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八十六章 駭人聽聞  
   
第一百八十六章 駭人聽聞

滿心糾結的文昊,回到自己的親王峰卻見那沐冰峰主和昌湟峰主竟然留在了自己的親王峰,于是便將自己和風定云的事又了一遍,他希望知道風定云的具體打算!

"這老不死的!"沐冰峰主又是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想是被嚇了一跳,本以為這風定云不會對文昊做什麼了,卻沒想到一等他和昌湟峰主離開,便是對文昊一陣威脅恐嚇!

"依我看這老東西或者好友這其他的目的."昌湟峰主則是冷靜了不少,有模有樣的模仿者風定云把玩茶杯的摸樣.

"哦?師叔可有和見解?"聽聞昌湟的話,文昊扭過了頭款項了昌湟,可能打架的話沐冰會比昌湟厲害,但若是講到這方面的話,便是昌湟厲害了,誰讓沐冰成天就知道打呢?

"咳咳!"昌湟首先咳了兩聲嗽.然後竟是突然定住,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

"……"

見主題來了,文昊立刻便是坐了下來,然後等待著昌湟出他的分析,和結果.可是昌湟都不話,讓得文昊立刻著急了起來."師叔你倒是啊!"

"啊?哦!茶沒了."經過文昊提醒,昌湟才是從沉思中醒了過來,抬起頭,見文昊和沐冰竟然是滿臉期待的盯著他.竟是有些慌亂.

"澄蕩,快去弄些茶水."文昊一聽立刻便是對著遠處守候的澄蕩吩咐道.

"好嘞!"澄蕩應聲而去,此時他儼然已經成了幾人道保姆.

"呵呵!按照我的推斷的話,其實也很簡單,估計那風定云早就知道了你文昊是龍族親王的身份,不然他就沒辦法聯想到我們站在你這邊的原因."昌湟分析的條條有理,這讓的文昊也是一陣感歎.

不錯,若文昊是一個普通的弟子,這沐冰峰主和昌湟峰主便是沒了理由去支持他了,甚至還為了他和風定云翻臉.

而沐冰峰主和昌湟峰主唯一交好的勢力就是那龍族,而且風定云好只的沐冰峰主是龍族族長澄滈的女人,所以一般來,這文昊就是龍族的人.,

如今的形式,大兵在即,如實處罰文昊,絕對會引來沐冰峰主和昌湟峰主的拼死相護,到時候便會得不償失,引得自己失去兩大助力.

"那麼來他已經知道了我是龍族親王的事了?"文昊皺眉,這時候他也算是明白了作為一門之主的風定云,怎會那麼的不管事.

想起當初自己欺騙風定云他是風定云一個故交的弟子,文昊就是一陣冷汗,不過還要風定云竟然沒有點破,反倒還給了自己親傳弟子的身份,也不知他是怎麼想的.

"不錯,現在我倒是明白了,你想啊,這文昊進入到定海門的時候,我都能發覺文昊的身份,何況是風定云呢?"沐冰峰主此時也是一副恍然的摸樣.

"呵呵!對!"昌湟點點頭.

"茶來咯!"就在這個時候澄蕩便是端著茶水出現在了澄蕩面前.

"那澄蕩他?"看著澄蕩,文昊便是一陣驚恐和呆滯,感這老子也是被別人在腦袋上放了顆炸彈,只是他一直都不知.

"哈哈哈!你認為呢?"昌湟一聲長笑,同時心中更是對那風定云感到捉摸不透了,不錯,既然文昊進入定海門都會被發現,那澄蕩一定會也會被發現,只是不知道風定云為何會容忍這兩人進入自己的門派打自己門派的主意,卻又不肯下手將這兩人除掉!

所以這風定云就更是讓文昊他們琢磨不透了,風定云到底是作何打算?他留著文昊和澄蕩究竟是什麼樣的目的?沒人知道.

不過自從剛剛文昊得知那風定云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開始,便是一直留著冷汗,和尼瑪一直都被人監視著,自己卻還不知道,反倒還自作聰明的去把別人當猴耍,恐怕是被人一直在把自己當猴兒看吧?

"呵呵!所以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覺得那駱金或者盛陽也是知道了文昊的身份,只是他們比我們聰明一點,知道風定云也知道這事,不過風定云沒有動手,所以他們便是也假裝沒有看見."昌湟這會兒似是神靈附體,竟然一切文昊他們所沒想到的,以及文昊他們認為不可能的事都是分析了出來.

"呼!"沐冰峰長長的呼了一口氣,她一聽著昌湟的分析,竟是冷汗直流,一點都不必文昊差,這些事,似乎是他們都預想不到,且也猜不到的,而且一旦爆發,他們便是必死無疑.

"呵呵!你們覺得風定云給我們他的血淚史,是為了什麼?"這時候昌湟發問了,問的無比深奧,他將目光投向了文昊,希望文昊能夠給予他一個答案,因為他想看看一個作為龍族親王的文昊會有多麼的厲害.

"讓我想想!"文昊舉起手來稍稍的揉揉額頭,然後便是慢慢的陷入的深思之中,這風定云究竟想要干什麼?他到底是要干什麼?不殺自己?

一盞茶的功夫轉眼過去,昌湟一直耐心的等待著文昊給出答案,其實他早已知道了答案,可他是他又很想見識一下文昊的能力,畢竟一個真正難道強者,光是擁有力量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超乎常人的智慧.

而這個問題便是能過明風定云想法的關鍵,白了或許就是風定云給文昊和沐冰峰主以及昌湟峰主的一個暗示吧!

"想到了嗎?"看著文昊一會兒揪揪頭發,一會兒有拍拍腦袋,這沐冰峰主竟然都是流露出了關心的樣子,這是她這個師娘第一次對文昊這種態度!一切都是因為風定云.

"呃,我想大概是這樣的."文昊沒有回答,半響之後,他才慢慢的抬起頭,頂著一頭凌亂的頭發,眼神無比堅定的道.

"!"昌湟抿一口茶,淡笑著看著文昊,等待著文昊給出答案.

"先不我我們救了鄧嵐月和周靈的事,就拿門內的形式來.風定云是信任我們的,而且除了我們,他已經不能再相信任何人."完這話,文昊便是堅定的看著昌湟道.

"呵呵!繼續."昌湟沒有肯定,而是繼續鼓勵著文昊下去,他覺得他很喜歡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除了沒自己帥之外,那里他都看的上眼.

"昌湟師叔剛剛也了,那駱金和盛陽是聰明人,所以我想的話,風定云是不信任他們的!畢竟今天他也就只是邀請作為峰主的你們兩人,和我一個."

"嗯!不錯,找這麼來也是這個道理."沐冰峰主點點頭.

從文昊的分析來開,風定云這次沒有邀請駱金和盛陽這兩個聰明人,反而是邀請了他們這三個笨蛋,那就明風定云目前是傾向他們這邊的.

"可是我們有著要背叛他的跡象,他為何還要信任我們呢?"昌湟故意給文昊出著難題,而這個難題,也是相當的那解決的存在.

"兩害相權取其輕!"文昊喝了口茶,然後從口里吐出了這幾個字.

"哦?看樣子你還有更深入的分析了?"昌湟眼中光芒閃過,這個問題,他也是這樣想的,不然風定云是沒理由在涼亭中故意出自己的血淚史,來告訴自己,他是信任他們的.

"對!"文昊點點頭,然後便是走到了自己的洞府門口,看向了那海邊將沐冰峰包圍的艦隊,那艦隊一眼望不到頭,就像是等待著上級檢閱的軍隊.

"我這次出去做游擊任務,幾乎是對整個海修門派聯盟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可是他們卻依舊是穩如泰山,絲毫沒有開戰的跡象."半響之後,文昊才緩緩開口道,可是卻是詞不達意,好像是講話題給扯遠了.

"敵人為什麼不開站?反而是任由我的襲擊?相信昌湟師叔也是消防我們沐冰峰搞了一個游擊隊吧?"文昊回頭看向昌湟問道.

"不錯."昌湟肯定的點點頭,這樣有效的戰略他是第一次見到,也是前所未聞,責任這戰略的效果也是讓他感到驚喜,所以他第一時間便是找沐冰峰主要了文昊的作戰方式然後學了回去.

"所以我想這些海修門派遲遲不肯開戰的真正原因應該是在等待著一個一擊必勝的機會."文昊接著又道.

"繼續…"沐冰峰主也是難得沉住氣的聽起了文昊的分析,絲毫不為文昊分析走了題而惱火.

"而我們定海門總的來實力是相當了得的,就拿中央島來,每一個弟子都是武王或者武王以上的修為,這些弟子總共就有著七八百個,再加上神罰的武王弟子,定海門就有著一千多個武王弟子,這是一股能讓一個門派都位置顫抖的力量."文昊頓了頓.

"而後就是我們的四大峰,雖然沒有中央島那樣的強悍,卻也是有著許多的武王,以及武皇,綜合實力比起來的話戰王門和滄雨門根本就不是對手,所以他們才聯合了其他的門派."

"不過這聯合起來的勢力還是一幫烏合之眾,堅如金山的定海門依然不能攻破,所以他們還需要一股力量的幫助."

"你是這股力量?"沐冰峰主聽到這里,結合先前文昊的分析終于是想明白了,臉色一下子變的煞白了起來,可是她又不得不相信,只是這個有點太駭人聽聞了…………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血淚史!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打海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