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退去  
   
第一百一十七章 退去

進入到那石椅之下,長達數十米的石梯,一直蔓延到地底,通過漫長石梯,終于下到了底部,卻見錦早已等待在了那里,旁邊是滄月煙和滄雨門的弟子.

"快過來."錦招呼著文昊,等到文昊走過,他又將那翠綠珠子放到一旁牆壁上的一個凹凸處.

轟隆隆!珠子入內,立刻就見那石梯兩側的石壁竟然開始向著中間合攏,不消片刻,就將原來的那通道給覆蓋,變成了一堵厚實的牆壁.

"呵呵,剛剛發現的,不必奇怪."錦燦爛的一笑,然後從那凹凸中將那翠綠的珠子摳出,還給了文昊.

"可是我依然很奇怪,你是怎麼知道這里能封閉的?"竟管錦那樣了,文昊依然很奇怪.

"難道你忘了?我對陣法很精通?"錦抬起頭,丟給了文昊一個鄙視的眼神.

"哦!我倒是忘了我師兄是個陣法高手了."文昊搖搖頭,做出一副我的錯的摸樣.

"哈哈,你也不錯啊,竟然連一個武尊都被你給暗算了."錦一邊一邊點亮了通道兩邊的火把.

顯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狹長的通道,陰暗潮濕,越往里邊越是黑暗,根本就看不到通道的盡頭是什麼.

"這通道有著很長的一段距離."滄月煙放出了她的神念,觀察了一翻之後才淡淡的道.

隨即他們二十幾人,便又開始慢慢的前行,越往里邊越是潮濕,文昊甚至懷疑者是不是已經走到了這府邸的結界外邊,時而文昊也會用那翠綠的珠子查看一番戰星羅他們的況.

道戰王門的人,卻是這次最大的輸家,經過文昊招來的毒物的一次輪攻,二十幾名弟子便損失了大半,剩下的都是個個帶傷.

"怎麼辦?門主?"戰星羅已經沒了主心骨.

"等會兒我頂住攻擊,你帶著這些弟子沖出去."戰星魂也是氣憤不已,他堂堂一個武尊修為的戰王門門主,竟然被一個武師修為的無名子給耍了.

"可是……"戰星羅依舊會還想著文昊他們.

"你個蠢貨,我們現在還有能力過去嗎?"戰星魂氣得差點一巴掌拍向戰星羅,若不是要注意著包圍他們的這些毒物,可能他就真拍了.

此時他們的人已經所剩無幾,有這些毒物的阻擋,不其他,就是逃出去都困難,那里還能去追擊文昊他們?所以戰星魂生氣,這些毒物,特別是那重甲毒衛更是厲害,幾乎就可以和他戰成平手的存在.

若不是這些重甲毒衛的移動能力較低,可能就是戰星魂也是早已支持不住,也就是這個時候戰星魂明白了過來,這府邸的主人,若不是那武尊修為,便是那武尊以上的修為,所以他的這些護寶怪物才會這般的厲害.

"星魂拳!"眼看這些弟子即將全部損失,戰星魂終于爆發.

雙拳猛烈的揮動,一個呼吸間就擊打出了上千拳,那一個個實質的武元力拳頭,就像是橫空出世的洪荒巨獸,直接將所有的毒物淹沒.

不敢停歇,戰星魂當即又數百拳打出,上百的實質武元力拳頭再次飛向了頭頂的天花板.

轟隆隆!天花板不堪重擊,當即就垮塌了下來.

"快走!"戰星魂為了他的這些弟子可謂是真心在付出.

"是!"此時戰星羅也是受了傷,手臂處一道傷口,正冒著濃濃的綠氣.

"哼!我若是到達四星武尊的地步,又怎會被你們搞的這麼狼狽?"戰星魂見到所有弟子都已從天花板出去,輕輕的舒了口氣.

他的心里憤恨不已,這次在這里的事若是讓別人傳出去,他將顏面無存,誰不知道他是武尊?誰不知道他戰星魂的霸道?但卻在這海底被一個不明身份,武師修為的無名子個耍了,而且還是這麼的狼狽.

"一掌劈開腳下爬來的一大群蟲子,戰星魂便從天花板上那被他擊出的洞穴飛了出去,畢竟他是武尊修為,若是與這些毒物硬拼,他雖然會輸,但是他若要走,這些毒物卻還是攔不住他的.

"星羅,我們直接出去,關閉生門,然後攻擊結界,毀掉這座府邸,我們若是得不到這些寶藏,就讓他直接毀在這里."一出去,戰星魂就對戰星羅道.

"哈哈!你們竟然還妄想出去?我看還是留在這里的比較好."唐嘯嵩的聲音自他們的頭頂傳來.

"你竟然沒走?"戰星羅抬起了頭.

"走?我為什麼要走,得不到寶藏,我也要殺掉你們才對,這樣回去也才能有個交代,對吧?"唐嘯嵩著就從他的背後化出了一對武元力的翅膀,向著更高處飛去,那對翅膀便是達到武皇級別後的特有象征.

"休走!"戰星羅被唐嘯嵩激怒,就要上前與之一戰,不過卻被戰星魂給一把揪住,他越來越看自己這個最得意的弟子不順眼了.

"哈哈!好一個唐嘯嵩,竟然還有這這般心機,不過你覺得就憑你這樣的一個陣法就能困住我嗎?要知道當初你們門主也曾企圖用這陣法困我,卻被我輕易破去."戰星魂冷靜的看著高處的唐嘯嵩.

他已經覺察到了唐嘯嵩他們所布置的陣法,如今他們實力大損,這次來的弟子幾乎全部損失,剩下的雖強,卻也是個個帶傷,回去之後都要歇息很久才能恢複,已經不宜再戰.

"嘯嵩,他的不錯,這陣法困不主他."房屋一角的的河山長老暗中傳音.

"那我們怎麼辦?"唐嘯嵩回道.

"讓他們過去,他們現在損失慘重,想必也不願現在和我們起沖突,若是讓他們強行破陣,可能我們會有所損失."河山長老這樣著.

他的沒錯,本來這陣法就不是對付戰星魂這樣的等級的人的,若真是打起來,不但陣法被迫,可能定海門也會損失慘重.

"就這樣讓他們過去?"唐嘯嵩有些不甘.

"讓我來吧."著這山河長老就自那房屋一角站了起來.

"星魂門主,讓你們過去那是必須的,畢竟我們定海門和戰王門並沒有多大仇恨,之所以相對也是因為各種門派之見,不過在放你們之前,我想向你們了解一下況,可以嗎?"山河長老語極其客氣.

他這要求白了也就是一個條件,要想我放你們,就必須出我想知道的事,只是委婉了一點而已,他之所以要親自站起來,也是因為他的身份略微的和戰星魂相稱,若是讓唐嘯嵩這樣一個真傳弟子來,可能反而會激怒戰星魂,你一個真傳弟子來威脅一大門派的門主,會有好臉色給你看麼?

"哈哈!原來是這樣,好好."這戰星魂也是能屈能伸,當即會意,于是就坡下驢,畢竟打起來,搞不好他不但連戰星羅也要損失,就算是他也要重傷.

他面前的可是幾個貨真價實的武宗級別的長老,雖然不是武尊,可是他們的戰術卻比那些重甲毒衛強多了,他之所以能從眾多重甲毒衛的手中逃出,也是因為重甲毒衛的戰術問題.

"哈哈,不愧是門主,有氣度,那我就直接問了,這里邊現在是什麼況?"河山長老見戰星魂竟然出奇的配合,也是爽然.

"………"戰星魂不語,這問題問的很讓人難堪,若是,必定會引發下一個問題,那滄雨門和那多寶的黑甲人(文昊)呢,叫他如何回答,被他們耍了?這樣面子往哪里放?

"怎麼門主?難道不能?"河山長老看到戰星魂的臉色,便知里邊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呵呵!不是,本來是要將這滄雨門的人給全部滅殺的時候,那些護寶的毒物卻出現了,將他們全部殺了,然後又要對我們動手,為了防止人員再次損失,所以我們就退了出來,你也知道那些毒物有多厲害,特別是那重甲毒物,更是達到武尊的修為啊!"

被河山逼問,戰星魂心中暗罵,不過口上卻是連連道,不過他更重點的強調了這重甲毒衛有多厲害.

"哪那些寶物?"河山長老有些不敢相信,滄雨門的被滅了?

"被毒物搶了會去,為了保存實力,所以我們就退了出來,等回去總結一下這些毒物的弱點,再來奪寶."

"呵呵!既然是這樣,我們也就沒什麼可以問的了,星魂門主,請吧!"著河山長老就將陣法開啟了一個缺口.

走出陣法,戰星魂就帶著戰王門的人頭也不回的飛走了,直接飛走,在海底向著原路返回而去.

"門主,為何要這滄雨門的被滅了?如果告訴他們滄雨門還在里邊,我們還可以借他們的手,除掉滄月煙."戰星羅對戰星魂的做法不是很理解,于是在飛出了一段距離後便開口詢問.

"哼!你不想要寶藏嗎?"戰星魂冷哼一聲,隨即就見他摸出了門主的專屬身份牌,開始傳令,調兵遣將!

"嘯嵩,我們是否退去?"經過一段時間的揣摩,河山確定了戰星魂的話是真的.

"呼!走吧,回去好好的研究一下這寶藏的毒物,然後找個機會再來一次."唐嘯嵩無奈的歎息,白忙了一場,什麼都沒得到,而且還損失了那麼多的弟子,這一切都是因為那黑甲人(文昊),若不是他,他又怎會沒有收獲?

而這時的文昊等人,他們已經走出了那潮濕的通道,在他們面前是一個寬敞的洞穴,洞穴的中央,正盤坐著一具尸骸,看樣子是早已死去………

(又斷網,趁著這個機會,更一章,搞不好等會兒就又沒網了.)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這才是算計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八星武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