣,文昊又是一聲歎息,這龍族的人都這麼嗜酒嗎?

歎息間!忽聞陣陣敲門,本想練練這嘯天劍的全部劍訣的文昊無奈的起身,開門卻見是哪瑞田.他的手上捧著一個大大的托盤,上邊放著一疊被布蓋住的厚厚的東西.

不用問,文昊便已猜出,這就是哪澄滈要給自己的東西了.

掀開布,一陣耀眼的金光,幾乎晃的文昊睜不開眼睛.

"這是?"文昊指著那托盤中的金色戰甲,問道!

"呵呵,大哥,這是大族長要我給你的,是送你的禮物,讓你明天就穿著他去參加典禮."著睿田就將這托盤中的戰甲到了文昊的手中,然後就自顧自的到桌子上翻找起酒水來.

"哎!都是酒鬼啊."文昊歎息著開始觀察這金色戰甲.

只見這金色戰甲,金光耀眼,上面一片一片的甲鱗,就像龍鱗一般的遍布全甲,且在那甲鱗上,雕刻這一天翻騰的金龍,吞云吐霧,氣勢凌然.

"大族長因為這這甲有著和聖龍一樣的光芒,所以叫聖龍甲,"睿田在一旁沒有找到酒水,表有些苦惱.

"然後呢?"文昊和好奇這甲的信息.

"然後就沒了,族長只了這麼一句."睿田著就進了里屋,他要去找酒喝.

"我C!"文昊給了睿田一個鄙視的眼神,然後就再次仔細的觀察起這龍神甲起來

將聖龍甲拿到手中,文昊發現這甲比之錦給自己鑄造的甲不知好上了千百倍,光看外表就知道這甲的材料有多稀有魚珍貴,這並不是錦的築器的手藝差,而是材料商的本質差別.

"聖龍甲麼?"摸著這戰甲,文昊愛不釋手,他開始幻想自己典禮上穿上這甲的樣子,沒辦法,男人都愛帥啊……

(我頭疼欲裂原諒我在字數上的缺失)

上篇:第二十六章 老子欣賞你,不可以嗎?     下篇:第二十八章 找茬的青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