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三十六章 龍人  
   
第二百三十六章 龍人

文昊的出現瞬間就讓整個宴會的氣氛變了味道,所有人都虎視眈眈的看著文昊,旁邊的一些護衛開始圍攏了過來.

就連窮奇那邊也是慢慢的被人包圍.

"你們這是干什麼?"窮奇憤怒了吼道.

"哼!我們獸人自古以來就與人類勢不兩立,所以我們要殺了他."鵬翼從何鼻子里翻出一聲冷哼,先前那禮賢下士的摸樣蕩然無存.

"次奧!我以為是什麼呢?你們真是大驚怪,我這兄弟可不是人類,他是半人半龍的存在,和人類勢力根本就不沾邊."一聽這話,窮奇立刻就揚揚手,然後便是一幅無所謂的樣子,坐下來開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什麼意思?"鵬翼有些不明所以,半人半龍,是怎樣的存在?

"兄弟,讓這些不開眼的混蛋見識見識!"窮奇抬起頭,看向文昊,嘴角帶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心里卻是在幸災樂禍,早在進入獸人帝國之前,窮奇就讓文昊化作半人半龍的摸樣來裝作獸人混入獸人帝國,文昊卻認為化龍太丑,執意要以隱身的狀態示人.

不其他,就面前擺著的這些好酒,好肉,處于隱身狀態的他都不能嘗到半點,這不是苦了自己了麼?好在老子心痛你,讓你出來啊!

"哎!"文昊兀自歎息一聲,然後手中印訣一掐,隨即他的身上便是冒出了寸寸金色的光芒.

隨即那光芒在眨眼間便是變的強盛無比,讓的周圍的人竟是都看不出這光芒內部的況.

"警戒!"見此異象,鵬展大吼一聲,然後便是擋在了鵬翼的身前,唯恐文昊突然發難,將鵬翼斬殺.

哼!我若動手,就憑你,能夠擋的住我麼?文昊心中冷哼,隨即便是一聲仰天氣狂嘯.

立刻便是一陣強力的音波沖擊向四面八方,強力的音波讓的席桌上的一些餐具瞬間碎裂,就連那遠處的大門都是被音波給轟擊成了糜粉.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窮奇之外,其他人竟是都感覺到一陣胸悶氣慌,體內氣血翻騰.

數個呼吸之後,所有的音波的襲擊終于停了下來,人們臉色蒼白的看著一片狼藉的院落,心中一陣莫名的發悚.

等到所有音波都散去之後人們才看清了院落中央的那人此時這人早就已經變了摸樣,籠罩在他他身上的斗篷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破碎的褲子,**的上身長滿了金色的龍鱗,頭部是兩股分成了許多支角的的龍角,然後便是這人的臉,似人似龍,然後便是他的手,不!准確的應該不是手了,而是龍爪.

這副摸樣,完全就不像是人類,那些金色的龍鱗不斷的散發出真龍的氣息,讓這些人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壓迫.

"信了麼?"窮奇慢慢的站了起來,此時他已經吃飽喝足.走到文昊的身邊,拍了拍文昊的肩膀,然後傳音道"去吃吧!"

"你以為我是你麼?不吃,這東西不和我胃口."文昊鄙視不已,這窮奇這段時間是怎麼了,除了吃還是吃?

剛剛只不過阻止晚了一點,這窮奇就對著這些人出了還有自己同行的事,現在自己化作龍人,不過就是打算開始行動了而已.

"嘖嘖!不吃就不吃,看看,現在的摸樣多帥啊!"文昊不吃,窮奇也不勉強,爾後便是故意的上下打量起了文昊.

早在經曆過龍族的祭祀之後,文昊便是冷夠化作龍人了,此時他已經真正的擁有了龍族的血脈.而且還是龍族聖龍的血脈.

雖然不及離風,卻也相當于是離風的嫡傳,所以算是二代聖龍了吧!

至于剛剛的龍嘯,那也是文昊在祭祀之後領悟出來的一項攻擊技能,勉強還能算是比較厲害的一個輔助攻擊的技能.

"信,信,信!"鵬翼,咽咽口水,眼睛瞪的比銅鈴還大,這可是真正的龍啊,看看那耀眼的金甲,再看看那威武的龍角,爾後便是那充滿了野性的尾巴,哪一樣不是龍族的象征?

在看到這金甲的龍人的瞬間,鵬翼便是決定拉攏這人,拉攏了這個金甲龍人或許自己就拉攏了整個龍族,龍族可是一個強大的後盾.

鵬翼卻不知道,在前不久的時候,他們獸人就突襲了龍族,而眼前這個金甲的龍人正好在場,

看到這幅場景,周圍的人連膜拜的心都有,這可是龍啊,傳中的神獸.先前對問哈產生的警惕之心,瞬間消失,轉化成了一種別樣的緒.

"呵呵!其事你們相不相信都沒關系,不過你們好像忘了我給你們的事了."既然問文昊了不吃了,那肯定是要動手了,窮奇的話語中開始參雜一些殺氣.

"閣下剛剛什麼了?"鵬翼一臉茫然,將詢問的目光投向了其他的人,看樣子他是真的忘了.

"我剛剛過,不要去好奇我這兄弟的相貌,雖然你們,沒有明,不過卻也是犯我和他的忌諱!"

完窮奇便是揉揉拳頭想著鵬翼走去.

"你…要干什麼?"鵬翼依然不解,雖然經窮奇提醒他已經明白過來自己等人犯了錯,但是看窮奇的樣子,他根本就不相信窮奇敢對他動手.

"保護城主!"鵬翼愚笨,但是他的兒子鵬展卻很聰明,知道這壯漢是要動武了,一聲大喝,然後便是沖殺向了窮奇.

"哼!區區武王,也敢在老子面前叫囂."窮奇冷哼,面對鵬展遞來的拳頭不避不讓,根本就看都沒看展鵬,便是隨意的一拳輕描淡寫的打了出去.

這樣的一拳,沒有蘊含一丁點的無元力,白了就是純肉體力量迸發出來的一拳.這讓鵬展十分的不屑,我可是武王,你竟然這樣字敷衍我,真是找死.

然事實卻是鵬展哎敷衍窮奇,他的武器還沒有接觸到窮奇,窮奇的拳頭便是後發先至,直接轟擊弍擊在了鵬展的頭上.

當即就只聽見噗的一聲,然後鵬展整個人便是倒了下去,他的一整個腦袋,已經比窮奇的拳頭化成了一片血霧.

"啊!"狀況突發,讓周圍的一些人面如土色,那些先驅還鶯歌燕舞的獸人女子們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當即就驚恐的尖叫起來.

"除了鵬翼,其余的人一個不留."文昊冷漠的聲音淡淡的響起,聲音中總是參雜著一些如有若無的龍吟!

保護城主.眼見鵬展被殺,周圍的人立刻就大聲的吼了起來,然而這些護衛卻是沒喲一個人敢靠近窮奇.

而這邊的文昊早就已經開始大開殺戒,手中龍爪撒開,指尖快速的劃過那些獸人的喉頭,只是只是眨眼的功夫,先前還在這里有有笑的喝著酒的數人便是被文昊斬殺.

這樣的事太輕松了,獸人因為連綿的戰事,早就將他們的精英力量調集到了前線,留在這里這里的不過就是一些老弱殘兵.

包括這展翼在內,他留在城中,不過就是為了看守鵬翼城,若是談及他的修為,那簡直比一個普通獸人軍隊的將領都不如.

在窮奇和溫愛暴走之前,他還在做著美夢,他美夢這自己能夠招攬更多的人才,拉攏龍族,然後推翻獸皇的統治,讓自己坐上那個屬于獸皇的位置,一統整個獸人帝國.

一群老弱殘兵,在一個武宗和一個武皇的攻擊下,眨眼就被殺的片甲不留.

"你們.你們…"看著眨眼的時間就將自己身邊的所有的衛兵全部滅殺的兩人,展翼已經已經舌頭開始打結,這兩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前一秒還和自己有有笑,為何現在便是突然變臉,對著自己的手下大肆的殺戮?

看著遠處地面自己兒子的尸體,展翼一陣悲哀,沒想到只是眨眼的功夫,他唯一的獨子便是也丟了性命,看看這兩人,似乎並非是表面上那樣,現在他們的摸樣,反而像是兩個窮凶極惡的殺神.

因為他們就連旁邊的侍女都沒有放過,竟是全部殺死,只是侍女們死的比較好看一點,身上沒有一丁點的傷痕(其事是被文昊敲暈了!)

"為我們做一件事,可以繞你不死."走到展翼的身邊,文昊的話語就像是來自冰川一般,讓人不禁寒顫.

"你要…干…什麼?"見這兩人不打算立刻動手了解自己,展翼終于稍稍的松了口氣.

"帶我去見關押在你城主府的文國."

"不行,他是我們獸人帝國的重要人犯,不能讓你們去找他."一聽文國的名字,展翼的語氣立刻就硬朗了起來.

"那你就只有死了."窮奇獰笑著,一把抓起來展翼,就像是抓雞一般輕松.

"最後一次機會."文昊逼視向了展翼,本來他是打算暗中救走文國,去不想查探了一番之後之後,竟是找不到文國被關押在什麼地方,只能再次回來,使用強硬的手段.

"我帶你們去."半響之後,展翼終于屈服,保命要緊,自己本來就行反叛獸王,所以這一次的出賣也不算什麼.

"哼!指路…"得意的冷哼一聲,窮奇便是提著展翼向著外圍走去.然後便是已經化成了龍人的文昊,留下了滿院子的尸體,和鮮血……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瞎搞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鄭狂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