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一百九十一章 潛入  
   
第一百九十一章 潛入

在滄月煙的印象中,海王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紳士,不僅足智多謀而且才智過人,策反那駱金和盛陽的事,就是他的主意.

當初海王尋到滄雨門和戰王門,便是這樣告訴滄雨門和戰王門的,他自己海族的一個重要人士被定海門給殺了.

他是來報仇的,不過實力有限,所以才找到滄雨門和戰王門,若是打下定海門,他不要一丁點的寶物,只要那風定云的腦袋.

可是眼前的景象不得不讓滄月煙懷疑,那海王的話了,只是每當想到這里的時候,滄月煙便是想起文昊是敵方的勢力,是不足以相信的存在.

"怎麼?還不相信麼?"看著滄月煙驚疑不定的表,文昊心頭一沉,然後問道.這事如果滄月煙不相信的話,那麼一切就真的完了.

因為只要滄月煙相信了這事,她就必定會將這事稟報給滄雨門的門主,之後便會得到滄雨門的重視.

文昊曾換位思考過,若是這事讓滄雨門的門主知道,她必定停下討伐定海門的戰事,尋找那海王問個清楚.

"不信!"滄月煙咬著牙,不敢看文昊的樣子.

"那你要怎麼才相信?"文昊心中最後的希望被打破了.不過他依舊是努力的嘗試著.

"隨我潛到他們的軍營去看個究竟!"滄月煙回頭無比堅定的看著文昊,這件事事關重大,她不知道自己應該相信誰,所以就只有誰都不相信.

"好!"文昊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只要渠道軍營能夠讓滄月煙相信這件事,他什麼都無所謂了.

動便動,文昊率先便是用處了自己的匿蹤分身之技能,將自己完美的隱藏起來,而那滄月煙也是用出了他們滄月煙獨有的隱匿蹤跡的武技.

隨即兩人便是悄聲無息的來到了這軍營的邊緣地帶.

這些海族的士兵方位甚是嚴密,一個地方,幾乎是前一對巡邏剛過,後邊便是跟上了新的一堆巡邏的士兵.

.如此嚴密的防禦,讓文昊兩人不得不停在了這軍營的邊緣地帶,觀察了起來.

這里地勢,比較像是地面上的山區,崎嶇坎坷,呈一個峽谷的樣子,當初若不是這峽谷的開口正好對著文昊他們,他們就不可能發現海族的軍隊藏匿再次.

峽谷內部,和兩側的山壁上,都隱藏了許多的士兵,這些士兵便是暗哨,隱藏的相當的隱秘,只是因為現在來探查的人是文昊,若是換做別人,根本極難發現.

畢竟海族的軍隊不必人類,他們從就生長在海底,對于海底的各種地勢都是十分的熟悉,而且在海底的戰斗力也是十分的強悍.

"怎麼辦?"看著眼前嚴密的防衛,滄月煙完全沒了主意,這種防禦姿態,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到里邊探查.

"要不我們抓一個海族的士兵過來?"滄月煙問道.

"不可,他們如此嚴密的防衛,我們胡亂的抓人,必定會引起他們的主意,這里可是有著不下百萬的士兵,要真被發現,不光是我們兩,就連後邊我們的手下都會遭受劫難."文昊搖搖頭,皺眉道.

"先看看況,看看他們的防禦體系."文昊接著又道,在完全潛入之前,他至少必須的弄到地方的防禦部署.

"好吧!"滄月煙點點頭,她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在這種況下,貿然抓人過來審問,根本就不合適.

巡邏的隊伍一遍一遍的從文昊他們的身邊經過,文昊在心中仔細的掐算著他們每一個巡邏隊之間間隔的時間.

其實文昊的打算和滄月煙剛剛的打算是大同異,只是他是打算在完全的潛入之後,然後暗殺一個士兵,在喬裝成士兵的樣子進行具體的勘察.

畢竟任何一個軍營,他的內圍的警戒都比外圍要薄弱許多.

眼看兩個時辰就要過去,滄月煙不得不給自己手下的弟子傳訊,讓他們再耐心的等等,她這里有了突發況.

兩個時辰之後,文昊終于找到了他們的破綻,就是沒經過二十八個隊,之間便會短暫的停留一陣,然後才會再次出現巡邏隊.

這短暫的停留對于文昊和滄月煙來完全足夠,他們需要的就是這個時間,然後快速的,在不引起水流波動的況下潛入進去.

稍稍的觀看了一翻,發現沒有任何陷阱之後,文昊便是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滄月煙.

"好!就依你的辦."滄月煙點點頭,對于文昊的戰略計劃,她是無條件的信任,一切都來源于上一次在劇毒尊者府邸的事.

終于,在又過了二十八個隊之後,文昊帶著滄月煙開始向著這軍營的內部進發,悄聲無息,就像是幽靈一般,兩人跨過了外圍的第一道警戒線.

然後便又是停下來觀察了起來,依此類推,不斷的消耗著時間,終于在五個時辰之後,文昊他們終于進入到了這兵營的內部.

只看見密密麻麻的海族士兵,在這里歇息,他們不想人類那樣使用帳篷,而是就地尋了個珊瑚叢,便是開始當做了他們的營帳.

"你看那里!"文昊指了指其中的他們前方不遠處的一個珊瑚叢,道.

"嗯!"剛剛我看到兩個士兵進去了,我們現在就先過去,喬裝成他們的樣子,然後在開始打探.

"好!"滄月煙點點頭.

于是兩人便是再次挪動身體,雖然用特殊的手段對自己的身形進行了隱藏,不過因為考慮到海族對水流特別的敏感,他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一步一步的心一動,只是一件極心及耗費時間的事.

兩人幾乎有幾次都差點被那喝醉的走路東倒西歪的海族士兵給撞上,不過都是堪堪躲過,沒有露餡.

曆經一場長達半個時辰的耐力考驗,兩人終于到達了文昊所指的這叢珊瑚旁邊.

"進去!"文昊著便是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

一進入到這珊瑚,便是看到那兩個長的十分向人的士兵,詫異的看著文昊這方,他們感覺到了剛剛的水流波動.

"別看了,或許是門外的士兵經過吧!"另一個士兵躺在地上,不耐的道.

"哦!"那士兵又狐疑的看了這邊一眼,才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呼!"文昊在心里暗中舒了口氣,然後將手輕輕的放到身後,給滄月煙做一個慢點的手勢,然後便是悄悄的向著那兩名弟子靠了過去.

"怎麼了?"得到文昊指令的滄月煙心的進入到了珊瑚中,看著里邊的兩個士兵微微皺眉,然後傳聲道.

"沒什麼,這兩個弟子不像是海族的士兵."文昊回到,這兩人他從第一眼看去,便是覺得他們不像是海族的士兵.

"哦?"滄月煙大奇."那我要怎麼做?"

"無聲的戰斗,制住他們,但是不要殺死."文昊回到."我要問他們一些事."

"好的."滄月煙點點頭,便是慢慢的走到了另一個士兵的背後.

"喂!你著海王可信麼?"這時候其中的一個士兵開口了.

"呵呵!應該可信,不過就算不可信,也不用怕,我們潛伏在他的軍隊中,不就是為了監視他麼?"另一個弟子呵呵一笑.

"什麼?"文昊駭然,這話讓他想起了那天魔教,于是文昊便是輕輕的放出了神念,對這兩人進行查看.

這不看還好,看了之後的文昊才發現這里兩人的真實修為竟然是武王,虧得剛剛他還以為這兩人是武者級別的戰士呢.

"這兩人就交給你了,要活的,畢竟你是武皇,這個你拿手."文昊輕輕的退到了一邊,然後對著滄月煙傳音道.

"呵呵!"滄月煙呵呵一笑.

隨即就見她突然袍輕輕一動,立刻便是一股無形的水柱,自她中,在兩人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便是將兩人給束縛住了.

"嗚嗚!"被突然束縛住的兩人驚恐的掙紮著,想要脫離這無形的束縛,卻不想竟然是越掙紮越緊.

"你們是誰?"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來,四下張望一翻,卻又看不見半個人影.

"你是誰?"想要張口,卻是發現根本不能話.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那個聲音是在他們的腦海響起.

"你們不我也知道你們是天魔教的人對吧?"文昊問道.

一聽文昊提起天魔教,兩人便似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便的更加的驚恐了起來.

"如果你們想活命,就要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要知道,能夠無形無影的潛入你們的軍營,然後綁票了你們的我,是絕對有能力悄然無息的殺掉你們,現在我放開了你們的嘴,給我老實點."文昊先是一陣威逼利誘,然後才對滄月煙傳音,讓她放開兩人的嘴!

"嗯!"滄月煙會意的點點頭,然後手中印訣慢慢掐起,兩人口中的禁制被慢慢的解開……

上篇:第一百九十章 淪陷的滄月煙     下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悲哀的大老爺們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