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四十八章 三傑  
   
第四十八章 三傑

縱橫交錯的死神長刺,那死神天幕形成的籠子有多大?眨眼的功夫,整個空間就完全被死神那赤的長刺所充斥.

長刺在完成交接後,又是熒光一閃,那長刺內部的腐朽氣息,就騰現出來,漂浮在那長刺的表面縈繞,腐朽是死神的特質,而這長刺就是死神的攻擊武器,其必然比其身上的腐朽力量要濃烈的多,那是死神的能量精華.

現在被其直接從長刺釋放而出,可想而知,其威力大到何等程度?只見這些縱橫交錯的長刺在里邊對接完畢,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就沒給那困在籠中的人機會,就開始移動起來.

移動的同時這長刺上的腐朽氣息也就開始彌漫到了整個籠子,一時間,籠中慘叫不已,那些都是被腐朽氣息所侵擾到的人.

這些人修為地下,在接觸的瞬間就被氣息腐朽,然後身上的血肉就開始出現衰敗的景象,一片片血肉就像是枯落的黃葉,開始從身上脫落,帶著惡臭的膿水,從傷口處流出,只是一會兒,這慘叫就蔓延到了籠內所有角落.

青雀美目緊鎖,俏臉蒼白,原本就覺得這東西沒什麼大不了,卻沒想到竟然這樣的棘手,而且還這樣的惡毒,她甚至隱隱感受到這腐朽的氣息竟然有著克制她們朱雀族的作用.

看到身旁的人一個個的都被這腐朽氣息所傷害,甚至開始死亡,這死狀也是慘烈到了極點,無不驚恐,開始亂作一團,要知道這只是腐朽氣息帶來的效果,那長刺還沒的攻擊還每到呢.

"大家不要驚慌."青雀努力安撫著眾人.

"不要驚慌個屁啊?你她媽的,你作為一個大族長,怎麼可以讓我們族人卷入你的私人恩怨?"一個朱雀族人在死亡的恐懼下,終于出了心中憋藏了很久的對青雀的不滿.

"就是,那龍族待你也不薄,澄滈大族長把這事為你隱瞞了這麼久,你竟然還不知悔改,還口口聲聲要殺他,你有良心嗎?"又是一個朱雀族人開始怒罵青雀.

"你私通外人,圖謀龍族寶貝,本就是你的不是,那人心懷不軌被殺也是理所當然,況且這澄滈大族長也是原諒了你,你怎麼還這樣對他,竟然還把我們拖累?"

一時間中紛紛,都開始指責其了青雀的不是,其實早在那澄滈出兩人恩怨的由來之時,就對青雀產生了極度的不滿,身為神獸,他們本就高傲,行事更是光明磊落,怎能容忍青雀私通外人,對四神獸家族不軌?且四神獸家族本就是一家.

"你們……"青雀此時也被的百口難,那麼多人罵她,她怎麼還口都還是被罵.

"怎麼?沒話了?你倒好,你修為高,不定一會兒就能出去了,我們呢?就被你是私人恩怨直接拖死…"這人更是火冒,直接蹦到了青雀的面前,但是接下來的話他就沒完了,因為他被一柄火焰長刀斬中,直接身首異處.

"縱使族長有萬般不是,也輪不到你們來指指點點."話這人收回手中的火焰長刀,看都不看一眼哪被自己殺死的族人,便轉身對向那襲來的色長刺.

這人就是朱雀族三傑之一的火候,這人一手控火之技操作的爐火純青,與剛剛那火煵齊名,都是朱雀三傑,在朱雀族年輕一輩中,有著相當的地位與威望.

斬殺了自己的族人,他眼都不眨一下,但是這並不代表他是維護青雀的,因為此時所有人都處在危機之中,如果還要內訌,那麼大家的存活率將會更低.

"還有誰要話?"火候背對這所有人,手中火刀再現.

見這火候竟然如此殺戮果斷,當即句沒人再敢語,害怕觸怒了火候找來殺生之禍,畢竟火候的威名在朱雀族內也是聲名遠揚,尤其是他的殺戮果斷,更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沒話了,就給我好好的抵抗……"著火煵就揮動著手中的火云大刀,一陣快速舞動,那速度看似不急不緩,卻是暗藏玄機,柔柔的揮動下,隱藏的是無匹的,猶如火山般的力量噴發.

見得火候動手,其余人也不猶豫,當即就看見各種招式各種攻擊紛紛的砸向那來自四面八方的色長刺,他們也明白,與其將時間浪費在內訌上邊,不如合力突圍,來降低傷亡,這樣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所以他們要趕在這長刺的攻擊到達前,將其全數毀滅.

這一招的卻是很錢強,但是就在火煵將這一刀劈出後,那色的長刺也是再次產生了變化,似是有生命一般,他們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來奇怪,那纏繞在長刺周圍的黑色腐朽之氣,始終都沒有離開過這長刺,哪怕是現在這長刺是如此劇烈的震動.

攻擊抵達,如雨點般的轟然撞擊在那長刺之上,色的死神天幕一陣劇烈晃動,似是隨時都要崩潰了一般,朱雀眾人心中一喜,當即再次發動攻擊.

于是那如雨點般的攻擊再次落向那密集色長刺,狂風暴雨般的攻擊,讓整個籠子顫抖不已,遠處觀望的龍族眾人心頭再次一緊,"這天幕好像撐不住這樣的攻擊啊."

轟隆隆!劇烈的響動在天幕內部響起,攻擊所產生的片片火浪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聽到這樣劇烈的響動,他們停下了攻擊,等待火浪散去,想要看個究竟,是否這長刺已被破壞殆盡.

火浪翻湧,卻不消散,漸漸的竟然開始變色,變成和那腐朽之氣一樣的黑色,濃烈的腐朽氣息然所有人的心神都為之一震.

"不好."

"不好."

青雀和火煵第一時間就反映了過來,立即飛身後退.

轟隆,籠內天地色變,黑色火浪在被腐朽氣息感染後,並沒有消散,而是呼嘯著向著那朱雀族人所在的地方奔去,速度之快,眨眼就到.

"啊!救我…快救我……"一時間求救的聲音四處響起.

那些不幸被黑色火浪卷中的人,當即全身就開始出現腐敗的跡象,血肉變的墨黑一片,身上的皮膚開始枯萎潰爛,膿水咕噥咕噥的流出,片刻就倒地不起,化為一灘烏黑血水.

這死神本就是邪惡的生物,其攻擊肯定也是惡毒,如今被文昊收取,又被澄滈和眾位長老加以降服錘煉,威力更上一籌,一般的朱雀族人怎會抵擋的住?

慘叫連連,頃刻間就有數人被火浪卷中,然後化為血水.

"哼!"躲過一劫的青雀冷哼一聲,此時的她早在天幕成形的時候,就從火凰狀態化為人形,看見族人傷亡,她依舊是冷漠冰顏,然後就見她巨大的袍無風自動.

呼!

一陣炙熱的風姿青雀的袍吹出,將那火浪竟然再次卷席到了刺的那頭,與此同時,所有人的眼前也是一片明朗,不過他們並沒有歡呼雀躍.

因為那色的長刺不知何時已經移動到了他們的面前,長刺劇烈的震動產生的巨大轟鳴,震的所有人的耳內都是轟轟一片,心煩意亂.

"澄滈,你最好收起你這惡毒東西,否則你會後悔的."青雀大聲喝斥,希望澄滈能夠收回這恐怖的東西,以免族人再次對其產生反感.

因為就青雀現在的況而,所有族人都對其沒了好感,包括這火候在內,還有他身旁的哪火煵以及一直沉默的火姝,現在她已經不在乎這些族人的生死,但是卻不能表現的太過明星,自己若沒了這朱雀族大族長的身份,也就等于沒了和澄滈對戰的資格.

"後悔?我看是你要後悔吧?"澄滈早就對青雀失望透頂了,此時已經完全放開,青雀的死活已經與他完全無關."讓我後悔也行,拿出實際行動啊!"

"啊!"又是一聲慘叫,一個朱雀族人被長刺攬中,立即就被腐朽的氣息攔腰腐朽成了兩段,內髒當即散落而出,掉落到腳下那色網罩上,然後再次被腐朽,化為干枯的粉塵,飄散而去.

那被攬成兩段的尸體就更慘了,還沒落下,就被後邊的色長刺再次攬中,因為色長刺是縱橫交錯的,有著無數的網格,那尸體當即就被分割成了無數的塊,然後才墜落而下,死的之慘烈,之悲哀!!!

"啊!"緊接著又是數聲慘叫響起,又有數人被長刺攻擊中了,當即就赴了剛剛那人的後塵,死的連渣兒都沒有,看到這一幕,那些人心頭懼意大增,在她們眼前的就是惡魔.

"澄滈大族長,你放了我們吧,和你做對的是青雀啊,你可不能濫殺啊!"一個族人終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恐懼,抱著腦袋,斯底竭力的大聲後者.

"是啊,求你放了我們吧."有了一人開頭,其他人也是開口求饒,他們已經完全的放下了作為神獸的尊嚴,此時已經沒有什麼比或者更重要了.

"沒出息,誰敢求饒?我就殺誰!"火候依舊是不肯低下自己高傲的頭顱,而且還逼迫著他人.

"你有出息,你別求饒啊,你管我們干嘛?你不要命我們還要呢."一個人憤怒到了極點,不光是嘴上憤怒的反駁著火候,甚至還揮動這拳頭,攻擊想火候.

"找死."火候憤怒,當即手中火刀劃動,似是一片來自遠空的火燒云,一閃而過,然後那人就被齊肩斬殺,鮮血噴射.

"你怎麼這麼狠心,他可是我們的族人啊."一旁的火煵終于看不慣這火候的作為,憤怒指責.

"哼!不聽話就該殺."火候冷哼一聲,不再願意理會火煵.

"哦?是嗎?那你倒是,他們憑什麼要聽你的話?"一直沉默抵抗著天幕霸道攻擊的火姝,終于也是看不慣這火候的作為,出質問.

"哼!你以為你是誰?你和他們一樣,也只是族內普通的一員,唯一不同的就是你比他們修為高深一點,你仗著這一點就能濫殺?殺的還是自己的族人?"火姝字字珠璣,透露出她心中的憤怒.

"那又怎樣?這可是一個實力為尊的的時代."火候依舊是一副傲慢樣子."怎麼?難道你還要給他們報仇?"

"你試試?"火姝上前一步,身上的火屬性武元力開始運作.

"姝姐,算我一個……"火煵也上前一步……

朱雀族三傑竟然反目了………

上篇:第四十七章 死神天幕加強版     下篇:第四十九章 眾叛親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