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干掉狗哥  
   
第一百二十三章 干掉狗哥

"死!"文昊直接沒有二話,蘭蓮是他的人,文昊是不允許蘭蓮被人褻瀆或者傷害的.

只見文昊單手在那人頭上一繞,然後手一提,那人的腦袋立刻就飛了起來,一股鮮血隨之噴射而出.

"你竟敢殺人?"另一個門衛立刻驚聲尖叫了起來.

噗!又是一聲血肉被切割而開的聲音.

"栝噪!"文昊對著聲音極其的反感,當即就毫不猶豫的將這人當場斬殺.

頃刻間,鮮血就染了走道上的地毯.

"砰!"文昊一腳將門射開,卻見里邊一廋骨嶙峋的男人正趴在一個幾女身上,努力的沖鋒著.

"他媽的,不知道老子現在不空?"聽到門響,男人立刻就站了起來,火大的望著文昊等若干人.

"狗……狗爺,是…是這位爺他一定要見你."柱子吞吐不定的道.

"哦?"這是這個叫狗爺的男人才將目光落到文昊的身上,卻見文昊一身氣勢凜然,眉目威嚴,眼神經過文昊的身體,他看見地攤上那一灘血的血水.

"這位爺,您找我阿狗可是有事?您放心,我阿狗是最喜歡幫助人的了."阿狗也算是老奸巨猾,一見勢頭不對,立刻就開始對著文昊獻起了殷勤.

"此話當真?"文昊似是被阿狗的話打動了.

"嘿嘿!爺您笑了不是?您看我阿狗什麼時候騙過人啊,問問我的這幾個手下,他們可是最了解我的為人了."阿狗一見文昊的態度,立刻就獻媚的笑了起來.

"好吧,我要你死,可以嗎?"文昊慢慢的走到桌子旁坐了下來.

"你…………"阿狗一時間臉色蒼白.

"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要我的命."眼見文昊將話都明白了,阿狗也收起了他低三下四的摸樣.

"柱子是吧?殺了他,我讓你坐他的位置."文昊並沒有回答這阿狗的話,而是翻手從戒指中摸出了一把黃級匕首,丟了過去.

接過匕首的柱子,不敢話,阿狗是他的老大,而文昊根本就是一個殺人如麻的魔頭,如果不聽文昊的話,那麼他便會被文昊殺死.

"好的,大人."幾經斟酌,柱子答應了下來,自己的性命可比眼前這個狗屁老大重要的多了.

"兄弟們,阿狗平時待我們是什麼樣子,相比你們也明白,今日有這位大人為我們做主,我們害怕什麼?殺了他,從此跟隨大人吧!"柱子也算是聰明人,臨動手時,又轉身對他身後的一群人道.

這話的八面玲瓏,雖然沒有明,但是隨便是誰都能聽出,他將阿狗成了十一個對手下很那啥的人,而文昊則是為他們做主的大英雄.

雖然文昊只是讓他做阿狗的位置,沒有表態是否要收下他們,但是他卻是率先了表明態度,這樣一來或許就能在文昊的面前保住性命.

"好!跟著大人干."在柱子的一翻話下,其他人也是紛紛響應,當即就摸出家伙,直接砍向了阿狗!

"你們……你們要造……"阿狗驚恐的後退,話還沒完,就被柱子一匕首刺穿腦袋,當場殞命

阿狗死了,但是他的手下卻不罷休,這可是向文昊表現的好機會,于是他們根本就不在乎阿狗死了,一個個對著阿狗的尸體,揮舞著手中的武器,一陣狂砍.

血肉橫飛,骨渣四濺,昔日在這里欺壓善良弱的阿狗終終于不得善終的死了,這一幕,看的文昊都皺起了眉頭.

"狗了,阿狗住在哪里?"文昊是在看不下去這些人的作為了,畢竟是自己昔日的老大,于是他出聲阻止.

"哦,大人,就在這風月樓對面那條街的背面."柱子立刻機靈的回答道.

"他平日里所經營的勾當都是在那里進行的?"

"對!"柱子再次搶答.

"好,帶我去."文昊著就要出門.

"大人,那這個哦妓女?"柱子指了指被窩里邊的女人,此時她正蜷縮在被子中瑟瑟發抖,床單已經濕了一大片,竟然嚇尿了.

"一個妓女而已,放了."文昊搖搖頭,便不做理會.

"還不快點給大人開路?"柱子見文昊走出去,立刻就呵斥這身邊的一干人,此時的他已經開始有了做老大的風范.

于是在柱子等人的簇擁下,文昊又來到了阿狗的窩點,一座還算不錯的府邸,里邊還有這十來個傭人.

"你們都給我聽著,阿狗這混蛋平日了無惡不作,欺壓善良,已經被我們這位先生給處死了,從今以後,這位先生就是我們的新主人."大廳里,柱子扯高氣昂的站在文昊的身旁著.

文昊的身旁坐著,蘭蓮,而蘭蓮的旁邊就是那幾個的乞丐,此時他們的地位是翻天覆地,那些個與柱子一起的嘍啰都是無比尊敬的看著他們.

"那個大人,您幾句吧!"柱子完就對這旁邊的文昊恭敬的道.

唰!文昊猛的站了起來,深深的看了這柱子一眼,然後道"把那狗平日的生意賬單全部拿來."

"那啥?王管家,快去吧阿狗的賬目拿來給先生過目."柱子立刻就扯這嗓門吼道.

不一會兒,那王管家就帶著一大摞賬本來到了文昊的面前,身後跟著一個美婦,手中正端著一碗茶,他就是阿狗搶來的女人.

"請先生過目."那王管家慢慢的走到文昊的面前,恭敬的將賬本交到了文昊的手中.

"蘭蓮,你來吧!"才不想翻看這些,他之所以要求看這些,也就是了解一下這阿狗具體都干了些什麼勾當,然後方便以後自己規劃,他是打算在這島上發展至的勢力的.

柱子就是他的第一批人,柱子為人圓滑,深諳處世之道,雖然兩面三刀,但是卻也不失為一個人才,況且文昊根本就不會怕他的反水,大不了在他反水前處理掉就行.

"好的,先生."看見文昊的表,蘭蓮就知道文昊討厭這樣的工作,立刻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如此厚的一摞賬本,還沒看到一半,便是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大人,您該吃飯了."王管家在一旁彎下腰聲的道.

"好,蘭蓮,先吃飯吧,明天再看."文昊拿過了蘭蓮手中的書,她竟然看的是廢寢忘食.

"哦……啊?吃飯?"被文昊拿過賬目,蘭蓮這次反應過來.

"呵呵,走吧!"文昊溫柔一笑,他倒是覺得當初蘭蓮的爹讓她讀書倒是沒有白讀,看個賬本都這麼的入神.

飯桌上,只有文昊,蘭蓮以及那幾個乞丐,其余人都是站著,柱子一直在一旁恭敬的不得了,倒是那個美婦,不停的給文昊斟酒,搔首弄姿的暗送秋波,不過這些都是被文昊直接忽視.

"你們怎麼不吃啊,都坐下,那個王管家,去添幾雙碗筷."被這麼多人看著,文昊感覺怪不習慣的.

"嘿嘿!大人,我們雖然混蛋,可是這長幼尊卑還得啊,您就別那的們開涮了."柱子嘿嘿一笑,一副討好的摸樣.

"誰拿你們開涮了?我讓你們坐下吃就坐下吃,怎麼那麼多的廢話?"文昊放下了筷子,做生氣狀.

"好!好!好!"見文昊似乎真生氣了,柱子便不敢在多,立刻就招呼著身後的嘍啰和那些傭人全部坐下.

"我並不是想阿狗那樣的人,你們跟我,我肯定不會虧待你們,以後這吃飯也就不必,在這樣了,大家做一塊兒吃就行."似是嘮家常一般,文昊悠悠的著.

"是是是,大人教訓的是."一干人不住的點頭.

"對了柱子,明天你去給這幫孩,買一些像樣的衣服過來."著,文昊就丟給了柱子一袋子錢.

"剩余的錢,你自己看著辦,但是首先聲明不許作惡,否則我依然會殺了你."語氣一轉,文昊嚴厲的出了這話,此時他也覺得好笑,感覺自己像是個劫富濟貧的大俠.

"是,保證辦好."柱子接過錢,暗自掂掂份量,心中暗驚,這起碼有一百天玄幣吧!

第二天中午,蘭蓮終于清點完了阿狗所有的賬目,所有家產竟然達到了五十多萬.這也讓文昊有些吃驚,一個的地痞流氓,竟然還有這這樣豐厚的家產.

文昊的計劃卻是很簡單,家產保留,然後將這阿狗的各種不正當的產業全部都收回,換成了正當的.

之前阿狗可是做這販賣人口啊,四處欺詐,等等,就比如那個風月樓就是阿狗的,不過卻讓文昊給改了,改成了一間大型的茶樓,逼良為娼,文昊不屑去做.

"這幾個家伙,就交給你們了,一定要給我照顧好,這幾日你們就休息幾日,等過幾天我在回來,到時候就開始工作吧!"文昊臨走時這樣著.

"柱子,你記住,我不殺你,是看到你還有些能力,所以不要讓我失望,當然,若是你做的好,這好處,肯定是享之不盡的."

"放心吧大人,柱子是誠心的跟隨你的."柱子哈著腰,道,但是他真的就誠心嗎?不,像他這種人,若是以後遇到一個比文昊更強的,他可能又會立即倒戈.

當然,文昊也是明白這一點,不過人心卻是很難收買的,他要慢慢的來,熱昂這樣的一個人誠服,才是最大的挑戰………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要賣姑娘?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武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