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要賣姑娘?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要賣姑娘?

"這是?"夏老頭驚異無比.

"毒."文昊喝了口茶,然後悠悠的道.

"我能否實驗一下它的藥性."聞了聞這瓶中毒液的味道,夏老頭已經初步確定這不是什麼簡單的毒藥.

"可以!"文昊點頭.

"鳳霜,去找個海獸過來."夏老頭激動不已,這毒藥是他見過的最為獨特的,一般毒藥,都是用于暗殺,所以被使用者都要求的是無色無味,當然毒性也是特別的強.

但是這種毒藥,翠綠顏色,略帶刺鼻的味道,起毒性就不了,因為夏老頭還沒確定.

"好的,老師."鳳霜轉身乖巧離去,原來這夏老頭是她的老師.

"先生您毒藥?"夏老頭有一絲疑惑,這種毒藥海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的.

"不錯,是從那寶藏中淘出來的."文昊沒有避諱,既然這老家伙都知道自己是龍族的親王了,他想這些事也沒什麼的了,反正他也知道自己去寶藏的事.

"哦!"老頭死是明白了一般的點點頭,心里卻是打起了鼓,就憑他多年的經驗,他就判斷出了這毒液不是普通的毒液.

不一會兒,鳳霜帶著人進來了,這些人抬著一個巨大的籠子,里邊關押這一頭海獸.

拿出一塊帶血的鮮肉,注入了一點毒液,然後就將那鮮肉丟進了籠子.

"吧唧吧唧!"一見鮮肉,這海獸立刻就來了精神,一口咬住那鮮肉,嚼也不嚼便是吞進了腹中,然後又極不滿足的看著夏老頭,似乎是還想夏老頭給它點吃的.

"嗚!"不到兩個呼吸,這海獸立刻就變的不安了起來.

隨即就看到它的身體漸漸的轉綠,最後這海獸的身體就全部都轉變成了綠色,此時的它已經停止了呼吸.

這還沒有停止,他身體的綠色還在不停的加深,最後慢慢的變成了墨綠.

五個呼吸後,一股刺鼻的爛肉的味道從海獸的身體上散發而出,在看這海獸,此時竟然已經開始化膿,一股股濃烈的惡臭從其身體上發出.

八個呼吸,這海獸的整個身體都是化成了一灘帶著惡臭的膿水,膿水不斷的冒著氣泡,散發著惡心的氣味.

是個呼吸,那灘膿水已經消失不見,地上什麼都沒有剩下,就連那海獸的骨頭都被完全的毒化,然後消失.

"天呐!"夏老頭已經徹底震驚,這毒液也太厲害了.

一般的毒藥怎會有這麼惡毒,最多也就是讓人心脈破碎或者是其他的什麼,卻不能像這種翠綠的毒液,讓中毒者直接死的連渣兒都沒有.

"文先生,這個直接給你兩百萬怎麼樣,加上你先前的那些武器丹藥總共兩百七十萬."夏老頭直接給文昊開出了一個天價.

"可以!這藥的話,你打算怎麼處理?"文昊沒有怎麼在意,不過倒是對夏老頭怎麼處理這藥來了興趣.

"呵呵!不瞞先生你,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們都是拿去拍賣的,價高者得,這樣子的話我們也能從中賺取一點中間費用."夏老頭訕訕一笑.

"哦!那倒是."文昊點頭,他對這拍賣還是知道的,想這瓶毒液,若真是拿去拍賣,這藏寶齋一定會賺幾個翻倍.

不過文昊並不在乎,至少現在是,現在的他並不需要什麼拍賣,他要的是錢,要的是力量.

走出藏寶齋,卻不見蘭蓮如約歸來,文昊皺起了眉頭.于是想著蘭蓮離開的方向尋了過去.

島不大,憑借強大的神念,文昊很快就找到了蘭蓮的所在,他在這熱鬧的集市後邊的一個茅屋胖,她的身後是一些衣著破爛的乞丐孩子,在他的前邊是一群彪悍的漢子,蘭蓮有麻煩了.

"呵呵!要幫忙嗎?"來到拿去漢子的身後,文昊輕輕的道.

"哈哈,多謝兄台好意,這就是一些乞丐,唯獨這丫頭還有點本事,不過我們都能自己擺平的."這群漢子中的一個光頭男人道.

"我沒問你."文昊面無表,直接穿過了人群,來到了蘭蓮的身旁.

"沒事吧!"文昊關切的問道,此時蘭蓮的手臂以及額頭,已經有了些許的淤青,想來剛剛已經戰斗過了一場.

"我沒事先生."蘭蓮堅定的點了點頭,這是他修煉以來的第一場戰斗.

"…………"光頭漢子一陣尷尬.

"你是誰?"

"我?你沒資格知道."文昊淡淡的從容一笑,表和他的語氣根本就不搭調.

"勸你最好不要管爺的閑事,不然的話……哼哼!"光頭雙手抱肩,極其的自信.

"不然怎樣?"文昊眉頭一挑,看了過去.

"不然我們就殺了你,將你丟海里喂海獸."光頭放出了一句自認為比較狠的話來.

"噗!"蘭蓮聽到光頭的話不語的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先生,我的這些朋友本來是自由的,上次你給他們的錢,被他們搶了,還強迫我的朋友為他們乞討,供他們吃喝玩樂."笑完蘭蓮有恨恨的道.

"嗯!我知道了."文昊點點頭,既然到這里來了,又是蘭蓮的朋友,他肯定要管管的.

"那你們為什麼還不動手?"文昊上前一步道.

"好!好!好!這可是你自找的,兄弟們,給我往死里打."著光頭就率先揮舞著拳頭沖了過來.

"雖然怕髒了我的手,不過也只能勉為其難了."文昊緩緩的將背在背後的手,放到了前邊,這些人,也就一般的武者修為,對文昊而簡直就是KS!

手指微微的動彈,然後就見那光頭立刻雙腳齊膝斷開,由于切割的速度太快,光頭倒地後,竟然半天都沒有流出鮮血.

"啊………"慘遭如此打擊,光頭立刻倒地不起,雙手捂著膝蓋,不停的哀嚎了起來.

"啊,你……你……"其他人見到光頭的下場,立刻嚇到,不敢在前進.

"我怎麼了?"文昊戲謔的問道.

"我們是狗爺的人,你竟敢對我們動手?"

"哦?竟然還有狗爺?"文昊笑了."好吧,我不殺你們,帶我去見你們的狗爺爺."

"你要干什麼?"剩下的人驚恐.

"難道想我現在殺了你們?"文昊眉毛一豎,立刻便的凶狠了起來.

"好好!我帶你去."幾人本就被文昊的手段給嚇住,加上文昊輕微以威脅,立刻就妥協了下來.

"他在風月樓,大人請跟我來."幾人語間開始謹慎了起來,沒辦法,如果不心,搞不好就惹怒了面前這位,然後被這位像處理光頭那樣給處理了.

"風月樓?"文昊聽這名字便立刻知道了這風月樓是那種風花酒月的場所.

"你們都跟我來."轉身招呼了一下身後的蘭蓮和那些乞丐,文昊便是跟了上去,前邊的幾個人一路都規規矩矩的帶著路.丟下了光頭佬一人躺在地上哀嚎.

一進到風月樓,文昊就看見一個個的濃妝豔抹的女子,在哪里搔首弄姿,風騷的擺著各種撩人的姿勢,爹聲爹氣的招攬著客人.

"喲!柱子哥啊,這幾天怎麼都沒怎麼看見你啊."一個女子老遠看見帶路的幾人就花枝亂顫的跑了過來,珠子是這里的常客,這些女子認識他,倒也正常.

"滾!滾!滾!爺今天沒空搭理你."那叫柱子的人,一把推開了那女的.

"沒空就沒空嘛,凶什麼凶?"這女子整理整理衣衫,又將目光落在了文昊的身上.

"哎喲!我的姑奶奶喲,你快走吧."柱子眼見這女子就要走向文昊,當即一把將其拉住,阻止他靠近文昊,那可不是好惹的主,你惹怒了他沒關系,萬一牽扯到他們,那就完蛋了.

"對不起,大人!我們這就將他們趕走."柱子匆忙間向文昊道了歉,然後就從他們的隊伍中吼出了幾人,走到前邊開路.

剩下的幾人則是圍在了文昊的身邊,阻止那些風塵女子靠近,他們可不想向那光頭一樣直接被搞掉雙腳,話那光頭佬現在都還在茅草屋那里呢.

上到二樓,一眼望去,就全是大門緊閉的房間,一路走去,都能聽到房間的內部傳來的女子呻吟的聲音,此起彼伏.

"真不害臊!"蘭蓮羞怯的道,這是她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走到走廊盡頭,卻見一間特別的包間,屋內傳來男人沉重的喘息和淫邪,夾雜著女子的陶醉呻吟.門口還站立著幾個吊兒郎當的護衛,他們一看見文昊他們,就將淫邪的目光落在了蘭蓮的身上,然後有才慢慢的不舍的將目光落在了柱子這幫人的身上.

"柱子?怎麼找老大又事?他正忙著呢,等著."拋給柱子這麼一句,這人有將目光落在了蘭蓮的身上.

"不是,不是,是這位爺……"柱子大急,怎麼敢讓身後的這位等啊,文昊的厲害他可是知道的.

"他要賣姑娘?"這人想也不想就了這麼一句,然後就又將目光落在了蘭蓮的身上,變的更加淫邪了."賣姑娘也得等著,不過我倒是可以先驗驗貨."

著這人就淫笑著,搓搓手掌,慢慢的走向了蘭蓮,他以為,文昊是那賣姑娘的人,而蘭蓮就是文昊要賣的姑娘…………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身份暴露了?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干掉狗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