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九十章 淪陷的滄月煙  
   
第一百九十章 淪陷的滄月煙

"有人?"璿一驚.

"呵呵!不用怕,她們來的正是時候."文昊呵呵一笑,這聲音的主人文昊認識,她就是滄雨門的首席真傳弟子滄月煙!

滄月煙,武皇修為實力深不可測!如今文昊幾人在海底商議大計卻是被她發現,讓得周圍的人一陣驚駭,聽著來勢洶洶的水聲,便是知道對方的人數至少都是自己這方的數倍.

只是眨眼,滄月煙的部隊便是下潛到了文昊幾人的嗎,面前放眼望去才發現他們的數量竟然大大的超出了文昊他們的估計.

這些弟子其中大部分的弟子都是女性弟子,一個個都是生的閉月羞花,如花似玉,只是文昊等人沒有這心觀賞眼前的美景,對于滄月煙的隊伍大部分是女子的事也不好奇,畢竟滄月煙門本來就是一招收女弟子為主的一個門派,男弟子在里邊堪稱國寶.

"竟然是定海門的弟子,他們在這里鬼鬼祟祟,定是想要偷襲我們的大軍,姐妹們抓了他們,回去向門主邀功."一看見面前的人都是穿著定海門的服飾,滄月煙毫不猶豫的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是!"立刻滄月煙身後的那數不清的女弟子異口同聲,當即就要下到海底的地面之下命令.

"慢著!"就在這時候,一個男子的聲音突兀的響起,這聲音並不帶,卻是帶著一股不可抵擋的魅力.

于是那些女弟子一愣,然後便是開始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哈哈!不必找了,我在你們的對面."文昊爽朗的一聲長笑,然後走出了人群,站立自了滄月煙的面前.

"是你?"滄月煙一看見文昊便是立刻認出了他,這聲音她是再熟悉不過的,還有這走路的姿勢,以及總是散漫的飄揚這的長發,他身上的戰甲,雖然由黑色改成了色,卻但是款式卻依然沒有丁點的改變.

這個神秘的男人層數次出現在她的夢中,每一次都是以絕對的姿態戰勝了戰星羅以及唐嘯嵩,然後又多的劇毒尊者的寶藏,並分發給他.

"不錯,正是在下."問哈捋了捋肩頭的額頭垂下的長發答道!

"你怎麼會是定海門的弟子?"滄月煙十分的不理解,在劇毒尊者的府邸的時候,他不是再喝唐嘯嵩他們對著干麼?

"難道不可以麼?"文昊婉兒一笑,這些問題他都猜到了,他知道滄月煙必定會問這些問題.

"哼!不管怎樣,今日你我是敵對的身份,所以念在你曾施恩與我,我不與你動武,你還是自己把自己綁起來吧."滄月煙答不上文昊的問題,只得冷哼一聲然後轉移話題.

"呵呵!這是自然的,今日我落入你的手中,定是逃脫不得,不過在我自縛以前,我希望月煙姑娘可以借一步話,在下有一些事不得不向你一下."文昊點點頭,並沒有反抗的意思.

"你又要耍什麼花樣?"滄月煙卻是不信邪,這文昊的詭計多端她早早劇毒尊者府邸的時候就見識到了,所以對于這個修為比不上自己的文昊竟是忌諱無比,雖然這會兒明面上沒有拒絕,不過話語中的拒絕的意思卻是相當的明顯.

"師姐,不要相信他,難道你忘了上一次他是怎麼愚弄那戰星羅了嗎?"就在這個時候,滄月煙旁邊的一個女性弟子竟是猛的一下子站了出來,曾經的她也跟隨著滄月煙到過劇毒尊者的府邸,所以對文昊還是比較了解的.

"呵呵!這樣吧,你我借一步幾句悄悄話,我讓我手下的這一百個唯一的弟子放下武器,然後再我與你回來之前,由你們看押,這樣你總該放心了吧!"被這女性弟子壞事,文昊並不惱怒,這是人之常,誰讓他在劇毒尊者府邸的時候表現的那樣狡詐呢.

"…"聽到文昊的話,滄月煙並沒有立即回答,眼睛不斷的轉動,似是在衡量著文昊的這個建議的利與弊.當她想到文昊的悄悄話這三字的時候,竟是不禁的臉一.

"師姐?"旁邊的女弟子急了.

"沒事!你們收了他們的武器,在我回來之前一定要看好他們,若是兩個時辰之後我還沒回來,你們就把他們壓會聯盟."滄月煙擺擺手,她答應了,雖然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要答應這事.或許是因為悄悄話這三個字很有吸引力吧.

"師兄?"岩松不解,文昊這不是自己把自己往死路上丟麼?

"呵呵,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我回來的時候他們就會放了你們."文昊拍拍岩松的肩膀笑道.

"璿,安撫一下兄弟們的緒,讓他們相信我!"隨即文昊便是看向了璿.

"好的."璿點點頭,她大概已經知道文昊要干什麼了,但是不敢確定,而且看著滄月煙似乎和文昊還有這一段不淺的交,她們應該會沒事,最主要的是跟了文昊也有一段時間了,她深深的知道文昊是不會做們把我的事的

"走吧!"文昊招呼著滄月煙道,然後率先轉身向著他們身後的兩公里外的地方走去.

"你們看好他們,按照我所的做."滄月煙臨行前再次交代了一次手下的人,然後才放心的離開.

"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路上,滄月煙一直跟著文昊的背後,可是文昊一直都是沉默這不話,這讓她相當的不能理解,不是要話麼?

"呵呵,先帶你去看一樣東西."文昊回頭溫柔一笑,然後便是不在語.

聽到文昊這樣,滄月煙便是不在語,回頭看看身後越來越遠的人群,再看看前方文昊的背影,滄月煙感覺似乎是回到了當初他們在劇毒尊者府邸的時候,那時候文昊也是走在他的前方.

他到底要干什麼?看一樣東西?會是什麼東西?不是要悄悄話嗎?滄月煙一想到這悄悄話便是不禁一陣臉.

不知道走了多久,莫約兩公里的路程,文昊終于在一處海藻前聽了下來,並躺了下去.

"過來,躺下!"足足有著幾米深的海藻中傳來文昊急促的呼喊.

"啊?什麼?"聽聞文昊的話,滄月煙冰顏瞬間變的潮,縱使她一直都是以冷漠的姿態示人,卻也是藏不住此時的女兒姿態,不知如何是好,她覺得文昊似乎是太直白了一點.或者是太性急了一點.

"愣著干什麼?快點!"海藻中再次傳來文昊急促的呼喊.

"呃…哦!"滄月煙終于還是點點頭,隨即便是鑽進了海藻中.

看著面前的文昊臉,滄月煙發現文昊的眼睛竟然是那麼美麗,一想到即將發生的事,不禁呼吸變的急促了起來,臉上的霞已經轉變成了火燒云.

"滄月煙啊滄月煙,你在干什麼?他可是定海門的人,你與他僅僅只有一面之緣而已,怎麼變成這樣?"閉上眼睛的滄月煙心里糾結無比,她在掙紮,到底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是個問題!

"你看那邊!"就在這時候,文昊的聲音再次響起.

"?"滄月煙懵了,看哪邊?那邊是哪邊?

"讓你來看東西,你閉著眼干什麼?"此時文昊終于發現了滄月煙的異常,于是道,不過他卻只是發現了滄月煙閉著眼睛,去沒發現滄月煙那火燒云一般的臉蛋.

"哦…!"滄月煙無奈,心中掙紮一翻之後,只得睜開了眼睛,只是她睜開眼睛後卻沒看見她所想象的那樣東西,而是看見文昊還穿著衣服的背影,以及伸出的指著某個方向的手臂!

"你認識海族麼?"文昊回頭問道.

"海族?"滄月煙徹底的崩潰了,這男人究竟要干什麼?不是要那個麼?

"那里全都是海族的軍隊."文昊緊接著道.

"什麼?"滄月煙一聽軍隊,立刻便是從意亂迷中走了出來,順著文昊指著的方向看去,竟然果然如此,連綿不斷,沒有盡頭,密密麻麻的人頭攢動,偶爾還會傳來海族戰士特有的吆喝!

看到海族的軍隊,滄月煙徹底的醒悟了過來,感是她自作多,誤會了文昊的意思了,心中懊惱自己丟人的同時,也是一陣淡淡的失落,不過片刻她便是整理起了心,再次看向了海族的軍隊.

"他們在這里干什麼?"滄月煙的語氣再次回複了以往的冷冰冰的摸樣.

"附近海盟和我們定海門!"文昊斬釘截鐵的道.

"什麼?"滄月煙大驚,文昊的話就像是一個重磅的炸彈,炸開了顏冰冰一直沉靜如水的心靈.

"這次你們進攻定海門也是海王的主意吧,其實我還沒進入定海門的時候,就有幸與海王見過幾面,而且前幾日我從他手下的弟子口中得知了他的一些事,這人野心龐大."文昊一字一頓的道.

"這一次的戰爭,完全就是他一手策劃,他先發動你們去攻擊定海門,然後乘機渾水摸魚拿到定海門的瑰寶,等到你們所有勢力都打倒實力大損的時候,就是他的這些海族軍隊行動的時候,那時候我們人類的海修門派距離滅亡也就不遠了."

"怎麼會這樣?"滄月煙駭然,這事他簡直就不敢相信,想想曾經海盟高層會議上的那個溫文爾雅的海王,再看看眼前前方不遠處的海族軍隊,滄月煙竟是失去了自己的判斷力…

上篇:第一百八十九章 驚現海族軍隊     下篇:第一百九十一章 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