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 祭祀  
   
第二百二十九章 祭祀

是神獸,但是他們的祭壇卻並不怎麼宏偉,但是卻總是一種莫名的強大壓迫,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瀟湘邁著她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的石台,她要躺倒那石台之上去,然後用自己聖龍的血脈,喚醒其他族人沉睡的力量.

看著一步一步走向石台的瀟湘澄滈滿臉都是笑意,等了千百年的時光,他龍族可謂是終于強大起來了.

曾經自己一度擔心因為他們龍族整體實力不佳的原因,會遭受到有著強大野心的海王的入侵,現在,等力量回複之後,將再也沒有人能夠抵擋他們龍族,

慢慢的澄滈跟隨著瀟湘走到了石台的邊緣,輕輕的摁了摁石台的邊緣,在石台的頂端立刻就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石質器皿!

"瀟湘,等會兒你可能身體會出現一些不適,你一定要堅持住好嗎?"看著瀟湘,澄滈無比的慎重,誰都可以出意外,就是瀟湘是絕對不能夠出意外的.

因為她是恢複龍族眾人力量的關鍵所在,若是在恢複過程他出了意外,整個龍族的人都會瞬間喪失戰斗力.

"嗯!"瀟湘漲了笑臉,嚴肅的點點頭,似乎是十分的明白現在她正在做的這件事有多神聖,或者是有多麼不可疏忽.

從懷里拿出了一枚丹藥,放入器皿,然後澄滈就要轉身離開.

"那是什麼丹藥?"看著這枚丹藥,文昊感覺有些熟悉的味道.

"呵呵!這個是穩固心神的,還能夠起到更好的融合血液的效果."澄滈笑笑,其實他是感覺他們這樣做有些殘忍,因為他們是要瀟湘的血液引入到他們的身體內,來激活潛藏在他們身體深處的力量.

"哦!那你看看這枚丹藥是不是和你那枚丹藥是一樣的."文昊摸出了一枚丹藥,遞給了澄滈,

"這是?"澄滈一愣,這丹藥可不見得,無論是成色還是藥效,都比他的那枚丹藥好的多了.

"這是我走的時候定海門的掌門給我的.他這對龍族恢複力量會有好處!"文昊吐吐舌頭,剛剛他竟然把這事給忘記了.

"呵呵!好好好!"澄滈高興的連三聲好,這種丹藥可比他來煉制的那枚丹藥好了去了.

將這枚丹藥放入器皿,澄滈便是站到了一邊,等待著瀟湘躺倒石台之上.

"呵呵!不用擔心我的,沒事!"坐上石台,瀟湘見文昊和澄滈都擔心的看著自己,便是笑笑道.

"呵呵,好孩子,加油,我看好你."文昊笑笑,丫頭這個時候倒還像個丫頭.

轟隆隆!瀟湘剛剛躺下,整個祭壇便是震蕩了起來,在那幾個巨大石柱上的雕像也開始了一陣一陣的震動.

"各組族長准備,"見雕像開始出現動靜,等當立刻回頭提醒著身後的幾個族長,然後開始轉身緊張的注視著雕像的一舉一動.

"等會兒你也好好的躺著,不要有任何的動作."回頭,對著文昊了一句,等當便是慢慢的走向了祭壇的中央.

也就是瀟湘所躺著的石台前方的那尊離風的雕像下方,隨著澄滈的動作,其他的龍族族長也跟隨而去.

按照種族的劃分,各自坐在了其他的四座雕像之下.

轟隆隆!幾人一坐下,那雕像便是震蕩的更加的劇烈了,大地也開始跟著顫動了起來,不知過了多久,終于大地不在震蕩,但是整個祭壇卻是發生了天差地別的變化.

整個祭壇出現了無數的大型石台,方圓數千里的地方,都給填滿!這些石台巨大無比,一個就有著百十來米長的距離.

而那坐在五座雕像下方的五大族長所在的位置也發生了變化,他們坐著的地方出現了同樣的五個巨大的石台,石台上一種不知何什麼材質的石料做成的管道一直延伸到了瀟湘所躺著的石台的下發.

"同胞們,成敗就在此一舉了,化龍吧!"澄滈一聲大吼,然後整個人便是一下子化作了一條巨龍,在空中平盤旋幾圈,然後就有回到了石台,隨即便是幾個組長.

吼!龍族的族人們只等澄滈的一聲令下,便是全部騰空而起,在空中化身成龍,盤旋幾圈,然後就安靜的躺在了石台之上.

呃……文昊愣了愣半響才回過神來,擔心的看了看身後的瀟湘,然後就徑直的尋了一個石台,與堯龍他們並,學著他們的樣子躺了下來.

躺下之後,文昊一陣不知所措,似乎這種事是第一次經曆,根本就沒經驗啊,看看那些化身成龍的族人,文昊猶豫了半響,終于還是講自己的右手也還原成了龍爪的樣子,隨即便是安靜的等在這血脈傳承的降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地還在震蕩,文昊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異樣的變化,剛開始根本就不強烈,那微乎其微的變化幾乎是可以忽略,但是後邊根本就無法忽略.

整個身體就像是如坐針氈一般的難受,放佛是萬蟲噬咬,難受無比.

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已經不能動彈,動用眼睛,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旁邊的龍濤卻見龍濤此時也是一副難受的摸樣.無奈的搖搖頭,文昊只得閉上雙眼,想著法子的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但是這樣的方法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效果,只是片刻的功夫,身體內部的不適便是變的更加強烈了起來.

猶如是地獄之火不斷的在自己的體內燃燒,那種感覺,就像是要燒掉自己的五髒六腑,燒掉自己的四肢百骸,讓自己尸骨無存一般.

不過卻有根本無法逃脫,文昊糾結的睜開了眼睛,又看了看身邊的其他人,卻見這些人還是和自己一樣難受,.

算了吧,或許這就是傳承的本身效果吧.再次搖搖頭,文昊又閉上了眼睛.額頭上已經開始冒出豆大的汗珠,這種疼痛可能是文昊這輩子所遇到的最恐怖的疼痛了.

時間慢慢過去,那感覺已經再也難以承受,周圍已經響起了龍兒們的慘烈哀嚎,淒涼無助,卻有帶著十分倔強的堅持!

化蝶雖痛仍美,現在的龍族正在經曆著一場生與死的蛻變,澄滈沒有告訴文昊,這種喚醒血脈的力量也是十分的艱難的.

若是體制稍差,便會被這種難以喻的痛苦給折磨致死,但是澄滈卻還是叫上了所有的族人.

因為這是龍族千百年來唯一的一次恢複力量的機會,每一個族人都渴望著這一天的到來,所以澄滈不可能因為某些族人的身體不過關便不讓族人來進行祭祀的話,而不讓他們來.

他不忍心看到這些人等了千百年,好不容易有機會了卻因為自己的一句話就將他們打入地獄.

嘗試,或許會死亡,但是澄滈還是給予了他們機會,這樣族人的心中不會再有遺憾,而澄滈的心中也不會再有一丁點的遺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感覺越來越強烈,文昊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快要被這火焰給燒干了一般.

從內到外,痛到骨髓!

哧!突然文昊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撕裂了一般,只感覺渾身的身體猛的一下子失去了痛覺,然後他整個人便是昏了過去,在昏過去的那一瞬間,他似乎是看到了一團火焰從自己的體內冒了出來.

是真的!這是文昊在暈倒前出的話.

儀式還在繼續,整個祭壇,除了澄滈還勉強擁有意識之外,其余的人早就全部暈倒了過去.

這才剛剛開始而已,剛剛那種難受的感覺,也不過就是瀟湘聖龍的氣息被這祭壇中央的陣法給完全的釋放了出來,然後通過四通八達的陣法連接,傳遞到石台上的沒有頭巨龍體內,包括文昊.

大地在震蕩,似是在嗚咽!又似是在位即將覺醒的龍族而雀躍.

瀟湘所躺的石台上,一股鮮的血液,正順著石台的陣法連接,傳遞到沒一個人體內!

轟隆隆!就在瀟湘的血液出現的那一刹那,整個龍島突然為之一振,甚至在千里之外的其他四座龍島也是震動不已,

震動的同時,這四座龍島開始慢慢的想著青龍島漂浮而去.

"鎮定"土童安慰著他玄武一族的族人.

"淡定."為自己的酒杯倒上一杯酒,白吝對著自己的族人道,龍族的複蘇也就代表著他其他三族將複興,這是令人期待的事.

然而這震蕩並沒有停止,強力的震蕩就像是無敵的地震,牽動了大陸的版塊,讓得遠在大陸的戰場的人腳下都是未知一抖.

戰斗中的人們不由得一愣,竟是停下了手中的厮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海的邊緣.

"怎麼回事?"獸人族的某營帳內,一個似頭領的任務每天有一皺眉!問向身邊的一個似是副將的人.

"回大人!這動靜是從龍族那邊傳來的."那副將躬身一禮,對于勉強的折個人充滿了敬畏,准確的碩士畏懼.

"哦?這群惡龍又在干什麼?派人去查查,若是在做神馬威脅到我們的事的話,就給他們破壞掉."

"可是大人,他們可是龍族……"

"是在和我講條件麼?"那元帥聲音一下子變的冷了起來,讓那副將一陣寒顫!

"是,我這就去辦."副將這才離開,走出營帳,竟是流了一身的冷汗,伴君如伴虎啊,我他媽就是伴的一個魔鬼!

祭祀還在繼續,整個祭壇內部的溫度也開始急劇的上升,處處可見被從地底蒸發出來的水真氣,

這些水真氣在慢慢的在地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霧氣,讓整個祭壇看起來迷幻無比……

上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祭台!     下篇:第二百三十章 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