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二十章 父親  
   
第二百二十章 父親

邁著堅定的步伐,文昊執著的向著某個方向走去.

剛剛嘯天劍爆裂的那一瞬間,震撼了整個空間,讓他看到了外邊的景象,在外邊,正有一群人圍繞著自己的一干手下不停的施展著各種武技,攻擊.

當然天火他們是看不到這些人的,因為這些人是在陣法的外邊,而天火他們是在陣法的內部,既然已經確定了方向,就一直往前走,只要這陣法不會轉換方向,自己就能夠出去.

手中盤頭絲纏繞在了手指之上,那巨劍也是被灌注了濃厚的武元力.

慢慢的,霧氣越來越濃,越來越濃,文昊已經完全的被霧氣籠罩,不過他沒有停下腳步,按照自己先前確定的方向一直向前走著,他知道,只需要再過上一會兒,就能夠走出這座陣法,到達有這海族軍隊的外邊.

"怎麼辦?文昊師弟還沒有消息."嘯荒臉色有些難看,因為外邊海族的士兵不斷的攻擊,就算是那些毒魔也是淬不及防,現在已經所剩無幾,索然沒有死亡,不過也是都受了一些傷害,不能再行攻擊.

看看身邊倒下的人,許多人都是因為看不見的敵人的看不見的攻擊而受傷,原本六百人的數量,現在已經只是剩下了四百多個,死傷的弟子已經快接近兩百了.

再看這些藤蔓,也正被外邊的攻擊一點一點的削斷,因為攻擊太過密集,新生長出來的藤蔓根本就是杯水車薪,完全抵擋不住敵人的攻擊,估計在過些時候,他們就會親面臨敵人的攻擊了.

"堅守,沒想到對方竟然擁有這樣厲害的陣法."白玉一咬牙道,她知道,只要沐冰峰峰主他們將上邊的敵人解決掉了,自己等人也就得救了.

"兄弟們,一定要挺住!"天火振臂高呼,努力的鼓舞著人們的士氣.

"哈哈!挺住,你們挺的住嗎?"就在這個時候,先前消失了很久的聲音突然又響了起來,帶著些許的怨毒.

"哼!有種你就放馬過來,有種跟老子單挑."嘯荒手中拳頭一震,立刻拳頭周圍便是一陣空氣波動.

"單挑?老子這不正再和你單挑麼?哈哈哈哈,你們的頭領已經被我斬殺了,現在輪到你們了,哈哈哈哈!"那聲音無比陰厲,笑容讓人不禁毛骨悚然.

"什麼?混蛋,有種再給老子一遍,看老子不扒了你的皮!"一聽文昊被殺,天火立刻就火了,怎麼可能,文昊怎麼可能被殺了,他可是在這鐵甲人的體內,而這鐵甲人卻是武尊的修為,怎麼可能會死呢?

"哈哈!信不信由你,現在我就解決你們."那聲音根本就不想喝天火他們做出解釋.

"士兵們,我們的敵人就在眼前,揮動你們的武器,斬斷他們的頭顱,讓他們的鮮血染你們**的男兒胸懷,戰斗吧!死去的人是光榮的,活著的人是可恥的,殺了他們,你們就是海族的英雄!"

讓人驚歎的是這人扇動群眾的緒確實十分有一手,他的話音剛落,士兵們骨子里的熱血便是一下子被全部激發了起來,他們就像是嗷嗷叫著的狼崽子狼崽子,一起攻擊向了天火等人.

"哈哈!讓你們聽聽我們的士兵渴望敵人鮮血的聲音吧."陣法內,這人聲音響起,然後可以的將陣法給露出了一個的縫隙,然後一陣驚天動地驚天動地的喊殺聲便是傳了過來.

"身處陣法的你們,是看不見他們的,可是他們卻可以看見你們,所以,你們只有死路一條!"聲音已經轉變成了殘暴,就像是惡魔一般,摧殘著在場在場的每一個人脆弱的心.

士兵們如狼似虎,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嘶吼著要將困在陣法中的人給碎尸萬段,亂刀斬死!

"嘿嘿!我天魔教的陣法攻擊,豈是你們所理解的存在,等著受死吧."密密麻麻的人群後邊,一個蒼老的老頭神采奕奕,不過卻是一臉的陰狠表.

"殺啊!"士兵們終于沖到了陣法面前,對著那剩余的毒魔便是一陣瘋狂的攻擊.

多入蝗蟲的士兵,就像洪水一般,瞬間就將這天火等人給淹沒.

"原來你是天魔教的,不過其實我也早就猜到了,只是不敢確定而已."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從這老頭的身後突然響起.

"哼!難道你不知道麼?"老頭冷哼一聲,對身後的聲音不置可否.

"呃……你……你是誰?"突然老頭意識到了自己的失誤,原本他以為這聲音是海族的某位將領的聲音,不過仔細一回想,海族的將領可是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那麼這個人是誰?

"哦?這麼快就把我給忘了?看來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文昊的聲音平淡無比,就像是在和這老頭子拉家常一般的平常,根本聽不出一點的殺意.

"沒想到你竟然從陣法里邊出來了."老頭轉過身體,卻見是那自己沒有殺死的鐵甲人,心中一陣駭然.

"你那點把戲,恐怕也就只有去誆騙一些不入流的腳色吧."

"哼!算你有種."老頭冷哼一聲,丟下一句話,就要逃跑,眼前的鐵甲人是武尊的修為,而自己不過就是武宗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是這人的對手.所以他決定逃跑,畢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哪有這麼容易!"文昊輕哼,鋼鐵一般的手掌猛的抬起,瞬間擋住了老頭的去路,而那老頭卻是反應不及,竟是一下子就撞進了文昊的手掌之中.

"不是很得意麼?告訴我,鄭狂楚把文國關在了什麼地方?"手掌慢慢用力,他竟是將這老頭給提到了空中,想到文國,文昊的眼中便是似是要噴出火光一般.

"你是誰?"老頭也就執著于文昊的身份,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

",饒你一命,不,今日我就將你挫骨揚灰,奴役你的靈魂,讓你世史都坐我的奴隸!"文昊的話語不容商量,帶著讓人無法直視的威脅,當然當然奴役別人的靈魂這一點他是做不到的,他只能將這老頭挫骨揚灰,至于奴役靈魂也就是恐嚇而已.

"我,但是你一定要放了我."此刻老頭終于醒悟,對于一直精鑽于如何對靈魂發動攻擊的他來,甚至奴役靈魂的恐怖,看看溫愛那無法直視無法直視的眼神,他不得不考慮將文昊的身份放到一邊.

"快!"手中微微用力,老頭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陣窒息,那強力的手腕,讓他開始聯想到了死亡的恐懼.

"文國就在獸人帝國的池墨部落里!"老頭因為文昊手掌的大力,話變的吞吞吐吐.

"看著我的眼睛."當然,老頭這樣的話,文昊是絕對不相信的,鎖魂之眼釋放,老者立刻便是感受到周圍的時間空間立刻靜止,就連他的靈魂竟然竟然都已經無法思維.

一段段的記憶片段瞬間通過老頭的眼睛傳達進入到文昊的眼睛,一個熟悉而又偉岸的身影,在文昊的腦海浮現.

"父親!"看到這身影,文昊不禁一陣傷感與愧疚,他決定,等解決了這場戰斗就立刻回去襲擊那個部落,拯救了父親,然後才收拾獸人帝國,竟然敢囚禁自己的父親,他要將獸人帝國全部滅亡!

"你沒有謊."收回鎖魂之眼,文昊淡淡的道.

"放了我.我已經告訴了你你想要知道的了."老頭眼中滿是求生的欲望.

"好啊."文昊松開了手掌.

"咳咳!"喉嚨終于可以送一口氣的老頭不由的大咳兩聲,然後便是不要命的爬起來想要逃走,卻又被文昊提了起來.

"你要干什麼?你不講信用,我們還的."老頭驚恐,看文昊的眼神,他覺得自己大限已至.

"按照我們的協議,我已經饒過你的性命了,這是你第二次被我抓住."冰冷的眼神沒有一丁點的感存在,文昊不可能就這樣放走自己的敵人,更何況這老頭是天魔教的人.

"你……?"

"這一次,我就是為了我的那些手下來殺你的."文昊便是沒有再看這老頭的恐懼表,左手一把揪住老頭的肩膀,而另一只抓住老頭頭顱的右手右手用力一擰…

噗!一股鮮血猛的噴出,瞬間就染了周圍的一切的海水.

統一時刻,老頭的身死,也是讓困住天火等人的陣法瞬間瓦解,得意解放的天火等人根本顧不得考慮陣法是如何瓦解的,當即就揮舞著拳頭迎接向了海族的戰士.

"全部殲滅!"文昊的聲音毫無表,對著那變守護者天火等人的三尊重甲毒衛吩咐道,然後手中巨劍舞動,十二個分身瞬間閃出,殺向了包圍天火天火的軍隊,同時!

文昊整個人也是身形狂飆,先是那黑月劍式猛的劈砍而出,然後立刻換換成盤頭絲,開始收割了起來!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擊退!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擒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