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 荒謬的追殺與逃跑  
   
第一百五十一章 荒謬的追殺與逃跑

"這畜生,你是不是太他麼狡猾了一點?"文昊看著下邊正惡狠狠的盯著自己的窮奇,大聲的喝罵道,反正這家伙已經盯上了自己,已這家伙的凶殘,怎麼會放過自己?

"嗷嗚!"窮奇似乎是聽懂了文昊的話,當即就是一陣得意的大叫,然後踏著沉重的步伐就向著文昊慢悠悠的走去,似乎是一點都不擔心文昊會逃走一般.

"狗日的."看見窮奇的動作,為你好知道不能再在這樹上逗留,必須快速的離開否則便是凶多吉少.

當即腳下用力,施展起了疾風步,快速的在樹林中閃掠,意圖躲避開著窮奇的追捕,他雖有著重甲毒衛,卻並不打算輕易使用,萬一這風定云能夠觀看到這里邊的景象,那麼自己的一切都將暴露,畢竟這處秘境是有風定云掌控的.

急速的奔掠了一段,文昊沒有在聽見著窮奇的沉重的步伐,于是停了下來,心中暗道,這家伙莫不是又發現了其他弟子?不可能,這家伙詭計多端,還得心才是啊,文昊心中正盤算著,突然感覺頭上那一陣強力的風吹過,抬頭一看,這窮奇正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著自己.

"你麻痹的."看到這一幕,文昊心道果然被耍了,當即破口大罵,然後腳下也不含糊,猛然轉身,又向著另一個地方逃去.

與此同時,文昊的沈念也是瞬間的放出,他在剛剛的一瞬間便是想出了一個計劃,一邊逃跑一邊搜索周圍其他弟子的蹤跡.

只要在這窮奇凶獸對自己失去興趣,要對自己痛下殺手前,找到其他弟子,將這凶獸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弟子的身上,那麼文昊或許就有可能不動用這重甲毒衛而逃脫窮奇的追捕,不過這也是及其冒險的事,若是文昊在這之前沒有找到,那麼窮奇依然會殺他,不過他並不擔心,只要放出重甲毒衛,就能逃過一劫.

一路的奔逃,文昊腳不停歇,神念也是一直處于搜索的狀態只要一發現這有其他的弟子出現,文昊便會立刻逃到哪處,禍水東引.

可是頭頂的窮奇卻似乎是對文昊越來越沒耐性了,開始慢慢的加速,又好像是在戲弄文昊一般.

"喂!我給你商量個事成麼?"文昊一邊飛行,一邊對著窮奇後者,以免窮奇對自己是去耐性,他知道窮奇聽得懂他話,武宗修為的凶獸,能不聽得懂?

"我是門內沐冰峰藥園的弟子,你若是放過我,我以後一定將那些上千年的藥材全部都給你."

"你在定海門肯定也呆了許久了,肯定知道藥園的藥材豐富,上千年上萬年的藥材多的是,而且規矩特別的嚴,根本據不准私自偷藥,你沒有我們藥園的弟子是吃不到這些上好的藥材的."文昊這一招不可謂不聰明,因為一般的獸類,都是比較鍾愛那些藥材的,特別是念頭越久,就越得他們的喜愛,就拿那龍來,幾乎是無藥不歡.

可是就算是文昊拋出了這麼誘餌的條件,這窮奇依舊是悶不吭聲的追趕著文昊,速度不緊不慢,也不加速,反正就是追著文昊不放.

"我還知道一處地方,那里有著萬年難得一見的冰蓮."急之下,文昊想起了當初自己斬滅那蛤蟆時候采集的冰蓮.

"子,你別了,沒用的,那些東西老子要多少有多少,今天就是想要和你好好的玩玩,然後殺了你."突然這窮奇竟然口吐人.

"什麼?"這可把文昊嚇的不輕,當即就從樹梢上摔了下去.撲通一聲重重的砸在了厚實的泥土地面之上,據他所知這除了神獸能在低階的時候化成人形,口吐人之外,其他的獸類根本就不可能,當然還有一種非人非獸的東西,他叫獸人!

"哈哈!你竟然能人話,那就好交流的多了,要不我們坐下來談談?"文昊揉揉屁股,抬頭看向在天空飛著的窮奇.

"談什麼?老子沒興趣."窮奇直接一口回絕.

"談談你的光輝事跡吧!"文昊道,別其他,就他和這窮奇交談的這幾句話,文昊竟然已經判斷出了這窮奇的智商,他的答案是----------低!

而且低到了極點,于是就想到了拍馬屁這一招,曾經他就聽藍天相過,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句話的,雖然沒有他沒有拍過馬屁,但是他卻知道一定受用,這些藍天相就是最好的列子,所以可以試試.

"…………"天空中的窮奇突然沉默了下來.

"你逃不逃?不逃我現在就殺了你,然後去找別人."窮奇沉默了半響,終于開口話了,不過這卻讓文昊幾乎又是一個跟頭.

"我你這人怎麼……?"文昊也是沒有想到這家伙竟然油鹽不進,難道是因為門子命令了他追殺這里的所有弟子,所以他要徹底的執行這條命令?

"我不是人,是獸"窮奇反對道.

"你逃不逃?我真要殺你了?"窮奇再次威脅到.

"好好好!我逃,我逃."文昊無奈,這家伙真的是油鹽不進的啊.

于是文昊又是跳上樹梢,然後施展奇了疾風步開始逃竄了起來,尼瑪是不是有一點窩囊?可是這窮奇是武宗修為啊,而這重甲毒衛文昊也不想輕易就將其他出來,這樣會露了自己的老底,不是好事,畢竟這場內門晉升塞現在才開始呢.

一路奔逃,文昊一邊逃跑一邊吸收著這里的武元力補充著自己,不得不這里的武元力真的很豐富,幾乎是外界的幾倍,是個修煉的好地方,可惜這窮奇竟然對自己窮追不舍,又不殺自己,就是要追著自己玩,不然文昊還可以停下來好好的修煉一翻,吸收吸收這里精純豐富的武元力.

一路都是沉默的,文昊似乎是已經找不到話題來,因為這家伙油鹽不進,所以讓文昊有些錯亂.

奔逃了一段距離之後,文昊終于還是決定打破沉默,這樣下去根本就不是辦法,都跑了快半個上午了,愣是沒見著其他的弟子,在這樣下去,一旦窮奇對他失去興趣,必定會動手的.

"喂!你為什麼追我?"文昊似乎是問道了問題的關鍵,因為這家伙直追他不殺他.

"好玩!"窮奇簡單的兩個字讓文昊腦門布滿黑線,似乎這家伙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像他展示自己的強大,所以才一直追著自己不放,也不殺他,莫不是被人騎的很不開心,所以想找回一點尊嚴?

"被人當坐騎,很不開心吧?"文昊想到了這里,于是又冒險問道.

"要你管?"豈知這窮奇突然發怒,剛剛還回答文昊的問題的.

"好!我不管."文昊知道不能惹怒這家伙,只能作罷.

"晚了,我現在要殺你了."文昊話音剛落,身後就傳來窮奇粗壯的聲音,隨即便是感到一股大力的風勁襲來,文昊當下就腳下不穩,摔倒了地面.

"咚!"窮奇也是在文昊摔落的瞬間,降落了襲來,長長的三條尾巴分為三個方向,封住了文昊的逃路.

"這不是逃的好好的麼,干什麼生氣呢?要不你放了我,我再逃,你再追?"文昊一邊著,一邊暗中鼓動起了匕首中的重甲毒衛,准備出擊.

"不用!我另外找人就行,你可以死了.不過在你死之前我要問你個問題."窮奇豎起了他的爪子,對象了文昊的咽喉.

"呃……啥問題?"文昊心頭一緊,重甲毒衛已經開始向著匕首外邊釋放.

"你讓我談談我的光輝事跡,我不明白光輝事跡是什麼意思?"窮奇那似是血盆一般的巨嘴噴著強烈的血腥氣息.

"……………………"文昊啞然,這家伙竟然不明白這話的意思?難怪剛剛要沉默啊,竟然是沒聽懂.

"你不知道?那算了?"看到文昊沉默,窮奇又舉起了他的爪子.

"誒,等等,我知道,我知道!"文昊舉起了手,連連大吼,然後道.

"!"窮奇放下了爪子.

"這光輝事跡啊,就是你以前都殺過那些人,然後和什麼出名的人打過架,而且還贏了,或者做出過什麼轟動別人的事."就像是老師一般,文昊慢慢的解釋道.

"這個啊!很久遠了呢,那時候我還沒成為風定云的坐騎啊."聽到文昊的話,窮奇的巨大的眼中露出一副明悟的摸樣,然後便是一陣滄桑的歎息.

"很久遠了?談談唄,你這麼強大的修為,一定有很多讓人心跳的往事吧!"文昊見到窮奇似乎中招,立刻又道.

隨即,窮奇便開始了他的講述,最後干脆直接收回了他的尾巴和爪子,坐在地上,背靠著旁邊的一座巨樹,滔滔不絕的講述,講著講著竟然還有著兩滴水盆大的眼淚滴下.

"哎!竟然是一篇血淚史啊,要不我們走走吧,邊走邊談,這里風景不錯,或許能讓你放松放松."文昊大膽的拍拍這窮奇的後背安慰道,不過心里卻在竊笑,果然智商很低啊.

本來是想那啥的,不過現在好像完全變性質了,感覺好像十分的荒謬,一人一獸,本來是在被追殺的文昊,現在卻和這凶獸聊起天來,要知道這窮奇可是七大凶獸之一的存在啊!荒謬!荒謬!

"好!我邊走邊."著窮奇就站了起來.

"呃……對了,你是不是覺的我很笨?"窮奇突然問道.

"笨?……不……不覺得啊!"文昊似是遭受晴天霹靂,這家伙怎麼知道自己笨的.

"其實我以前不笨的,後來被風定云收服的時候,被他打了腦袋,所以就變笨了."窮奇無限惋惜,似乎是心有不甘.

"其實我並不覺得你笨,反而覺得你很豪爽,如果你真覺得自己變笨了也沒關系,我有個朋友會煉藥,或許他就能煉出能讓你變聰明的藥來."文昊搖搖頭表示窮奇並不笨,心里卻是樂翻了天,這次他可算抓住機會了,不僅窮奇不會再糾纏他,搞不好以後還能為他所用,因為他能肯定,窮奇會需要那藥,從它的眼神中,文昊就能看出.

"真的?"正如文昊所料,一聽聞文昊的話,窮奇就立刻兩眼冒光…………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 遭遇窮奇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 澄滈很有人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