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四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突破  
   
第一百四十四章 莫名其妙的突破

接過死靈收刮來的財物,文昊稍稍的一清點,光是天玄幣就有著三百萬之多,還有一些丹藥和武器.

稍稍的經過一番粗略的堅定,這些都比霸王門的那些弟子用的好多了,不愧是戰王門啊,文昊歎息著架起風行向著定海門的藥園飛去.

至于錢豐他是戰王門的人的事,文昊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了,他倒是有點期待著幾大門派的戰斗打響.

這樣文昊或許還有可能趁亂摸進那中央島,探取戰天劍.

飛回藥園,文昊便直接找到錦,然後將兩種藥材交給了錦,此時已經是半月過去了.

"我還以為你還需要一些日子才回來呢."錦話語中有些擔心的味道,要知道,這煉藥也是要花費時間的,若是文昊會來晚了,是根本趕不上那晉升內門的事的.

"呵呵!這已經是最快的了,若不是龍這家伙,可能我現在都還在趕回來的路上呢."文昊呵呵一笑,坐在了錦的對面.

"龍怎麼了?"錦大為好奇,難道這家伙又惹事了?

"他?長本事了唄!|"文昊撇撇嘴,然後拍了拍懷中露出半個腦袋,正在酣睡的龍

"干啥?"被弄醒的龍十分的不滿.

"誇你呢!"看到龍醒來,錦呵呵一笑.,

"……"豈料龍看到錦,直接一扭頭,然後將頭埋進了文昊的懷中,轉而露出半個屁股對著錦,以此表示著他對錦的不滿.

"家子氣!"錦搖搖頭,敢這家伙還因為自己上次揍了他而生氣呢.

"呵呵!師兄我們開始吧."對于龍的行為,文昊無奈一笑,沒辦法上一次的事確實是有些冤枉這家伙了.

"嗯!好的."錦點點頭,隨即就將那太極果和庸神花放到桌子上,從匕首內拿出了一套煉藥的爐灶.

"你到空口守著,不要讓他們打擾我.|"錦指了指洞口,凝重的對文昊著.

"好的!"文昊立刻點頭起身走到洞口.他也只這次的重要性,若是錦被打擾,輕則因分心而藥物藥性大減,重則直接藥材報廢.

這些常識文昊都是知道的,畢竟錦之前也過,這種藥材他是很久都沒有煉制過了呢.

走到洞口,文昊便直接在洞口大起坐來,防止不知的澄蕩或是宏峰等人突然打擾.

而洞內的錦則是,直接一股武元力透射進那爐灶之中然後,就將這太極果以及庸神花,分別丟進了爐灶中的兩個器皿之中.

這爐灶只有一個冒火的爐子,不過在火焰的上方卻是分別有著五個金黃的器皿,這是錦前段時間根據從劇毒尊者那里得來的爐灶,而得到啟發搞出來的新爐灶.

爐灶經過錦武元力的灌輸,火力極其旺盛,不斷往上竄的火苗嗤嗤的發出響動,熏烤在器皿之上.

而那器皿上方的藥材也是立刻就有了反應,首先就是庸神花,器皿一被加熱,將其冰封住的寒冰就立刻開始融化了起來.

一滴一滴的冰水開始在器皿之中散開.

"嗯!這也是好東西."錦看了看那寒冰,當即手腕一揮,一個瓷器的瓶子便是憑空出現,將那器皿中的冰水全數吸收進去.

這次的丹藥煉制與往日煉制的不同,所以錦一上來便是一陣大火的熏烤,至于那冰水,竟然是千年的寒冰,若不是錦修為高深,根本就融化不了.

器皿中包裹住庸神花的寒冰每融化一點,便會被錦收進瓷器的瓶子之中,被錦西細心的收藏起來.

與此同時,那太極果也是開始因為高溫冒出陣陣的氣體的煙霧,那煙霧一黑一白,在空中縈繞,卻不相溶,就像兩個頑皮的孩子,在空中嬉戲一般.

隨著錦的煉制,空氣中的煙霧也是越來越濃,不過它們並不散去,而是盤旋在那器皿的上方,似乎這果實與他們有著不可斷開的關聯一般.

不知不覺已經一天過去了,庸神花上面的冰層已經融化了一半了,而那太極果也是變的干癟了許多.

"呼"做到這里錦稍稍的休息了片刻.

然後直接將火力全部調集到了庸神花的這邊,至于那太極果,卻是在沒有承擔一一點的溫度.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這冰封住庸神花的寒冰還沒有融化,而那太極果卻是已經開始被煉化,這兩兩進程不一致,是練不成的.

就在錦辛苦煉藥的同時,文昊也是在阻止了澄蕩和何綾的打擾後,開始放心的進入到了修煉的狀態.

因為澄蕩和何綾已經知道了錦正在煉藥不能打擾,所以他們便不會再來打擾,反而會阻止宏峰和其他人的到來.

平日里這些人都會有事沒事的來找錦讓錦指點修為的.

進入修煉狀態的文昊,他額頭的親王鱗也是在這個時候散發出了淡淡的金光,幫助文昊甯心靜氣.

前所未有的空冥狀態,文昊外放的神念在他的身體外邊肆無忌憚的游蕩,收集吸收周圍武元力.

丹田不住的旋轉吸收著空氣中的濃厚的武元力,沐冰峰之所以選擇這里做藥園,正是因為這里的武元力極其的濃厚,能夠讓藥材為所欲為的生長.

這也讓文昊每次在這里修煉的時候都能夠為所欲為的吸收那虛空中的武元力,來豐富自己提升修為.

外放的神念在丹田的運作,讓文昊神念有些無所事事,于是便開始在虛空中四處游走,觀看者這些武元力.

當然是看,還不如是靠神念感覺,因為武元力若不是經過人體的話,一般根本就不能用肉眼看見.

漸漸的,文昊的神念開始恍惚,他所觀看的那些武元力竟然也是開始模糊了起來,最終竟然變成了一種微的顆粒在空中漂浮不定.

這些顆粒,分為金色,白色,青色,色,土黃色,五種顏色,竟然和金木水火土五種顏色一模一樣.

而且在這些五色的顆粒之間,竟然還有著一些難以分辨的光線將他們相互的連接了起來,並且就像是天空中的繁星一般發著閃閃的光芒.

"這是什麼?"看到這里,文昊不由得好奇了起來,當即就要動用神念將那些五色的顆粒收集起來細細的觀看.

可是他的神念一動,那奇異的景象立刻就消失了,虛空中是武元力有恢複了原來的摸樣,就像一切都從來未曾發生過一般.

"怎麼回事?"文昊驚駭,怎麼會突然消失了?

可是就在文昊驚駭間,他身體周圍的武元力突然開始從四處用來聚集在他的身前,然後發瘋似的開始湧入他的身體.

就像是洪水一般,武元力從文昊身體的各個細的毛孔進入到文昊的體內,然後經過文昊的經脈直接盤踞到了文昊的丹田,變成文昊的武元力.

不消片刻,那狂潮般的武元力便是堆滿了文昊的丹田,直接將文昊體內的武元力全數的包圍,並且因為文昊那原有的武元力的影響,以及晉升武王之後境界的原因,那些武元力幾乎瞬間便是也凝固成了固體.

每一次凝固,這些武元力的體積便會縮許多,但是當他們空出一些空間,便會又有一些武元力補充上來.

只是一會兒,文昊的丹田便是塞滿了固體的武元力,讓得文昊感覺他的力量都是以達到了一中前所未有的境界.

"不好!要突破了."文昊猛然的睜眼,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是錦在煉藥,自己突破肯定有著很大的動靜,到時候勢必會影響到他.

二來,這動靜太大,勢必會讓沐冰峰上的高手覺察到,到時候必定會麻煩接憧而至,那是文昊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他開始努力的壓制自己的武元力,讓那些武元力不在湧入體內,可是即便是他封閉了七竅,那些毛孔依然是瘋狂的吸收著.

文昊根本就阻擋不住,這是他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事.

"澄蕩,不要讓師兄受到打擾."文昊終于忍不住了,他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暴漲,于是急急的對著還在酣睡的澄蕩一聲震天的怒吼.

隨即邊是化作一道黑色的光尾沖向定海門之外,他要立刻尋找一個地方,然後突破,現在的況,他根本就壓制不住,若是強行壓制反而會被這武元力強行的撐爆身體.

飛速前行的文昊.只見他身後跟著一股巨大的青色武元力洪流,他的身體就是一個巨大的漩渦,是這些洪流武元力的中心.

因為武元力的強勢跟隨,如讓得文昊所過之處,都是卷起濃厚的塵煙,就算現在是黑夜,這些塵煙看起來都是明顯到了極點.

當然,這也附帶著一些強大的破壞力,只見他經過的地方的那些樹木花草,瞬間便是被這些武元力直接漲爆,經過的地方,立刻呈現一片廢墟.

"我C!"文昊留著冷汗,這尼瑪怎麼回事?

終于文昊飛出了定海門的島嶼,在空中的他,身後仍然是跟著一股強力的武元力洪流,這些武元力已經轉變成了一股風暴.

飛行了一段時間,文昊仍然沒有找到合適的落腳點,為他提供突破的島.

"我C,忍不住了."終于聞好忍不住了,他感覺自己的丹田已經被完全的填滿,而且他的各處經脈也是開始被那些固體的武元力堵塞.

再也顧不了那麼多,文昊直接收起風行,然後一頭紮進了海水之中.

"轟隆!"就在文昊紮進海水不到三個呼吸的時間,海底就傳來一陣悶響,然後慢慢的就看到一股巨大的海浪直接從海底沖出海面.

這一聲巨響,就連海底附近的山脈都是為之一陣,當然那不遠處的定海門沐冰峰也收到波及,轟隆的一聲搖晃………

上篇: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為財死     下篇:第一百四十五章 峰主和瘋狂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