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五十一章 野狼死了喲!!!!!  
   
第五十一章 野狼死了喲!!!!!

"哈哈哈!是你愚蠢吧?竟然給自己建造囚籠,那我今日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野狼絲毫沒有覺察到自己已經身陷險地.

"又是這玩意兒啊?看來這人凶多吉少了啊!"周圍的人在見識了這死神天幕以後,已經對其威力有了一定的認識.

"這人不簡單."這是火姝給文昊唯一的評價,就文昊先囚禁野狼這一舉動,她就看出了文昊的智謀達到了何等境界.

"對啊!愚蠢啊!"文昊低聲輕笑,當初他打敗野狼,今日他要徹底的將其斬殺,以泄心中憤恨.

"死吧!"使出黑日拳的野狼再次進攻,此時的他已經到了武王的境界,黑日拳的時限也是跟著提升了不少,所以他有足夠的時間來陪文昊玩.

野狼雙拳再次在那黑霧中奔騰起來,滾滾的黑霧隨著他的舞動,覆蓋面積也是隨著他的舞動瞬間變大,幾乎覆蓋了整個死神天幕內部的空間,這也將文昊逼到了死神天幕的一個角落.

不過文昊卻是根本就不在意,領悟嘯天劍訣的他,實力大漲,加之此時他也是達到了七星武師的階級,還有這死神天幕的輔助,何愁殺不了這野狼?

"哈哈!文家兒,死去吧!"野狼張狂的笑聲在死神天幕的空間了回蕩,就像他已經勝利了一般.

"恐怕不能如你所願."文昊依舊淡淡輕笑,隨後就見他手中的驚天劍揮動起來,一道劍幕立刻就阻擋在了野狼的面前,逼得野狼不得不停下腳步,對這劍幕進行抵擋.

"嘯天劍!"

文昊輕喝一聲,瞬間就將修為提升到了這八星巔峰的層次,氣勢也是在這一瞬間變的凌厲無比,前方的野狼剛剛化解文昊的劍幕文昊就擺好了嘯天劍的起手式,來到了文昊的身旁.

"哈哈,文家兒,多日不見你還是只會這兩下啊!"野狼的總是諷刺文昊,在他看來文昊絲毫沒有長進.

"多日不見,你倒是會噴糞了."文昊奮力揮動手中的劍,口中鄙視的著.

砰!

長劍直搗黃龍,殺進了黑霧,然後狠狠的斬向了野狼的胸口,卻不想野狼反應迅速,雙臂立刻豎擋在了胸口.

兩者一觸即退,文昊輕松臉色有著些許的蒼白,當初他和野狼站,相差兩個等階,今日依舊相差兩個等階,不過由于長期使用匿蹤分身劍的緣故,文昊的臂力倒是長進不少,加之融合了離風的龍臂,現在雖然沒有完全激發,但是這手臂氣力依然還是相當強大.

"你就這兩下嗎?"野狼躲在黑霧中飛速後退,卸掉了與文昊對碰所產生的力量,也將傷害降到了最低."嘿嘿!那我就不客氣了."

隨即就見那黑霧開始縮,最後現出了野狼的本體,這時人們才看清野狼竟是將那黑霧吞進了腹中.

黑霧進腹,野狼渾身再次發生變化,墨黑色的皮膚,上面布滿了紫色的藤蔓一般的紋身,在額頭中間的那一輪黑日,此時已經變的更加黝黑,就像是一個無底的黑洞,看不到底,最可怕的是哪黑洞所散發出的那股吞噬天下一切物體的氣息,幽幽然然,似是來自九幽地獄.

"子,我已經完全領悟了黑日拳的真諦,待得他日這鄭大人歸來,他將會再度傳授我其他天魔秘法,哈哈!可惜你看不到我那時候的風光了,今日我就將你斬殺,你若是識相最好交出那把匕首,我可以考慮讓你死的快一點."

"其他天魔秘法?只怕你沒這個機會了."文昊神肅穆,手中的驚天劍在他左手的摩擦下,發出金屬特有的聲音,野狼是他必殺的,但是她不會用這嘯天劍訣,一是野狼沒資格,二是他要將這剛剛領悟到的嘯天劍作為驚喜留給青雀,因為青雀是他尋找父親的新的線索,野狼對于他而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三是因為這是他的殺手锏,不能隨便外露.

"猖狂,"野狼嗤笑,隨即就見他雙手舞動,開始結起了各種繁雜無比的手印,這是啟動天魔秘法的手印.

"天幕殺陣,啟動!"

文昊輕語,然後那色長刺就在次出現在了死神天幕的內部,縱橫交錯,瞬間就將天幕的內部填滿,從外面開死神天幕已經成了一個完全接近實心的立方體.

只是這些長刺每次移動到了文昊那里的時候,就會無緣無故的消失,這就給文昊帶來了極大的方便,移動自如,反觀野狼就不同了,本來正在結印的他,立刻就被這長刺他段,然後就在這長刺之間的空隙了翻來跳去.

死神的是黑氣,野狼的也是黑氣,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野狼的那是吞噬的特性,而死神的特性則是腐朽,腐朽天地萬物,就像那無盡時光一樣的腐朽.

"野狼,你沒機會了,出我父親的下落吧!看在你曾在楠魁城與我暴熊有過合作,我可以對你仁慈一點."文昊冰冷的話語讓野狼不禁一個寒顫.

此時野狼才意識到他陷入了文昊的圈套,一開始就布置好的圈套,驚怒,恐懼,不甘各種複雜的緒開始充斥在野狼的心中.

但是野狼畢竟是野狼,竟管如此他依舊是一副臨危不懼的摸樣,一邊的躲避那不規則移動的長刺的攻擊,一邊在手中快速的結印,想要發出自己的絕學,以便給自己創造生還的機會,此時的他已經狼狽到了極點.

但是反觀文昊,閑庭信步的在天幕中行走,他根本就不用擔心野狼會殺到自己的面前,因為那長刺會在野狼到達之前就將其阻隔開來,讓其不得不推開.

"哈哈,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

"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著文昊就動了,身形猶如閃電一般,快速閃動,所過之處,那色長刺都為他讓路.

"我刺你眼睛."

"我刺你鼻子."

"我刺你嘴巴."

文昊輕松的在野狼身邊游走,完全一副戲耍野狼的心態,野狼就不同了,又要躲避長刺的攻擊,又要躲避文昊的劍,狼狽,憋屈,無奈,卻又沒有辦法.

眨眼野狼渾身就布滿的傷痕,這些傷痕都是文昊的傑作,毎一劍都恰到好處,就是不給野狼來個痛快,這讓周圍的人看的膽戰心驚,這樣折磨人卻是有點慘目忍睹啊!

"這才是死神天幕的恐怖之處啊."一邊的龍族長老奇矢感歎道,他的身邊是青木,兩人就像一對好基友般的並排站立.

"是啊!昊現在才是真正將死神天幕的威力給發揮出來啊!"堯荒也是不禁感歎,死神天幕是他們幾位長老和澄滈合力煉制的,但是他們也沒想到這死神天幕竟然還可以這樣的用.

"汗!"火煵摸摸額頭上的汗水,現在他才明白起初的死神天幕其實是對他們留了的,否則剛剛澄滈他們就能殺進這天幕內部,利用天幕能夠辨別敵友的功能對自己等人經行無差別屠殺.

"是啊!"火候也是冷汗直流,這他奶奶的還以為自己是靠實力在里邊堅持那麼久的,是靠實力突破出來的,但是看看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

"不?"文昊狠狠一劍,削掉了野狼大腿上的一塊肉,鮮血立即湧出.

"老子不."

"不?"文昊又是一劍向下橫掃,當即野狼的腳趾連帶這鞋尖被斬落.

"打死都不."野狼一咬牙,不過目光中卻是有了閃閃的淚水,那是痛的啊!他憋屈,他不甘,他痛,自己好歹也是武王修為,卻被文昊這個的武師給虐成了這樣,偏偏自己又不能還手.

"打死都不是吧?"文昊冷笑."我操你大爺."

唰!野狼的手臂被齊肩斬斷,鮮血猶如噴泉一般的飆射而出,鮮豔的血液噴灑在空中,變成一道血的霧氣.

"啊!你殺了我吧."野狼痛到了極點,因為長刺的騷擾,加之文昊的攻擊,他甚至沒有機會去運轉功法為自己止血,

"哈哈!知道痛了?你不是不怕痛嗎?殺你可以啊,出我父親的下落,我就給你痛快."

"不."野狼一咬牙,將頭扭向一邊,但是又馬上扭了回來,因為幾根刺刺向了他的胸口.

強力的扭動身體,但還是沒有躲過,當即他剩下的左手就被長刺刺穿."啊!"一聲慘叫,傳遍籠里籠外,淒厲,慘然!

這個時候,除了澄滈和青雀還在死命的拼命以外,其他的人都挺了下來,他們額頭冒著冷汗,這世道變了啊!武師都能虐武王了啊,沒天理啊!天理何在啊!天道不公啊!

"走吧!沒看的了."海王額頭也冒出了一絲冷汗,但是他反應快,立即就將頭埋進了海水里邊,然後沉到海底,此戰的勝負就如他所料,龍族必勝.

噗!

長刺剛剛刺透野狼的手臂,文昊又是一劍狠狠的插在了野狼的腳掌之上."還是不?"

此時野野狼因為被死神的長刺刺中,渾身都開始被腐朽."死也不."

"我日你先人."文昊徹底的失去了耐心,一劍將野狼的頭顱斬落,與此同時,那天幕也是撤去.

野狼的頭顱在空中飛舞,不過他的口依舊是一張一合.看口型文昊發現他竟然的是"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父親在那里."

"哼!剁了他的頭."文昊轉身走回龍群,死神蜂擁而上,長刺噴吐瞬間將野狼的頭顱刺成一灘爛泥,這是文昊下達的命令.

將野狼的頭顱刺碎,死神們並沒罷手,而是又飛向了野狼的身體,只見那些死神激昂長刺插入野狼的軀體,卻並沒拔出,然後野狼的身體竟然開始干枯,他們竟然在吸收野狼的血肉,

這個文昊並沒有下命令啊,好奇之下,文昊立即用神念溝通了那死神頭目,然而死神頭目竟然也在那吸收野狼血肉的隊伍中.

片刻,那家伙才挺這個大肚子從死神群中飛出,然後才回複文昊,回複的話語就讓文昊震驚了,這死神的黑氣和野狼的黑氣竟然都是同出一源,對他們有著極大的裨益,所以才有著這樣的搶食場面.

漸漸散去,那里已經空無一物,野狼死的連渣兒都沒有了……

(寫的不好,望見諒,不過還是厚顏無恥的請求給個收藏啊,鮮花啊,書評啊,之類的,訂閱現在還是個蛋,兄弟們,給個訂閱吧,讓俺破蛋,就當是鼓勵我了,這書不會太監,JJ永遠茁壯成長.再過幾天我就改兩更了,支持我啊!)

上篇:第五十章 野狼     下篇:第五十二章 鄭狂楚 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