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四十九章 眾叛親離  
   
第四十九章 眾叛親離

"你們要打最好等到出去了再打."青雀堪堪躲過幾道從橫交錯的長刺,大聲呵斥著這三人,她的並不是不在理,此時的況,更本就不容許他們有爭執.

"哼!出去了在收拾你們."火候冷哼一聲,旋即就又火刀迅速幾個連斬,然後就閃掠在這無數根長刺間,躲避著這長刺的攻擊.

"哼!"火姝和火煵也是不服氣的冷哼一聲,然後雙雙退到人群中,頂替眾人抵擋長刺.那無數的長刺,他們就替眾人擋下了多數.

這長刺所帶的腐朽氣息是根本就不能抵擋的,他們的攻擊也就只是能夠緩解這長刺的攻擊進度而已,只能這死神天幕經過澄滈和幾位龍族長老的煉制,已經從本質上產生了變化,其威力已經變的極其霸道.

"這兩人倒是不錯."這死神天幕與文昊心神相連,里邊發生的一切他都是曆曆在目,自然這火煵與火姝的行為他是看在了眼里,這兩人的行為讓文昊產生了好感.

那色長刺依舊是毫不留的穿插在這天幕之中,每一次"路過"其腐朽的特質都會帶走一個朱雀的生命,甚至連那神秘的陰森森的黑袍人,都有些人被這長刺的腐朽氣息所傷致死,他們可是武王修為.

青雀也是狼狽的躲避著,在那些長刺間狹的空隙中穿梭,此時的她也是矛盾到了極點,其實她現在在心中就想著是否要再次使用者朱雀族的最強武技化凰技.

是用化凰技的話,破這詭異的黑袍生物攻擊,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但是,也不會太過容易,或許破掉之後,她就會武元力枯竭,畢竟使用殺傷力大的武技,是極耗武元力的,這是武修常識.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青雀才心中矛盾,若是破得這大籠子,武元力枯竭了,外邊還有這澄滈和土童白吝等人,哪又如何應付?身後的這些黑袍人的確是自己的一股騎兵,但是他們的修為對上澄滈等人,還是不行的.

現在她的希望就在那些個長老身上了,因為知道這龍雀之戰是必然的,而這青雀又宣布與四神獸家族脫離關系,孤獨的朱雀族,將會成為所有人攻擊的對象.

畢竟朱雀族是也是神獸家族,其底蘊豐富,寶物也是多到極點,沒人起貪念就是怪事了,現在這朱雀族正好孤立無援,正是攻擊的好時機啊!為防患于未然,幾位長老便在澄滈來的前幾日匆匆離去,尋找朱雀族昔日的交好勢力,達成結盟.

現在青雀不求這些長老能夠與昔日交好勢力達成結盟,也就希望他們能夠及時回來,救自己于為難之中,等待自己出去,就天高地遠,一切都就有希望.

叮!火姝一槍刺飛一根飛來的長刺,隨即一口鮮血噴出,此時她的身上也是傷痕累累,每一處傷口上都是腐朽的黑氣盤繞不散,只是她努力壓制的好,所以才沒有立即擴散,不過觀其氣色,也是挺不了多久了.

"姝姐,你怎麼樣了?火煵看到火姝的樣子心中大急,但偏偏這長刺的攻擊密集不斷,一波接一波,根本容不得他離開,只能干著急.

"不要管我,保護好族人."火姝語氣淡然,目光堅定,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堅持多久,但是這族人是必須保護好的,他們才是朱雀族的根本.

"姝姐,這樣不是辦法,"火煵終于找到了一個空隙,躲過攻擊,跳到火姝面前,聲道"我們聯合使用化凰技,突破這囚籠,一來自己脫身,二來幫助族人脫身,然後就請求澄滈大族長原諒,這事本就是青雀大族長不對,我們也是剛剛知,澄滈大族長是知理的人,不會怪罪我們."

"哎!好吧."火姝已經是窮途末路,快要接近油盡燈枯的地步,只能答應,且這樣的決定並不是背叛,若是和澄滈死戰,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你認為你們就憑你們兩人就能出去嗎?"火候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了兩人的旁邊."這囚籠威力無匹,若想出去,非得再加上我的化凰技或許還有些把握."

"哼,道理是這樣,但是你若再隨意殘殺族人,我甯可死在里邊也不與你合作."火姝臉色已經蒼白.

"切."火候不屑,不過體內的武元力卻是開始劇烈翻湧起來.

見得火候開始動手,火煵火姝等人也只得放下先前的不快,快速的引動化凰技,畢竟三人之前還是不錯的,只是這死到臨頭,三人才有了分歧.

化凰技!

轟!

突然間,整個死神天幕的內幕溫度徒增,三只巨大的火凰憑空出現在了籠中,巨大的翅膀帶著熊熊烈火,扇動,每一次扇動都是一陣炙熱的熱風撲鼻而來,熱風所過之處,空氣中蘊含著的氧氣也是瞬間被其吸收,用于助燃.

"啊!化凰技,快,,,,,"朱雀族的眾多族人看見這化凰技,猶如看到救星,當即全力運轉功法,抵擋著這高溫,雖然火是他們的本命屬性,但是這溫度過于太高,超出了他們的承受范圍,所以不得運轉功法抵擋.

"走."三只火凰同時一聲冷喝,然後就向著相同的方向飛去,所過之處,那些長刺竟然都無法抵擋,只能被熔化,但是這腐朽之氣,卻是依舊存在,只是被濃烈的火息給逼迫到了籠子邊緣.

"哎!對上這化凰技還是不行啊."文昊心中歎息,隨即轉頭看向身邊,這時他的身邊已經多了一位黑袍人,不准確的應該不是人,他的相貌和中多死神一樣,他就是那當初被文昊收服的死神頭目.

這死神頭目並沒有被煉化,但是卻被文昊收服,他此時正中規中矩的漂浮在文昊的身旁,接收這文昊的命令,然後再將文昊的命令傳達到眾多死神那里.他那色的,猶如寶石一般的眼睛,閃爍著異樣的光芒,那是對文昊的欽佩.

"不用了,化凰技是他們擋不住的."文昊看似自自語,卻是在與這死神頭目交流,剛剛這話就是因為死神頭目在詢問文昊是否需要加大力度.

"讓他們撤吧!"文昊輕輕下達命令,然後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在幕後操縱了這麼久也是該出去露露面了.

"嘶嘶!"聽聞文昊的命令,死神頭目立即就從口中發出了兩聲難聽的叫聲,然後那就像是蝗蟲一般的死神,就突然停止攻擊開始撤退.

文昊這樣做並不是沒有理由的,這化凰技非同可,死神天幕對付普通一點的朱雀還可以,但是這化凰技,就會變成以卵擊石.文昊可是親身體會過的,所以知道厲害,雖然這些死神並不是生命體,但是白白犧牲也是挺可惜的.

死神剛剛退走,那三只火凰就沖出了包圍,熔化了那邊緣長刺形成的幕牆,沖了出來,然後仰天一聲長嘯,直抵澄滈這邊,在他們的身後,還跟著無數的朱雀族人.

"備戰."正和澄滈清閑的聊得帶勁的土童和白吝見狀,立即大聲呼到.然後那白虎族人和玄武族人立即就從後邊沖出,排成一隊,玄武在前,白虎在後.

這是四神獸家族的合作攻擊模式,玄武因為有著超強的防禦能力,所以戰斗時都是出于前段為白虎等抵擋攻擊.

"呵呵.不需要,他們沒有敵意."文昊身形飄逸,眨眼來到眾人前邊,剛剛這火姝,火煵和火候的對話,他可是一字不漏的通過那些死神作為耳目全部聽見了.

果然,只見那些朱雀在這三只火凰的帶領下奔到眾人面前就立即停了下來.

"朱雀三傑,率朱雀族族人請求澄滈大族長,土童大族長,白吝大族長原諒我們的過失."火姝一落地就化為人形,跪立在了澄滈和土童白吝三人面前.

"哎!你們起來吧,帶著你們的族人到後邊養傷去吧!"澄滈歎息,若不是青雀的執拗,這他們族人有怎會遭受這樣的活罪?

"師父,青雀要出來了."文昊面帶笑意,他對這青雀可謂是相當的感冒,畢竟這青雀可是害的自己差點死在火韓的手中.

果然,文昊話語剛落,就見青雀從那已經快要消散的天幕中飛了出來,他的身後跟著那兩百來個鬼氣森森的黑袍人.

"哈哈哈哈!澄滈,你的邪門歪道不過如此,"青雀更本就不知道是文昊主動撤掉了死神,所以得意的大笑不止,

"……"澄滈不語,笑著看著青雀,戲謔加譏諷的表,明顯的很.

"哼!"青雀劍澄滈不語,也不在,目光開始四處尋覓,當她看到龍族後邊那些朱雀族人的時候當即大驚失色.

"你們這群懦夫,竟然背叛我,"青雀憤怒的咆哮,她從來沒想到這些人會真的背叛自己.

"是你背叛我們在先,"火姝在火煵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對,是你先勾結外人,圖謀龍族寶貝的,按理是你的不對."火煵語間無不透露出他的怒火.

"大族長,你可以不承認,但是你至少得給我們清楚,你身後的那些人到底是誰?我看他們可不想什麼正派人士."火候也是幫腔道,雖然他好殺戮,但是最起碼的明辨是非和家族榮辱之心還是有的."

"哈哈哈哈哈!原來你們關心這個?那好,你們先問問這澄滈他那邪門歪道的東西是什麼?"青雀才不在乎這些,她此時一心只想殺死澄滈,對于族人的背叛她也就只是短暫的憤怒而已.

"好!我告訴你."隨即澄滈就從後邊站了出來,他的身後是一尊死神,"看到了嗎?他們並不是什麼邪門歪道,是我龍族煉制的兵器,"

"兵器?"所有人賭震驚了,剛開始一見到死神天幕就躲起來的其他勢力的圍觀的人此時也出來了,在他們聽到澄滈這樣,立即就克制不住心中的沸騰了.

兵器?這也厲害的太過離譜了吧?不過確實,這死神也算是一件兵器,他們沒有一點生物應有的生命特征,那木訥的眼神就能明一切…………

上篇:第四十八章 三傑     下篇:第五十章 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