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八十八章 突然開戰  
   
第一百八十八章 突然開戰

等到龍和蘭蓮睡去,文昊便又找到澄蕩和武昌,交代他們在這段時間要看好何綾,畢竟何綾是海族的女子,一直都是在海王的統領下生活的,若是讓她知道了自己的意圖,恐怕會不顧這兄弟姐妹的誼而去給海王通風報信.

第二日一早!文昊便是早早的起來,回頭交代了武昌和澄蕩幾句便是離開.

深海之中,文昊帶著璿幾人繞開了海修門派的隊伍,直奔大海北方的海族聚居地,文昊要在那里進行一場規模的短時間的騷擾戰.

可能這一次文昊的行動孩子氣了一點,但是他不在乎,他得不到的東西,一定也不會讓海王得到.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如今的況,按照那昌湟所,風定云一定是還有著什麼一直沒有公諸于世的必殺手段,所以在內憂外患的況下,難保這風定云會年將其使用出來,快速的解決這場戰爭.

若是這樣,文昊根本就沒有機會下手,而且也不能下手,那時候的風定云,又怎會在乎文昊的性命?

加上這海王的陰謀,海王是需要奪取這戰天劍的,同樣,文昊也是和海王一樣的目標,如今文昊卻是不能下手,但這卻又不代表海王不能,所以文昊需要給海王制造一些牽絆,阻止海王的行動.

"對了文昊師兄,我們為什麼去打海族?"路上,璿才想起來這事,她覺得這似乎是和海族沒有多大的關系.

"切!師兄肯定是有著他的想法唄,你是不是師兄?"岩松難得的接下了璿的話,然後道.

"不過這話回來,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呢!師兄."緊接著岩松便是追問道.

"呵呵!還記得我以前跟你們過這戰王門和滄雨門為何要打我們定海門嗎?"文昊呵呵一笑,然後問道.

"記得,你是他們是為了我們定海門的一件寶物."岩松想也不想便是了出來,這事,記得當初他們剛剛跟著文昊的時候文昊就給他們了.

"呵呵!不錯,不過他們都是被當做槍使了,其實真正最想得到這件寶物的就是海族了."文昊溫柔一笑,他最喜歡的就是岩松這一點,什麼事都能夠記得分明.

"海族?可是這次侵犯定海門的沒有海族啊?"岩松不解,海族是最想要的這寶物的他相信,因為這是出自文昊的口中,不過這侵犯定海門的門派中卻是沒有海族人,這就有些奇怪了.

"對!可是這次的戰爭卻是他們海族挑撥的."文昊輕輕的道,他停了下來,恍然間他覺得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可是又不知道是什麼錯誤.

"天哪,難道?"岩松一驚,文昊將話道這份上了他肯定就明白了.

"你是,海族挑撥了這場戰爭,然後利用戰爭的混亂去我們定海門奪取那件重寶?"璿微微皺眉,這海族不可謂不毒辣.

這樣一來,不但海族損失被降到了最低而且是讓這些人類的門派的實力也會大打折扣,海族一直以來就比較仇恨人類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事.

因為海修門派的人一直都是以獵取海獸的材料來進行存活和修煉的.

"對,!就是這個意思,我們這次去的目的就是給海王制造牽絆,讓他的計劃不能順利的進行,可是我剛剛似乎是覺察到我的思維方面有些漏洞,可是具體又不知道是什麼."文昊皺著好看的眉頭,干脆是停了下來,坐在了對海藻旁邊.

"漏洞?"璿心中一陣疑慮,文昊能有什麼漏洞?難不成這次來錯了?

"不對!"停止了前進的文昊越想越是不對勁,似乎自己這次來對付海族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哈哈!有什麼不對的,咱去打了他們就是,到時候就知道有什麼不對的了!"岩松當即大笑一聲,他到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在打之前,自己去偵查一翻就行了.

"不行,走!我們回去."半響之後,文昊便是又下達了回去的命令,這事沒想通的話,他是絕對不會去打海族的.

"啊?又回去啊?"旁邊的一個內門弟子就有些郁悶了.這多走了接近兩天的路程了呢,距離定海門更是十萬八千里.累啊!

"叫你回去你就回去,廢那麼多話干什麼?"另一個弟子卻是聽這話不爽了,當即就敲了一下那弟子腦袋呵斥了起來.

"我又沒什麼,只是有些累了."那弟子委屈的揉揉腦袋道.

"那就原地的休息休息吧!"那報怨的弟子的這話提醒了文昊,這兩天的時間他們一直都是沒日沒夜的趕路,看著這些弟子樣子,是應該休息一下才是.那神罰弟子還好,都是武安國基本的修為,可是這內門弟子都是武師級別,長途跋涉對他們而的卻是有些勉強了.

"都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得到命令,璿立刻便是盡本分的開始安排了起來.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文昊依舊還是在思考著剛剛的問題,看著面前的海藻,他一陣恍惚,這場戰斗似乎是他過戲曲化,包圍了定海門,卻又不采取實際行動的海修門派聯盟,內部暗潮洶湧的定海門,還有那虎視眈眈不知道何時會出手的海族,這讓文昊心中一片的凌亂.

一夜過去,弟子們都是得到了很好的休息,不過文昊卻是對這問題依舊是沒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不過他卻是覺察到自己的修為隱有突破到二星武王的跡象.

天亮之後,文昊並沒有立刻帶著這群人回去,他決定請教一下昌湟峰主,畢竟昌湟峰主在這方面還是比較在行的.

"哦?哈哈,你子,竟然想起去打海族?哈哈哈哈!"對面的昌湟聽完文昊的講述竟是大笑了起來.

"師叔你笑什麼啊?快給我解釋解釋,我這里還有這一票人在等著呢!"文昊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過這也讓他明白自己真的犯錯了,只是不知道錯在了什麼地方.

"回來吧,這海王既然是想要拿東西,怎麼會等在海族?他肯定是在這海修門派的之中伺機而行呢!你子,定是被那戰天劍給弄的丟了魂兒!"片刻之後,對面的昌湟峰主才是止住了笑意道.

這可是很明顯的問題,可是這平日里一向聰明的文昊卻是沒有想到這一點,犯了一個這麼低級的錯誤.

"我日!"文昊尷尬的摸摸鼻子,斷了傳訊器的聯絡,不禁對自己一陣暗罵,這種問題很明顯,自己確實想了一整夜都沒想明白,還被昌湟峰主給嘲笑一翻,這臉可真是丟大了啊!

"所有人聽命,立刻啟程回到定海門."有了昌湟的指點,文昊立刻便是想通了,當即便是轉身對著身後等候命令的弟子命令道.

"是!"依舊害死那毫無條件的服從.

隨即這一群人便是又開始向著定海門進發!一路上,一群人都是默默的前行,偶爾也會遇到一些海獸的阻撓,不過都是被璿幾人給打發掉了.

文昊則是沒空顧忌這些,他一路都是在思考著,這海王應該怎麼做,或是他要在怎麼做.

一天後,文昊等人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了,只需要再走多半天的時間,便是能夠回到定海門.

顧及到那幾十個內門弟子的能力,文昊便是下令原地休息,而他自己則是負責警戒,這樣一來可以讓那寫內門的弟子,以及神罰的人好好的休息,而自己也可以好好的思考一下這些問題.

"海王啊海王,你究竟要做什麼呢?"以至深夜,文昊在海底望著這漆黑的海水,不禁自自語的道.

其實這場戰爭白了就是定海門與海王的戰爭,雖然這些問題本不該文昊考慮,因為有著風定云在,只是這事關系到文昊能否得到戰天劍,所以不得不去考慮.

沒有結果的思考,很快便是被打斷了,沐冰峰主突然傳訊文昊.

"怎麼了師娘?"文昊皺著眉頭詢問道,半夜傳訊,莫非是有著什麼急事?

"聯盟動了,那駱金和盛陽也動了,你趕緊回來支援我們沐冰峰!"沐冰峰主那邊的聲音急促無比,偶爾還會傳來幾聲轟隆的巨響,看來這戰爭是真的打響了.

"什麼?"文昊臉色一變,他沒想到,自己一個錯誤的決定,才離開幾天,便是打了起來.

"駱金和盛陽將他們峰的弟子全部策反,打進了中央島,現在定海門十分危急,聯盟也通過駱金和盛陽打開的缺口功到了我們定海門的內部.你趕緊回來."完沐冰峰主便是斷了通訊,似乎是戰況一緊變的緊急了起來.

"怎麼了師兄?"見到文昊的臉色,周圍的人也是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立刻起身,戰爭開始了."文昊稍微的穩定了一下心神,然後便是直接下令道.

"記住,回去之後,若是遇到駱金峰和盛陽峰的弟子,格殺勿論!"路上,文昊已經將整個況都是給他手下的人做了簡單的介紹.

"媽的,老子一定將他們分筋錯骨,挫骨揚灰."弟子們心沉重的點點頭,唯有一些弟子則是咬著牙無比憤恨的道.

這一切的一切,來的都是太突然了,海修聯盟不知不覺的包圍,然後便是在文昊淬不及防的況下開始了攻打一切的一切…………

上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打海族!     下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驚現海族軍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