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三十七章 同病相憐  
   
第三十七章 同病相憐

文昊找到明月的時候,這姑娘正在那海邊吹著風,看起來心事重重.

"一個人看海嗎?"文昊從她的背後慢慢的走了出來,與明月並列站立,他也是,目不轉睛的看著海面,今天的海,看起來格外的平靜.

"文少爺你的傷好了嗎?"明月看到文昊,眉頭一皺,似是比較關心文昊的況,

"呵呵!差不多了吧."文昊摸摸鼻子,"對了,你和青雀事什麼關系?"

文昊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他第一次見到明月的時候就感覺她不是龍族,但也絕非人類,然後後邊和火韓的對戰中,憑借強大的靈魂力量,他記住了朱雀一族特有的氣息,然後他就發現,這明月竟然也是朱雀.

"她?她是我姑姑.也就是我爸爸的妹妹了."道這里,明月的眼中竟然帶著恨意.

"你…你恨她?"看見明月的神,文昊大惑不解,是她姑姑的話,那按理是不應該有恨的,不過轉念一想,若不恨,那明月便不可能長久的呆在這青龍島了,有故事!這是文昊的想法.

"對,我恨她!"明月毫不掩飾她的對青雀的恨意.

文昊沒想到明月竟然如此的坦然,竟然毫不掩飾自己對青雀的恨意.

"她殺了我的父親."

"什麼?"文昊更加迷惑,這是什麼原因.竟然會讓一個妹妹殺掉自己的哥哥.

"其實這大族長本來是應該我爸爸來做的,在選大族長之前,他們的感還算不錯."青雀臉上帶著痛苦.

"但是後來,就在即將選族長的前一年,她突然找到我父親,她要做大族長,父親本以為她是胡鬧,也就沒有當一回事,直到後來,父親突然發現她竟然開始大量的拉攏族內所有讓能拉攏的人."

"因為她是父親唯一的妹妹,父親又怎麼惹心和她爭搶?于是父親放棄了對族長競選的資格,于是由于父親的放棄,她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我們的大族長."

"本以為她達成心願就會好了,可是沒想到她竟然要驅趕父親出族,父親是族內的孤兒,從就受到族內良好的教育,和眾多族人的照顧,又怎忍心離去,多番懇請無果,父親便請求長老們的意見.在長老們聽到父親的傾訴後,大感驚訝,這驅逐族人是要和長老們商量決議的啊,她怎麼可以私自做決定?"

"于是,長老們究竟極力為父親做主,可是這青雀根本不聽,記得當時,那青雀只是拍了拍手掌,然後這族里竟然突然出現了很多的高手,他們出現後,並沒有過多的語,而是直接出手,將長老會的長老們全部殺死,然後又將我的父親也殺了."

"因為父親平時很受族人愛戴,于是族人就幫助我逃離了家族,記得那時候我才十五歲,我在海上流浪了很久,又餓又渴,直到後來遇到的澄叔叔,他將我帶到了青龍島,並給了我需要的一切."

平淡的話語,卻讓文昊感覺到了她對青雀深深的恨意,以及對那澄滈濃烈的感激之.聽完明月的講述,文昊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青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女人,怎麼會這樣的心狠手辣?連自己唯一的哥哥,和侄女都不放過,還要趕盡殺絕.

難道這青雀找澄滈的麻煩就是為了明月?

也不可能啊,她不可能為了一個明月而和整個龍族翻臉吧?猜測的同時,文昊不由的感歎,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甚至是血肉相殘,妹妹殺親哥哥.

"對不起……"看著明月的樣子文昊根本就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只能給予一個對不起.

"沒關系的,其實我主動接近你,也是希望你在殺青雀的時候,順便替我報仇,因為我目前的修為太低,而你的修為卻是那樣的高,我怕等我修為大進的時候就會去殺青雀,那時候我就不可能為父親報仇了."

"呵呵!放心吧,青雀我一定是要殺的,我和她的恩怨可不只是在龍族就結下了……"道這里文昊竟然想起了鄭狂楚,那時候鄭狂楚的鳥也是朱雀,所以他懷疑當初自己兵團被滅,必定和著青雀是有關系的,不然這鄭狂楚怎會用朱雀?

"妮子想什麼?"看著文昊入神,明月不由得發出聲音相問.

"呵呵!沒什麼……"文昊打著哈哈,"今天的海可真平靜啊!"

"是啊!"明月轉頭看向海面,其實她接近文昊就只是這樣一個目的."我是有目的的接近你,你不生氣嗎?"明月好奇的看著文昊,她自己從那天見了文昊第一面開始就對文昊產生了極大的好奇,能夠讓澄滈收為徒弟,並且還能破掉神話一般的化凰技,他只是一個凡人,他是怎麼做到的?

"有什麼可恨的?能像恨青雀那樣恨嗎?"文昊根本就不在乎這什麼目的,沒有加害自己就行,且兩人的仇人都是青雀,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文昊對這一點是深有體會.,

聽到文昊的話,明月露出了不理解的神,不過心里卻是特別的高興,似是什麼被開啟了一樣的舒暢.

"你恨青雀,我也很青雀,所以我們是同一個陣營的,所以我不恨你,要恨,那可能就是青雀了."看出了明月的不理解的表,文昊做出了解答.

"哦."

"能帶我到處走走嗎?"文昊微微彎腰伸出了右手.

"好啊!"不知為何,明月有種不出的感覺,那感覺讓她不忍心拒絕文昊的請求,或許是因為文昊和她的敵人都是一樣的吧!

兩人再次在這青龍島四處游走閑聊,文昊才發現,其實若不是青雀殺了明月的父親,可能這女孩並不會像現在這樣,明月表面看起來甯靜清雅,內心卻是被仇恨滿滿的覆蓋.

"青雀啊!你害了明月啊."文昊在心中感歎,他在想如果明月的父親不死,那麼可能這女孩將會生活的很好,並不會像現在這樣寄人籬下,雖然龍族的人對她就像對自己的族人,但是畢竟都不是一個種族,怎會徹底融洽?可能現在明月現在依舊和她的父親生活在一起,那一定很快樂吧!

突然文昊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若不是那鄭狂楚,可能自己現在也是一樣,呆在父親的身旁,一個的普普通通的傭兵,而塗強和揚帆也就不會死去,整個兵團就不會覆滅,自己也就不會重建兵團,也就走不到今天這樣的高度,是應該感謝鄭狂楚嗎?

不!文昊對鄭狂楚只有恨,他害的文昊家破人亡,父親不知所蹤,兩個最親的兄弟也是慘死于火老和夫樂焉的手中,雖然這兩人後來都被自己殺死,但是這野狼也鄭狂楚……

想到這里,文昊便是凌亂無比,"父親,你在哪里?|"

"文少爺,你在想什麼?"這是明月不知從哪里采了一束橘黃的野花回來,野花散發出淡淡的香氣,讓人陶醉.

文昊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嬌俏少女,然後不知是哪里來的勇氣,一把將明月漏入懷中,緊緊的抱著,似是要將這明月揉入自己的胸膛.

"少爺…"被文昊摟如懷中的明月,被突然襲擊,不知所措,奮力掙紮起來,可是她又怎麼會有文昊的力氣大,掙紮片刻便嚶嚀一聲,軟靠在了文昊的肩頭,沒了力氣.

抱著懷中的少女,那屬于少女專有的處子的香味,侵蝕著文昊高挺的鼻子,但是文昊卻沒有一絲雜念,此時的他,眼中轉動的淚水,寫滿了他對前暴熊的愧疚,以及對文國的思念,他抱明月只是想要一個依靠,一個讓自己心中感的港灣.

"少爺…"感受著文昊那男性獨有的氣息,明月試圖喚醒文昊,雖然極不想離開文昊溫暖的懷抱,但是扭曲的姿勢真的讓她身體有些發麻.,

"呃…"文昊清醒,發現了自己的魯莽."對…對不起!"

"恩…"明月輕輕的應下,臉蛋已經到了脖子根處,讓文昊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她也是這樣的,可能她是自己所見過的最愛臉的女孩了吧!文昊心中這樣想著.

"我們繼續吧!"可能是想驅趕著壓抑的氣氛,明月提出了繼續游玩的意見.

"好啊!"文昊當然明白,明月的意思,他也覺得這會兒挺尷尬的.

游玩間,尷尬的氣氛漸漸緩和,只是這明月開始對文昊若有若無的保持了些距離,將這些看在眼里的文昊,在心中不由得暗罵自己魯莽的蠢貨.

"你看,哪里是禁地…"明月大聲的叫著.

"禁地?"因為澄滈要帶自己到禁地去,所以他對著禁地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經過這一次的青龍島的游轉.文昊對青龍島再次有了了解,龍族族人居住在島北,南邊是茂密的森林,這森林也就是龍族的禁地了.當然這些並不是文昊對青龍島的新的認識,他對青龍島新的認識是,他發現者青龍島,內部竟然還隱含了一座陣法.

仔細的觀看者那茂密的樹林,文昊隱隱看見一抹金光,在好奇心的指使下,文昊便悄悄的放出了神念,想著那茂密的叢林擴展而去.

神念到達樹林,文昊便驚訝起來,這里所有的樹木都比其他的地方的樹木高大數倍,那些花花草草都是文昊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個個都是普通花木體積的幾倍,這讓文昊心中嘖嘖稱奇.

終于神念放到了那金光的邊緣,看著眼前的金光,文昊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震驚,浮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金光罩,就像一個大碗,將這個森林的深處給牢牢的扣住,濃厚的金光,根本就看不到金光內部都東西,只是隱隱感覺里邊不時散發粗強大的龍息.

"會是什麼呢?"文昊略作沉吟,但也不再做探究,立即收回了神念,然後看看已經西下的夕陽,便帶著明月開始返回,其實他也就只是好奇,並沒有一定要一探究竟的意思,因為澄滈早晚都要帶他進去的,現在看,和等兩天看,沒什麼區別……

上篇:第三十六章 對,去找明月去.     下篇:第三十八章 初入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