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三十八章 初入禁地  
   
第三十八章 初入禁地

在回味著明月的溫軟香氣中入睡,明月給文昊的感覺是不一樣的,月就像一只透的蘋果,那種羞澀,讓人想要嘗一口,卻又不忍去破壞它的美.

次日,天還未明,瑞田就就叫醒了文昊,是龍濤他們出發到大源帝國區了.

"你去代我送送他們吧!"文昊在床上翻了個身,就不在話.

瑞田本還想點什麼,可他看文昊好像睡的很香,也就不好再打擾,于是輕輕帶上了門.

"大哥怎麼沒來?"龍濤回頭張望,想要尋找文昊的身影.

"呵呵!還在睡覺呢,他讓為我代他送送你們的."瑞田傻呵呵的笑著,他認為龍濤和班傑他們這是什麼美差.

"哦!"龍濤臉上閃過失望的神色.

"走吧!濤子,你又不是不了解老大的……"班傑摟了摟龍濤的肩膀,著!

然後就在兩人手一招,帶著族內精心挑選出來的高手,然後化為巨龍飛上天空,在眾多族人的注視下遠遠的飛去,期間還響起了驕傲的龍吟.

看著遠去的幾十人,澄滈神凝重,別人不知道他們此去的目的,身為大族長的澄滈卻是相當的明白,這五十二人,龍族的精英,或許經此離別,就再也不能相見.

一抹淡淡的悲意在澄滈的心中泛起,仿似英雄末路般的懷,他決定,待得文昊進入到那禁地修煉,他就發兵朱雀族,誓要殺死青雀,讓四神獸家族重新的團結起來.

"是該清清家規了啊!"澄滈歎息著轉身走向那文昊的住處,青雀的一切他都掌握,那些如果暴露,按族規青雀死上一萬次都不足為惜,但是身為大哥的他又怎忍心將青雀送上死路?只是青雀的表現卻是讓他心寒.

身為四神獸家族的帶頭大哥,澄滈終于做出了這樣一個艱難的決定,雖然可能會有損內部的團結,但是若是再任由青雀胡來,繞亂家族的秩序,那麼這四神獸家族遲早會四分五裂,他甯願去做這個惡人,也不願看到先祖一手建立起來的四神獸家族被青雀弄的分裂,刀劍相向.

四神獸家族,在五千年前的遠古時代,就像是連體的嬰兒,同手足不可分離,後來因為大天魔王的出現,為了協助武神封印大天魔王,四神獸先祖個個紛紛被魔王殘害,甚至連神獸血脈都被封印,就在魔王封印完龍族,玄武族,和白虎族,正要封印這朱雀族的時候,武神即使回歸,阻止了魔王的暴行.

但是這封印武神卻是束手無策,因為血脈被封印的原因,龍族和其他兩族就再也用不出族內的最強絕學武技,封印于是這朱雀就成了四神獸就家族中戰力最強的家族,才有了今天囂張的青雀.

"這是注定的一戰,否則四神獸家族將會因為青雀而變得不複存在,戰後龍族將會變的實力極度缺乏,所以以後的龍族就要靠昊了啊!"澄滈心中這樣想著,因為他知道朱雀族的內部綜合實力,所以能預先就評估出戰後的況.

"還在睡嗎?昊?"澄滈輕輕的推開了文昊房間的門.

"師傅你來了?"文昊翻身起床.

"為什麼不去送送龍濤?"

"他是我兄弟,我不惹看他為我去面對危險,可是又不能阻止,或許這就是逃避吧!"文昊歎息著."要到禁地去了嗎?"

"呵呵!走吧,以後的一段時間里,你將會一直帶在里邊的."澄滈微笑著拍拍文昊的肩頭.

"恩."

一路南行,或許是因為龍濤的離去,讓文昊心中有所芥蒂,總是想著龍濤,以至于連兩人的談話中都是關于龍濤的事.

"你這聖龍是龍濤生出來的?"澄滈驚的下巴都掉到了地上,那這家伙不是成了聖龍的第二個爹了嗎?不對?到底死爹還是媽?澄滈有點糾結這個問題.

"呵呵,對了,師傅咱龍族的龍祖是不是叫離風?:"文昊突然想起了封龍原的離風.

"對啊!"澄滈回答文昊問題的時候,嚴重竟然是無比的肅穆尊重.不過隨即又驚訝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關于龍祖的事,澄滈可是從來都沒有像文昊講過.

"我見過他…"文昊眉頭微微的上揚.

"什麼?你確定?你確定他是龍祖?"澄滈緒開始激動.

"恩!就在那個叫封龍原的地方.我見過的…"著文昊就開始為澄滈比劃著離風的樣貌.

"…真.真的是龍祖…"聽到文昊的描述,澄滈立即就確認了那離風的真假,因為傳承記憶中式又離風的樣子的.

澄滈此時已經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自己此時的心,龍祖沒死,著對龍祖而是天大的好消息,若龍祖回歸,那龍祖就真的是最強了,澄滈不願去欺負任何人,但是也不想別人來欺負自己的龍族.

"可是他被封印了,我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將他給救出來."文昊在澄滈最高興的時候,給了澄滈一瓢冷水,將澄滈的希望瞬間熄滅.

聽到文昊的話,澄滈心頭再次墜落低谷,被封印了?那麼這封印一定是五千年前的封印,能封印龍祖離風的,除了武神就是大天魔王,自己的修為才在那里?怎麼又能力將其救出?無力的感覺瞬間生起,不過澄滈隨即便有振作起來,至少自己知道了龍祖還活著,只要自己努力,那麼龍祖就一定能重見天日,不是嗎?

"好吧!等朱雀族的事處理完了,我就隨你到封龍原去看看,希望能找到這解除封印,或是破壞封印的辦法."澄滈也只能這樣打算.

"師傅…"

"嗯?"

"上次你要我和你比武,你承諾給我的好處還沒給我呢…"文昊突然想起了這茬.

"呃……"澄滈尷尬,隨即破口大罵"你個臭子,我都是你師父了,你我能虧待你?"

"可是你光承諾,又不兌現,多吊我胃口啊?"

"真拿你沒轍,好!好!好!等你從這禁地出來,我就給你……要啥都給."澄滈是在拗不過文昊"不過前提是我要有才行."

"好!這可是你的喲."文昊終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還等著澄滈為自己救錦呢,因為只要錦醒來,那麼這些迷茫將就不在是迷茫.

"到了."突然澄滈道.

這時候,文昊抬起頭,才發現在他的面前,是一片金光,就像先前和明月在山頂看到的一樣,金燦燦的一片,就像一個巨型的大碗,將著片森林給牢牢的扣住,在光罩的前方,一個的石台.

"這是一個防護陣法,是在龍祖離開後,龍祖的兒子親手布置的,除了龍族族長之外,是沒有人能進去的,如果要強行闖入,將會遭到陣法的強力攻擊."澄滈一邊向著文昊仔細的介紹著眼前的光罩,一邊在那石台上摸索著.

"這石台就是進入到內部的關鍵."著澄滈就用手在那石台的菱角處用力一抹,然後就看見鮮血流出,澄滈似是非常的珍惜自己的鮮血,趕緊將血液流滴到石台的中央.

看到這一幕,文昊心中駭然,這石台是什麼材料做成的?竟然能劃破澄滈的手掌?回想自己當初和澄滈比試,用盡全力的一擊,也就沒有讓澄滈的身體一動分毫,更不用是直接對其產生傷害.

"呵呵!這石台是我龍族武神唯一的遺物……"澄滈似是明白文昊的想法.聽到澄滈的解釋,文昊立即釋然,既然是武神的遺物就能解釋的通了.

隨著鮮血的滴入,石台光芒漸放,黑色的光芒與那金光截然相反,形成強烈的視覺反差.

轟!輕微的轟鳴,然後就見光罩對著石台的方向,突然裂開了一道口子,剛好能夠容下一人經過,這讓文昊不得不感歎著龍族先人布陣的巧妙與在陣法上的造詣.

"快走.這金光打開時有時限的."澄滈大呼一聲,便一個閃身就進入到了光罩內部.

咻!聽聞澄滈的話,文昊哪敢怠慢,立即閃爍身形,隨著澄滈進入,就在文昊進入的刹那,那光罩的表層又是光暈一閃,然後拿缺口就消失不見,被金光重新補滿.石台也是漸漸的回複原樣,純黑色的外表,光滑無比,就像是一塊被墨染黑的玉石.

"又是這樣?"進入其中,文昊發現這陣法中竟然飄散著濃濃的白霧,視線的能見度很低很低,嘟囔的抱怨著,者不怪文昊抱怨,上一次他進入到那封龍原,也是這樣,封龍原壓抑的氣息幾乎是讓文昊瘋狂,而這里雖然不壓抑,但是那白霧,卻是讓人覺得很憋屈.

"呵呵!習慣就好,這霧只是因為長年被金光封閉,散發不出氣,所以才積壓到了現在的地步."澄滈安撫著文昊,記得他上任大族長之位的時候,被上一任族長帶到這里,也是這樣的,所以他理解文昊現在的心.

漸漸的步入到了濃霧的深處,文昊再次驚訝的發現這里竟然和封龍原的地形竟然是一樣的,也是平原,只是沒了裂縫和那干枯的大河.

再往里走,就看見了一個巨大的祭台,在那祭台的四周,是那五根石柱,在五根石柱的,在石柱的上方是五個人物雕塑,著五個雕像神各異,但是都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神冷峻,充滿肅殺之意.

"這是我龍祖先祖,這五位是我龍祖的先祖,分別是龍祖的各部落的幾個族長,當年龍祖對抗大天魔王,他們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成就了武神封印大天魔王的偉業."澄滈自豪的幾乎是忘乎所以.

再往里走,就看見在那祭台的中央,又是一根石柱,這根石柱和其他的石柱不同,石柱上雕刻著一條五爪金龍,金龍順著石柱一直蜿蜒而上,氣勢磅礴,散發出的強烈龍息,讓文昊那融合了離風的手臂的右手幾乎是開始產生淡淡的光暈,這是血脈的召喚.

"是離風?"文昊大膽的猜測.

"對!他就是我們的龍祖離風…"澄滈也是陷入到了這雕像的磅礴氣勢中,沉醉不能自拔,這雕像散發出的氣息,于他而可是有著大益.

順著離風雕像一直想上看,然後就看見那龍嘴大張,一顆石質圓球在口中,圓球呈黑色,和那外邊的石台是一樣的顏色,龍的頭頂站立著一個人……

上篇:第三十七章 同病相憐     下篇:第三十九章 親王之鱗,鎖魂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