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零二章 神秘的年輕男子  
   
第二百零二章 神秘的年輕男子

看著風定云離去的背影,文昊疑惑,當初的是暫且揭過此事,如今卻是要一筆勾銷,這風定云是要作何打算?

"沒什麼!只是確定了和你之間的相互利用的關系而已!"一旁的沐冰峰主看出了文昊的想法,于是解釋道.

"哦?"文昊回頭,卻見沐冰峰主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心頭更加迷惑了,相互利用,這個意思文昊能夠理解,但是風定云為何會和自己妥協呢?

"你這腦袋啊!"沐冰峰主歎息著搖搖頭,然後轉身向著沐冰峰飛去.

"呃……"文昊瞬間茫然,這兩人在給自己打什麼啞謎?愣了愣,看看已經飛遠的沐冰峰主,文昊搖搖頭便只得跟上再次詢問.

"你現在手中可是有著四個武尊,他敢拿你怎麼樣呢?"沐冰峰主笑道,這子聰明的時候比任何人都聰明,笨的時候,卻是笨的無可救藥.

"哦!"文昊這才醒悟,他的這一聲哦也是拖的老長老長.

不錯,在駱金和盛陽兩人背叛之前,對于劇毒尊者的寶藏,文昊都是用的及其的隱晦,根本就不讓任何人發覺,就算是對那蘇使用毒魔的時候,文昊也是經過許久的斟酌才用的.

如今這一次,那風定云讓文昊去抓駱金和盛陽,雖然沒有挑明,不過意思卻是讓文昊用他在劇毒尊者府邸得到的最強武力去解決.

這樣一來是為了抓捕駱金和盛陽,二來就是為了看看文昊如今到底有多厲害,結果是讓風定云打死都想不到的,四尊重甲毒衛就相當于四個武尊修為的人,這樣的實力,文昊足以傲視所有海修門派.

現在能夠安穩的在他定海門不生事,風定云就該燒高香了.

"你怎麼看?"回到自己的府邸,風定云在看望了一翻風氏九子,為他們療傷完畢之後,便將自己關在了書房內,不讓任何人進出.

"咳咳!這個問題…咳咳!也沒什麼,他的目標我想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他是那人,你就把這東西給他,如果不是,就將鑰匙毀掉,反正打不過!"在風定云面前的一個老頭咳著嗽道,似是感染了及其嚴重的風寒.

"那麼這樣來的話我們定海門不就?"風定云一聽就著急了,如果真是按照這老頭的做,也就代表著定海門的滅亡.

"記得我們定海門存在的意義嗎?"雖然風定云有著違背老頭的意思,但是老頭並沒有生氣,隱藏在黑暗中的臉笑了笑,露出了一副潔白的牙齒.

"記得,當初承接門主之位的時候,我就對天發過誓!"風定云慢慢的低下了頭,歎息著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

"我們是武神的守墓人,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如果他不能回歸,我們就永遠都是,這就是我們定海門的使命."看到風定云的落魄樣子,老頭嘴角一陣抽蓄,然後慢慢的從牆角的椅子上站了起來,慢慢的走到了窗前.

"咳咳!這陽光還不錯,挺溫暖的."老頭的聲音很愜意.

"可是萬一他不會回來呢?"風定云又抬起了頭,問出了他最不想的話,也是老頭最不喜歡聽到的話.

"混賬!"老頭身體一抖,然後猛然的轉過了身體,怒目對視著風定云,似乎是風定云的話觸怒了他.

這時候才看清,這老頭竟然是一副年輕人的摸樣,唇齒白,儼然就是一副白臉摸樣,只是不知為何他的聲音卻實那樣的蒼老!

"他會回來的,畢竟武魔之魂沒有寂滅,他怎麼可能不回來?"老頭的語氣是那樣的堅定,不容置疑!

"是!"風定云低下了頭,一副我錯了的摸樣.

風定云這幅摸樣,若是讓旁人看到定然會驚奇無比,這人是誰?為何風定云在他面前就是這樣一副乖孩子的摸樣,完全沒了一代門主的威嚴?反倒是像一個孩子面對長輩一般?

"這場戰爭還沒結束,你自己解決,對了把那叛徒駱金的交給我吧,這種人就應該得到這種下場."道這里,這面容年輕聲音蒼老的男子眼中閃過一絲陰厲.

"是!"風定云點點頭,然後就出門而且去,不到一會兒竟然就有回來了,只是手中已經多了一個駱金.

此時的駱金已經被解了毒,不過卻被風定云用藥物限制了他的修為,將他的丹田封印了起來,讓他再也不能修煉.

"來了!"風定云慢慢的走到這老頭面前,將駱金丟了過去.

"門主,你饒了我吧,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駱金央求著風定云,在剛剛的審訊中,駱金為了不被殺死,已經將他所知道的全部招出.

"晚了!"風定云看葉沒看駱金,直接走到了自己的書桌前,然後開始整理起了剛剛從駱金這里得到的報.

"門主啊,我是被盛陽逼的啊!我是無辜的啊!"風定云的樣子,讓駱金心頭一寒,同時眼中也是一道厲芒閃過,一閃即逝.于是又將所有罪責附加到了已經死去的盛陽身上,現在盛陽已死,四五對陣,只要自己一口咬定,風定云沒有證據,肯定不會將自己怎樣,畢竟自己好歹也是駱金峰的峰主.

"哼!死到臨頭了竟然還敢想著報複?"然而駱金眼中閃過的曆芒卻是沒有逃脫那青年男子的眼睛.

"啊?你是誰?"這時候駱金才看到旁邊還有一個人,他才想起,剛剛風定云在進門的時候似乎對某人話了.

"嘿嘿!我是你太太太太太太祖爺爺!"那年輕人敲了一下駱金的額頭,然後戲謔的道.

"什麼?你是………"被年輕人這麼一敲駱金似是想起了什麼一般,猛的一縮頭,然後便是不要命的忘門外跑!

"哈哈!你跑什麼?難不成我還會吃了你?不過就算是吃了你,我現在也不會,畢竟風還在這里呢!"那年輕人卻是不肯放過駱金,袍一揮,立刻那駱金便是整個人定在了那里一動不動!

"呼!我被你兩打擾了."這時候風定云話了.

"風定云,難道他就是我們門內的那個………啊!"

"去你媽比的,老子的名字是你能隨便叫的?"風定云怒了,要是以前駱金這麼叫他,他還會假裝的不在意,但是現在,駱金不過就是一個叛徒,背叛了定海門,也背叛了他風定云,所以這是不可原諒的,.

于是風定云猛然暴起,在駱金的那話還沒完的時候,就是一腳踹在了駱金的腹,將駱金給踢飛了出去.

"噗!"駱金重重的撞在牆上,然後一口鮮血噴出,好在他雖然丹田被封印了不能修煉,但是肉體的修為卻還在武宗的階段.

"你還有臉給叫我的名字?"風定云似乎是終于怒火爆發,沖過去對著駱金的臉猛的就是幾個耳刮子.

打的駱金口鼻來血,頓時本來剛剛恢複過來的駱金再次成了打了霜的焉茄子,沒了精神頭!

幾耳刮子打完,風定云還不解氣,竟是對著這駱金的腦袋一掌拍了下去.

"別打了,打死了我怎麼辦?"年輕人一把抓住了風定云落下的手掌道.

"哼!"風定云頓了頓,然後慢慢的站了起來,又回到了自己的書桌前.

"你就跟我走吧,我不會像風定云這般對待你的."著這年輕人便將駱金似是提雞毛毽一般提了起來,然後向著里屋走去.

"啊!"不一會兒里屋就傳回來了一聲慘呼.

"主人莫怪,莫怪,我是為了你的遺物才用魔道的方法來恢複實力啊!"里屋內,年輕人此時正滿足的對著中央島的某處做稽.

連續磕了許多個頭之後,年輕人才慢慢的站了起來,一腳將腳下的駱金的尸體踢到了風定云的書房,然後開始打坐調息.

而此時在外邊的風定云見尸體被丟了出來,也不抱怨,然後就又提著尸體走了出去……

…………………

………………

"什麼?此話當真?"戰星魂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立刻他那屬于武尊的強大氣息散發而出,直接將他周圍的弟子,包括戰星羅在內都壓迫的跪倒在地.

"|我還能騙你不成?這可是煙兒輕眼所見!"一旁的滄如玉輕哼一聲,然後幽幽道.

"哼!可有憑證?"戰星魂道,剛剛的沖動,立刻被他壓制了下來.

"煙兒不就是最好的憑證麼?她是我一手帶大的,是絕對不可能騙我的."滄如玉道.

"媽的,老子去宰了海王這個狗雜種,竟敢利用老子."戰星魂又怒了,當即就要去尋海王的麻煩.

"沒用的,現在我們已經被包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聯合定海門."滄如玉自始自終都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淡然的摸樣.

"怎麼可能?定海門現在恨不得將我們全數滅殺,怎麼可能和我們合作!"戰星魂站住了腳步,雖然平日里他三大門派從來都合不來,但是他卻值得滄如玉卻是十分睿智的一個女人,她的話從來都不會錯,這是他與滄如玉多年的結交經驗.

"海族軍隊的數量使我們海盟的數倍,若是就這樣去,我們海盟必定會被滅亡.而且定海門也不例外,所以我想風定云一定會和我們合作的."著滄如玉便是對著滄月煙使了個眼色,然後滄月煙就直接摸出一個寒冰做成的巨大冰球.

在冰球內呈現出一幅景象,竟然是當初滄月煙和文昊探查那海族軍隊的景象,里邊竟是密密麻麻的海族軍隊……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 勝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