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七十七章 龍族 澄蕩  
   
第七十七章 龍族 澄蕩

重新收攬氣息,在將死神藏好,文昊再次回到定海門,團隊比斗已經終結,宏峰已經等在他的住處.

"呵呵!師兄."文昊笑著打著招呼.

"師弟,恭喜你啊,你看我提了兩壺好久過來,我們慶祝慶祝?"宏峰揚了樣手中的酒,然後就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下來.

"好啊!"文昊也是高興的答應,剛剛又殺了幾個天魔教的人,是應該慶祝慶祝的.

雪楓樹下,朵朵花瓣飄落,訴著他的淒美,兩人對酒當歌,愜意的很.

"師弟啊,你今天可又是不戰而勝啊."宏峰泯著酒道.

"呵呵!是他們太膽了而已,其實以他們的實力,若是團結一點,或許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文昊的是實話,剛這幾個天魔教眾,若是一上台就聯合使用天魔合擊陣法,未必自己就會贏.

"從明天開始就是單體的比斗了,師弟你一定是穩操勝券啊."對于文昊剛剛比斗完就離去的事,宏峰只字未提,誰沒有隱私呢?

"呵呵!這個才是最難的,這樣子那些單體實力最強的才會有發揮的地方."文昊摸了摸鼻子.或許這才是追蹤的角逐.

"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師弟嗎?"宏峰突然抬起頭問道.

"因為你已經完全有資格成為我定海門的弟子."宏峰沒有給溫愛回答的機會.

"呃……"文昊愕然,這個他也知道啊.

"其實我們負責招收新弟子的人呢,早在決賽前就開了個會,你呢?是會議的中心,過程就不了,結果是,如果團體比斗你晉升了,那麼以後的單體比斗,普通場你都可以不用比斗,知道最後的一千進五百的時候,才會讓你上場."

這是定海門的決定,文昊太強了,與其讓他去參加那些無意義的比斗,不如直接把他放到最後.

放開肚皮喝著,讓兩人意外的是,喝到一半的時候,何綾和武昌竟然來了,兩人的目的都一樣,是為了感謝文昊的暗中相助.

而宏峰在聽到這何綾和武昌兩人之所以能夠晉升,就是因為文昊的的幫助的時候,也不吃驚,能勝就行,自己當初入門也就像現在這樣.

感謝的話了一籮筐,感謝的酒喝了幾大壇,都酒是友的催化劑,喝著喝著,四人就結拜了,宏峰為大,文昊老二,武昌老三,何綾老四.

義結金蘭後,又是一場宿醉.

接下來幾日,文昊都一直呆在家中修煉,直到決賽,決賽也沒啥可提的,見是文昊的人都直接認輸.

唯一讓文昊驚喜的是那白聖玉以及他的表妹竟然也打入決賽並且成功戰勝對手,

定海門弟子的服飾是統一的,普通弟子是黃色衣服,外門是灰色衣物,內門是黑色,真傳弟子是白色衣物,至于長老和掌門,他們的衣物就沒有統一性,完全是想穿什麼就穿什麼,不過也還是有著一定的潛規則,按照各自修為需求來穿.

所以文昊也得去領取門派裝備了,值得一提的就是這些裝備了.

首先是衣服,這衣服薄弱柔軟,材質舒適,最好的一點就是不沾塵,而且穿上它有著一定的物理防禦能力,還能在修煉時能夠加快人體對外界武元力吸收,當然這也就只是一點點而已,不過也算是神奇.

然後就是劍新手,統一的摸樣,雖然比不上文昊的驚天劍和嘯天劍,但是其堅韌度卻也能和文昊原本的匿蹤分身劍不相上下.

最後就是一個身份牌,一個儲物袋.和一些療傷止血的回春丹,和快速回複武元力續元丹,最為珍貴的就是那顆能夠提升修為的升龍丹.

身份牌可以將自己時常需要聯系的人的身份牌的氣息,用神念鎖定在自己的身份牌內,然後不管再遠的距離都能考這身份牌相互聯系.

這些東西文昊都不稀奇,當初在龍族青龍島,龍族寶庫里邊那麼多的寶物,文昊都不稀奇何況這些?而且文昊戒指中還藏了很多的稀有藥材.

最後就是一塊看起來極其普通的木板,呈橢圓形裝,扁平,上邊鑲嵌著一些一些黑色的石塊,這石塊文昊認得,是墨晶石.

這墨晶石不但可以作為各種陣法的能量來源,還可以給人吸收,當初突破到一星武師就是靠的這個墨晶石的.

"師兄,這個有什麼用?"文昊對這橢圓形的木板有些疑惑.

"你站在上邊,將武元力灌輸一點到這飛行板上就知道了."分發裝備的人想看不白癡一樣的看了文昊一眼,然後就將目光移向了別處.

"飛行板?難道能飛?"文昊那個歡喜.立刻就站了上去,然後武元力運轉,灌輸了一點到這木板內.

轟!木板起飛,卻是一下子撞到了旁邊的牆壁,摔得文昊灰頭土臉.引來旁邊一陣哄笑.

不過文昊一點都不在乎,有了這東西目前還不能飛行的文昊就是如虎添翼,顧不得眾人嘲笑,文昊從地上爬起,然後就向外走去.

來也巧,正好因為這山上的藥園缺少人來管理,當這高分配的問道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不願意去,管藥園有什麼用?能學到真本事嗎?這一下就完全便宜了文昊了.

一路駕駛這飛行板跌跌撞撞的,在在摔了N次,和N多的定海門弟子歡樂的笑聲中,文昊送算是趕到了藥園,沒辦法本來是想走路的,卻不曾想這座山太大了,根據的領來的地圖上的標注,估算,若是步行,至少也要第二天天明才能趕到.

在看這藥園,竟然是一個巨大的山谷,遠遠的能能聞到一股藥草的香味,整理整理衣衫,文昊就大步向著山谷走去.

"呃……我是來看守藥園的."遠處一老者對文昊頭來詢問的目光,于是文昊匆忙道.

"身份牌我看一下."

"哦……"文昊依,取下身份牌遞去.

"什麼……你?"老者在接過身份牌的時候卻看見文昊額頭上那被頭發遮住的親王鱗,在陽光的照射下若隱若現,閃爍著金色光芒.

"我?我怎麼了?"文昊不解.

"閣下能否將你的頭發捋開,讓我看看你的額頭?"老者對文昊的語氣是極其客氣.

"………"文昊雖然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順著文昊掀開的頭發,之看見一片龍鱗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一道淡淡的光暈在上邊左右流轉,時分的有靈性.

"龍族澄蕩,拜見親王殿下."老者見到文昊額頭那如假包換的親王鱗,立刻就跪倒在地,他相信自己不會認錯,因為這世上的親王鱗只有一片,別人是不可能仿造出來的.

而且這親王鱗上邊獨有的神龍氣息,更是別人造不出來的.

"你叫澄蕩?"文昊駭然,尼瑪在這里都能碰到龍族的人?龍族不是深居簡出嗎?

"是的,親王殿下."老者半跪在地,老實回答道.

"那澄滈是你什麼?"文昊很是好奇,一個澄滈,一個澄蕩,兩人是什麼關系呢?

"回殿下,澄滈是我堂兄."

"有何證明?"文昊可不會因為這人澄蕩的一句話就相信了他,雖然他認識親王鱗的事很有服力.

"殿下請看."澄蕩也知這事的唐突,立刻就將他的雙手化成了一堆巨大的龍爪,青色的鱗甲,和澄滈的鱗甲顏色一模一樣.

"呵呵!請恕我剛剛冒昧."有了證明,文昊終于相信了澄蕩的身份.

"你也別殿下殿下叫我的啦.快起來."

"謝殿下."澄蕩似乎特別的拘謹,可能是因為在定海門呆久了,所以就這樣了.

"以後還是叫我文昊吧,我到這里來並不是用龍族的身份來的,你呢也不要這麼拘謹,那澄滈和奇矢他們可不像你這樣的."文昊對這澄蕩的拘謹有點不適應.

"是,殿下是到這里來是為了那把劍吧?"澄蕩一道破文昊的目的.

"呵呵!對啊,你有消息?"聽到劍的消息,文昊來了精神.

"沒有,不過我懷疑是在中央島上,也就是掌門所在的那個島上,傳聞這島上的有一個地方,人如果到哪里去修煉,提升的速度將會成倍的增長,而且在那里修煉一段時間,就算是修為沒有提升,但是其本身的力量都會極大的提升."澄蕩苦著臉著.

"我們到屋里去吧."著澄蕩就領著文昊向著不遠處的一間石屋走去.

這石屋建造在山谷的中央位置,周圍全是一些藥草,各型各色,不過文昊都不認識.

進入石屋,里邊也是一陣淡淡的藥香,輕輕一聞,竟然有著甯心靜氣,清除雜念的功效,當然和這親王鱗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

接過澄蕩遞來的茶水,文昊隨便選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那個,你到這定海門的目的是?"

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文昊真的很好奇,難道只是單純的為了更好的修煉?不可能吧,龍族這麼高傲,又怎麼隨便的屈居在別人之下?

"這個來話長啊,不過還是和親王你有關啊."澄蕩歎了口氣,然後就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以後一直兩更,只是這幾天的時間一直都不穩定,不過兩更將不會在改變,寫的不好,但是仍然求一切!!!)

上篇:第七十六章 再殺天魔教人     下篇:第七十八章 無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