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二十九章 鄧嵐月的心思  
   
第一百二十九章 鄧嵐月的心思

那群人走後,文昊依舊是自顧自的修煉著,他一星武王的境界已經越來越穩固了,如果在多些時日,他便是能夠借機突破到二星去.

暮色漸至,周靈和鄧嵐月如期而至!

她兩身後跟著三名俏麗的女子,各自都端著酒水和一些飯菜.

"呵呵!修煉麼?"鄧嵐月呵呵笑道.

"來啦!"文昊匆忙起身,招呼道.

"呵呵!特地來感謝你的."周靈口快,直接出了她們兩人的目的.

"呵呵!有什麼感謝的,舉手之勞啦!"文昊倒是不好意思起來.

一陣寒暄,三人便是做了下來,那三個端來酒菜的女子也是慢慢的退了出去.

酒過三巡,鄧嵐月從她的儲物袋中摸出了一塊的石盤,然後再石盤中放了一塊墨晶石.這石盤就光芒閃爍,然後一個的結界激昂三人包裹了起來,隔去了外辦的雜音,也是阻隔了內部的聲音傳到外邊.

"文昊,實話,我還真不相信你到定海門來時因為缺乏資源."突然道.

"哦?那你覺得我是為了什麼?"文昊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道,他知道這結界並不會讓他們的談話泄露出去.

"為了圖謀我們定海門的某樣東西,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這麼強的修為,也只能讓人這樣想."

不等鄧嵐月話,周靈就開口了.

"我和師姐,剛剛可是揣摩了很久你的意圖呢."周靈聳了聳她那嬌俏的鼻子,似乎是受不了這酒的辛辣.

"難道定海門還有什麼讓外人垂涎的寶物?"文昊立刻做出了一副感興趣的摸樣,雖然不知道兩女這樣的具體意圖,但是他還是裝作一副不知的摸樣.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就算是你有什麼意圖也沒關系,我們都不在乎."鄧嵐月給文昊斟了杯酒道.

"定海門完全是靠那些真傳弟子,以及幾個長老撐著的.我們這些內外門的弟子,不過就是幫助定海門增加財產的而已."

"什麼?"文昊不解,他也抽了抽鼻子,因為結界阻隔了一切,讓這兩女身體散發的幽幽香氣也是散發不出去.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知道這事."鄧嵐月一副我就知道的摸樣.

"我們海上門派,或者所有的門派都是這樣的,普通弟子,就是炮灰,和幫助門派賺取財富的工具而已."

"真正在門派能發揮作用的還是那些真傳弟子和長老,我們與門派之間,白了也就是相互的利用,他們給與我們資源和晉升的機會,我們則是給他們提供財富,或者是在必要的時候為他們戰斗."

"向我們這樣,只有足夠的實力,才能夠引起他們的重視."

"哦,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文昊覺得鄧嵐月視乎的有些跑題了.

"呵呵!是啊,我只想告訴你,所有的弟子,真傳弟子以下的所有弟子,對門派的忠誠度幾乎都是為零的.而且我也不笨."鄧嵐月話中有話.

"你想……?"文昊似乎是明白的鄧嵐月的意思.

"對!"鄧嵐月輕輕的點點頭,然後低頭抿了一口酒,或許是酒精的作用,他的臉頰開始變的徘.

"可是忠誠度有時候也很重要的,師姐."文昊臉色開始變的凝重了起來.

"不管怎麼,你還是我和靈兒的恩人."鄧嵐月笑了,她身邊的周靈則是一直默不作聲,緊張的盯著文昊,看的文昊十分的不自在.

"不要這麼看我,我很不習慣的呢!"文昊轉移了話題.

這鄧嵐月的要求來的太突然了,也不知道她那里來的那麼大的把握,就知道自己一定是有所圖謀,當然也不敢輕易的答應讓她加入了.

"誰讓你不答應的?"周靈嬌嗔道.

"呵呵,很唐突?"鄧嵐月似乎也不願意讓文昊就這樣轉移話題.

"我們的合作關系,將會持續到很久很久的,不敢將來,是你成了真傳弟子,還是我和靈兒成了真傳弟子,我們都不會破壞著關系的."

"你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所以並不想跟你牽扯到利益的關系,不過你不相信我們,所以我不得不一下,或許了之後你會覺得我很看重利益."

"吧!"文昊坦然,這事,看樣子是甩不掉了.

"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認出了你額頭的龍鱗,于是我也就知道了你是龍族的親王.而只要是稍微了解龍族的人都知道,在龍族中有個預,是只要親王出現,衰落的龍族便會從新的振興!"

"哦?"文昊來了精神,這話他可不是聽第一次了.

"親王現,龍族興!定海門內,每一本關于神秘的龍族的書籍中都有這一句話."鄧嵐月的話文昊已經不是第一次聽了,他記得上一次那藏寶齋的夏老頭也是這麼的.

"什麼?"文昊並不是不相信這話,而是澄滈以前從來就沒有跟他過這事,似乎是為了隱瞞他什麼.

"原來是澄滈那老家伙騙了我."文昊心有些沮喪,這些澄滈根本就沒給他過,雖然不算社麼大事,但是澄滈卻是騙了他.

"所以,就憑你龍族親王的身份,我都可以跟你建立永久的合作關系,當然我希望更多的是朋友關系,畢竟你是我的恩人."鄧嵐月一再強調著文昊是她的恩人.

似乎是真的不想再她和文昊之間只是這合作的關系而已.

"可是你對我有什麼好處?"文昊不愧是文昊,瞬間便是恢複了平靜.

"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幫助你,找到你想要的."

"好!"文昊終于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另外的話,我覺得你應該盡可能的混到內門弟子里邊來."

"哦!"文昊點頭.

當初他隱瞞自己的修為,並非是他的本意,要知道,當時他已經是七星巔峰狀態,這樣的修為卻要到定海門來做一個普通的弟子,誰會相信他沒有什麼企圖?況且文昊本來就有著目的的.

所以他才不得已的選擇了隱藏自己的修為,然後尋找機會,慢慢的鑽到這定海門的中央島去,當然,他也曾想過直接潛入中央島嶼,然後找到那戰天劍,但是光是一個穆冰峰便是就有了一個唐嘯嵩和一個不知名的峰主了.

唐嘯嵩武皇修為,而這峰主文昊就更不知道是什麼修為了,上次寶藏的事,都只是派出了唐嘯嵩一個真傳弟子,和幾個長老,另外的其他三峰,和中央島的弟子都是未曾出現過,誰知道他們有多強,何況還有一個傳中的門主.

所以文昊不敢亂來,這樣一個高手如云的門派,走錯一步,便會讓自己身險境,難以脫身,這也是文昊為何選擇一步一步的慢慢的爬上去的原因.

"師姐,為什麼逼他逼的這麼急?"回去的路上周靈有些疑惑的問道.

"呵呵,靈兒,那唐嘯嵩可不是簡單的貨色,我們要想殺他,必須得有幫手.而且再過幾年我們門內就會從真傳弟子中選出幾人做副掌門和掌門了,到時候若是讓這唐嘯嵩做了掌門,我們就半點希望都沒有了."

"所以我們現在急需幫手."鄧嵐月面色有些凝重.

"哦!明白了."周靈點了點頭.

"這文昊的建議,已經下來了,明日我們就按照溫愛的提議,群戰!"

"嗯!"周靈乖巧的嗯了一聲,不過腦袋卻總是回頭看向文昊那里,不知道在想什麼.

鄧嵐月走後,文昊變開始糾結了,為毛這澄滈不告訴他這些,是怕自己知道這些後恐懼自己的責任?

不!文昊並不恐懼,他已經將龍族當成了自己的家一般.

不過更讓文昊覺得恐怖的還是鄧嵐月,雖然修為不如自己,但是她的智慧卻是讓文昊駭然,第一次見面就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第二次見面,便是自信滿滿的要求加入自己,而這要求加入自己,與其是加入自己,還不如是拉自己下水.

文昊甚至都不知道這鄧嵐月將來是要自己做什麼,他又一種被鄧嵐月吃定了的感覺,這感覺讓他感覺真的很不爽.

"哼!若真是想要利用我,或者對我不利,我倒也不會懼怕!"文昊最終歸還是不在去想這些問題,何必?

經曆了鄭狂楚的事之後,文昊早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任何事都有他的真相,而這真相只會晚點出來,卻並不會不出來.

想通了這點,文昊也就不在深究,反而釋然,對人人話,隊規鬼話,咱該翻臉的時候翻臉便是.

盤腿坐下,繼續凝練起了自己的真命秘武.

文昊的靈魂外邊的那一團吞噬了嘯天劍的本源的魂力,依舊還是起初的大,哪怕是文昊經過了這麼久的修煉與融合,但卻似乎並沒有什麼消減.

不過文昊並不灰心,嘯天劍本就不是凡物,加之這真命秘武也是本來就難以練就,若真是練成了,那也就不叫什麼真命秘武了.

一心一意的修煉,不知不覺,文昊便是感覺到了太陽從東邊慢慢的升起,溫暖的陽光也是毫不保留的照射在了他的身上.

"呼!"文昊長長的噓了口氣,醒了過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飽滿,一夜的修煉並沒有讓他感覺疲憊,反而是神清氣爽.

"呵呵!不知道這鄧嵐月若是知道我是武王修為,又會是怎樣的反應呢?"文昊這樣想著,便是來到了庭院的外邊,卻見整個甲級住所的弟子們都已經起床並且開始向著那湖泊走去………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莫名的飛醋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各種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