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五十二章 澄滈很有人緣  
   
第一百五十二章 澄滈很有人緣

"真的,我騙你做什麼?"文昊一臉認真的看著窮奇,道.

"哈哈!好好,只要你子以後能夠讓我恢複以前的智商,我立刻就認你做兄弟."窮奇立刻就高興的巨大的翅膀呼扇唿扇的一陣猛扇.

"那你不殺我了?"文昊問道.

"殺個屁啊,你以後等于就是老子的恩人了,我就算是凶獸也要不能殺自己的恩人呢!"窮奇拍拍文昊的將幫,然後又拍拍自己的胸脯,一臉的認真.

"好,那就一為定."文昊舉起了手掌,他沒想到,他實在是沒想到,本以為進入者晉升賽事之後一定會與窮奇一陣惡戰,卻不曾想到竟然荒謬的走到了一起,還十分的談的來,人生真是總讓人出其不意啊!

"哦!對了,你是怎麼被風定云抓住當坐騎的呢?"文昊問道,窮奇是武宗修為,而風定云是武尊的修為,雖然不能比,但是文昊卻是能從中得知一些風定云的對敵手段.

"那子,別提了,當初若不是他用陰謀,我就不會落到今天的地步."窮奇搖搖頭憤憤道,似乎是對著風定云十分的不滿.

"那你走就是了啊,不做他的坐騎了唄!"文昊道,不過這話一出他便是想到,既然他能這麼想,相比那風定云一定也想到了這點,所以他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讓窮奇不能離開他.

"哎!他給我戴了一個項圈,這個項圈封印了的有他的力量,只有他能解下,如果我自己解,就會被這項圈中的力量殺死,而且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啟動這項圈的力量將我殺死."莫奇眼中閃過一絲悲哀之意,這對他來時是莫大的侮辱,可是他又不想就這麼死去.

"真夠卑鄙的……"文昊憤憤的搖搖頭,沒想到這門主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不錯."窮奇點點頭.

"對了,我吧這個給你."著莫奇就從他的灰黑的鬃毛中拔出了一根毛發,這毛竟然是金色的,和其他的毛發全然不同.

"這是?"文昊有些不解.

"這個你收好,以後我可以憑著這個找你的,到時候你只要是找到了能夠讓我變聰明的藥,就直接把這根金毛燒掉,然後我就能感應到的,到時候我會來找你的."窮奇用他巨大的爪子抓著這根毛發遞給了文昊,這讓文昊心中暗自驚歎不已,那麼大的爪子,竟然能把這麼細的一根毛發穩穩的拿在手中.

"嗯!好的."文昊拿過毛發點點頭道.

"那我就先走了,風定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將神念放入到這里來視察一翻,若是發現我和你在一起卻沒有殺你,就不好了,對了!這跟毛發也能感應到他的神念的,只要毛發發出金光,就一定是他的神念進來了."著窮奇便是轉身向著相反的方向飛去.

"哦!"文昊收好毛發,看著窮奇漸漸消失的巨大身影,心里感慨良多啊,窮奇是海域的七大凶獸之一,竟然也落到今天這幅田地,不過這他凶,他卻又有著一絲絲的人味,反而讓文昊覺得這家伙不凶,倒是有點可愛了,傻的可愛.

"哦,應該問問他這指定地點在那里的,也省得我自己去找啊."文昊想起了這次晉升的事,不過看了看窮奇已經消失在了遠方,只能作罷.

"算了自己找吧."歎息著文昊再次上路.

現在的他的心卻是輕松了許多許多,畢竟再也不用擔心著窮奇會找自己麻煩了,接下來的這些弟子,可是任憑文昊揉捏啊!

一路走向著腦海中風定云給出的坐標走走停停,偶爾會看見一些弟子的尸體,這些都是自相殘殺後的戰場.

"看來他們的速度還是挺快的."觀看著這些尸體文昊淡淡的一笑,他已經從這些尸體中發覺了一個比較厲害的人物.

因為這些死去的弟子中,大部分都是死在了同一招上,而且都是一招致命,雖然因為看不見這人,所以文昊推測不出他的修為,但是文昊知道,這人一定是一個戰斗力超強的高手.

帶著對著人的好奇,于是文昊開始追蹤起了他,這一路走去,尸體竟是越來越多,一個個死狀都是十分的慘烈,而且大部分都是這個人所為.

"看樣子這人應該也是武王修為了吧,沒想到這外門之中竟然還有武王修為的人存在,看來這有企圖的人不止我一個啊!"跨過一具尸體,文昊喃喃自語,剛剛他查看的這具尸體竟是武師巔峰的修為,都被這人一招殺死.

"希望不是和我爭搶戰王劍的吧!"文昊一邊思考一邊道.

"戰王劍?"突然文昊想起了那天魔教,似乎這定海門沒有什麼值得別人關注的東西了,有的只是這戰王劍.

"莫非……?"一瞬間,一竄竄的疑問直接在文昊的腦海中冒出.

結論出來了,要麼這人就是其他勢力的人,他也發現了這戰王劍,而且想要奪取,要麼就是天魔教的人,若真是天魔教,那麼文昊這次一定要他出他父親的下落.

"好吧!就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想到這里,文昊也不再悠哉悠哉的前行,反而是加速前行了起來.

一路追蹤者這些尸體而去,他倒要看看,這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有能力將殺死這麼多的弟子.

清風明月,轉眼文昊便是已經追了一天了,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竟然是連那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郁悶的坐在一棵樹上,文昊又開始響起了窮奇的事,既然窮奇這麼的討厭風定云,那麼是否有可能讓其直接脫離風定云到他這邊來呢?

這樣的話,文昊的實力又會再次增長,到時候對抗天魔教的時候便會有多了一層把握,這窮奇可是七大凶獸,武宗的修為,而且搞不好還能利用他聯絡到其他的凶獸,並且讓他們為自己辦事.

"子,你在想啥呢?"突然文昊只感覺頭頂一陣大風扇過,然後窮奇的聲音從他的頭頂傳來.

"哦?是你啊,你不怕風定云監視你?"文昊抬起了頭道,白天他追蹤那無名高手的時候,這金毛倒是閃爍了幾次.

"不會,一般他晚上都不會來的."窮奇咧開了他的嘴,做出了一個笑的動作,不過卻是十分的難看.

"哦!那就好,你喜歡喝酒嗎?"文昊這才放心了下來,萬一這風定云監視到他和窮奇在一起閑聊,他他豈不直接完蛋?

"你有?"窮奇的嘴角立刻就滴下了幾滴口水,是幾滴,但是對于文昊來卻是猶如臉盆潑下來的水.

"肯定的,不過你塊頭有點大,估計不夠."文昊審視著窮奇的身材,十分擔心的道.

"哦!那到也是.我一點吧."窮奇著便是身軀幾個搖晃然後就變成了和文昊一般的大.

"哦!這個倒是差不多了."文昊點點頭,然後從戒指中摸出了幾壇子酒來.

這些酒依然是澄蕩釀的,起初文昊在參與者晉升內門的之前,便是聽要在這里呆七天,為了防止沒酒喝,于是他就帶了幾十來壇過來,加之以前他儲備的,少都有著百十來壇.

"來,給你!"文昊遞了一壇給窮奇.

"吧唧,吧唧!"窮奇一接過酒壇便是迫不及待的大口大口的喝了起來,他甚至連壇口的泥封都沒有解開.

"呵呵!原來也是個酒鬼."文昊笑了笑,然後也仰頭喝了起來.

"呃……"喝了一會兒,這窮奇便是停了下來.

"怎麼了?"文昊見窮奇停下,好奇的詢問了起來,本來是沒什麼的,的膽識對于一個酒鬼來,酒喝到一半就停下來,一定是有什麼事.

"這酒的味道很熟悉,讓我想起了我的一個朋友."窮奇無限傷感的撫摸著酒壇,竟是不在喝了.

"是不是餓?你竟然熟悉這酒的味道,你朋友是誰?"文昊好奇了起來,這種酒,放眼全天下,也就只有澄蕩釀的出來而已,這窮奇的朋友竟然也搞的出來.

"哎呀,了你也不認識了,人家是龍族的族長,你能有那麼大的能耐認識他?"窮奇揮揮手,從回憶中醒了過來,然後又開始仰頭大喝了起來.

"龍族?"文昊一愣,心中暗罵你大爺,狗日的澄滈你人緣不淺啊,沐冰峰的峰主是你老婆,門主風定云的坐騎窮奇凶獸是你朋友.

"怎麼?"窮奇看到文昊的樣子隨口問道.

"你知道龍族親王麼?"文昊問道.

"知道,澄蕩給我過."窮奇有些驚訝這子竟然知道龍族的親王.

"你看看這是什麼?"聽到這里,文昊便是不再猶豫撩起了額頭的一縷發絲,露出他那金光閃閃的親王鱗,比窮奇的金毛還要閃.

"你……你……你……你竟然就是龍族的親王?老子就怎麼在你身上感到一股龍族的氣息呢,怎樣澄滈那老混蛋最近如何?"窮奇驚的幾乎跳了起來,這是不是太巧了,自己剛剛還他不可能認識澄蕩的.

"還行吧!還是那麼欠扁."想起澄滈,文昊臉上顯過一抹笑意.

"既然是這樣,那你現在就是老子的兄弟了,你叫什麼名字?"

"老子叫文昊."文昊也學起了窮奇的口吻.

"文昊?哈哈哈!文昊兄弟,咱哥兒倆干一個."窮奇豪爽的舉起了爪中的酒壇.

"干!"文昊舉起酒壇迎了上去,看著天邊的月亮心中暗道:澄滈老混蛋,也敬敬你吧,貌似你幫了我不少!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荒謬的追殺與逃跑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 壞人都想統一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