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三十五章 不是死去,而是蛻變  
   
第三十五章 不是死去,而是蛻變

"不,山長老,不能讓他走,他殺了大哥…"龍濤聽到山的話緒再次波動,"不能讓他走,必須殺了他…"

"住口…"奇矢厲聲呵斥,然後轉身看向青雀."你走吧!"

"哈哈哈!你以為放走我,我就不會找你們麻煩嗎?"青雀猖狂一笑,"等著我朱雀一族回來找你們開戰吧!"著青雀就化為一道熊熊火光,飛離而去,眨眼間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哎…回去吧,和朱雀一族開戰是必須的,不過也得要先好好安葬了昊才行."奇矢歎息一聲."龍濤你記住,以後最好給我冷靜點,剛剛我要是晚來一步,你不但殺不了青雀,甚至連周圍的族人都會因為你的自爆而死傷,更不用你自己了."

被奇矢呵斥後的龍濤稍稍冷靜下來,一思慮,便是自責開來,是啊,自己身邊還有這麼多兄弟,自己不想活了,也不能拖累他們啊.且文昊現在尸骨未寒,要報仇也要等好好地安葬了他才行,只是龍濤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跟玉,央燕,豐月以及黎隕陸等一班兄弟交代了.

畢竟這文昊是為了自己猜來的龍族,現在…想著想著,龍濤便是心如刀絞,疼痛不已,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文昊…

聽聞奇矢的話,眾人也是立即心生愧疚,是啊!自己就算再報仇心切,也該先讓文昊入土了才是,這樣才對得起他為龍族做的一切不是嗎?總不能就把文昊的尸體晾在那里,等到仇報了才入土,這樣才是真的對不起文昊啊!

悔悟的眾人,當即立斷的又開始原路返回,不過他們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讓朱雀族承受比這更慘痛百倍的代價,用來報答文昊為龍族所做的一切.

"還有你們,你們有考慮到大族長的感受嗎?你們知道他心里現在有多難受嗎?沖動?沖動有用嗎?就像龍濤剛剛那樣嗎?"奇矢轉身看向其他的龍族.

"擅自離開不,但是你們好歹也得征得大族長同意吧?啊?失去昊你以為他不難受嗎?我可以這樣告訴你們,他比你們難受一千倍,沖動有用嗎?像龍濤這樣?就憑你們的修為,不攔住青雀,就算是自爆,也對她造成多大傷害,最後還是得連累咱族人,就算是我們幾個老骨頭對上青雀,也就只能合力勉強一戰,如果她要逃,我們也攔不住,拜托用用你們腦子,咱龍族要打就要打勝仗,不能丟臉,因為我們是龍神的後人…"

奇矢一番語重心長的教誨,眾人皆是地下了高貴的頭顱,那幾族的族長更是無地自容,是啊,以青雀的實力,自己等人能把他怎樣?除非大族長來了…

"好了,我龍族是有仇必報的人,所以這青雀,是一定要殺的,但不能殃及整個朱雀族,因為禍害我龍族,害昊的是她而不是整個朱雀族,走吧!都回去吧!大族長還在等我們回去呢!"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藍龍長老藍廣話了,對于這幫人的做法,他有的只是贊賞,至少沒有丟龍族臉.面子很重要啊!

隨即群龍再次呼嘯這向著那青龍島飛回,然後經過那海邊的村莊的時候再次引起了村民的膜拜叩首……

"今天龍神與鳳皇神母再現,來年一定大豐收啊,惠,等明年豐收了,我們就有錢進城了,那時我就讓你城里的大伯推薦你去那門派修武,所以你一定要聽話喲!"老頭寵溺的看著懷中的孫女,眼神期冀.

因為族人全部出動都去追趕那遠離而去的青雀了,所以整個青龍島顯得是格外的冷清,不像以往天空總是有著巨龍在飛舞,地面總是有著哪些人群再嬉鬧,只剩下澄滈抱著文昊,他的身旁是那些未成年的幼龍.

眼淚還在流,懷中的文昊早就沒了呼吸,體溫也是早就消失,可是澄滈卻不願意放手,這是龍族的希望啊,每一任大族長,在上任的時候,都會去禁地接受龍神殘魂的衛冕,那時他們又將會得到一個消息,那就是能帶回聖龍,又會嘯天劍訣的人,將會是拯救整個龍族的人.

可是因為自己的高調,就將整個希望葬送,他只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收了一個徒弟而已,一個好徒弟,不錯,文昊的確是一個好徒弟.

澄滈陷入深深的自責,不但害文昊身死,且還讓整個龍族陷入危機,因為文昊是將來能拯救龍族的人,澄滈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殺青雀.

其實文昊並沒有死,只是一種極度的深度昏迷,因為魂訣的關系,為了給文昊續命,所以魂訣自動關閉了文昊所有的生理特征,讓其看起來就像死了一般.

那匕首因為魂訣的自主運行閃爍著奇異的光芒,魂訣的力量也是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正在不停的努力的修複文昊的身體,另一部分則是在文昊的丹田內彙集,然後不停的徘徊,不停的游走似是在尋找著什麼.

夢里,文昊看見了一個白袍人,在自己身邊忙碌,意識模糊的文昊記得每次自己陷入這種昏迷狀態都會在夢里出現這樣的場景,努力的想要看清這人的臉,但是似乎是某種阻隔,讓其運極目力,依然是看不清.

"昊兒…你醒醒…"一個聲音出現在了文昊的識海."母親?是你嗎?"不知為何,文昊一聽到這個聲音,就會不自禁的叫出母親這兩個字.

"昊兒…"呼喚的聲音再次響起,然後文昊的意識隨著這呼喚的聲音就被拉進了一個黑暗的深淵,不停的墜落而下,無力掙紮的文昊只能任由自己墜落.

墜落間,因為靈魂的過度虛弱,文昊再次失去意識.

再次醒來的時候,文昊已經身處于一個類似于無底深淵的黑暗空間,在他的頭頂,是三個渾圓的,散發著淡淡光暈的球體.

"又是…"文昊正要開口,又是這三個光球,因為他上次已經見到過了,不過當他看到那圓球內部的況後,立即呆滯,面容悲傷.

"強子,揚帆."眼淚滴下"我的兄弟啊……"文昊撲嗵一下跪倒在地,失聲痛哭,是的,他想起來了,想起塗強和揚帆了,也想起了當初他兩為了自己而犧牲自己事,悲傷幾乎是侵襲了整個黑暗空間.

無盡的悲哀,無盡的黑暗,曾經的兄弟深,讓文昊愧對塗強和揚帆,他兩為了自己犧牲了性命,而自己卻忘了他們,直到現在才把他們記起,自責深深的自責,眼淚如潮水般湧出.

"昊我對不起你啊!"澄滈還是不願意放過自己,就在他失聲痛哭的時候,忽然文昊的身體一陣痙攣似的抽動,不過片刻間又平息了下來,這是因為身處黑暗空間中的文昊的意識的緒劇烈波動,而引發的身體的反饋信息.

"昊.?"澄滈立即感受到了文昊的動靜,不由得驚呼起來,可是文昊又再次陷入了沉默.

"來人…來人……"澄滈喜出望外的大吼,就憑剛剛文昊身體的抽動,澄滈已經判斷出文昊並沒有死去.

"大族長…"就在這個時候,出群追趕青雀的所有的龍都回到了青龍島,他們降落,就聽到了澄滈異樣的呼喊.

"怎麼了大族長?"奇矢不明所以.

"快…快…昊沒死…"澄滈已經是那麼的喜出望外.

"哎…族長…我知道你難受,但是昊他已經…"藍廣歎息著安慰著澄滈.

"不.昊真的沒死,我剛剛看到他在動."澄滈想要告訴眾人自發現的事,可是誰信呢?

"哎…"眾人以為澄滈是傷心過度,出現了幻覺.

文昊的意識還沉侵在那黑暗的空間之中傷心,輕輕地撫摸著那光球,回憶這那些兄弟深,曾經…可是回不去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一直徘徊在文昊丹田內部的魂力,似是發現了什麼東西一般,然後瘋狂的向著無盡的丹田深處某角落飛竄而去.最後消失在了這丹田深處的黑暗之中年.

不久,那丹田便魂力便從那丹田深處的虛幻之處游走了回來,在它的身後跟著的是三股股不知名的能量絲線,跟隨則那魂力在文昊的經脈之處游走.

一圈,兩圈,這些力量開始快速的修複這文昊的身體.

"族長,,我們應該讓號入土為安啊…"看著這樣的場景,奇矢心里也難受,比如文昊,這麼優秀,可惜啊…"

突然,文昊的身體哪些毛孔中開始冒出眾多的武元力光芒,就像天上的太陽,照耀這周圍的所有人.

這樣的意向,讓澄滈瞬間明白到文昊並沒有死去,"

啊?沒死?快快快……"晴暴躁的著,話間,文昊的身體的光芒再次暴增.

轟!

一陣轟鳴,然後離文昊最近的全力,只見他在電腦上不知安裝了飯後就是一陣白色的黃芒自那文昊傳承.

隨著光芒的轉強,然後就看見文昊的身體體表被燒焦的皮膚竟然開始脫殼,正就是潛力啊,一兩句就成這樣的景了,強烈的光芒幾乎是讓所人都睜不開眼睛.

半響,光芒退去,然後就看見文昊規矩的躺在了地上,身旁堆滿那褪下的焦黑血肉.

頃刻間,散去,人們驚異的發現,那台上的文昊,竟然已經完全恢複,白皙的皮膚,美麗的瞳孔,不過此時卻是已經散發出去.人群立即騷動,這算不算是浴火重生?或許不算吧!!!

傷口快速速的恢複,眨眼就讓文昊體表的皮膚恢複如初,那些焦黑的血肉與皮膚都是脫殼掉落滿地.

澄滈發現文昊竟然這樣的奇跡般的恢複,喜上眉梢,只要文昊沒死就好啊!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老大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的…"人群中,龍濤沖了出來,奔著文昊而去.

咔!澄滈面前,文昊的手指微微的動了兩下,然後就看見文昊的身體一陣輕微的動靜.

就在眾人想要看個究竟的時候,文昊突然睜開了眼睛,只是那瞳孔不同于以往,變成了血一片…

上篇:第三十四章 傾巢出動     下篇:第三十六章 對,去找明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