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天玄武道 第二百三十七章 鄭狂楚!  
   
第二百三十七章 鄭狂楚!

提著鵬翼,窮奇在前邊開路,而文昊則是清理一些雜魚.就這樣,三人在城主府中走了許久,最後來到了鵬翼的書房.

書房內布置還算是淡雅,不過依然缺乏了一些儒雅的氣息,或許是鵬翼是獸人的原因,所以當聯想到這書房是他的的時候,就會想到他們獸人那猙獰的面孔.

"不要告訴我,人就在這里."看著這里的書房,窮奇齜牙咧嘴的道.

"這里有暗格!"只了只書桌上的一個硯台,鵬翼慌忙道,看著窮奇那伸向自己脖子的巨手.鵬翼就是一陣寒顫.

"哼!最好不要耍老子."收回了手,窮奇將手搭在了那硯台之上,然後輕輕一按,于是那書桌旁邊的書架便是輕輕的動了起來.

片刻的功夫,在書架後邊就呈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石門.

"這是什麼石門?"文昊皺眉,開始窮奇在院子里應付那些人的時候他就來查探過,但是他幾乎是將整個城主府都翻了個遍,可就是找不到關押的地方.

現在發現了這個石門,文昊卻發現自己的神念中竟然是察覺不到石門後邊的東西.

"這個叫禁神石,本身沒有多大的用處,不過卻可以阻擋神念的查看,在這通道口設上這樣的石門,里邊的神念也無法探查外邊的世界,而外邊的神念也無法穿過石門洞察到時候後邊的況."

鵬翼話有些顫顫巍巍,這石頭雖然沒有什麼用處,但是用來隔絕神念查看卻是好東西,完話的他怯生生的看了文昊一眼,擔心文昊會認為這是一個陷阱,是自己專門把他們兩帶到這里來的.

此刻的他早已經明白,其事文昊就是他們兩人中的頭領,別看眼前的這個巨漢凶惡無比,但卻對但卻對這個龍人唯命是從.

"嗯!"文昊滿意的點點頭,難怪自己的神念找不到這里來."進去吧,若是他敢玩什麼花樣,直接殺掉!"

"他敢,要是他敢玩花樣,老子抽死他."窮奇眼睛一瞪,惡狠狠的道,他在給人一種他是暴徒的感覺.

"不敢.不敢!"鵬翼膽的縮縮脖子,唯恐這兩人會真的宰了自己.

走到石門前,文昊掏出了驚天劍,直接在石門之上開出了一個大口子,然後鑽了進去,進去之後,文昊才發現這里許多的東西都是用禁神石做成.

既然是獸人的東西,文昊也不客氣,開始用驚天劍在這禁神石上邊剜了起來,這些石頭雖然看起來是雞肋,但是只要用對方法了,那也就一定能夠帶來十分大的好處.

一直將這通道內部的禁神石都挖的差不多了才又向著通道底部出發.

這個通道時從地表一直延伸到了地底,因為文昊和窮奇兩人的大肆挖掘已經變的坑坑窪窪!看起來有些慘目忍睹!

那些禁神石在通道的深處已經被換成了普通的石頭,所以便不再阻礙文昊神念的探測.窮奇帶著鵬翼跟在文昊的身後,一路沉默.

進入通道,深處,文昊便是沒有再什麼話,此刻的他已經淚流滿面他已經用神念找到了文國的所在,只是神念中探查到的文國卻並不再像當年那樣.

此時的文國已經昏迷過去,身上還有這未干的血跡,兩道鎖骨被巨大的金剛鐵鏈給穿透,另一端被死死的定在了牆上,摸樣看起來十分的淒慘.

快速的沖到關押文國的洞穴前,文昊停了下來,他不知道該怎樣進去,或文國不希望自己看到他現在的摸樣.

"咋啦?老爺子在里邊?在里邊你就進去啊,愣著干啥?這可是你家老頭子,老子如果是你,早就沖進去了."見文昊發愣,窮奇不由得催促道.

"好!"擦干眼淚,文昊點點頭,化為龍爪的指尖在那門上輕輕一劃,整個門便是轟然倒塌,當即一股黴臭的味道撲鼻而來.

沖進屋內,文昊禁不住再次淚流滿面,久別重逢的父子此刻卻是沒有任何的語交流,他們也無法交流,因為文國已經昏迷了過去.

"為什麼他還在流血?為什麼他的嗅無味盡失?"抱起文國,文昊猛然抬起了頭咆哮道,原本金色的龍眼此時已經變的血一片.

"這個…鄭…鄭大人剛剛昨日剛剛給他施過刑."鵬翼一愣,文昊那血的眼睛猶如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猶如死來自地獄的惡魔一般恐怖.

"那個鄭大人?"文昊身上殺氣瞬間奔騰而起,壓迫的鵬翼開始有些踹不過氣來.

"鄭.鄭狂楚."感受到文昊身上那無邊的殺意,鵬翼整個人瞬間就軟爬在了地上."大人,這不關我的事啊,當初他們把這人押過來,他就已經被廢除修為,我只是負責看守而已,我不過就是一個的城主啊!"

躺在地上的鵬翼瑟瑟發抖,不知如何是好,很明顯眼前的這個龍人和這個人類關系匪淺.看樣子看樣子他們是闖了大禍了.

"死!"憤怒的文昊終于變的狂暴了,直接走過去一腳踩碎了這鵬翼的腦袋,讓他連叫都沒有來得及叫一聲.

"死靈!"殺死鵬翼,文昊便是喚出了死靈.

"我在."死靈突然閃現,依舊還是那副渾身都充滿了腐朽氣息摸樣.只是修為已經漲到了武王巔峰.在出現的瞬間,死靈就感受到了文昊的憤怒,感受到了他那幾乎可以燒掉整個鵬翼城的怒火.在死靈的身後,是那成千上萬的死神在四處游蕩,此刻,文昊把他們全部毫無保留的放了出來.

默默的看著文昊,死靈等候著文昊下達指令,跟隨文昊這麼久了,對于文昊的每一個動作他都已經能夠心神領會.

"屠城!"半響之後,文昊才冰冷冷的道.

"是!"死靈領命,他知道每次文昊放他出來,就一定有著什麼事要他們做,點點他那三角型的腦袋,然後轉身對著身後那群死神嘶鳴一聲,便是直接穿透頭頂的土地,沖到了地表.

"我們也出去吧."下達完命令.文昊又接著對窮奇道.不過他卻是不打算現在離開,而是而是決定在這里等待一個人.

這人就是鄭狂楚,剛剛聽聞那鵬翼道鄭狂楚,文昊就知道他必定還在這鵬翼城中.文昊身上發生的這一切與那鄭狂楚幾乎就脫不了一丁點的干系,文昊要在這里與鄭狂楚做一個了解.

三人來到書房,窮奇無聊的聽著坐在椅子上把玩著一支毛筆,而文昊再是在一旁圍文國治療傷勢.

不過在城主府外卻又是另一番的景象了.

平日里和諧的鵬翼城瞬間就變成了煉獄一般的存在,無數的似是鬼魂一般的東西在空氣中飄蕩,只要一見到活人便會立刻沖殺上去.

不關是男人,還是女人,再或者是那些守城的衛兵,全都難逃死劫.

天空中到處都是漂浮的人皮雜質,受驚的人們驚恐的四處本逃,看卡這些突然從地底冒出來的的黑色怪物,他們絕望無比.

難道是獸神對他們的懲罰?又或者是誰打開了地獄的大門,惹怒了地獄的魔神,讓魔神放出這次些怪物來懲罰自己?

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死神是沒有感的,他們在死靈的指揮下四處尋找著獸人,瘋狂的吸收著這些人的血肉以及生命精華!

或許文昊這樣做太殘忍,但是讓若不這樣做就會難以平息心中的怒火,所以他要殺,要瘋狂的殺,要讓這些人付出代價,付出生命與鮮血的代價,

或許這與獸人沒有多大的關系,但是這些獸人千不該萬不該,不該與鄭狂楚拉上關系,僅憑這一點,文昊就要將他們殺上一千遍乃至一萬遍!

"你子,就今天做的事比較有氣魄!"翹著一個二郎腿.窮奇欣賞的道,在他的旁邊是三個已經垮架的的椅子,這些全都是他坐垮的.

"等會兒若是有人來了,那個叫鄭狂楚的你不要插手,我要親自解決他."文昊到,自可他根本就沒有心和窮奇拌嘴,他只想殺掉鄭狂楚,為自己的父親報仇,為了暴熊曾經死去的那麼多兄弟報仇.

"不插手,大師其他的人你要讓我來殺!"窮奇點點頭,剛剛他聽鵬翼的話音中便是聽出了文昊的老爺子就是被這個鄭狂楚帶來的.

所以文昊為何要這樣做也就有了解釋,有些事可以搭手幫忙,但是有些事卻不能搭手幫忙,這件事必須文昊親自解決.

"好!"文昊點點頭.為文國蓋好被子,便是放出了兩尊重甲毒衛守在了文國的旁邊,然後就來到了書房外邊的花園等待著鄭狂楚的到來.

他知道鄭狂楚一定回來.

而結果頁正如文昊所預想的那樣,城內就像是末日一般的景象,將鄭狂楚從某處隱秘的民宅中引了出來.

皺眉看了看天空中的死神,這些飛來飛去的黑色怪物對于鄭狂楚而是那樣的熟悉,曾經在朱雀一族發生的事,他至今都曆曆在目.鄭狂楚臉色微變,他知道文昊來了.

"鄭狂楚,我的主人在城主府等你,他要與你決戰…"天空中死靈的聲音格外的響亮……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龍人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決戰鄭狂楚