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九十八章 三派齊聚  
   
第九十八章 三派齊聚

第十天,文昊正在一座無人的島上歇息,突然他發現身份牌上宏峰的氣息突然變的無前所未有的明顯起來.

"C你大爺."文昊低罵一聲,然後翻身,輕悄悄的跳進了海中隱藏了起來,他感覺到定

海門的弟子已經近在咫尺,若不加快點隱藏他便會被暴露.

果然,在文昊剛剛的潛入海中,一行人便是從遠遠的天空駕駛這飛行板飛來,然降落在了這座無人的島.

"兄弟,你可千萬別出來啊,我們就在島上,這次我們不僅派出了兩個真傳弟子,而且還派出了兩個長老,到時候你可要心啊."一降落下來,宏峰就通過他兩的身份牌感覺到了文昊就在附近,立刻便悄悄的給文昊傳遞著信息.

"好的,你自己也要心,不要暴露了."文昊快速的回傳完宏峰,便是隱匿起了身形,等待這這伙人的離去.

無聊之下,文昊偶爾也會將神念放入匕首,觀看一下錦的進展,卻見錦那處,一柄巨大的劍,已經初具形態,不過若要成型,卻還要寫時間.

"哈哈哈,我當時誰呢,原來是定海門的唐嘯嵩啊."突然遠處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竟然是戰王門的人,而話這人,就是當初趕文昊走的那人.

"戰星羅?你也要來奪取寶藏?"唐嘯嵩拔然起身,看著空中緩緩降落的戰星羅一行人.

"哈哈哈哈,怎麼?只允許你們定海門去奪取寶物,就不允許我們戰王門?"戰星羅戲謔的看著一臉肅穆的唐嘯嵩.

"哼!我勸你還是早點回去,不要丟了性命才是關鍵."唐嘯嵩的語間充滿了挑釁.

"怎麼?上次沒有分出勝負,你想在這里再打過?要知道這里可是有很多的你的師弟看著呢,若是被我敗了,可就丟臉了喲!"戰星羅也是火藥味十足.

"哼!就憑你?差遠了."

"你試試?"

"試就試."兩人一不合,立刻就要開打.

"誒……慢著慢著,兩位師兄,你們的修為可不是我們能比的,你們總不能就在這里開打吧?要是來個誤殺,我們就完蛋了,折損了實力,到時候可得讓滄雨門撿便宜的啊!"就在兩人將要開打的時候,一個定海門的弟子站了出來,他與其他弟子不同,直接就是一身五彩戰甲,外邊披風一件,分不清是那個級別的弟子.

"哈哈哈哈!誰又在我們滄雨門的壞話?"這定海門的弟子的話語剛剛落下,就是一個清冷的女聲傳來.

"滄雨門,滄月煙?"唐嘯嵩和戰星羅同時太起了頭.

"兄弟,這下可有好戲看了,對了,你不要光顧著看戲啊,要隱藏好啊,這些人可都不簡單啊."宏峰在島上向著文昊傳信道.

唐嘯嵩是定海門,沐冰峰的十大真傳弟子之首,而這戰星羅卻是戰王門的,戰星峰的十大真傳弟子之首,至于這滄月煙,便是滄雨門的門主之女,也是滄雨峰的十大真傳弟子之首.

三人早先,就有過交集,不過並不是好的交集,三人曾經在任務的時候多次摩擦,加之都是門派內的真傳弟子,又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高傲,且好勝心十足,摩擦總是不斷,這次相遇,難免再次產生摩擦.

"沒想到這定海門和戰王門,竟然派出了你們兩個,這是冤家路窄啊."滄月煙也是冷冷的看著唐嘯嵩和戰星羅兩人,嫵媚的眼中閃爍著炙熱的戰意.

"你也想打嗎?"戰星羅轉眼望向滄月煙,手中閃現出了一柄長槍.

"好好好!今天就讓我們看看到底是誰才是最厲害."唐嘯嵩也是刷的一下亮出了手中的一根銀白的棍子.

"就你們?給老娘擦鞋都不配."滄月煙也不是吃素的,當即是手腕一抖,她的素白衣立刻就無線延長,這就是她的兵刃.

經三人這麼一鬧,氣氛立刻就變的劍拔弩張起來.

"傻逼.心高氣傲,難成大事啊!倒是那穿著五彩戰甲的人還有點意思,難道他是咱定海門的長老?"在海底一直默不做聲,暗自潛伏的文昊心中暗罵,就他們這樣,恐怕還沒達到那海底寶藏所在之處,便是搞的歌三百俱傷了.

"三位師兄師姐,可不要開打啊,咱這都還沒到地方呢,你們看現在就打了,傷了元氣,到時候我們還怎麼取寶啊."那個分不清級別的定海門弟子再次開口.

聽到這人的話,唐嘯嵩,戰星羅以及滄月煙相互對望了一眼,是啊,現在打了,這以後找到了寶藏,還怎麼收拾?

不過已經鬧成這個樣子,又怎麼收手?

"我看這樣吧,咱一招定勝負,怎樣,到時候等找到了寶藏,我們三大門派在真正的一絕雌雄?"似是知道三人的尷尬,這身穿五彩戰甲的弟子立刻又開口道

"好,就這麼辦."三人一口同聲的道.

轟!一聲巨響,出了唐嘯嵩戰星羅以及滄月煙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回事,更沒看到三人是怎麼出手,耳邊便是傳來一聲巨響,機會震碎他們的耳膜.

咻咻咻!三人在空中快速的分開,一個個面色都是微微的慘白,看來這一次並沒有決出勝負,反而是各自都受了些許的輕傷.

轟隆隆!突然島震蕩,開始向著海底沉去.

"哼!"身處海底的文昊最先覺察到島的異樣,立刻就向著遠處游去,他的手中已經多了個人,這人的身份牌被文昊直接捏碎,並且制住了他的手腳與口鼻.

"哈哈,三位師兄師姐,果然好修為啊."身處五彩戰甲的人駕駛這飛行板一飛沖天,來到了唐嘯嵩的背後.

島轟鳴這沉沒,島上的弟子門,紛紛駕駛這飛行板逃離.

"星羅師兄,王壩師弟不見了."待到島徹底的沉沒,一個戰王門的弟子飛到戰星羅的身邊著.

"你們竟敢暗害我戰王門的弟子?"這還得了?當即戰星羅就有亮出了他的長槍,指向唐嘯嵩和滄月煙兩人.

"暗害你的弟子?哈哈,是你自己沒本事吧?弟子就跟著你的身後,你竟然弄丟了,反而還怪我們?"唐嘯嵩怎會放過這個讓戰星羅難看的的機會?當即出口諷刺.

"無能就是無能,何必為自己找借口呢?"滄月煙也是一臉的嘲諷.

"好好好,害了我的戰王門的弟子,不承認便罷,竟然還敢侮辱我,我今天就殺了你們,以證我戰王門之威武."著這戰星羅便是快速的兩槍虛點而出,兩朵武元力槍花瞬間閃現直襲唐嘯嵩和滄月煙.

時遲,那時快,直接兩朵槍花在出現的刹那,面的海水立刻便是便的驚濤駭浪,就像是海底有著一座怒龍,但是奇怪的是這兩朵槍花在天空,卻是讓這海水,自底面翻騰上來.

"哼?戰王門很厲害麼?我定海門才是最強的."唐嘯嵩見這槍花閃現,當即便是銀棍舞動,對著那翻起的海浪就是一頓猛烈狂砸.

"好!今天我滄月煙就在這里滅了你們,獨自去取寶藏,也好證明我滄月煙的力量,是凌駕于你們之上."滄月煙二話不,也是袍舞動了起來.

三人各施本領,只見這唐嘯嵩棍影重重,每一棍都狠狠的砸在了那槍花之上,每一次砸擊,都會發出洪鍾大呂一般的劇烈聲響,數十下之後,那槍花終于碎裂散去,但是這唐嘯嵩卻是依然面不氣不喘,可見其也是極其厲害.

"兮!"滄月煙清喝一聲,直接袍舞動將那槍花一個猛然包裹,然後就劍袍中的武元力急速的轉動,袍撤去時,那槍花竟然魔術一般的轉射向了戰星羅身後的戰王門其他弟子.

從戰星羅發動攻擊,到唐嘯嵩和滄月煙破解攻擊,都是電光火石間完成,幾乎就在一眨眼,速度快到了極點,海中文昊不敢用神念看,只能憑借聽力辨識打斗的過程.

但是這是三人都是武皇級別的存在,文昊幾乎就只聽見幾聲轟隆隆的響動,然後這一回合便是完了.

"卑鄙."戰星羅暗罵這滄月煙卑鄙,當即回身收槍,然後猛然一槍刺出,只見槍身化成一道光芒閃過,那槍花便是又回到了槍尖之上.

"死吧!"誰知剛剛收回槍花,這唐嘯嵩便是閃身來到了戰星羅的頭頂,銀白的棍子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刺眼的反光,沒有一絲的武元力波動,但是卻仍然感覺到這其中蘊含的無匹威力,武元力完全內斂.

"哈哈哈哈!你們兩都給我死吧."就在兩人即將再次交手的時候,卻見滄月煙的聲音傳來,再看他竟然袍自四面八方包裹而來,竟然是要將唐嘯嵩和戰星羅兩人全部包住.

"哼!沒那麼容易."唐嘯嵩,立刻收住棍勢,回身又砸向了那想自己包裹而來的素白袍.

"你個蛇蠍心腸的女人."戰星羅不由的怒罵,當即有抽回原本用來抵擋唐嘯嵩的攻擊的長槍,遙遙一槍刺向了滄月煙的眉心,槍尖指出,一道雄渾的武元力兀自射出,然後化成了一個的光點激射想了滄月煙的眉心.

"媽的,你們這種打法,一年都分不出勝負啊."文昊苦著臉坐在海底的一塊死珊瑚上道,他的身邊是一具尸體.

這人便是當初在那道上趕文昊走的那人,他是剛剛文昊借著唐嘯嵩,滄月煙和戰星羅第一次交手,產生的巨大響動,利用這盤頭絲將這人給拉下來的,因為他對這盤頭絲已經使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所以到並沒有對這人造成多大傷害.

現在這人已經死去,給文昊丟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了胸口,防止浮尸,文昊已經利用記憶之眼從他的記憶中套取了他想要的一些報………

上篇:第九十七章 路遇戰王門弟子     下篇:第九十九章 抵達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